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4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说时迟那时快,那道道的飞弩毒弓射到半空中,却蓦地从海底升起一片浑厚的水墙,将那商船四周笼罩住。那些弩箭射到水壁之上,都好似碰到了石崖铁壁一般,向海中折了下去,却见那弩箭一到海底,那海中的游鱼都翻着肚皮漂了上来,分明是禁受不住那箭身淬的毒药!

那些弩手见一旁有人相助,不由得都大惊失色面面相觑,随即将弩箭指向李浩的方向。

李浩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便已骤然出剑!

此时他心知事情棘手,为了救那一船商贾的性命,便在飞剑中加了身中五成的丹气!海面上泛现一片白光,那些弩手的弓箭有的飞射出来,却都被李浩的剑气所斩断;有的还没反应过来,手指便被飞剑削去了几截。

李浩见他们手臂断折,却没有一个出嚎叫,心里也是暗暗吃惊,钦惧这些弩手的主人训练有术。便更加不敢怠慢,便催动真力,却听轰然一声巨响,其中两艘巨舰船身被李浩的飞剑腰斩断裂!那船的上半身竟

然被气劲刈斩的漂到了空中!船上的水手兵丁纷纷掉落水中。

那船舰上挥旗的人一见有剑侠在此,慌忙挥动旗语,只见那些弩手都不见了踪影,船身忽然出巨大的响动,余下的八艘巨舰都向那水底沉了下去,片刻便不见了踪迹。

李浩正要用飞剑往水中探去,落雨连忙伸手阻挡住他说道:“算了!穷寇莫追,水下我们不是他们的对手!”

李浩看这些船只往水中沉去,想到自己与解轩辕在海上的那次经历,分明是有排教的御水高手在此,心下也踹踹不安起来。三人正在踌躇中,忽然听闻那商船上有人大声道谢,李浩向那船中望去,只见一个虬髯大汉站在船头,约请他们三人上船。

落雨看了,小声对李浩嘀咕道:“看来我们毋须受那风雨之苦,这回有人上赶着请我们乘船了。”

久保在一旁也细声的说:“我看他们请我们是假,想找人掩护才是目的!”

李浩笑了笑说道:“十几艘船舰都被我们赶走,还怕这一个小小的商船么。”说着跃然而去,纵身上了那商船顶部。

落雨见了,对久保说道:“你收拾一下东西,我让这灵鼋自行归岛。”便俯身在灵鼋的头部抚摸了几下,那老鼋便已知道达到目的地。落雨和久保拾了行囊,也往那商船上去了。

那虬髯大汉拱手对三人说道:“多亏了少侠!我等才能脱此一劫,他日定相报答!”

李浩正要好奇的询问,只见落雨在一旁伸手捅了他一下,李浩心知落雨让自己拿些强调,便清了一下嗓子,负手说道:“你这小小的商船,怎么却被那官家的船舰围攻啊?”

那大汉说道:“实不相瞒,我等并不是那真正的商家船客,也是江湖中行走的豪杰!”

说着挥手将船中的几人叫出,一一介绍道:“我们是茅山五杰,在江湖上也算颇有微名。此次只因我们不会这水上功夫,被这些鹰犬算计,才吃了大亏。多亏少侠与二位解围!”

说着指着一个清癯的老者说道:“这是我当家大哥寒山叟,”又拍了拍一旁的独臂男子说道:“这个是我三弟独臂大圣,”一旁有两个中年模样的双胞胎兄弟道:“他们是老四老五茅山双煞!”几人纷纷过来与李浩等人打招呼,谢过解围之情。

李浩问道:“既然诸位大哥都是江湖中人,却又怎么惹上了官家呢?”

那虬髯大汉裂山客说道:“你有所不知,我们此次出海,是受人之托,为了约请五湖四海的剑侠,方来海上。少侠可知江湖上最近传言那玄乙门与离天宗决战之事?”

李浩听他说起玄乙门来,心下大惊,但马上恢复神色点头说道:“这个略有所闻,不知兄长为何说起这事来?”

那烈山客说道:“我等便是那玄乙门中宋无量的生死之交,如今为宋大侠托付,到海外为玄乙门诸多好友送去请柬,前来助拳。这商船便是宋大哥的物产。”

李浩在伏羲宫所住月余,哪里知晓那宋无量是富甲天下的一代豪侠。如今听他这般提及,心中便豁然开朗,起身拱手说道:“实不相瞒,小弟也是玄乙门人,只身在外修学多年,刚欲返归中原,助我师兄师伯,如今遇到兄长,想是上天安排,冥冥注定!”

