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9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崔久保见李浩情绪激动,便小声的嘀咕道:“李兄弟,你难道认识这些人么?”李浩只顾心中的仇恨,哪曾闻听崔久保的言语。

崔久保正要说话,忽然那海滩上一阵躁动。只见那逐云姐妹二人气势汹汹的来到七玄道人众人面前,大声呵斥道:“你们是哪里来的妖人,为什么要将我家的灵龟掀翻在地!?”

七玄道人闻罢,阴阳怪气的说道:“这灵鼋少说也有上千年,你们二人小小年龄,却口口声声说是你家之物,不怕让人笑话吗?”

逐云厉声说道:“分明是你们几人遭遇海难,这灵鼋将你们救下,你们却恩将仇报,如此戏弄于它!你可知这岛主为何人?敢这样在此处撒野?!”

七玄道人也不势弱,大声说道:“若不是看你们两个是黄毛丫头,道长我早就持手中的宝剑,将你们训教一番,还能在此处听你们啰嗦?将你们岛主叫出,将那解魔人的魔刀交还与我,便不与你们计较!”逐云早就听的不耐烦,挥手便是飞剑出袖,眨眼便向七玄道人射杀过来。

七玄道人极快地抽出佛光剑来,挥手一格,“筝”地一声,那飞剑便被格挡回去。随即尖声怒道:“今日便叫你们两个臭丫头葬身这剑下!”

逐云大声说道:“戏雪!这道人看来十分了得,我们要互为犄角,免得被这妖人占去便宜。”戏雪随即答道:“知道!”

只见沙滩上顿时剑影纷飞,寒光满地。那姐妹二人的飞剑一剑快似一剑的往那七玄道人身周攻射过去。

七玄道人恼羞成怒,手中拈了一个法诀,那佛光剑忽地似有了生命一般,向逐云二人飞射过去。逐云二人的飞剑却斩在他周遭几尺之内,就再也不能靠近七玄道人。

只见那佛光剑澄光大盛,晃的众人都眯起眼睛。逐云忽然想到落雨的玉箫还在自己的手中,便想用那玉箫收了那佛光宝剑。慌忙用玉箫抛向那飞射而来的剑身。却听一声炸裂,那玉箫被剑气损成了两段,剑势却仍没有停留下来,依旧飞斩向逐云的胸前。

戏雪眼见逐云危险,便大声喊道:“姐姐!双剑合璧!”逐云这才醒悟,急忙将那道黑光召回,与戏雪的飞剑缠在一处,来抵挡那佛光剑。两处剑势撞击在一起,海滩上顿时一声巨响,形成了一个偌大的气圈,一片云气渐渐的随之四散开来。

崔久保在树上定睛观看,只见逐云二人已是跌落在沙滩之上,那两道飞剑也折损了。

七玄道人在一旁放声大笑,持着那宝剑,慢慢的向姐妹二人走了过去,眼看便要血溅当场。

忽听到一阵怒啸,只见李浩从那椰树上站了起来,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连珠似得将那些坚硬的椰果抛向七玄道人。

那七玄道人只顾得意,却没想到附近树梢上还有人在。被那坚硬的果壳接连砸了几下,脑袋上马上肿起了大包。那巨人乌雄见是李浩在那作祟,便踏着大步往李浩的方向走来。

李浩见了,对崔久保喊道:“用椰子砸他!”两人抄起树上的坚果,拼命的朝乌雄身上抛去。那乌雄却毫不在意,一些椰子打在他的前胸面颊上,也只当全然不知。顷刻便来到李浩二人的树下,挥起那铁钳般的巨手,分别攥住李浩与崔久保所在的树身,大声咆哮。

李浩与崔久保顿时感觉身体不稳,那树根竟然被乌雄拔地而起!!!这巨人将拨出的双树随手乱舞,李浩与崔久保二人也被这怪力甩下了树端,摔落一旁。

那七玄道人在一旁被李浩用椰子打的恼了,厉声说道:“将那两个刑子撕碎了喂鱼!”那乌雄便要上前逞凶,却见崔久保抓起地上一把海沙,忽然往乌雄的双眼抛将过去。

乌雄虽是蛮力无比,但行动迟缓,被这沙子扬了个正着,咆哮着闭起眼睛四处乱打。李浩与崔久保飞的闪到这巨人的一旁,忽觉身体一紧,只见傲侠挥动着一条条钢绳缠缚在自己的身上,顿时觉得苦痛难当。崔久保忍不住被那绳子锁的嚎叫了起来。李浩也是挣扎了几下,便再也挣脱不动。

七玄道人一看两个男孩被制服,便狞笑着对地上的两姐妹说道:“你们的岛中看来是不在岛中,你们二人把那解魔人的魔刀交给我,我便放过你们两个丫头一命,如何啊?”

