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8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这里面空荡荡的,并无一处桌椅家具。只是在壁上燃着两盏昏黄的油灯。中间似挂有一物。李浩定睛向那东西,不由得大吃一惊!

原来上面挂着的东西,宛如一个人的手臂枯骨。只听落雨细声的说道:“这便是解轩辕的那柄魔刀,此刀名为‘噬魂魈’,传说制造此刀之人,用自己妻子的手臂做成刀柄,将自己儿子的小腿骨做成刀鞘,最后用自己的大腿骨做成了刀刃。此刀煅成时,忽然大发癫狂,将发妻爱子全部戮杀,自己也自裁而死。”

说着将那柄“噬魂魈”从墙上捧了下来,拿到李浩面前。

李浩见那刀柄,确实是一个干枯的手臂,五指分张着,显出一种诡异的气势来。那刀身在暗室之中,幽幽的隐现出了一股碧油油的绿光。看着摄人魂魄,沁透心脾!

落雨看着李浩,眼中现出奇异的神情来,半晌才对李浩说道:“许多人只要见到此物,不是神情癫狂,便是心智错乱,你却一点也没有反应?!”

李浩借着灯光,看她温柔委婉,神姿绝丽,不由得心中一阵眩晕,便笑着说道:“姐姐如此漂亮,比这什么噬魂魈要摄魂的多了。”

落雨听他说的轻薄,突然皱起眉头,恼怒的说道:“怎么你们男子都是如此轻薄?你若以后再这样说,我便不理你!把你送到那对姐妹身边,让他们为那双灵蛇报仇!”

李浩看她恼怒,顿时心生歉疚,只得维诺的说道:“姐姐不喜欢李浩这样说,那李浩听姐姐的便是。”

落雨将那魔刀放回远处,引着李浩回到那厅堂之中。两人刚从墙壁上的暗门走出来,却见那逐云两个姐妹已经在厅堂里。

逐云看两人进了那密室,便嘲讽的说道:“雨妹妹这是领着这小哥,到什么地方玩耍去了啊?”

戏雪在一旁也冷笑道:“光天化日之下,却往那石壁下躲藏,肯定是去做那见不得人的勾当!”

落雨听她俩说话无礼,顿时怒上心来,便正要辩说一二,只见李浩拦在落雨的身前,大声说道:“我知道得罪了两位姐姐,若是想为你们那灵蛇宝贝报仇,悉听尊便,不过你们若想羞辱落雨姐姐,我便是死也要与你们纠缠!”

那逐云的飞剑被落雨收了去,一直耿耿于怀,忽然抢到李浩近前,一手扼住李浩的喉咙,一手蓄气,用那五雷天心罩在李浩的头顶,大声说道:“把我那飞剑归还于我!不然我便扼死这小野人!”

落雨见了,只好说道:“希望你能不食言。”便将那柄玉箫递了过去。李浩大声嚷道:“不可听信她们!”逐云紧紧扼住李浩,说道“你若再嚷嚷,我便用五雷天心劈死你!”

戏雪一把抢过玉箫,阴险的说道:“落雨,如今你没了这玉箫,还有什么本领与我们姐妹抗衡!今日便让你葬身此处!”说着便是一剑青光,向落雨刺了过去。

落雨慌忙向旁边闪躲。李浩见她危机,自己又被逐云制住,便大声说道:“姐姐不用管我,我一个山野之人,不值得你与她们二人性命相搏!你自行离去吧!”

逐云正欲对李浩下手,忽然门外抛来一物,正打在逐云的头上,逐云躲避不及,那东西正中头顶。窝内顿时臭气熏天,原来不知是谁抛来了一堆腐烂的鱼鳖虾蟹。逐云姐妹本是非常爱干净的女孩,被屋外打进来的赃物污了身体,顿时失声尖叫起来。李浩趁乱拽着落雨向屋外跑去。

一到屋外,见崔久保在外面笑嘻嘻地看着他们。李浩便谢道:“多谢崔大哥解围!”落雨说道:“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她们二人如今受了这等羞辱,此事是不能善罢甘休了,我们往那海崖的后山暂避。”三人便飞快地往那海崖处跑去。

三人往那山崖方向走去,路上李浩问崔久保道:“崔大哥不是回这崖边了么,怎么又折回来了?”

