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6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霎时间龙船被卷入那浪峰顶端,船身便向一边倾斜过去,将那些船上兵士都一股脑的倾落在海浪之中。船身在浪峰之上,离海面足有十几丈,眼看落下去,船体将跌得粉碎。

那巨汉乌雄纵身一跃,跃起三丈多高,猛力地使了一个“千斤坠”。庞巨的身体下落在了甲板上面,那甲板却并不随着他的下落的劲势碎裂,反将船身在倾斜的危机中又正了回来,好似那秤上的砝码一般平衡住。

只见符冲将一只巨大的皮鼓捧到身前,咬破食指,将一口尖锐的短刀衔在口中,用血渍在鼓面上极其快速的写了一些类似“排符”的字样,写毕将那短刀高高的举向头顶,大喝一声:“天地无极!乾坤借法!江河洞府!登真隐诀!”“砰”的一声戳破了鼓皮。

只见那浪峰的水势飞也似地被湍湍地吸进了鼓中,符冲单手食指中指紧并,对着那巨鼓使咒,一面对着傲侠大声喊道:“船身不稳,快施禁锢法!”

傲侠稳稳的扎在甲板之上,双手一抖,忽地从掌中游出无数条绳索,那绳索便似灵蛇一般,沿着龙船破碎的缝隙,将主干部位一一收拢扎紧。

李浩哪里见过这等阵势,正在惊骇之中,忽然解轩辕在一旁拉住他,趁乱轻声的对他说道:“你将我腰间的铜铃扯下,放在怀中,我教你用这铃儿一会对付这班妖人。”说着在他耳边细说了一番,李浩只得照着办了。

那龙船经过这次遭遇,在众人的法力施加下,暂时躲过了一劫,平安的落到了海面上。

聂清远脸色一阵红白,也对众人与大自然的博弈而暗暗赞服。刚要舒缓一口气,回头见那七玄道人张大了嘴巴,望着海天处现出恐惧的神情。

聂清远往七玄道人的目光处看去,顿时心下生起绝望。只见远远的海面上,一排排滔天的巨浪,正翻滚着朝龙船方向披来,看那浪峰,比刚才躲过的浪峰还要庞巨数倍之多!

那七玄道人回过神来,抓住聂清远的衣领,狂乱着大声喝道:“若是我们都葬身此处!我第一个便削下你的脑袋来!”

洪雷在一旁冷冷的说道:“葬身此处便好,不正合了道长的心意?!算是为那未曾谋面的魔刀做了陪葬!!!”

七玄道人“筝”地一声,从腰间拨出那柄神剑,只见那剑锋在阴暗的骤雨下,丝毫也不减其芒彩。他一手提剑,一边对聂清远大声嚷道:“我们自己都要玩完了!还留着那魔人作甚?!”

聂清远知道情形失控,这七玄道人看似癫狂,论剑术道法,船上除解轩辕外无人是其对手,生怕他在狂乱中将自己血染在那佛光剑下,便招呼众人来到解轩辕的身边。

聂清远看着解轩辕和李浩,说道:“解前辈,如今连我等也是死生未卜,现在这些人要先送你与这小孩去那黄泉路上,你临终还有什么憾事么?”

解轩辕知道这些人要对自己施下杀手,无奈自身元气又尽数丧失,只得点了点头说道:“解某平生绝无憾事!也没做那伤天害理的手段,便去那阎王殿上,也毫不不亏心!”

七玄道人厉声说道:“你平生杀人无数!还敢说毫不亏心?!”

解轩辕哈哈大笑道:“天下间除了我解某人,又有谁敢说自己没有亏过心!!”

洪雷便走上近前,大声说道:“洪某不才!痴活了三十五年,便敢拍着胸脯作这样的言语!”

只见解轩辕冷冷的说道:“那诸位就将自己生平所做那猪狗不如之事,一一奉上来消遣消遣罢!”

聂清远听得不耐烦了,正要示意七玄道人动手,忽觉耳边一阵幽玄的冥灵之音,沁彻心底,恍如来到那凌霄殿上,一干神众正围着自己三拜九叩,自己俨然已是九五之尊,人天之主了。

武当道派最讲那修心悟道之用,幸好聂清远平日清修有术,一定神马上从那妄想中挣脱出来,但心神仍是摇疑不定,只是恍惚的见李浩在一旁,举着那一串铜铃轻声摇晃。

那七玄道人如饮醍醐,手舞足蹈,在一旁痴痴的叫道:“师娘!师娘你不要扔下徒儿不管!你可知道徒儿对你的一片心意么”话语轻柔委婉,好像那青年男子对自己的恋人诉慕心中情愫。

