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7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李浩看那殿堂中间摆着一行行的蜡烛,显得甚是诡异,那蜡烛俨然摆出一种阵法的形状,交错之间穿插出一副五芒星的图案来。李浩看了心下大奇,便询问起谢经云来。

谢经云答道:“此是我门中的传运神界之术,与那隐遁符的道理是一般无二的。这些道人都是门中多年专修灵符阵法的仙士,他们在此地做法,便可将我们在这芒阵中传送到遥远的山川河岳,但仅限于中原之地。我当年送你那隐遁符也是如此,他们在百日之中加紧行持,才方修得一张灵符,所以那隐遁符是玄门中紧急中的法宝,颇为难炼。”

李浩听了,心中大骇这玄门道法实是神奇灵异,便与谢经云等人站在那五芒星光之中。李浩忽觉自己的手被身边的人紧紧的抓住,抬头看去,却是落雨在一边含笑。落雨低声道:“我怕一会传越到那远处,与你一时分散开。”李浩心中一阵激动,便更加用力的紧握住她的手。

久保看了,便走到李浩身边,也伸手抓紧李浩的那一只手顽皮的说道:“久保天生胆小,一会也要李少侠照顾。”几人又是一阵开心的大笑。

只听谢经云说道:“诸位要凝神运息,我们即刻便要随这五芒阵去那西华山中,往诸位一会切莫慌张,我们都要平安归返!”便示意那些道人做法。

众人只觉得耳边咒语喃喃作响,脚下恍惚中便觉得不稳,李浩与落雨几人险些摔倒在地。刹那间天昏地暗,宛若身躯漂流到那浮游的天际中一般。众人正觉得飘飘欲仙时,突然觉得雷声大作,一个个都摇摇欲坠,李浩直觉耳边一声霹雳闷响,便懵了过去

过了多时,直觉脑中疼痛欲裂,便挣扎着坐在一旁,却见置身一处山野崖边,落雨与久保跌落在一旁昏迷不醒,谢经云与其他人早已不知去向。心中正在犹疑中,看远方隐约有灯火闪烁,便以为是深山中的农户,于是起身走到落雨和久保身边,双手分别抓住二人的腕中气脉,往二人体内输送真气。

片刻,落雨与久保都惺忪的醒来。落雨抚着疼痛的脑袋,懵懂的问李浩道:“这是什么地方,谢大哥他们呢?”

李浩答道:“我醒来时便已置身此处,想是有人在另一处做法来破坏我们传越,也不经云师兄他们是否安然无恙。”

崔久保起身向远处望去,对李浩说道:“看那远处,似是有农户人家,我们往那边走过去问问。”李浩扶起落雨,三人向那灯火处走去。

走了多时,来到一处涧桥前,直觉得阴森冷穆,寒气逼人。那点点灯火,却是桥上漂浮的燃烧的咒符灵箓。久保大声嚷道:“奶奶的!这是什么他妈鬼地方,难道我们来到了奈何桥了不成?!”

落雨连忙让久保噤声,随即细声说道:“想是此处附近,定是有修道人在此做法,我们要多加小心,万不可中了敌人的诡计!”

三人正要往那桥上走去,却听李浩将两人拦下,低声说道:“你们俩先在此等我,这桥中有些古怪!”便往那桥头踏了上去,忽然桥下黑压压一大群飞蝠跃起,李浩躲闪不及,被其中一只沾到了衣袖,却见那衣袖裂成两片,手臂也被划出血来。不禁心中大骇,便回头大声说道:“你们小心,这飞蝠双翼上蘸有剑气!”

落雨急忙与久保俯身于地,那些飞蝠旋舞着又往地上扎去,落雨运行内息,御气成壁,护在久保与自己的身前。谁知那飞蝠却也不惧,有的飞蝠撞在那气壁之上,顿时殒命,但越来越多的飞蝠飞的冲向二人,落雨渐感内息不支,马上那气壁便要被这群飞蝠冲破!

只见久保在怀中摸出一物,用力往地上杵去,那东西噼里啪啦大声作响,落雨只觉一片臭气袭来,忙捏紧自己的鼻子,大声说道:“这是什么东西?怎么如此臭气!?”

久保看那越来越多的飞蝠飞到那东西近处,顿时被震的昏厥碎裂,便得意的坐起身来,对落雨大笑道:“这便是我在灵龟岛中偷学尼姑师傅的道法,自己改装成的混合虾蟹弹!怎么样?还够劲吧!?哈哈哈!”

