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3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那青年回过头来,面色略有歉意,随即说道:“不知姐姐来此,你又拿这种方式招呼于我,这剑气才不经意地破体而出,让姐姐受惊了。”

这青年正是李浩,三年来在岛中的磨砺,也是成长的儒雅俊美,玉树临风。这些年一直随九曜神尼深研剑术,九曜见他剑术已成,随即又将那丹鼎,隐遁,玄符,鬼道,奇门等诸般玄门道法一并的传了他。李浩来者不拒,已是修得了一身惊世的本领。

落雨摇了摇头说道:“好了好了,你怎么越大越古板了,我也是想与你开个玩笑,师傅让我前来招你回去,说是有事交待。”

李浩跟着她回到那望海轩中,九曜端坐在堂中,示意落雨出去。落雨将那厅堂的大门关了,自行离去了。

李浩肃然的站在一旁,九曜冷冷的看着他,半晌,才开口说道:“三年前,你来我门中修学至此,已是功满道成,我也毫不掩藏的将这一身本领都传授于你,如今此处再无可授之道,你也该到那江湖上闯荡一番,算不辱了我这教授之宜。”

李浩听了,慌忙跪倒,大声说道:“孩儿不孝,不愿到那江湖中搅惹是非,师叔对我恩重如山,李浩愿在岛中不离一步,终生侍候师叔!”

九曜听了,点了点头说道:“我也知你心地仁厚,不愿到那江湖中杀生害命,但试问若是连我们这样的人也不置身江湖,那天下那些不平之事,却又有谁来行侠义之道?空学那一身的道法神功,却也是惘然无用了。”说着将手中的纸卷扔到地上,李浩捡起迅的读了一遍。

原来那玄乙门与离天宗在一月前便已互约帮手,俨然对阵,一场江湖剑侠的纷争已是如箭在弦,一触即!

九曜神色间忽然泛出一丝黯淡,对李浩说道:“老身也不愿你掺进那争斗中,只是那玄乙门在我仙逝的父亲手中光耀门庭,我实不忍心看它就此没落。几年前我在中原时,妙音禅师预言老身活不过六十五岁,我虽说不惧生死,但门下那几徒儿,都是资质平庸,又都是女流之辈。我便心中一直想寻一个根器敏利的孩儿承我道法,才不使我这一身的道法失传捐弃于世”

李浩听她慨叹,心中也是一阵悲悯,想起九曜当年对自己教授道法时那绝厉的手段,如今也明白都是为了磨砺自己。当下便落下泪来,默然无语。

九曜拿起茶盅,饮了一口,便接着说道:“那年我在中原云游,一是想觅得一个如你这般的徒儿,二也是想搞明白玄乙门中一些未解之事。一次在江湖中偶遇你解师伯,我便设计打赌,将他那噬魂魈暂时收管起来,也是不想他再在江湖中做些杀戮之事,以免折辱了那玄乙门的名头。你夏侯师伯与你那解师伯始终心存芥蒂,此中的缘由便连我也是不知所云。他日你在江湖上见了你解师伯,一定要为老身弄清楚此事的真相。”

李浩点头答应。九曜随即说道:“此次你返归中原,定会经历一番生死奇遇,虽说你这一身本领足够纵横江湖,但切记天外有天,遇事万不可做那年轻气盛之举。”

说着将案前的一个包裹拿到手中,对李浩说道:“老身将我这珍藏了数十年的神器赠予你手,望你日后能挟此神器,驰骋江湖!”

李浩接过包裹,将包裹打开观看,却见是一个剑匣,匣中平放着一把锈迹斑斑的长剑。李浩不解,呆呆的看着九曜。

九曜说道:“当年你玄乙门创门之祖紫云真人,修持丹气有成,身中竟有二柄飞剑。剑元随那身中丹元淬炼,日久成形,一柄名为紫霓;另一柄名曰火云。这二柄神器传于我父之手,他老人家在世时始终未解两剑其中的奥秘。这柄便是紫霓剑,我父亲生前传留于我,如今那火云剑在伏羲宫你师伯夏侯商手中。”李浩拜谢九曜,将那剑匣裹好挟于背上。

九曜又将崔久保叫到堂中,对久保说道:“你在我这岛中居住多年,我虽没有传你什么道法,但你从中偷学我不少旁门道术,也算我半个徒儿了,你们都是年华正茂。也不能随我这个老尼姑在这岛中囚住一辈子,此次李浩出山,你便与他一同前往。他日在江湖中做些生意买卖,也好安身立命。”说罢示意二人收拾行头,乘那灵鼋归返中原。

李浩在自己的房中收拾妥当,久保不一时前来寻他,牢骚着说道:“天天在此地打渔虾,悠哉游哉,比那世间的神仙还要逍遥,却偏偏要我去那江湖的是非之地。真个是心中烦恼!”

