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5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李浩看那人背向自己,似乎没有防备的意思,心中正在犹疑,却见那人转过身来,用冰冷的声音说道:“李浩!别来无恙啊!?”

李浩听那人叫起自己的乳名,心中顿时一动,凝神注视着这青年,只见他眉间有一颗米粒大小的黑痣,又仔细的端详了这人的容貌,顿时恍然大悟,大声叫道:“你是韩山福!...”

落日余辉将江面上点染的更加迷醉,两人乘着一搜渔家的游船,徜徉在这江面之上。

李浩坐在船中,呆呆的看着韩山福负手站立在船头,想起往日孩提时期在仙霞山上的生活,那些情景依然历历在目,如今却是物是人非,心中不禁凄凉起来。

忽听山福淡淡的说道:“你知道么,当日我拜别姑母,独自一人来江湖中闯荡时,也是这般矗立在船头。”说着提起手中的酒葫芦,昂首痛饮了起来,随即转身将酒扔向李浩。

李浩伸手接住,也豪饮了几口,沉吟了片刻,便低声的问道:“这些年你去了哪里,自从仙霞村被屠戮后,我在那清虚谷时,也曾让师兄们在江湖中寻找你的下落,但却一点音讯也没有...”

山福依然望着那远山落日,淡淡的说道:“李浩,你可知道我父母是怎么惨死的么?”

李浩大声说道:“都是那小明王做那逆天之事,山福,你明知是这明王府所为!怎么还与他们纠缠在一起!”

韩山福回过头来,凝视了李浩片刻,对他说道:“我如今叫做韩冰儿,是离天宗门下的弟子,你多年前相识的那个韩山福,早已经被你害死了!”

李浩睁大了眼睛,猛地朝韩冰扑了过去,顺手便是一拳,重重的打在了他的脸上。韩冰被这一拳击中,嘴角顿时留下血来。

李浩揪住他的胸口大声喝道:“你说什么!”韩冰仍旧冷冷的看着他,也不还手,良久才开口对李浩说道:“怎么,你这么激动,难道我说到你心中的痛处了么?”随即将李浩揪住自己的手打落在一旁,望着李浩的眼睛冰冷的说道:“当年若不是你整日做那痴心妄想,勾搭你那玄乙门中之人,小明王怎么又会去仙霞山中?村中的人们若不是被逼问你的下落,我父母又怎么会惨死当场!?”

李浩跌坐在一旁,低着头沉声说道:“不,凶手怎么会是我,怎么会是我...”说罢举起酒葫芦,昂首便痛饮起来。

韩冰看着李浩在船中黯然伤身,便转身向船舱内走了进去。不一时,船家摆好酒菜,韩冰坐在船舱中,将李浩叫了进去,神情仿佛轻松了许多,微笑的说道:“今日我们兄弟相逢,暂且将那些恩怨放在一旁,我们把酒痛饮!”说着捧起酒坛,将李浩的酒碗斟满。

李浩默然无语,双手抱起海碗一饮而尽。韩冰也跟着干了。

韩冰向李浩说道:“这些年来,除了失去父母之外,我并没有感到绝望,相反却炼就了一身的本领。”

李浩问道:“你是如何拜到离天宗的门下?我曾听闻师傅说起,离天宗与玄乙门本是同门分支,虽说多年不曾来往,却相互也没有什么摩擦,不过因为这明王府之事,才卷起纷争来。”韩冰便把当日在深界寺中遇到方宦殊与卧牛道人的事情诉说给李浩,原来那方宦殊与卧牛道人都是离天宗的门下弟子。

韩冰饮了一口酒,对李浩说道:“我不瞒你,我那掌门师伯早已视你玄乙门为眼中钉,这次只是找一个借口来拔除罢了。”

李浩大声说道:“那明王府的老王爷根本就不是我解师伯所杀!这里隐藏着一个天大的阴谋,难道你们掌门就这般不济,任由背后的人将两大玄门玩弄在手掌之间?!”

韩冰略有所思,沉吟了片刻说道:“江湖上的事,本就纷乱不清,也不是你我二人的能力所能阻止的。”说着伸出右手,冰冷的说道:“我的血海深仇,早就已经划好,与我有怨之人,一个也不能逃脱我的手掌心!”猛然间抬起头来,看着李浩。李浩只觉得在他眼中放出一股寒意,刹那间沁透自己的心底。

二人沉没了半晌,李浩开口说道:“若是你觉得当初是我的原因害死了你的爹娘,那你现在便在此地斩杀了我,我绝无二话!”