崔久保说道:“我忘了向雨姐姐要一些盐巴,便折返回来,谁知我刚靠近房子,就看见那两姐妹不怀好意地在屋子前商议对策。我便去那海边找了一些臭鱼烂虾,想趁她们不备,吓她们一吓,但没想到能帮上你们的忙。”

只见那海崖上崎岖巍峨,与那大陆中的山崖峭壁又有不同。三人攀向那崖顶,李浩望了一下,对落雨说道:“此处虽说甚好,但若那姐妹两人一旦找到这里,我们却连那下去的退路都没有了。”

落雨微笑道:“想不到你想的还挺周全,这里是她们姐妹的禁忌之地,她们不会寻来,我们暂时可以在这里避一避风头。”

李浩披散着头发,站在海崖上放眼望去,只见天边的黑云已经逐渐散去,空中又涌出了无垠的碧蓝。想起这些天所经所遇,实是惊心动魄,在脑海里久久盘旋难却。也不知道聂清远那些人等生死如何,心中不禁戚然起来。

崔久保在那崖洞招呼李浩,三人进了里面,李浩见这崖洞虽说简陋,但却扫洒的十分干净。李浩见崔久保如此邋遢,但居处却又是一般模样,脸上便露出奇怪的表情来。

崔久保知道李浩所想,便不好意思笑着说道:“平日里我都是邋遢惯了,多亏雨姐姐闲时来帮我打扫,你说,雨姐姐是不是天下间第一的大好人?”李浩刚想夸耀落雨一番,但想到在密室里的情景,落雨似乎不愿听那阿谀奉承之言,只得默默的点了点头。

落雨淡淡的笑了下,便说道:“将你带回的米下锅煮了,李兄弟一定是腹中饥饿,我们一起做顿午饭如何。”崔久保拍手称是。三个人生火架锅,守着火堆聊了起来。

李浩问道:“落雨姐姐,我看那姐妹二人十分了得,小小年纪,却是玄门中的道法剑术样样精通,便连我那师门中的师兄也是不及。但你只那么玉箫一挥,便把她们的飞剑收了进去,到底是用的什么法子呢?”落雨说道:“这玄门中的道法剑术,并不是凭本人的努力修炼便能成就的,一个人若是资质平常,便与那些天资绝利之人不能相匹,那逐云戏雪便是伶俐如此,功法修学自然神速。其二便是有仙家的宝器,再加上自身禀赋非凡,神精气沛。我虽说身体孱弱,但师傅赠我这玉箫,乃是海中宝鼎珊瑚所造,那两姐妹的飞剑丹气不足,那飞剑便也势弱。若是丹气精锐,便是连我也不能与之抗衡。所以练剑之人若是丹元不足气蕴未成,万不能急于成剑。”

李浩略有所思,对落雨说道:“我自从别了爹娘后,一直随师傅学那吐纳之法,想是师傅要我们周天圆满,再煅就剑术。”

落雨摇了摇头说道:“玄门中人有谁不知白发道人厚德仁善,他不教你剑法,想是你根基浅薄,也是不愿自己的门人到江湖中去做那屠戮生灵之事吧。”

这时崔久保看粥饭煮好,便给落雨一人盛了一碗。李浩一连几日都寝食难安,虽说极其饥饿,但在落雨面前,也吃的彬彬有礼。

崔久保可不管那些,只见他风卷残云一般,吃完了一碗又一碗,最后见李浩两人一碗都没有下肚,而锅中已经见了底了,便歉然的问道:“你你们还还要不要一些?”李浩和落雨都摇了摇头,随即忍不住笑出声来。崔久保见两人不再添饭,当下也不客气,于是使劲的刮起了那锅底。

吃过粥饭,崔久保对二人说道:“我去那崖下用海水将炊具洗刷一下,你们在这先聊。”说着转身出了崖洞。

李浩见洞中又与落雨一人独处,心中再次的紧张起来。只见落雨往崔久保的床铺上坐去,示意李浩也一起坐下歇息。

李浩坐在她的身边,只觉得落雨香气袭人,吐气如兰,顿时心猿意马,神不守舍。忽然想起那皮横道人,又想到白发道人的叮嘱,蓦地心生惭愧。落雨见他脸上表情怪异,便以为他多日连遭劫难,早已心疲力竭,于是细声说道:“你在这里躺下休息一会吧。”

李浩听了,心想我堂堂男儿,又没做那越轨之事,便是躺在她的身边,又如何不可?翻身就向那床铺中躺了过去。

落雨坐在他的身旁说道:“我师傅已经在这海域之上,不日便可归来,那时我们也不用怕那对姐妹了,你安心在这里修养吧。”

李浩仰着头说道:“姐姐是如何知晓的?”落雨便把那白头鸢身上的纸卷从袖中拿出给他看。原来这岛中的九曜神尼已经在回岛的途中。路上似乎遇到了事情,所以耽搁下来。

李浩问道:“看来你世尊也是修道之人,想是不在我那师傅之下。”落雨抿嘴笑道:“她老人家在剑侠中却是女中豪杰,只是秉性与常人有些异处。”

李浩见她一笑其美无伦,便痴痴的看着她说话,不由得心醉神迷,妄想着时刻都能与她在一起。

忽然崔久保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大声说道:“不不好了岛中有生人闯进来了!”

