711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李浩见她如此,心下焦急起来,忙抽出紫霓剑,大声对那药师婆逼喝道:“你快将他们身上的蛊毒解了!不然我便马上削下你的脑袋来!”

那婆子受了那男子剑气的斩伤,也是气息薄弱,再不能施毒害人,李浩拿出一颗黄石丹喂她服下,药师婆才缓缓的回过神来。见伏在地上的凤仙门众,不等李浩逼迫,自己便立即挣扎着起身,在囊中拿出那解蛊灵药,一一喂了凤仙门人,过了半晌,那凤三娘才缓转过来。

李浩忙身前问道:“凤前辈,我经云师兄与君前辈到何处去了?”

那凤三娘解了蛊厄,虽是丹元渐渐的恢复,但暂时还是虚弱无力,便坐在地上对李浩道:“方才又有敌人来袭,你师兄与白莲门的掌门引他们到北方去了。”

李浩正要询问,那药师婆子却猛地扑到他的身边,凄厉的叫道:“你快把解药给我!快给我!”神色甚是狞狰,罢便向李浩的身上搜去。

李浩一怔,忙将她推到一旁,不解的问道:“什么解药?”那药师婆大声道:“你别跟我装糊涂!方才那男子逼我服了毒药,是你们玄乙门最毒的碧青散,我若不解了这些人的蛊毒,便一时三刻肌肤爆裂而死!现在我已经照着他的办了,你快把解药给我!!”着便又扑了上来。

李浩呆呆的想了半晌,忽然晓得这是那男子为了惩戒这婆子,便给她服了一些什么补元之类的药丸,唬她一唬,自己何不将计就计?

便厉声对药师婆道:“你个糟老太婆!与侠我吼什么?那毒药暂时还不能作,若是你再与我闹,我便将那解药扔到山谷中喂狼去!!”

那婆子听罢神色忽然凄凉起来,便跪下对李浩求饶。李浩虽是觉得自己的恶作剧好笑,但见这婆子毕竟年事已高,又下跪求情,心中实在不忍,便扶起她正色劝道:“只要你听我吩咐,一会我便把解药给了你罢。”药师婆听了又连连作揖叩拜。

众人休息了一会,李浩对凤三娘道:“前辈可能起身来吗?此处不是久留之地,我们到山道去与皮师兄他们汇合,也好有个照应。”

凤三娘招呼那些未被蛊毒噬去性命的门人,与李浩向大道中去了。不一时来到山道中,李浩见了落雨与崔久保,又向那三身童子问道:“你可知此处是谁在这里设符吗?”

那童子冷着脸,走过去将那些玄乙门押解财物的道人的玄符解了,那些道人回过神来,一见那药师婆子与三身童子在身旁,都惊惧的闪躲到一边,神色甚是慌张。

李浩对皮横等人述了经过,便对落雨与崔久保道:“你们仍然在这里照看皮师兄与凤前辈们,他们丹气微弱,暂时还不能御敌。我上山寻找经云师兄。”着将紫霓剑抽出,在道旁掘了两个坑洞。将胡不违与药师婆分别埋在土里,只露出个头颅,回头嘱咐落雨看好这二人,便携着三身童子,往那山中寻谢经云去了。

李浩携着那三身童子,往西华山的北面飞奔而去。半路那童儿开口问李浩道:“你将那姓胡的与那药师婆埋困在地上,为何却携了我与你上山?我可是你的敌人呢!”

李浩答道:“我见那胡不违生性奸诈,那药师婆子又是用毒的高手,担心我那同门受了她们的蒙骗,所以点了她们穴道,埋在地底困上一会。你与他们二人不同,你的手段光明磊落,不似那二人那般卑鄙龌龊。”

二人跑到半山腰,李浩忽然停住脚步,对这童子道:“兄弟,我李浩敬你豪侠,但此次引你上山,便是要你远离我那同门师兄。我们便在此处分手,你就此下山去吧!”