韩冰笑了笑,举起手中的酒碗,往那船头走去,却见这小舟漂流在江畔上,恍若孤叶浮游在茫然的混沌中。他望着那空中的朗月,淡淡的说道:“也许冥冥中早有注定,这也是你我之间的宿命,今日我们把酒相对,明日过后,便是各自的敌人,”说着弹指于江面上,平静的江中蓦地惊起一道澜柱,水面上也波动一层层的涟漪。继而说道:“你若觉得能力挽这江湖中的狂澜,便付诸行动吧。但愿我最后的对手能是你!”说罢抽出巨剑,御剑乘风而去。

李浩呆呆的在船中怔了半晌,将船上的几坛酒都饮了下去,早已经酩酊大醉,便蜷缩在船舱中,昏沉的睡去。

翌日返回商船中,众人见他一夜未归,不免为他担心起来。落雨更是心急如焚,忽见李浩无恙的归来,心中的沉郁这才释然。李浩对船上的茅山兄弟说道:“我们返归伏羲宫,此处甚是凶险,不可再久留。”裂山客忙叫手下转掌帆舵,往忉利山的航道上驶去。

一路上落雨见李浩默默不语,闷闷不乐,便关切的询问,李浩轻轻的摇了摇头,崔久保在一旁看了,打趣说道:“这小子昨夜不会是遇到了那山狐女鬼,被摄取了魂魄吧?”落雨便在一旁扯着久保的耳朵,久保大声求饶:“雨姐姐手下留情,久保不敢再胡乱说话啦!”

李浩听他一说,也笑了起来,心中的阴霾逐渐的散去,便伸展手臂,向那船头上走去。

却见那裂山客与寒山叟在船头交谈,便走过去询问道:“二位大哥,我多年未归师门,这些年来玄乙门中可有什么较大的变化?”

那寒山叟捋着胡须,对李浩说道:“近年来那玄乙门中,麟凤辈出,真是门庭若市,人才济济啊!我与你那宋师兄乃是过命的交情,只是老儿我没有他那般通天彻地的手段罢了。呵呵呵。”

李浩想起当年为护宗平,被打下山崖一事,心中便惦念起师兄与师傅苏年生来。也不知师傅出海归来,有没有寻见自己的双亲,心中更是焦急万分,恨不得马上便飞到伏羲宫去。便拱手对寒山叟二人说道:“请两位哥哥暂且照顾我那两个姐弟,我如今归心似箭,只好先走一步了!”

说罢便乘上飞剑,往那江面中飞去。只听身后裂山客隐约的喊道:“请少侠放心,我等一定将这二位平安的送回伏羲宫去!...”

却见他御风飞行,两岸的苍翠山影飞速地向身后掠过。为了保存丹气,李浩用手持了一个遁水的法门,那江面上忽然跃出无数只飞鱼,李浩收了飞剑,往其中一条较大的身上踏了上去。顿时意气风发,脑中的阴霾一扫而光。沿着江岸,李浩还隐约的记起当年送别师傅离开伏羲宫时的情景。想起师傅苏年生用道法戏弄那些道童,不禁莞尔。顺着这熟悉的江道正向前游弋着,行了半日,忽见江中前面有一处偌大的船舫,船上装饰的花红粉玉,似那富家小姐所乘坐的游船。

李浩正看着出神,却听一声怒喝:“江中有妖人来袭,快快保护小姐!”只见船中一个道士装束的青年男子向李浩这边喝道,随即精光一闪,一柄金杵向李浩这边抛将过来。

李浩看这金杵飞旋,便知道此人乃是多年前那伏羲宫中的道童金机子,数年过去,早已长成大人了。李浩正要表明身份,却见那金杵罡风大震,比多年前的威力足足涨了有十倍之多!

李浩忙从那江鱼中飞起,出剑想击落那金杵,那金杵却猛然间暴涨起来,宛似那齐天大圣的金箍棒一般延伸的巨大非常!瞬时将江面横住,向李浩扫打过来!