众人客套之后,落雨将李浩叫道一旁,细声说道:“你怎么就这样将身份表露出来?这江湖中险恶之极,我们随时都要步步为营,以免受人暗算。”

李浩却是毫不在意,低声说道:“他们算来也不是外人,是我五师兄的好友,我将身份说出来,也无妨碍。”

落雨生气的说道:“你这天真的性子,若是不改一改,日后可有你受的。”李浩做了个鬼脸,落雨看他顽皮,便在一旁“扑哧”的笑出声来。

那裂山客将李浩三人请到船舱中,吩咐下人去弄些酒食。便对李浩说道:“方才那些官船,正是那明王府的兵物,那明王府这些年势力展的颇为壮大。很多水域山野都有他们的兵甲,想来当今的天子也是掣肘于他。”

李浩方知那些官舰乃是小明王麾下所属,心中不免激愤,恨不得纵身水底,去将那些船舰一一削毁。

那虬髯大汉裂山客对李浩说道:“在下有一事,不知李少侠能否敢应允。”李浩说道:“大哥不用客气,若是有事不妨直说,小弟答应便是。”

裂山客对李浩说道:“我那兄长蓄有一条江蛇,方才已经跃入海底,尾随那些船舰而去。若是我们顺着那孽畜留下的痕迹,定会查处明王府在附近的据点。”

李浩听罢,大声对裂山客说道:“请兄长们前去引路,我早便想会会那群王府的鹰犬!”

那裂山客说道:“少侠即是答应,我们这便寻那江蛇的踪迹,跟到那些鹰犬所在的地方!”说着命船中的水手转舵。李浩与他来到甲板上观看,只见那海中,一条长长的白练向前延伸,正是那江蛇遗留下的痕迹。

商船一直沿着那大蛇的痕迹,往前航行。一直追到第二日午时,那江蛇才在一处水面停了下来。原来商船经过一日夜的航行,已是回到中原,进入内6的江水中了。

那裂山客正要催水手往前面继续航去,李浩在一旁制止说道:“此处不宜再往前航行,这商船如此巨大,恐怕暴露了目标,为敌人所现。我们还是原地驻留,以免打草惊蛇。

那裂山客点头称是,于是就让手下将船停靠在一处隐秘的地方。李浩对众人说道:“你们暂且在船上静观其变,人多不便,我独自一人到那地方先去查看一番。”

落雨和久保走过来,落雨嘱咐李浩说道:“我与你一同前去吧。好有个照应。”崔久保也是一样的想法。

李浩摇头说道:“若是遇到强敌,我一人也能全身而退,你若是一同前去,反倒不妥。”说着与那茅山五友告辞,独自一人去了。

李浩站在船头,骤然运息,将飞剑抛在空中,跃然而上,那飞剑的剑身暴涨了几倍有余,稳稳的驮着他向江中的一处飞去,众人看他小小年纪,便学会了这御剑飞行之术,心下都暗暗的赞许称敬。

那江中码头上矗立着大大小小的船只战舰,李浩仔细观看,其中便有那潜伏水底逃脱的八艘船只。急忙将飞剑收了,用登萍渡水的功夫踏着江面飞的行走。走到一处船坞的隐蔽处,将身上的灵力隐藏了去。便四处查看起来。

忽然见一艘华丽的船坊中,有很多人在进出来往。便纵身上了那船坞顶,趴在舱顶处仔细的聆听。

那船中里几个人在说话,李浩隔着舱顶的缝隙往里观看,只见正中坐着一个商贾模样的中年老者,此人衣着打扮十分的雍容华贵,好似王侯公卿一般,右手举着个紫砂的茶壶,在哪里自饮起来。这人身旁还有一个年龄与李浩相仿的男子,背后背着一柄宽阔异常的巨剑。李浩看那青年似乎眼熟,但又实在想不起何时何地见过他。

心中正在纳闷,却听那雍容的老者向舱中一人和蔼的问道:“怎么这般不济,十多艘战舰,却被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子给摆平了啊?”

舱中间站立一个人,李浩看他一身水手装扮,好像那战舰中指挥的头领。那人抱拳对老者说道:“禀傅大人,不是我等无能,那人的飞剑实在是凌厉的很,接连我们其中两艘船舰也毁在他的剑下。”

只见那傅大人挥手示意让那领坐下,伸手在衣袖中拿出了一些东西,分洒在船内的地板上。又慢声的说道:“你可知明王派我前来,所为何事?”