三身童子听李浩的认真,又不怕自己回头去戕害玄乙门人,虽自己年纪尚,但也对这位青年的剑侠产生了相惜之感。便拱手对李浩道:“他日有缘,我定会找你再做一番鏖战!你当下虽远胜于我,但我也不会认输的。”李浩含笑的道:“在下一定恭候。”随即拜别三身童子,往北部的山峦上飞去了。

李浩方才与那童儿交谈,表面上是不急不躁,但心中惦念谢经云的安危,实在是心急如焚。片刻间便来到了西华山北边的山峦处。只见林海起伏,星曜晦朔。朦胧中刮起了凄寒的阴风,那风在山谷中回音,听来甚是渗人。李浩便纵身到林海中查看,寻找谢经云的下落。

那片山林是一处原始的林落,到处都是参天的野树与刺人的荆棘。林中又视线不佳,害得李浩只能慢慢的向前挪行。周围除了几声猫头鹰的啼叫,再无半点生息。

李浩方才与那童儿一战,自己的丹气已是不足,不能出剑斩却这些挡路的野草荆棘,只能保存内息,用以御敌防卫。

正向前走着,忽然前面透出光亮,似是这林海要走到了尽头一般。便抬腿往那些树荫缝罅处探去,忽然林中四周扑啦啦一阵轻响,几十头猫头鹰顿时在树杈间穿梭飞跃起来,将前面的光亮遮挡住。

李浩心知敌人已然踏入敌人的领域内,便屏住呼吸,缓缓的将紫霓剑在背上匣中抽出做好战备。若是一有敌人攻向自己,便立时斩杀在自己的剑下。

他边向前踱着步子,一边机警的望向身周,那些猫头鹰在自己的身边不停的鹊跃,蓦地其中一只踩到了李浩的肩膀,瞬时呼啸而过!尖利的爪锋立时将他衣襟扯碎,鲜血慢慢的流淌出来。

李浩忍着剧痛,凝神向四周继续观看,只见那穿梭跳跃的猫头鹰中,好似有一只长有黑翅的人形躯体,立刻大喝一声,挥起手中紫霓,向那人影劈了过去!

阴暗的林中顿时一片嘈杂,李浩一剑劈去,那剑气刮削到那些飞舞的猫头鹰身上,便有十几只猫头鹰哀嚎着扑倒在地。林中也纷纷飘起了灰褐的羽毛。

李浩正定睛寻找那人的踪迹,耳边忽然响起了一阵阴阳怪气的嚎叫,那林外光亮的缝隙处,又猛烈的扑来了几百只飞蝠!

李浩顿觉一阵阵剑气向自己扑面而来,刚落入这西华山桥头时的情景立时在脑中浮现出来,急忙运转丹气,将那破体剑气逼在身周各处!

那些飞蝠刚沾到他的破体剑气,便纷纷的往地上掉落,转瞬便没了生息。原来李浩在与三身童子决斗时,经过那人的指点,已经领悟了“诛天剑气”的初阶,便是那童子的神器金虹闪也攻砸不破,何况这些的飞蝠。

林中隐藏的那黑影,一见自己锁在飞蝠双翅的剑气已被李浩破掉,顿时怪叫一声,向李浩扑面而来!李浩闪身躲过,那黑影便急的回旋过来,挥动背上的黑翅,那黑翅上的杀气却已远远过了飞蝠翅膀所设的威力,向李浩扑杀过去!

李浩忙挥剑抵挡那黑色双翅所击出来的剑气,却忽然觉得面前一道寒气袭来,想要躲闪,已是不及,便运息周天,催动无形破体剑气,硬生生的接下了那人的斩击!

只见暗黑中隐约见那人在黑色的双翅之间,双手持着一把云头刀,那刀身与李浩身躯的护体剑气相激碰,黑暗的林间顿时闪出飞溅的火花来。

李浩只觉肩上一阵剧痛,原来自己丹气不足,以致御防不住。而那怪人用催动真力,那一击便将李浩震的脑中轰鸣,口吐鲜血!

李浩挥剑反击,但那怪人却轻巧的跃身闪过,又穿梭在林中,与那些飞鹰混淆在一起,迷使李浩分辨不清。

李浩心中焦急,暗想这样僵持下去,对自己无疑不利。此处林中黑暗异常,自己又丹元耗竭,那人的身法惚离惚近,又有那双翅飞遁,实是以逸待劳。想到这里便怒啸一声,将体内仅有的丹气灌注全身,身周顿时又现出金黄色的辉芒来!便急急的舞动手中的紫霓剑,向那枝叶缝隙处闯去!

那些猫头鹰被他周身散出的剑气一激,立刻丧身与地,林间杂乱的树枝也被这剑气斩的枝叶碎落,转眼间李浩便冲出了这片令人窒息的黑林。

李浩向前奔袭,直到一片空阔的山野中,回头望去,不由得心中大惊!原来这山林的一端树叉上,挂面了那些前来援救的玄乙门人,个个早已气息不见,命丧于此。李浩见那怪人没有追赶过来,急忙盘膝坐在地上,运行丹元,吐纳周天。

正凝神归息中,只听一个阴冷的笑声“桀桀”的飘在空中。李浩抬眼观看,见那怪人,正煽舞着双翅,悬浮在空中,大声对李浩道:“玄乙门的人,一个也跑不出我飞蝠门的掌中!”