李浩在桥的另一侧爆射剑气,那桥底好多飞向落雨二人的飞蝠都被他挡在了剑气之下,碎为齑粉。不多时,已经将那些飞蝠绞杀的干干净净。

回头见二人无恙,便大声问道:“你们还好吧?”落雨气恼的起身一边向桥头走来,一边说道:“死还死不了,只是被那混蛋险些熏成了臭鸡蛋!”久保在她身后跟过来,用力的踩着地上的蝙蝠,莞尔的说道:“什么人这般厉害,能将这剑气符锁在这些蝙蝠的翼膀上!幸亏我崔大侠施动法器,好险!”

崔久保口中自言自语,一边往桥上走来,忽然衣襟沾触到那桥中漂浮的灵符,登时双眼露白,神色枯槁,呆站在原地再不能向前一步!

李浩正与落雨在桥头等他,一见久保这般模样,心中大叫不妙,便慌忙上前查看。落雨正要伸手将久保身上的灵符揭下,只听李浩在一边大声喊道:“千万不要触摸!”

落雨听他这声喊叫,便停下了手,不解的望着李浩。李浩将桥边一只在地上挣扎的蝙蝠,往久保身上贴了过去。那蝙蝠一沾到久保的衣襟,马上收拢肉翅,两爪倒吊在久保的臂弯上,双眼泛白,竟与久保的情势一模一样!

落雨看了,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焦急的对李浩说道:“看来这施用玄符之人,道法甚是高深,久保又被这东西夺取魂魄,我们现在怎么办?”

李浩深思了片刻说道:“先不要着急,我想只能寻到那施法之人,找到解符的法门,才能够将崔大哥救回!”

说着起身将久保抗在肩上,往桥的另一处走去。落雨看他身触灵符,但却安然无恙,心下大奇。

李浩说道:“又不能把崔大哥独自扔在这里,若是遇敌,那可当真危险的很,我只有运行内息,将破体剑气暂时防护在身周,这符气自然不能侵害与我。希望在找到施符人之前还能坚持下去!”

李浩扛着久保,与落雨过了木桥,二人往远处望了去,只见影影绰绰的山间远处,似乎有一座庙宇,那庙宇看着甚是冷清,门前挂着昏黄的两盏灯笼。

落雨在一旁小声说道:“看情形此处不是常人所驻之地,这荒山野岭,哪会有正经的修行人在此地建庙修行呢。”

李浩与落雨正要往那庙中走去,突然天空中浮现出一连串的鬼火玄符来,二人慌忙俯身在山坡的一侧噤声观看。只见一个身着黑袍的老婆婆,提着一盏深绿色的罩灯,从庙宇的一旁树林中飘了过去。只听那婆婆凄厉的向那庙中叫道:“神猪门的废物出来!”

只见那庙门突然破碎开来,从里面走出来一个身形巨肥的壮汉,那人个子不高,但生的甚为魁壮,脑袋上长有五六个凸出的肉包!一眼望去犹如地狱里闯出来的鬼怪一般骇人!

那巨汉也不答话,在庙门的一处的柴草边,猛地张嘴一喷,那堆柴草瞬时便燃起火来。那巨汉搬来几块巨石,在上面似乎烧烤起肉食来。

那婆婆看了,顿时大声嚷道:“你还有闲心在这里吃人肉?敌人在半个时辰之前,便早已经过那穿越界门,闯进我们的领域来啦!!”

那巨汉将手中那肉烤熟,张开大口咀嚼着,吃的津津有味。对那婆婆说道:“那庙中的女子怎么办?我一会若是腹中肌饿,还想要将她拿来做宵夜烤来吃呢!”

那婆子听罢大惊失色,对那肥汉说道:“晁荼寺!你若是吃了这女孩,那山中的铁狱头陀非把你扔在那乌王鼎中煮了喂狼不可,趁这里暂时没人闯入,你马上与我在山中寻找敌人去!”