李浩笑道:“师叔也是为我等考虑,你总不能独身一人终老于此吧,不是终要娶妻生子,成家立业的么。”

久保撇嘴说道:“我才不要娶什么媳妇,”说着脸上露出那痴心妄想的表情来:“我甘愿守着我那落雨姐姐,就算一辈子孤家寡人也心甘情愿!”

李浩一听此言,顿时呆住。一想自己也要离开岛中,那日后再见落雨,却是不知是何年月。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眷恋。便扔下久保,独自去寻找落雨。

落雨正在岛中修剪那些花树,李浩在她身后走了过来,看着她婀娜的背影,痴痴的不知该说什么。

落雨回头看他呆,便淡淡一笑,随即问道:“你怎么了?”李浩看着落雨,鼓气勇气说道:“在岛中多年来一直受到姐姐的眷顾,如今李浩要回中原去了,舍不得离开姐姐而去。”

落雨嫣然的笑道:“那我便对师傅说,一同随你到中原去,你看怎样?”李浩大喜,两人随即来到那望海轩中,落雨叫李浩在一旁等候,自己前去游说九曜。

李浩在堂前站了多时,只听堂内九曜大声呵斥,李浩心中一凛,不多时落雨从堂中走出,神色黯然,眼中垂下泪来。

李浩知道九曜不准落雨离岛,顿时觉得凄凉伤感起来。但师命难违,只好劝到:“姐姐暂且听师叔的话,我日后归来,一定带姐姐出海,到中原去游览一番!”落雨虽说心中不甘,但也别无他法,只得含泪点头答应下来。

久保这时浑身携带着行李包裹,大声对李浩说道:“是时候走了,你们别在这做那难过的姿态来。说不定一会我也让你们在这弄的嚎啕大哭起来。”

李浩与落雨三人来到轩堂前,逐云与戏雪二人早已等候在此,便对李浩说道:“师尊有命,令你们即刻离岛,不可再耽搁!”

李浩随久保离了堂前,向海边处走了几步,想到几年来九曜对自己的情谊,无异与授业恩师。自己终归要回到那中原去寻父母双亲与同门师友。他此次一走,也不知有生之年能否再见九曜神尼,再也忍不住心里的悲戚,便转身跪地大声喊道:“师傅!徒儿不孝!请受李浩一拜!”

逐云与戏雪远远望着他,心中也是不忍起来。九曜在堂中闻听他如此重情,心中忽然生出想去望他一眼的念头,但却又怕李浩牵挂,便狠下心来,强忍着坐在椅上不动,随即难过的落下泪来。

二人走到海边,见那千年老鼋已经早已在一旁等待,便正要踏上鼋驼,往那海中行去。忽听身后有人大声喊叫。李浩回头一看,却见落雨身被包袱,朝二人的方向跑来,慌忙叫久保下了那老鼋。

落雨跑到李浩的身边,两人互视了良久,眼中都闪烁着激动的神色。

久保奇道:“你这是做什么?要随我们两个私奔不成?”

落雨对二人说道:“我是听逐云姐妹建议的,我若是离岛随你们而且,师傅也不会恼怒。这便背着她老人家,偷偷前来追赶你们,幸好你们还在!”

李浩见她也随自己离开岛中,心里也是欢喜异常,三人上了那鼋背,安稳的向海中漂了去。

三人乘着那鼋驼,向海中漂流而去。那老鼋虽说老迈,但一到海中,便如龙归大海,随心所欲。游的甚是畅快。李浩见那海浪中浮现出无数的鲸鲨龟蟹,随着那灵鼋翻滚逐浪,有些海鱼一跃数丈之高,海面上顿时壮观四起。

落雨见了,忍不住拍起手来。久保在一旁看了,高兴的说道:“若是将这些鲨蟹捕来下酒,定是别有一番风味,李浩,快用你的飞剑削它们!