李浩见他金杵厉害,便催动真力,飞剑与那金杵搏杀起来,那金杵虽说巨大,却不似飞剑灵活。只看那剑气将这金杵紧紧缠绕住,凌烈的剑光瞬息万变,锋锐的剑气逐渐的削减那杵身,那巨杵被飞剑削的金屑纷飞,最后只剩下数尺来长。

金机子一看自己的宝器受制于他的飞剑,便慌忙催动法诀,想要收回金杵。却见李浩早已收了飞剑,伸手将那金杵夺在手中,大声说道:“童儿莫要惊慌!我先替你收了这仙家宝贝,到时自然奉还!”原来李浩想到当年在伏羲宫中,这金机子那时候的盛气凌人,如今不同往日,金机子比他的年龄还要大上几岁,他便有意折辱这个师侄一番,灭一灭他的气焰。

谁知金机子一见自己的法器被人夺去,便对船中大声喊叫:“小姐小心,这妖人十分了得!”

却听那船中一个女孩的娇嗔声音说道:“是谁这么大胆,居然敢在伏羲宫附近的江中捣乱!”

李浩听这女子说伏羲宫在这不远处,心中大喜,正欲催动剑体御行而去,只见那女孩从船舫中走出,见李浩丝毫没有理会自己说话,便恼怒的说道:“江上那臭小子!你当我不存在么?”忽然举手便是一道红光向李浩射杀过来!

李浩见那红光飞的急促,简直比自己的飞剑还要快上数倍!心中大骇,惊讶这一个幼小的女孩,却怎么剑术如此了得!急忙使出御水术,暂时落在江面出剑抵挡。

那红光宛似游龙般与李浩的剑光缠在空中,江中光华大盛,只把李浩的剑气吞没于红光下隐没不现,连江面上也顿时被这血红色的剑光所笼罩住!

李浩抵挡了一阵,眼见不敌,想收剑遁走,但无奈自己的剑身被那道红光所缠,居然不能召回!那金机子在船舫上看了,立刻得意洋洋的叫嚷道:“你这妖人!怎么不威风了?遇到我家小姐,你便做那缩头乌龟状了吧?哈哈!”

正在危机时刻,却见那道红光解了绕在李浩剑身的缠缚,飞速的往岸边的一处堤柳下纵去。李浩连忙收剑,向那柳下凝目望去。

只见那树下站着三十多岁的女子,腰间挟着一个古色古香的剑匣,那道红光便是往那匣中隐了进去。李浩心下好奇,却听那女子运息说道:“倩儿,你又将我这赤霞珠偷去四处游玩,你难道忘了如今门中的情势么!”声音内气十足,语调颇有不满。李浩便觉得此人丹道深厚难测,只单单的闻了她这一声话语,便觉得耳中嗡嗡作响。

那女孩听了,便大声回应道:“娘,今日我若不是携带那赤霞珠,我与师兄险些被这妖人所害!”

李浩听了便气恼,心说天下间的女子多半不讲道理,是你们先出手,才逼得我回剑自卫,怎么却又说成我要加害你们了?

那岸中的女子听罢,忽然挥手便是一招,顿时几道凌厉的剑气旋舞着向李浩这边飞射过来!

李浩见那些剑气快如闪电一般,便催动体内的破体无形剑气防卫,那些剑气眨眼便飞射到李浩身边,江面上骤然响声大作!“铿铿铿铿”接连几声骤响,才没了生息。

李浩脸色泛出阵阵青白,身周也是一片青气围绕。顿感身心疲惫,丹元耗竭。刚才若不是全力运息来抵挡那女子的剑气,恐怕便要碎尸江中!他便是在那灵龟岛中,与那九曜神尼对练时也不曾遇到如此强劲的气劲!

那女子看了,脸上现出差异的神色,便高声询问道:“灵龟岛上的九曜神尼,你却怎么称呼?”

李浩在江面上喘息,良久方回答说:“我乃白发道人苏年生的弟子,九曜便是我师叔,也算是我的授业恩师。”

那女子惊异的看了他半晌,开口说道:“原来你竟是李浩师弟!?”

李浩见那女子远远的站在岸堤上,早已认出这人。这女子便是夏侯商的三弟子乐心慈。而那船舫中的女孩原来却是她的女儿,当年李浩离开伏羲宫时,那女孩不过十一二岁左右,如今却也出落的亭亭玉立。

乐心慈见原来是自己的同门师弟,心下歉疚。便大声对女儿喝道:“还不将你师叔载上岸来?!”

那女孩与金机子听了,心中虽说不忿,但碍于乐心慈的脸面,还是将李浩载到船上来了。李浩见那女孩生的粉面桃腮,甚是可爱,简直与她母亲生就的一模一样,也是个美人胚子。便不好意思的向她说道:“原来是心慈师姐的爱女,李浩方才失礼了!”

</div>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