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2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P>李浩好奇的自语道:“人非人...?”那人点了点头,对李浩说:“若是你他日有缘,去那古刹名山拜读佛教经籍,便知我名字的含义了。》”

李浩想了一会说道:“我不能做主将你放出,一会我回去禀报师叔她老人家,我向她为你求情,你便没事了。”

只见那东西脸上痛苦的抽搐了一下,将头触在墙壁上,低声的说道:“不!你不可让她知道,若是她知晓了,定会找些高僧大德来制我,那时我便会神魂飞散,万劫不复。”

李浩说道:“我师叔为人仁善,不会是非不辨,一定会将你从这里释放出的。”那人说道:“你哪里知道,我曾经到此处时,因为这壁上咒语的缘故,狂性大发,将她的一个女徒儿生生的咬死,那些人更视我为神魂命精,山魈野鬼,若不是当初那些老和尚怜悯于我,我早已被那九曜神尼斩杀于此。”

李浩听他说的诚恳,心下便生起怜悯来。沉吟了半晌,才说道:“你如果从这里出去,却又向什么地方去呢。我助你逃离此地,也无大碍,但你若出去后在外面胡作非为,再次的被那些老和尚压制。而我就也成了帮凶,被世人所唾骂。”

那人知道他担心这些,便保证的说道:“我若离开此处,便回我该去的地方,永不进入凡尘。你不必为这些担忧。”

李浩心意已决,便对他说:“趁我师叔还没到此,我现在便助你出来。”说罢转身运息,从腕中射出飞剑,顿时那刻满梵文的石壁火星四溅,一道白光在那壁上刮削那些咒文。片刻的功夫,已经刮去了大半,李浩又丹力浅弱,只是累的满头大汗,跌坐在地上。

那人见大功告成,神色间闪过一丝喜悦,忽然从栏槛中闪身掠出。李浩见他穿透隔挡,不由得大惊失色。那人看墙上梵文被刮削的面目全非,向地上的李浩谢道:“谢谢你,他日若是机缘成熟,我们还会再此见面。就此告辞!”

说着从口中吐出一颗碧玉般的仙果,那仙果闪动着耀眼的光芒,顷刻石洞中四处生辉。李浩看了好奇,正要问他,却见这人突然挥手按住李浩的不动穴,将那颗仙果塞到他的嘴里。李浩只觉一股凉气进入体内,与那服食汞金的情景大不一样。顿时口喉芬馨,丹元贮满,仿佛神游在太虚之上。

那人将这东西赛到他嘴中,细声的说道:“这魇灵丸赠与了你,也算还了你这救赎之情,愿你日后在江湖中多行那侠义之事。”说着突然用头上的犄角往那石壁中顶去,李浩还没有反映过来,只听惊天动地的一声响动。

那人生生的用顶角冲破石崖,摧枯拉朽般将这石洞毁坏冲出去了。李浩刹那间被那纷落的石块掩埋在地下,与上面那岛中悬隔了起来。那仙果进入口中,片刻即化,瞬息便在体内的经脉散去。李浩只觉得燥热难当,脑中却又感到醍醐灌顶般的痴醉,被那下落的石块一压,一时昏睡了过去。

戏雪携着聂清远回到望海轩,正与九曜诉说李浩跌进那崖洞之事,九曜与几个徒弟正要赶到那里观看。却突然闻听一声巨响,众人急忙走出堂中向外观看。只见那崖洞的方向尘土飞扬,落石满天,一个灰色而*的人形跃到空中,眨眼便不见了踪迹。九曜心说不好,让弟子将解轩辕一同找来,匆匆的向那崖洞处奔去。

众人来到崖下,只见那本就不高的海崖早已坍塌殆尽。崔久保住在崖上的家拾物件也崩落了一地,久保瘫坐在海滩上呆呆的仍没有缓过神来。

九曜走上前大声问道:“李浩孩儿如今在何处?”久保只是目光呆滞的摇头,似乎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唬住了。

戏雪走上前跪在地上,愧疚的对师傅说道:“请师傅治罪,都是我们一时冲动,白白的害了李浩师弟!”聂清远与逐云也歉疚的一同跪倒。

九曜沉着脸,神色阴晴不定。解轩辕在一旁说道:“我那李浩孩儿福大命大,想是不会有事。你们切莫慌张,待我到那废墟中查看一番。”

说着便走向那崖洞的废墟,只见那里一片狼藉,巨石早已将洞口处严实的掩埋住。解轩辕脱掉衣裳赤着上身,双手紧抱巨石,一块块的挪动着。

九曜看了,厉声对弟子说道:“你们还看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帮你解师叔的忙!?”