李浩听了,只是在一旁微笑,默默的看着那海中的事物。”这时天空飘过一抹阴云,海面顿时气清雾朗,蒙蒙的又落下雨来。李浩看着那海中的景物出神,只见落雨在一旁撑着雨伞,不动声色的遮住了李浩的头顶。李浩转头微笑,两人相依在一起,便觉那绵绵的漫天细雨,也越的缠绵了起来。

久保在一旁看了,故作生气的说道:“你们二人在那里卿卿我我,我却在外边做那落汤鸡,”回头便向灵龟岛的方向跪了下去,带着哭腔喊道:“尼姑师傅!你怎么教了这般心肠冷硬重色轻友之徒哇!!”

李浩与落雨看了,知道他在一旁玩笑,二人双双的大笑起来。李浩将雨伞塞到久保的手中,安慰说道:“这个给你罢,你可不要再向师傅她老人家哭诉啦!呵呵!”转身却见落雨在那雨中淋着,便歉疚的说道:“我将雨伞送给久保,害得姐姐也跟着我淋雨”

落雨听罢,用手拭了下脸上的雨水,嫣然笑道:“跟你站在一起,便是淋湿了也无妨!”李浩听她说的真情流露,看着落雨淋湿的脸颊楚楚动人,不由得痴了。

久保在一旁看了,又哀声说道:“得了个雨伞,却打翻了醋坛,真是得不偿失!唉,还是把伞给自己遮严了些吧,不然太浪费了”三人在海中行了一天,夜晚便在那鼋驼上支起帐篷,安然入睡。

翌日清晨,李浩早早的从帐中起来,向海面望去。只见白雾蒙蒙,清气徐来,心中不由得惬意非凡。便大啸一声,海面上顿时波纹皱起,那些水族闻了,也探出头来观看。

落雨在帐中出来,望了望海上,却暗暗忧心,眉头紧蹙。李浩看了,便询问着说道:“天气这般清爽,怎么姐姐却哀叹起来了?”

落雨说道:“你哪里晓得,这海中有许多的暗礁,这灵鼋又老迈昏花,在水中行游的甚是迅。万一触碰了礁石,可不是耍的!”

李浩听罢,便劝说落雨回到帐中歇息,他自有办法。说着运息凝神,双目往那海面上游移过去。却见那海中真的浮现出了点点的珊瑚礁,以这灵鼋的度,若是撞到礁石上,真个叫玉石俱焚。

却见李浩挥手揽出飞剑,往那些暗礁上射去,只听连连的轰然作响,飞剑白光闪耀,那一座座礁崖都被那白光击得粉碎!连礁石的底座都被飞剑削的如镜面般整齐。

李浩看了,心下甚是得意,刚要回帐中与久保二人说话,却忽闻海面上远远传来一阵号角声鸣。李浩心下好奇,便将落雨二人叫出。落雨听罢摇头说道:“角声传来的方向,不是我们前行的去处,还是不要多管闲事的为妙。”

李浩虽说憨直,但天生秉性就喜好那探险奇之事。便央求落雨指挥那灵鼋往那声音的方向游去。落雨劝了多时,也只得作罢,几人乘着老鼋直奔声源处去了。

那灵鼋游弋半晌,只见海面上的雾气渐渐飞散而去。李浩询问落雨如何御使这老鼋的事情。却听久保低声说道:“你们别吵!快看那前面!”

李浩顺着久保手指的方向远远望去,却见十多艘战船,在那海域上围成一个弧形,将一搜商船围的密不通风。那号角声便是从那商船中传来,想是有人在用这角声呼救。

却听那商船中有人大声向那战船喝道:“我们只是这海中行商的客船!敢问列位将我等困于此处,是何道理啊!?”

那排排的战船却也无人出来应声,那人喊的不耐烦了,便在船上大声喝骂起来。忽然那一排排的战舰甲板上窜出无数弓手大汉,持着巨型的机弩,蓄劲待!李浩看那机弩箭上闪烁着绿芒,分明是淬了剧毒;有的箭尖上还插着炮弹,心说不好!却见那商船上喝骂之人已经没了生息,想是察觉出对方将要动手,在筹划防御。

那战船上忽地伸出一只画有巨鲸的黑旗,似在号施令,那些弓手立即挽满了机弩准备射。那黑旗忽然挥落,只听海面上“嗖嗖”作响,那联排的弩箭便电光似地飞射了过去!

李浩大声对落雨说道:“你快施法,将那商船壁住!我来对付那些弩手!”

落雨本来心中不愿趟这江湖上的浑水,但情况危急,也不得不出手救人了。忙催动符咒,口中娇吒一声:“水域灵虚!天地无极!壁水仙咒!”

</div>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