解轩辕又转头向那洪雷看去,那姓洪的白面汉子却是令一番情景,蜷缩在地上,双目露出恐怖,瑟瑟的说道:“你别过来!你不要过来!红儿,不是我杀的你!是你那好妹妹要我动的手,我知道是我不对不该将你一人分尸扔在那荒山野岭之中!!”说着竟然眼中留下泪来,神色中充满了无尽的伤怨。

傲侠只是在一旁呆笑,喃喃的道:“小王爷,我是你的死士,但你也不必那般绝情,若我能服侍你一生一世,那我此生也无憾了!”说罢堂堂男子居然扭捏的做起那女人姿态,甚是让人作呕!

那巨人乌雄只是伏在甲板上低声吼叫,双手不停的捶打船板,头也不抬。聂清远心说不好,这些人遭了那摄魂魔铃的法音,一个个痛陈起自己的**之事来。真个叫丑态百出,道貌岸然!

聂清远挣扎着在甲板上起身往解轩辕身边走了过去,从怀中掏出自己在武当所炼就的“八卦灵极”,抛过去想将他二人一次击毙。无奈刚刚向前踏出一步,那海浪的咆哮与颠簸就将他倾倒在地。

只听解轩辕望着滚滚而来的浪峰说道:“你们这些号称名门正派的君子之流,看来不过也与那些下三滥的江湖野痞一般无二!什么正义,什么豪侠,全他妈是狗屁!都随着这滔天的海浪,浸到海里喂王八去吧!!”

聂清远闻听心下恼怒,见自己这边,只有七玄道人距离最近,便将那法物打了过去。那道人正兀自癫狂,被那“八卦灵极”一击,顿时打得头上鲜血之流,蓦地回过神来。

见是聂清远居然攻击自己,便发怒道:“我杀了你!”提剑便向他大步走来。

聂清远伏在甲板之上,用手指了指解轩辕二人,这道人发现是李浩手中正持着那东西,将众人**住,大声咆哮着便向李浩这边冲了过来。

那佛光剑是峨眉剑派的正统仙物,此次下山,为报得他师叔之仇,便是那峨眉剑派的门长特别赐予之物。七玄道人横剑便是一刺,一道黄光闪电似地飞向李浩。

李浩修学虽是有功,但也实是躲避不及,眼看要丧生这一剑下,只看解轩辕手持酒葫芦,“喀”地一声,将那道黄光截下,剑光将葫芦劈开,顿时爆裂开,震的几个在船板上的人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

原来解轩辕早已将那葫芦中的酒饮光,他天生异禀,神力盖人,用自己体内仅存的真气注入那葫芦中凝固,那葫芦便像充了气的炸药一样,受到外界冲击,便爆裂开来。

七玄道人受了这一震,虎口顿时开裂飞血,手中的佛光宝剑也落在船上,一时懵了过去。不料李浩却也受到这气流的冲击,幼小的身躯一下被崩飞了几米,那神铃也掉落了。

众人闻不到那铃音,都运行内息走转周天,想缓过神来。只见解轩辕撕下身上的衣襟,将受到冲击流血的右手绷了起来,口中说道:“看来各位要与老夫在这天海中生死相搏,解某虽说服了那散元丹,但蛮力还是有的,也只能赤手一搏了!!”

说着居然缓缓的站起身来。众人看他衣襟裸露,虽说年纪耆朽,但也浑身肌肉虬结。在暴风雨中,孓然而立,宛似那天神一般!不禁心下大骇。

这些人中属洪雷的功法微薄,他是镖师世家,虽说也略通那奇门之术,但毕竟行走江湖,比那些专心一处修学炼道之人不能同论。

众人还在调息,解轩辕便走到洪雷的身边,看他还在甲板上抽搐混乱,便说道:“你们一伙中,属你最是差劲,老夫本不屑杀那癫狂混乱之徒,但我即不是那伪君子,如今情形也不许我做那仁悯之事,你还年轻,便先去寻你那红儿,在黄泉路上等我们吧!!”

说罢伸出毛茸茸的大手,弯下腰掐住他的脑袋,右拳绷紧那伤处,猛地痛下杀手,“咔嚓”一声巨响,将洪雷的脑袋打进那厚重的甲板之中,一拳毙命!

