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那凤三娘摇了摇头,神色间忽然黯淡起来,悲凉的道:“这药王门用毒,只有他本门之人才能解蛊,若是随便服进其他玄门炼就的法药,那立时便一命呜呼,化成脓血!”

谢经云三人听她如此,都暗暗感到事情棘手,君师要对谢经云道:“看来我们只有引那药师婆出来,然后将其制服,才能解了风凤师妹的蛊毒。”

谢经云正要答话,忽然便觉一阵恶风袭来,便顿时大声道:“有妖人攻过来了!大家心!”

话音刚落,那空地的林中眨眼睛便冲出来一个赤条条的巨汉,几人急忙向四周闪了过去。却见那巨汉一头撞向那山坡上,顿时轰然作响,那矗立的石坡竟然被他的冲击夷为平地!

李浩定睛向那巨汉看去,原来是那神猪门的晁荼寺,原来这晁荼寺一直设伏在林间,借助几人正交谈分神时,想突袭过来,但却被谢经云的警觉识破。

李浩见这晁荼寺,心中便暗暗的气恼起来,他本对正邪的门派不是那么在意,但像晁荼寺食人的那般违反人伦道德的手段,却是痛恨不已。刹那间便掠出飞剑,向那晁荼寺射杀过去!

那晁荼寺居然避也不避,挺身生生的接下了李浩的那一道飞剑!那飞剑急的戳在了他的肚皮上,却只留下一个白色的痕点!

君师要在一旁大声对李浩道:“李兄弟!那神猪门的晁荼寺周身炼就了铁脂一般的表皮,便连那飞剑也是戳不破的!”

李浩心下火起,忽然跃到那晁荼寺的身前,伸掌便往他身上的几大穴道拍去,他在灵龟岛中与九曜修学掌法,若是运动真力,便连那山石都能拍成齑粉,何况一个凡人的血肉之躯。

那晁荼寺却也激灵,急忙用双掌接住李浩的掌劲,二人便在原地对峙起来!谢经云与君师要正要赶上前来相助,却听一个清脆的嗓音喊道:“怎么?!那玄乙门的已经到了么!”谢经云便觉一阵火炽般的烈风向自己与君师要处袭来,急忙催动飞剑,护在自己的周身!

谢经云在三年前时,因为离天宗向玄乙门下了战书,深感自己法弱力微,便在伏羲宫中整整修学了三年之久。但他不像李浩那样天资卓绝,而李浩又服了那魇灵丸,所以谢经云虽修学有成,但剑气并不似李浩那么凌厉。

那炽火一般的东西瞬时围绕着他拼斗了起来,谢经云渐感难以抵挡,正要向君师要求救,却见在君师要的身边,也有一般无二的炽火在缠斗着他!

只见在山中不知何时现出一个身着绿色肚兜的孩来,那孩赤着双脚,头上扎着一个冲天的辫儿,模样却只有七八岁的年龄!

只听那童儿手中持了一个黄金项圈,大声道:“我乃茯苓门的三身童子,那玄乙门的妖人,准备受死吧!”

李浩正与晁荼寺相持不下,二人都因施动丹气而呈现出红色的气晕来罩在身周,煞是好看。李浩在灵龟岛中,日日与解轩辕角力,他看似与那些柔弱少年一般无二,甚至瘦弱的身材有如女子一般,但早已炼就了一身的神力铁骨!那晁荼寺也是心下大惊,怎么也不到这青年能与自己的神力相抗衡!

李浩看谢经云已是抵挡不下那童子,忽然心生一计,便不在运息抵抗,那晁荼寺忽觉李浩收力,顿时身子前倾,将李浩牢牢的裹在自己的铁壁里,李浩一阵窒息,但也硬着头皮坚持下来。蓦地催动身中的破体无形剑气,往晁荼寺的腹中穴位刺去。

晁荼寺与曾经的巨人乌雄虽相仿佛,但他不似那乌雄般皮肉脆嫩,这神猪门最讲淬炼身周筋骨,早已将皮肉炼就的比那山中的虎狮熊罴的外皮还要厚上百来倍!

但修金刚身之人身中都有罩门,若是被人轻易的刺中,便是连那三岁儿也能诛杀他们。李浩用近身的方法,从身周释出剑气,是晁荼寺怎么也没能想到的。李浩虽不知晁荼寺的罩门在哪一处,但这剑气同时刺中他身上十几大穴道,无论怎样也能命中那一罩门。

晁荼寺顿时感觉五脏欲裂,耳鸣力竭,慌忙将李浩推到几丈开外,在原地怒声吼叫。又强运内息,张开血口,往李浩的处所喷了出去,却见一道冲天的流火,在晁荼寺的腹内破体而出,周遭无论是棘草树木,还是山石土地,都被这强烈的流火所溶入殆尽!