聂清远这才如梦方醒,与逐云姐妹也冲上前去,费力的搬起了石头。这时落雨赶了过来,知道李浩被掩埋在那崖洞的废墟中,一时急的眼里簌簌的落下泪来。便冲上前去,冲着洞口处大声喊叫起来。

李浩在地下昏睡了过去,恍惚中听闻落雨在一旁大声叫喊,便惊醒过来。看了四周的情况,才知道自己已经被困这洞中。李浩挣扎的爬向石缝处,发现里面那人栏槛里面却是宽阔异常。那栏槛早已被碎落的巨石压的扭曲变形,他便钻过那栏槛,坐在地上喘起气来。

忽然想到刚才那人喂自己服下的那颗药丸,顿时惊异起来。发觉自己的内息与平常有异,便顺手使出自己的飞剑,斩向那石壁,却见轰然一声,那石壁居然被自己的飞剑震出一个大洞,威力也比原来多出数十倍有余!

李浩心下暗暗吃惊,才知道自己原来服了那仙家的宝贝。世上原就有很多灵药仙果,修道之人服下,功力便瞬间暴涨,恍若修行了几十年一般。李浩哪里知道,那人喂他服下的那魇灵丸,却不是凡间所有之物,乃是正宗的仙李浩果,经他这一消化,丹元竟然增进了百余年的道力!

李浩稍微定了定神,对着那洞口出处的方向暴射飞剑,洞中顿时石屑飞崩,烟尘大起。他边用飞剑斩碎那些拦路的碎石,边向外走去。

众人正在洞口搬挪巨石,却听洞中剑声大作,都停下来好奇的观望。只见一道白光冲天而出,李浩安然无恙的从洞内跃了上来。

众人呆了一会,解轩辕在一旁大笑道:“好小子!真有你的!”九曜对众人说道:“此事的因由缘起,我便不追究了,不过你们随我到那堂中,我有话对你们说!”

大家坐在望海轩的厅堂内,九曜对众人说道:“如今此物已经遁逃,我们也是回力无天,你们可知道那物为何有这般通天彻地的本领么?”

戏雪说道:“只因那东西是魔物,我那凌风师姐才被它活生生的咬死!”

九曜摇头说道:“那人原来却不是魔物,我与那些佛教的师兄却也错怪了此物。前次我出海,便是因普陀山法雨经楼的妙因禅师召唤,前去查看这怪物的渊源。原来这怪物原不是凡物,此物名“人非人”,只是像人非人的仙众罢了,佛经上曾有记载。当年我在那中原拜学各大名川寺院,那时清净寺的一个和尚发现此物,惊为妖魔,寺中的方丈便是如今佛教的大德月轮和尚,我们便联合一些高僧,将这东西绑到灵龟岛中用楞严神咒镇在此处。那人非人受了那梵咒的镇服,开始失去灵智,当日助我们绑压的那凌风徒儿,生生的咬死在此...”说道这神情便黯然下来。

解轩辕在一旁劝道:“无妨!如今这怪物已然离去,这灵龟岛也少了一块心病,岂不快哉!?”

九曜叹道:“解二哥此言也是有理,但愿这怪物不再世间出现...”

接连几日,李浩便与九曜对练飞剑。九曜与岛中众人见他剑气大涨,无不骇异。谁又料到李浩在那崖洞中服食了仙家宝果,那怪物逃脱时又就将那崖壁毁坏,九曜也就查不出是李浩所为。

九曜见他剑术已成,又日日随着解轩辕搏力炼体,几月下来,身体也长高了一大截。解轩辕丹元也渐渐的恢复,有时也教他一些玄门道法,两人又在岛中用刀剑切磋,李浩的剑术功法更是如日中天,进步神速。

转眼间一年已经过去,聂清远早已拜别九曜等人,回自己的武当山去了。临行前鼓起勇气向九曜提起逐云姐妹的亲事。九曜虽说脾气古怪,但见聂清远一表人才,也是暗自赞许,居然答应下来。这一天,李浩与解轩辕在岛中闲逛,见解轩辕收拾自己的物拾包裹,便询问起来。

解轩辕说道:“我如今体内丹元已经恢复,再不能在此处久住,明日我便离开岛回中原去。你明日夜间在灵龟岛的南面月阳滩等我,我有事对你说!”李浩不解,只好答应下来。

第二日夜里,李浩收拾停当,便按照事先的约定,到那月阳滩去寻解轩辕。这晚月色暗淡,海风糜起,李浩想到解轩辕即将离自己而去,不禁心中凄凉起来。

刚刚走到海滩下,却见月光下伫立着一个威猛的大汉,李浩知道是解轩辕,便大声问道:“师伯寻孩儿前来,所为何事?”