逐云对着七玄道人的脸上用力的唾了一口,大声说道:“不要说我们不知那魔刀在何处,便是知道,也不告诉你这泼皮无赖!”

七玄道人挥手便是一剑,将逐云的一条腿刺的鲜血直流。逐云强忍疼痛,戏雪在一旁大叫道:“你这妖人,要杀便杀了我吧,不要去伤害我姐姐!”那道人转身走到戏雪身边,阴笑道:“即是这样,贫道便成全你!”随即提剑向戏雪的脸上刺去。

忽然一个柔美的声音大声说道:“放了她们,我便将这魔刃交给你,怎么样!?”

原来落雨不知什么时候,双手抱着一个装有兵器的长布包袱,淡定的站在众人面前。落雨看了看李浩,对他使了个眼色。那七玄道人听罢,便双眼放光,停手对落雨说道:“好,好,算你这丫头识相,把那魔刃给我扔过来,这两个臭丫头便交还于你罢!”

落雨忽然将手中的包裹远远的抛挂在了一处椰树上,那七玄道人见罢,也不管那逐云姐妹,飞也似地跃到树上,夺那包裹。只听落雨从身后拿出一物,猛然间扔给李浩,李浩强忍身上紧缚的钢绳,伸手接住。

落雨大声喊道:“快用这魔刀剖开绳索!切记千万不要将刀身从那鞘中拨出!!”但毕竟说的慢了些,李浩接刀在手,便抽去那鞘身,忽然觉得脑中膨胀,身心欲裂,意念中所思所想都是仇恨杀伐,便痛苦的站在那里动弹不得。

傲侠见落雨使诈,便立刻收紧那钢索,想当下勒死崔久保与李浩二人。崔久保被那绳索缚住,早已是疼痛难当,忍不住哀嚎不停。

傲侠见李浩低头没了生息,以为筋脉俱断,已然是活生生的将他勒死。谁知突然那钢索在李浩的身周段段折落,心下不由得大吃一惊。

那钢索乃是天山的雪蚕丝所制,比平常的钢铁还要坚固十数倍。怎么一个小小的孩童,却能用内息将钢索崩裂?

傲侠正在惊异之中,只见那乌雄咆哮着向落雨冲了过来,落雨身上没了那玉箫,又道法衰微,只能四处躲避。

刹那间便觉一个矮小的身影拦在了乌雄面前,那乌雄双眼方才被那海沙所迷,见是李浩披散着头站在自己面前,更是大声咆哮,挥舞着双拳向他打压下去。

李浩突然抬起头来,落雨见他双眼赤红,身上手臂青筋暴露,持着那魔刀,仿佛地狱中的使者一般,不由得心下也骇惧起来。

只见他向着那乌雄的巨型手臂掠了过去,刹那间便闪身一旁。那乌雄扑了一空,却隐约感觉双臂微痒,继而疼痛,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臂从身上掉落了下来!鲜血喷涌的海滩上面四处都是!

李浩回转过来,对着那庞大的身躯,野蛮地挥动那柄屠刀,只见血肉纷飞,皮脂淋落,那乌雄的嚎叫声惯穿了海面。傲侠见了这修罗似的场面,顿时收回手中的钢绳,慌张的正要逃离海滩。

却见李浩已经拦在他的身前,挥手一刀便削去了他的一条膀臂,傲侠大声嚎叫,捂着喷血的伤处,往后面退了过去。

那七玄道人在树上剥下布裹,却见里面是一只普通的木剑,心下顿时恼怒起来。还没等纵身下去,场中却已经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七玄道人看转眼间已经有两人残损那魔刀之下,也是一阵惊惧。忙拈了剑诀,那佛光剑飞也似地射向李浩的身边。李浩持着噬魂魈,眼见便要将傲侠割裂于此,哪知那佛光剑向他身后飞插过来!却见那噬魂魈好似知晓那剑的来处一般,李浩不自觉的回手格挡,顿时海滩上一声爆响!那佛光剑触碰到了魔刃,霹雷一般地断成两半,淬炼几十年的仙家之物,便被毁于一旦。

李浩双眼炙红,往那七玄道人的处所望去,挥刀便是一击,整个海面顿时浪涛飞湛,海水四溅,一排排的椰树都随着魔刃的刀气轰然倒塌。那七玄道人也从树梢上跌落下来。在场的那双姐妹与落雨都被这情景惊的呆如木鸡!只见李浩红着双眼,往那七玄道人的身边走了过去

七玄道人摔在一旁,看李浩如此疯狂,自己的两个同伴也已丧身那魔刀之下,顿时心下大惧,慌张的往海面处跑去。

谁知李浩刚才那一刀,已经将他的脚踝砍伤,只能挣扎着爬行。眼看李浩提刀越走越近,忽然从海面的另一处传来一个声音说道:“看来我不在之时,岛上已经来了客人了。那拿刀的孩儿住手!”