李浩早已闪身躲过,催动“玄虚之壁”护在身周,那玄虚之壁乃是玄乙门中防御的凌厉法门,李浩虽并不深谙此道,但用这法门足矣防护那些四溅的流火。

只见他脚下神移,飞也似地掠到晁荼寺的身侧,趁晁荼寺不备挥动飞剑,往他双眼斩去。晁荼寺躲闪不及,生生的被这飞剑寒芒射瞎了双目,顿时捂住双眼怒声嚎叫。

李浩知他仍有内息护体,自己的飞剑只能斩去他二目,但仍是不能刈杀晁荼寺。忽然想到九曜神尼在临别时赠他的那柄生锈的“紫霓剑”,何不一试这神剑的威力?便伸手在背后的剑匣中将紫霓剑抽出,走到晁荼寺的身边,对嚎叫当场的这神猪门掌门冷然道:“你与我无怨无仇,但我们都被卷入这剑派玄门的纷争,只好各安天命!”

罢纵身瞬息一剑!便连谢经云二人与那童子都觉眼前霓光大盛,转眼间只见李浩已经横剑当胸,那锈迹斑斑的剑身却没有溅到一丝血迹!李浩随手将紫霓剑收回剑匣,冷冷的向那童儿道:“你若不将那药师婆子找出来,解了这蛊毒,你便是这第二个神猪门掌门!”

那童儿见了,顿时收回缠斗在谢经云与君师要身周的炽火,居然赞许的向李浩微笑了一下。

谢经云早已是丹气微竭,头上落下斗大的汗滴来,只见李浩向那晁荼寺劈了一剑,那晁荼寺还好好的伫立在场中,李浩却已将剑收回,随即大声向李浩喊道:“师弟心,那晁荼寺还在你身侧!”

那君师要瞪着双眼,忽然大声惊叫起来,谢经云往他目光的骇惧处看去,只见晁荼寺那豪壮的身躯蓦地碎裂开来,宛若被什么利器斩了千万次般;而那断落的尸块却是整齐异常,谢经云直至多年后也仍不明白为何李浩只斩出一剑,剑势却有那千万剑的威力!

只听那童子向李浩道:“原来玄乙门中还有如你这般的对手”话还没完,忽然觉得眼前一亮,只见千百朵白莲花闪动着凌厉的剑气,向自己飞射过来,原来是那君师要趁这童儿不备,飞射自己白莲门的绝技“千莲万迸”偷袭这三身童子。

三身童子毫不惊慌,等那些飞射的白莲快要进到自己身边的时候,忽然身体窜出三个头颅,六只手臂来!一一手臂都紧握黄金项圈,度之快,气场之强,疑是那天道神将!瞬间将那些莲花击落在地,那些白莲不时在地上闪耀,散出幽幽的芬芳,甚是怡神悦目,连李浩也是惊的目瞪口呆!

三身童子望着满地的白莲,对李浩道:“你我二人到这西华山顶,做一生死鏖战,若是你胜得过我手中的这‘金虹闪’,我便将你那些同门一一解救,你意下如何?!”

君师要大声向李浩喊道:“切莫受这妖人谎骗,若是他输了逃脱,便能拖延我们在此地,到时凤师妹她们便回天无力了!”

那童儿只是微笑摇头,却不做声,李浩沉吟了一会,便神色肃穆的道:“好!我便与你去那山顶,但希望你能恪守诺言!”

那童子点头回应,回身便向山顶掠了去。谢经云对李浩道:“这童子甚是棘手,我二人联手都不能将他击败,若是不敌,一定要抽身而返!”李浩御剑飞起,回头对谢经云大声道:“请师兄与君前辈稍安勿躁!我片刻便回!”

李浩与那三身童子来到西华山的山顶,只见繁星漫天,苍穹寥廓,那童子站在山峦的一端,手持金虹闪,仿佛那观音座下的善财童子一般庄严好看!李浩向他望去,不由得心中赞叹起来。

三身童子向李浩道:“你可知当今天下都有哪些玄门剑派最为厉害吗?”

李浩想了想道:“在下不知,还请示下!”

那童子道:“当今天下有十大玄门剑派最为了得,这十大剑派分别为武当,仙篆,峨眉,昆仑,影焰,茯苓,离天,玄乙,药师,鬼王。若论剑术法器,这十派玄门则各有千秋,但若是论丹气修行,我茯苓门则当属翘楚!”