那傲侠看了,忽地从手上抖出几条铁锁,飞也似地向解轩辕身周缠绕过去。

解轩辕一时被这些锁链束缚,双腿寸步难移,双臂也满是铁锁。忽然天空中一道闪电袭来,只见那巨人乌雄咆哮着缓解过来,向解轩辕猛然扑了过去。

解轩辕虽说身材高猛,但相比之下,头顶只到他的胸前。乌雄一边嚎叫,一边舞动那铜锤般的双拳,朝他打了过来。

解轩辕被那铁锁紧缚,浑身绷出血来,但也硬生生的接下了与他脑袋般大小的拳头!

两人僵持不下,乌雄虽说身体巨大,但想近前一步,却也是不能,无论怎样怒吼,解轩辕却也寸步不退!就连船身都被这二人的坠力在海中下压数尺!

那七玄道人这时缓过神来,从地上抄起佛光剑,踉踉跄跄的往解轩辕身上刺去,眼见解轩辕要血溅当场,这时一个矮小的身影在船上的一旁纵了过来,一下跳跃到七玄道人的身上,抱住他持剑的手臂,狠狠的咬了下去。

那道人忍不住剧痛,又一次的将宝剑跌落在地。原来李浩在一旁见轩辕危险,情急之下也顾不得许多,便施出援手。

七玄道人恼羞成怒,但无论怎样挣扎,李浩却将他死死的咬住,七玄道人大声叫嚷,一条手臂居然生生的被李浩咬的见了白骨!

聂清远刚才受那铜铃的逼迫,又随手使出浑身力气打醒了七玄道人,已是筋疲力竭,这时运息完毕,神清气满。看到双方正在僵持,便纵身上前,一把从七玄道人的身上扯下李浩,将他举起,抛落那茫然的大海之中。

众人在船上打斗多时,那远处的海峰早已翻滚到龙船近前,李浩顿时觉得凌空飞起,身子不由得向那海面上落去,谁知那浪峰似苍龙阖口一般,又将悬在虚空的李浩打了回来,李浩眼明手快,刹那间将那半截的桅杆紧紧的锁住,滔天的海洪倾泻而来,大船顿时龙骨碎裂,木屑纷飞,傲侠也无暇锁缚那解轩辕,慌忙用锁链链住一处船身,以至于不被浪峰卷入其中。

那巨人乌雄身体庞大,船体倾斜,居然将他滚落向海中,七玄道人还在为伤臂痛声叫嚷,却见一个庞大的身躯飞了过来,原来乌雄在翻滚时正好砸向他的身边,两人被海浪冲进大海,一时不知所踪。那浪峰一**的席卷而来,瞬时吞没了整个龙船

不知过了多时,李浩被大海的海水一激,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发觉自己置身残破的船体之上,只身在无尽的大海中漂流,忽然浑身手臂剧痛,口中吐出鲜血,回过神来想了想,可能是咬那七玄道人时用力过猛,加之浪峰来袭时,用尽浑身力气紧锁那桅杆的原因。

李浩向周围望去,峰潮已经退去,但天色仍旧没有放晴,绵绵的阴雨在海面上凄沥的淋落。无奈自己身孤力薄,只得随风漂流。这一漂便是半日,那天气仍旧没有好转,李浩心下正烦恼,忽闻海面上传来一阵绮丽的箫声,如泣如诉,不绝于耳,正在犹疑之间,远处隐约中仿佛望见一处海岛,那海岸上正伫立了一个纤弱的身影,那人似乎脖颈上挟了一把油纸伞,来阻挡这朦胧又柔软的细雨。李浩听的呆了半晌,残朽的船头慢慢的随着海潮往那岸边靠了去,忽见那人收了竹箫撑着雨伞,朝他踏浪而来。

李浩向那人看去,那人双足踏浪,但似乎脚下凌空,真个是回风流雪,足下生馨。李浩见他如此潇洒,一时忘却伤痛饥寒,在心里面忍不住叫起好来。

那人走到近前,看了看他,淡淡的说道:“我以为是师傅出海归来,原来却是一个肮脏的小子!”李浩仔细的打量了这人一番,才发觉此人是一个女子,年纪与自己的师兄宗平相恍惚。

这女孩肤色极白,凤眼微阖,这时天上的细雨又逐渐的大了起来,那女孩将那伞顶遮住乌黑的秀发,举手投足之间宛若天人,但神色却极为冷峻。李浩虽说年幼,还不懂得那青年男女恋爱之事,但如此动人的异性,也不由得看的呆住了。

只见那女孩看也不看他,转身往岸上走了回去。李浩这才醒悟过来,大声叫道:“大姐姐!请留步!”

那女孩慢慢的停住了脚下的步子,微微侧过脸来,柔声的问道:“你还有什么事情?这灵龟岛中向来不留男子,你还是快行离去吧。”说着又向那岛上行去。

</div>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