李浩原地不动,凝神贮息,将紫霓剑横放在自己盘曲的双膝前,二目紧闭,宛似元神出窍。那怪人一见,俯身飞冲了过来,手中持刀,欲将他斩杀当场!

李浩只运息了片刻之久,便觉丹元略感丰沛,自己心知那人挥刀攻杀过来,也不躲闪,只枯坐在原地,等那怪物飞近自己身前几尺处,猛地逼出金辉耀眼的“诛天剑气”出来,防护在自己的身周,顺手提起放在双膝间的紫霓剑,猛然一削!

只听一声惨叫,一条腿被那无比的剑锋立时削断,落地而殁!那怪物疼痛的胡乱飞舞,转眼间便隐没在树林里去。

李浩也是破釜沉舟,背水一战。那诛天剑气破体一出,若是自己不能将这怪物斩伤,自己便立时毫无还手之功,只能任凭这飞蝠怪人宰割。

那人被他削去一足,显然也是大失元气,躲藏在林中不敢冒然而动。李浩趁此机会,忙走转周天,填补丹元,不一时便贮满了大半的丹气在体内。

约有一炷香的光景,李浩虽也是噤若寒蝉,怕那人随时飞出树林,攻袭自己。但毕竟为自己的恢复争取了时间,一觉丹元盈沛,便立马起身,对着那片树林大声喝道:“林中的妖人!出来受死罢!”

那飞蝠门的蝠人失去一足,忙强忍伤痛,在林中服了止血的丹药,闻听李浩在林外大声喊叫,顿感不安。心怎么这青年片刻间便恢复了丹元。又不敢冒然而动,只能隐伏在林间阴暗处,接着星光向李浩处探望。

李浩喊了一会,却不见那怪人出来,便心生一计,大声喝道:“林中的妖人!你若是不出来,我便运使飞剑,将你连同这片树林一同刈杀在此!只要你能躲过我飞剑的斩击便可!”罢御出飞剑,往林中胡乱的射杀过去。

那怪人急忙紧锁双翅,俯身在地,只听那飞剑削斩枝叶的声响在头飞过,更是不敢动弹分毫,那飞剑刈了片刻,巨大的响声传遍了那片树林。

那怪人正蜷缩在地上,忽然觉得头顶髻一紧,心中大叫不好,急忙抬眼观看,顿时魂飞天外。只见李浩一手紧紧提着他的顶心,一手持剑横在他的脖颈处,大声道:“你这鼠辈妖人!这下看你还往哪里逃!”转身提着他出了林中。

李浩出了林中,将手中的剑落在地上,伸手点了他周身各大穴道,使他不出力来,便高声喝问:“你究竟是何人?我那玄乙门的同门如今又在何处?”

那怪人呲出口中獠牙,神情多有不忿,李浩看了,心不得不用些手段出来逼问他谢经云的下落。便拿起剑在他肉翅上刺了过去,那肉翅被这紫霓剑刺穿,顿时鲜血横飞,那怪人忍不住疼痛,便马上大声道:“我是那飞蝠门的掌门,如今受明王府之托,前来捉杀那玄乙门的人,你那同门早已被山中的铁狱头陀捉了去!”

李浩捉住他的顶心,逼问他那头陀所在的方向,这怪物只好踉踉跄跄的带着李浩往山崖一处走去。

二人正在行走的途中,忽然山间闪出一个人来,李浩以为有敌来袭,急忙防备起来,却见那人是白莲门的君师要。君师要看了看李浩身旁的飞蝠怪,眼中闪现出惊骇的神色来。

李浩对君师要道:“前辈,方才你与我师兄到何处去了?”君师要神色黯然,叹了口气,惨然道:“那时我与谢少侠在那看护凤三娘等人,却忽然有敌人来袭,为了不误伤在场的凤仙门众,我与经云只得将他们引到山上去。在与妖人拼杀的过程中,我们两个走散了。”

李浩道:“我听这妖人,我经云师兄被那铁狱头陀捉拿了去,为的是引我们入瓮,我正要让他带我前去寻那头陀的处所!”

君师要正要开口,忽然神色一变,厉声喝道:“心暗算!”蓦地飞出剑气,李浩来不及回头,那身旁的飞蝠怪顿时受了那剑气的攻袭,立时口吐鲜血,瞪着双目对君师要道:“你你”随即仰身在地,没了生息。

</div>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