李浩听他如此,心中也暗暗称敬,这童儿若不是先天在胎中便被母亲间接服气喂养,像他的年纪,万万不能有这样大的道法神功。李浩看他讲话的语气宛如那事故的老江湖一般,但实际上却是一个矮的孩童,甚是可爱,便不由得脸上笑了出来。

那三身童子见李浩轻视自己,顿时恼羞成怒,大声喝道:“你还有心情在此讥笑?!我马上便让你葬在我这金虹闪之下!”罢展手将那金圈抛了过来!

李浩顿时觉得一阵强大的罡风扑面而来,连忙闪身躲过,挥剑向那金虹闪拼斗!

却见那三身童子,又使出方才破那君师要的招数,在自己的周身显现出三头六臂的神通来!另两个手臂居然立时也有了一模一样的金虹闪!他手中催动法诀,三道金圈一一向李浩攻了过去!

李浩见了大奇,心想凡人怎么能做出这般神通之事!急忙挥剑抵挡那飞来的金圈,瞬时周围一片金光闪耀。

那金虹闪乃是茯苓门的掌门真人量身为这童儿打造的神兵宝器,被这金光击中之物,勿论山石铁甲,还是玄门防御,都会抵不住这金圈的飞击,顿时便会爆裂!这三身童子自出世以来,丹元满沛,法利功深,向来没有遇过对手,在李浩剑斩那晁荼寺时,心中的好胜心大起,便想与这玄乙门的青年一决高下!

那三道金虹闪围着李浩身周一式快似一式的攻去,李浩顿时感觉自己飞剑抵持不住,急忙将背后的紫霓抽出,护在自己的身前,只听那剑圈相交的响声灌满了山顶,那金虹闪越来越快,最后那铿锵之声只剩连成一片急促的“铿铿铿铿铿铿”之音,李浩心下大惊,先前斩那晁荼寺时的豪气一扫而光,早已淹没这金虹圈的响声中。

缠斗了半晌,那三道金虹闪丝毫不见劣势,李浩却见那法器越来越大,自己的飞剑已经不能抵挡,那金圈将山顶的崖石暗角击的碎裂飞绽,转眼间二人胜劣渐显。

李浩心中一动,何不趁那童儿身边没有宝器之时,暂且用飞剑抵挡住那金虹的攻势,自己手持紫霓靠近,便可解了自己的劣势,哪怕飞剑只坚持片刻,便能制服这三身童子,山下凤三娘的蛊毒之厄便立时可解。想到这便挥舞紫霓剑,边向那童儿身边靠了过去。

那童儿一见李浩稳稳的接下那金虹的攻击,慢慢的向自己靠了过来,顿时大惊失色,急忙收回了金圈,李浩一见大喜,飞的掠到他身前,催动飞剑一式快似一式的向三身童子攻去,自己也手持紫霓剑,在他身周拼斩起来!

三身童子便使出神通,六只手臂护在身前,来抵挡李浩的剑势。李浩见刚刚的险态如今变成这童儿的劣势,瞬时心中豪气又起,便边向这童子挥斩,一边高声喝道:“兄弟!你只要解了山下那凤仙门人的困厄,我便停手,你看如何?”

三身童子见自己被他的剑势困住,心下恼怒,眼里似要冒出火来,飞也似地掠到十几丈外,口中念起法咒,李浩见了便停了斩击,以为这童子坚持不住,便善意的道:“你若是累了,便在此处歇息一会,我等你下山!”

忽然看那童子微微的笑道:“难道你忘了我叫做什么了么?”蓦地身后一闪,又变现出二个一模一样的三身童子来!李浩大惊,心便一个童子,我也是战的丹元耗竭,险些被他击败,怎么又多出来两个?!看来今晚一战多有不测!但也只能硬着头皮抵挡。

三身童子变现出三个身躯,攻势顿时更是嚣张起来,李浩开始还能勉强的抵挡,过了片刻,只觉丹气减弱,手臂酸麻,自他出山以来,除了与解轩辕那一斗,此次是第一回感觉对方如此棘手,想起九曜临行前嘱咐自己的那句“天外有天”,此刻方觉是至理名言。那童儿见李浩已然抵挡不住,便有意显露自己的伸手,马上催动法咒,一晃身形,这三个身躯各个现出三头六臂的神通变化来!十八只手臂持了九道金虹闪,立时金光爆射!即刻便要将李浩击败在此地!

</div>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