解轩辕一言不发,随手在怀中拿出一物,李浩见了,心下大惊。原来解轩辕从怀中拿出那噬魂魈,迅速的将刀鞘拔了下来。

李浩想到自己那时拔下这刀鞘,将那乌雄二人劫杀于此,那魔刀暴走之事一直耿耿于怀。如今见他脱鞘出刀,害怕解轩辕也随那魔刀暴走,便大声说道:“师伯这是为何?那噬魂魈出鞘,可不是玩的!你快将它藏于怀中吧!”

解轩辕忽然纵声大笑,笑声响彻了整个海岛,淡淡的对李浩说道:“这宝刃随我几十年,它的脾气我还是镇的住的,你那日暴走,只是你功法衰微,元气不足。今日不同往日,你飞剑早已有了火候,我便用这魔刀,于你那飞剑决战一回,勿论生死!”

李浩担心他被那魔刀控制,便对他说道:“孩儿不敢,怎么能对师伯做那刀剑相交的事情呢!”

只见解轩辕将刀鞘扔在一旁,那噬魂魈在月色下泛出碧油油的冷光,好似魔鬼露出了獠牙一般。突然对着李浩便是一挥,李浩急忙闪身躲过,

那平静的海面被那刀气一激,顿时涛声大作,激起的海浪足足有十多丈高!

李浩见他已经出刀,只有以剑向抗,便运转丹气,将那体内飞剑极其快速的向解轩辕射了过去。

李浩每一次的出剑,都被解轩辕那无比浑厚的刀气所阻止!

而解轩辕的魔刀在手,频频向李浩的方向挥去,却也没有占到便宜。

两人的刀剑越斗越快,最后那噬魂魈也如飞剑般飞跃空中,与李浩的那道白光撕扭在一起,白光绿光将海滩照耀的恍如白昼。

解轩辕见自己的刀与飞剑难分胜负,忽地徒手向李浩便是一拳,李浩随他锻炼了几月,也是力量暴涨,反手挥出一掌,向解轩辕回了过去。

忽然天空雷声大作,转眼间便暴雨倾盆,两人刀剑也在空中闪耀碰撞,发出剧烈的相声,使人分辨不清哪里是闪电,哪里是剑芒。

两人拳掌交撞,轰鸣一声爆响,海滩上现出一个巨大的坑洞,两人分别向后退了回去。

只见解轩辕已经将那噬魂魈收回鞘中,从容的伫立在茫然的骤雨中。

而李浩被他那一掌击的跌倒在泥泞里,顺手也收回了自己的剑芒。挣扎着爬起来,拭去脸上的尘沙,与解轩辕四目相对。

良久,解轩辕说道:“这一年的修学,你已是神功暴涨,日后你的成就,不可限量!我们回去休息吧!”

李浩与解轩辕向那望海轩中走去,李浩回过头来,看着方才争斗而造成的坑洞,心情随着那滚滚的波浪起伏不停...

时光荏苒,弹指流年,转眼间三年过去。

这天,灵龟岛上的雪头鸢从海外飞还,九曜将鸢身所缚那传书解开,看罢沉吟多时,对旁边的一位高挑的女子说道:“去将李浩召回,为师有话要交待于他。”

那女孩答应着,转身出了轩堂中。这女孩便是落雨,几年间在岛中随九曜修学,道法神功已是颇有成就。而且出落的越发冰肌雪骨,花月失容。

近年来岛上平安无事,又有久保李浩的陪伴,性格也比从前开朗了许多。落雨出了轩中,往月阳滩的一处海崖上走去。只见那海崖上伫立一个高俊的青年。落雨走到他身后,偷笑了一下,便拾起一块海贝,向那青年抛了过去。

那青年也不回头,只是静静的站在崖顶,默默的向大海的远处眺望过去。那贝壳眼看要飞落到那青年的身边时,忽然碎落成千万片,被海风一吹,顿时凌舞在空中随即消散。

落雨看了,微笑着说道:“李少侠怎么这般无礼,用这破体无形剑来招呼你的同门师姐?”</P>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