那肥汉晁荼寺听了,只好将手中剩下的熟肉放在一边,那婆婆又凭空跃起,往那林中飞去。那晁荼寺看似身材笨重异常,但一瞬间便钻入那林中,度之快,委实惊人!眨眼便没了踪迹。

李浩见她二人离去,便起身将久保放下,对落雨说道:“你先在这里看护崔大哥,我先去那庙中查看一番,稍后便回来。”

落雨急忙将他拦下,看了看李浩说道:“一定要多加小心!”李浩点头,随即飞身而去。

李浩来到那庙宇前面,站在方才那婆婆与晁荼寺所在的地方,见那里一片燃烧的痕迹,地上扔着半截人的手臂,李浩看了心中大惊。刚才听那婆婆说那肥汉吃人肉,自己以为是骂人的话,谁知这晁荼寺却是真的拿人的手臂在这里烤来吃了。

李浩慌忙将头转过去,腹中一阵恶心。忽然听到庙中有人轻声的呻吟了一声,便悄悄的走过去观看。

只见破败的庙宇门内中间的神案上伏着一人,李浩走进去凝神一看,不由得羞得满脸绯红。原来那神案中躺着一个浑身的女子,那女子背后满是纹身刺青,看上去似乎年纪不大。

李浩忙脱下外袍罩在那女子身上,正要将那女孩叫醒询问,忽听门外有脚步声走来,忙闪身躲到那神像后面,将气脉闭住,安静的观看。

却见门外走进来一个身穿灰色长袍的中年男子,那男子身后似乎跟从着一个灰白的身影,那身影甚是模糊,看着不免令人毛骨悚然。只见那男子往四处看了看,自语的说道:“我当那头野猪将早已这女孩做了果腹之物,想是那药师婆子将那肥猪叫了去,才留下这女孩独自在此。”

说着回头向身后的灰色影子说道:“你稍安勿躁,我一会从这女孩身上给你弄些吃食,填了你那如山一样的肚子罢!”随即在身上囊中拿出一柄一尺来长的钢针,往那女孩的腿上刺了去。

那女孩似乎略感疼痛,又是一声动人的轻吟,不一时,那男子便接了满满一碗的鲜血,回身给那白影,那白影见了鲜血,便饕餮的在一旁吸吮起来。转眼间便吸的一干二净。

那女孩似乎更觉身体不适,便略微的侧了侧身,将李浩披在她背后的衣袍不免掀了开,那中年男子看那女孩春光乍现,顿时呆呆的站在那里,半晌才开口说道:“想不到这丫头育的这样美丽,难道今日是我胡不违该遭此艳劫么?哈哈哈!”

伸手便向那女孩的胸前摸去,却听他身后的白影在一旁哧哧笑了起来。那胡不违停住手,转身怪叫道:“你还在这里干嘛?难道要看老子在此表演霸王硬上弓不成?赶紧滚出去!”

那白影听了似乎很惊惧,便向庙门外退了出去。只见胡不违又淫笑着将手伸向那女孩,忽然一声爆响,只见从神像后面跃出一个青年男子,顿时惊的呆在一旁,随即恼怒道:“你是哪里来的黄毛小子?敢在此地搅扰胡某人的好事?”

原来李浩在神像后观看了许久,看这人欲行那荒淫之事,便忍不住击碎神像,跃出阻止。

李浩看了看胡不违,冷冷的笑道:“你可知你这般行事,若是让那铁狱头陀闻知,阁下不免到那乌王鼎中做那肉羹去罢!”

原来李浩当年只是在苏年生的清虚谷中听师傅提及过西华山的铁狱头陀,方才又听那药师婆子说到,便想用那头陀的名声吓他一吓。

谁知那胡不违听了,也是惊惧异常,便嚅嚅的问道:“你你又是何人?又是怎么知道那乌王鼎的?”

李浩听罢,继续冷笑道:“这你不必知晓,阁下若是听从我的吩咐,那此事保管天下只有你我二人得知,倘若不从,那头陀真人的脾气,你自己也是知道的。”

胡不违沉吟了片刻,便开口问道:“你想我做什么,你尽管吩咐吧!我胡不违可从来不欠别人的情分!”

李浩点头说道:“好说,好说,如今我有一个朋友,被你们的玄符摄取了魂魄,你可有什么道法将那灵符解缚开吗?”

胡不违听李浩如此说,便点头说道:“那灵符都是药师婆子做的好事,我也知晓那解符的法门,这便与你前去解救你那朋友!”

随即二人出了庙宇,李浩正要往落雨藏身的山坡行去,忽然觉得身后一阵阴风,急忙躲到一旁,却见胡不违在身后举着一柄灵幡,那灵幡上面满是冥灵鬼火,李浩缓缓的将飞剑御出,沉声的说道:“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这满山的灵符便都是阁下的杰作?!”

胡不违大笑起来,随即厉声说道:“天下还没有谁能要挟胡某人!没错,那玄符正是我所设下,而且你一定是那玄乙门传越过来的孽障!”

李浩冷然说道:“即被阁下识破我的身份,那你还能从这山坳中离开么?”说罢便闪电般的出剑刈向胡不违。

</div>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