李浩听了,身上的疲惫全无踪迹,蓦地从床铺上坐了起来。落雨从容的问道:“久保,你先不要着急,慢慢坐下来说,这岛中虽不是什么皇家贵地,但有那两姐妹在望海轩那边守护,外人也是望而却步的。”

久保擦了脸上的汗水说道:“你们二人快随我到崖上观看!”说着便转身出了崖洞。

李浩与落雨紧随其后,只见外面海天一色,沙鸥翔集,已是碧游万里。崔久保指着那入岛的海口方向,三人远远望去,却见一只庞大的海鼋,背上仿佛驮着三人,往海岛这边游来。

落雨紧皱眉头,叹怨道:“几日不见这灵鼋,原来又去做那糊涂之事。当真是惹祸的根苗!”

李浩见那巨龟背上的人影恍惚在哪里见过,但是相隔遥远,目力所及已是模糊不清,想要辨认却又是难上加难,只得对落雨二人说道:“落雨姐姐,崔大哥,我们还是下去查看一番为好,若是一些在前日海难中落魄之人,我们也好施与援手。”

落雨摇了摇头说道:“江湖中险恶之事,难测难料,我们还是做那最坏的打算吧。久保,你与李浩先往那灵鼋的来处等我,我回望海轩中做些准备,切记!万不可轻举妄动!”

李浩与久保飞速的去了。李浩自从在山中练就那飞山涉水之术,行起路来一般的孩童早已难以逾越。只一刻的功夫,崔久保便被李浩远远的落在身后。

不一时,李浩来到那岛前的椰林处,翻身跃上了椰树顶,静静的查看起来。崔久保这时才赶到近前,一屁股坐在树下喘起气来。

对树上的李浩说道:“你小子吃了那豹子爪了,怎么跑的这般爽快!”李浩用手指在嘴唇上嘘了一下,示意久保也爬到树端。崔久保又费了好一番力气,才战战兢兢的爬到另一颗椰树上面。

只见那灵鼋缓缓的爬向海岸沙滩,便不再往前行进一步。李浩仔细的看向那三人,不由得大吃一惊!原来这灵鼋乃千年神龟,在海中经年吸取灵气精华,已是蜕若神明,每当海潮大起大落的时候,便都会入那海中挽救落海的商旅行人。

前日李浩与一船人遭遇浪啸,那巨人乌雄,七玄道人,都被它衔在口中一一救起,后在漂流之际又遇到苦撑浮木的傲侠。加之身形巨大,简直比那海中的行船还要安稳。便驮着这三人,往这岛中游回。

七玄道人首先在那巨鼋的背上跳了下来,随后是那巨人乌雄与那明王府的傲侠。只见那灵海鼋龟正慢慢的爬在沙滩上,已是疲惫不堪。

那七玄道人喝道:“辛亏了这巨鼋,我们才能从海中存活下来,我七玄道人一向知恩图报,不给你点补偿怎么能行?”说着乌雄使了个眼色。

只见那乌雄怒吼一声,双手抓住那巨鼋的巨壳,高高举过头顶,猛地向海滩的一处掀了过去。那老鼋年事已高,本就行动迟缓,被这怪力一掀,顷刻便远远的飞倒在沙滩之上,四脚朝天,无论怎么挣扎,也是难以翻过身来。七玄道人三人见了,在那边哈哈大笑。

李浩看了,心下恼怒,心中咒骂着这些以德报怨之人。只听那七玄道人嚣张的说道:“如今我们已是身处灵龟岛中,你们二人助我夺了那宝刃,傲侠贤弟,回到明王府,我定会在小王爷面前多多替你说话!也会为乌雄兄弟多寻求些美女金钱!聂清远那王八蛋!可没咱们这般命好,早就做了那水族的果腹之物了!哈哈!”

李浩耳中听到“明王府”三字,顿时脑袋嗡嗡作响,丹田中似有一股无明业火熊熊燃烧!想到那仙霞村便是惨遭明王府的屠戮,只叹自己年幼道浅,原来这般人却是那府中的鹰犬爪牙。恨的李浩牙齿咬的喀喀做响。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