那人注视着他洒在地板上的粉末,听那傅大人这样说,便慌忙说道:“小人愚钝,还请大人示下!”

只见那地板上的碎末宛似有生命的物体,“簌簌”的向那厚木中钻去。刹那间便生长出了无数的蔓藤,向那领的座椅上缠爬过去。

那领正不解这傅大人的意思,忽然那蔓藤顺着椅子,猛地向他身体上缠绕紧缚起来!

那人大惊失色,想要离开座位跪地求饶,却见那乌黑的蔓藤早已缠满了双腿,一动也不能再动。

傅大人转身将茶壶交给下人换了盏新茶,回头对那人说道:“像你这样玩忽职守的东西,明王殿下怎么还能将这兵舰交与你手!你可知你已将敌人引到这里来了么?”

李浩一听,心中顿时惊诧万分,自己明明是早就将灵力隐藏了去,却仍旧被敌人所觉,此人看似玩世不恭,但道法委实惊人!李浩想到这里,正要跃下舱顶,忽觉一道霸厉的剑气朝自己的舱顶处劈来!

李浩连忙闪身躲过,那舱顶被剑气所击,瞬时轰然一声便坍塌下来。只听傅大人冷冷的看着那些蔓藤,沿着那兵舰领的五官处钻爬,继而说道:“冰儿,出去好好招呼一下咱们的客人!”那领不住的大声叫嚷,眼看那些乌藤钻入他的肺腹内脏,不一会便七窍流血,没了生息。

李浩躲过那一道剑光,转身站立在船舱上,却见不知何时,那年轻人也纵到了舱顶,斜背着巨剑,在一旁冷冷的看着他。

李浩只觉得这青年似曾相识,正要开口询问,却见那青年伸手将后背的巨剑抽出,猛然便是一挥,李浩来不及躲闪,只好也出剑抵抗。

两人瞬息间便驰骋在这船坊间,那些在船舱下的人忽觉剑光大作,随即纷纷探出头来观看,一见之下,不由得吓得面如土色,慌忙躲闪。

李浩几次出剑,却考虑误伤那些无辜的船丁,险些被那青年的剑气斩到。那青年却不顾那些船家水手,一波猛似一波地向李浩释放剑气。

那巨剑甚是宽大,剑身上刻有水纹,每一次释出剑芒,那水纹便闪动一下。他只管斩杀,将那些船坞毁坏的惨不忍睹。

李浩不由得恼怒起来,心说这青年人下手怎么如此狠毒,便连那些百姓的生死也置若惘然。只好边与这人斗剑,一边向码头的空旷处飞去。

两人纵身来到江面,李浩虽说水上的功夫平常,却也能在水面上暂且做那生死相搏之事。李浩见那青年尾随自己而来,手中便按了一个法诀,蓦地江浪四起,将那青年围困在了浪柱之中,回手如雷电般出剑向那水柱中射去!

那年轻见突然被江中水柱围困,却也不慌忙,脸上居然露出一丝狞笑,转动手中的巨剑,只见那根根水柱宛似游龙般地转飞向李浩的方向。

李浩大惊,催动道法想将这人困住,谁知却被他所破,只见那道道水柱在空中旋转起来,出“咝咝”的破空声,转眼间竟然凝结成冰川,朝李浩飞射过来!

李浩急忙收回飞剑,护在自己的身前数丈之内,将那些冰柱一一斩碎。那青年飞也似地跃到李浩身前,双手持剑,手臂青筋暴涨,一股猛烈的罡风剑气从剑身上射出。

李浩也将飞剑召回手中,往那巨剑上碰撞过去,只听江面上“轰隆”一声如山崩般滴响动,随着两人的剑气搅动,方圆一里内的江水骤然崩出数十丈多高!

两人飞舞在这片江面上,江面便不断的惊爆轰鸣,一道道剑气掺杂着水汽,震彻了远山的宁静!

两人在江上飞旋,各自丹元都消耗的巨大,眼见那夕阳如血,苍山暮色,已经到了黄昏时分。

忽然那青年停住攻击,收了那巨剑,跃到江面一处柳堤处远远伫立,凝视着那黄昏的风景。

李浩心中不解,便也跃到堤上,却见晓风残月,落日轻阴,身体更觉得一阵惬意,方才那般打斗,二人早已是筋疲力竭,江面也随着两人的停手而恢复了宁静。

</div>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