李浩此时神智不清,以为又是强敌来袭,根本就没分辨,向那声音的方向挥手便是一刀!那刀气再一次卷起层层浪涛,将周围的花山草木都毁坏殆尽。

忽然凭空飞来一只黑钵,那黑钵盘旋到空中,悬浮在李浩的头顶,钵盂中传出阵阵梵咒语,将李浩立时笼罩住。李浩只觉头疼欲裂,业火焚身。抛了那魔刀后,直觉精疲力竭,倒在地上抱住脑袋,一时昏厥了过去。

那七玄道人在地上抬起头来,慌张的说道:“九九曜神尼”

只见一个黑衣黑帽尼姑装扮的女子从海边走了过来,身后跟随着两个人。七玄道人向那两人看去,不由得大吃一惊!原来那两人不是别人,正是海难中失踪的魔人解轩辕与武当剑派的弟子聂清远!

逐云姐妹二人见她,便含泪说道:“师傅!是这些妖人在此作祟,害得我们如此,你要为徒儿们讨个公道!”

九曜神尼挥手示意她们不要说话,低头对七玄道人淡淡的说道:“七玄,你好大的胆子,老身的处所,你也敢来此胡闹么!”

七玄道人看她慈眉善目,但神色中自有一股威严,便从地上坐起,耷拉着脑袋说道:“是我贪心,想夺得这解魔人的宝刃,如今我犯到你们手中,也无话可说,给我个痛快吧!”

九曜神尼点头说道:“虽说你这人卑鄙,但也还有些骨气,我与峨眉剑派的门长白云道长还有一些交情,我不杀你,只废了你这身道法,算做惩处!”

说着忽然伸手往七玄身上的“百汇,神庭,巨阙,膻中,商曲,心俞,关元,气海”周天八大要穴点去。那七玄道人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萎靡在地。只听九曜神尼对七玄道人说道:“带着你那两具死尸同党,乘着那灵鼋滚出岛去!”

只见解轩辕捡起地上自己那“噬魂魈”,那刀身也不算修长,正好能藏入他的怀中。在一旁用自己那怪力,将地上的老鼋翻转过来。那老鼋却也颇通人气,见解轩辕如此助它,便对着他点头相谢。解轩辕走过去,提着那乌雄与傲侠的尸体,抛到老鼋的身上,那七玄道人见了解轩辕,更是惊惧万分,马上灰溜溜的爬到那灵鼋的背上,向远处海中走了。

落雨踉跄着走到九曜面前,拱手跪地说道:“徒儿没能将这些妖人阻挡住,无奈才拿这魔刀出来解围,请师傅治罪!”

九曜摇头说道:“罢了,是这些妖人厉害,你起来说话吧。”回头对戏雪说道:“你们几个都随我到望海轩中说话!”

戏雪扶起逐云,崔久保架着李浩,众人便向那轩堂中走去。

九曜与徒弟们来到那堂中,看了看李浩,便向解轩辕问道:“这便是你说的那个小儿罢?看来资质平常,如不得我九曜的法眼!”说着不屑的说道:“戏雪,你暂且去我那丹房,为你师姐疗伤。”戏雪转身扶着逐云去了。

落雨这时端上几盏清茶,九曜与解轩辕便坐着聊了起来。解轩辕说道:“我此次前来,一半是为我那宝刃之事,而这小儿又是那玄乙门中之人,送与你做弟子,也不算违背了他的初衷。”

九曜示意崔久保出去,便伸手在囊中拿出自己炼制的还神灵药“黄石丹”,捏着李浩的嘴巴,送服了下去。

顷刻李浩便清醒了过来,缓缓的问道:“那些妖人”解轩辕哈哈笑着说道:“已经都被你给斩杀了!”

李浩方才恍惚想起自己杀人的一幕幕,顿时放声大哭起来道“我杀了人啦!我杀了人啦!”

九曜皱着眉头,厉声说道:“堂堂的男儿,杀便杀了,江湖中就是如此,你不杀人,人便杀你!有什么好哭泣!?”

李浩忽然现屋内除了解轩辕九曜落雨,还有那聂清远,顿时止住哭泣,惊诧的看着他。

</div>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