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5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李浩看了暗暗吃惊,那老者笑着说道:“原来这群畜生当真学起那海中乌龟来,也罢!”李浩听他说话已是心疲气惫,正要关心的询问老者,只见那龙首巨船上飞过两条绳索,绕在李浩与老汉的身上,将他二人飞身卷去,眨眼间便来到那龙船之上。

李浩与那老汉重重的被抛落在那龙船之上,李浩忍着剧痛,往船中观望了一下,只见这大船宽阔异常,不似普通人所有,倒像那官府的官船一般气派。

船中站着一人,身材甚是挺拔,那人双手握着绳子,原来刚刚用绳索,将李浩与那老汉飞卷过来的就是此人。

李浩爬到老汉身边询问道:“前辈!你还好吧!?”

那老汉坐在甲板之上,毫不在意的说道:“无碍!我这老骨头,还没那么不济!”

两人正说着,突然从船中围上来一群兵丁,个个手持箭弩,气势汹汹的将李浩二人团团围住。从那群兵丁的身后走来了一干人,其中一个气质雅的年轻人看了看那老汉,关切的问道:“解老前辈,此番之举,实属无奈,望您老人家多多海涵!”说着拱了拱手。

李浩听他说话,便知道此人正是刚才用那“千里传音”之人。李浩向那些修道之人观望过去,不由得心中暗暗吃惊,原来在这些人中,个个都是神形怪异,气场十足。

当中有那天在清虚谷与白发道人交手被镇在井中的排教高手符冲,李浩认得此人。这巨型龙船能沉入海中而不损丝毫,便是这人的手段。

还有一个神形极高极壮,李浩哪里知道他便是与小明王血洗仙霞村的那巨汉乌雄。还有一个干瘦的道人,阴着脸站在一个白面汉子的身边。

那干瘦的道人,瞅了那解老汉一眼,便怪声怪气的撇嘴说道:“江湖中都说解轩辕是一个不世的魔雄,今日一见,也不过如此!还不是像个癞皮狗一般的被我们擒拿住!”说着用脚往解轩辕的身上踹了去。

解轩辕忽然双睛暴视,虎目怒张,直挺挺的看着那道人,那道人一愣,顿时浑身抖动,额头上渗出了汗滴来,那青年连忙阻止住这道人,说道:“玄真人不可无礼,小王爷有吩咐,要毫发无损的将此人擒拿回去。”

那道人回过神来,顿时觉得在众人面前失了颜面,便大声说道:“要不是刚才你们阻拦,我早跃过船上,用我这佛光剑损去他四肢,安能让他在此处威风!这狗东西屠杀我师叔,那真叫惨不忍睹!这口恶气怎能咽下!我豁出去小王爷怪罪,也要将这玄乙门的魔怪斩除!!”

说罢大吼着在腰间正欲拨出一柄黄灿灿的宝剑。李浩只觉那剑鞘古朴非常,那剑刃在鞘中隐约的泛着金光,显然也是神兵利器。船上的那些人慌忙把这道人扯拽到船舱中去了。

解轩辕冷冷的看着那道人,轻蔑的笑了笑。李浩听那道人称这老汉为“玄乙门的魔怪”,心中好生好奇,便问道:“莫非前辈也是我玄乙门中的人么,怎么没有听我世尊与师兄们谈起?”

那个潇洒的年轻人走过来,对解轩辕说道:“原来这小儿也是玄乙门的人,看来今日实在是没有拿错一人!”转身便对李浩说道:“小兄弟,你难道当真不知此人是谁?那我来告诉你,他就是玄乙门中夏侯商的师弟,近几十年来在江湖中掀起腥风血雨的解轩辕便是!”

解轩辕冷笑道:“这小儿是我那苏师弟新进的门人,对江湖中事一概不知,聂清远,你也不要重提那玄乙门之事,我也早已和夏侯没有半点干系!有生之年,恐怕还要去那伏羲宫找那夏侯老儿算清我们的那笔帐!”

那青年聂清远笑道:“解轩辕,我尊你是前辈,才这般对你。但我也不会忘了,我武当剑派的玉青子是被你活生生打的元神出窍,魂归地府!今日这船中之人,个个都与你有那不共戴天之仇,如今你又服了那十倍的散元丹,想逃离却是万万不能!怎么还想着出去继续做那杀人之事?!”说罢摇头离去,似乎嘲讽他天真迂腐。

李浩此时方知这老者是自己门中的师伯,便恭敬的问道:“原来是本门中的师伯,李浩不知,先前多有冒犯!请恕侄儿无礼!”

解轩辕皱了皱眉,说道:“我早已不是你那什么师伯,而且我现在和他们一样,都与你那玄乙门有不共戴天的仇恨,你免了这礼罢!”

李浩心中不解,却也不敢多问,只得低声说道:“他们为什么要将你擒拿住?”

解轩辕不耐烦的大声说道:“你刚刚没听那姓聂的言语,是我杀人在先,如今为我所杀的门人子弟前来寻仇,才用那诡计将我捋来!就算死在这般鼠辈的手中,我也毫无怨言!”李浩见他说的悲怆,心中也为这一世的魔雄慨叹起来。

这龙船在海上行驶了一阵,并不见那些船士回转帆舵,反而向前漂流了过去。从船舱中走出来几人,搜身翻查了二人一遍,将解轩辕与李浩二人带到船舱中一处暗室,那些弩手才逐散了去。

李浩见他神色越发萎靡,才知道那些人故意让他在甲板上吹风,服了那散元丹,一见风药力便快速的发挥了作用,便安慰他说道:“解师伯,你不要沮丧,我师傅与夏侯师伯知道,一定会前来搭救我们的!你若与夏侯师伯之间有什么误会,凭我师伯的胸襟,也一定会化干戈为玉帛!”

解轩辕看着李浩,诧异的说道:“你在那伏羲宫中住了几日?难道没领教那老儿的古怪?他若真能搭救与我,那便是天下奇闻!”李浩正要问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忽听在船底暗室上面,聂清远与其他几个人交谈起来,便静下来聆听。

只听那符冲说道:“刚刚在那妖人的身上搜查了一番,并无他那嗜血的魔物。”

聂清远说道:“我们都是小王爷派来的,小王爷吩咐之事,自当竭心办理。如今我们几人拿得这魔人,已是首功一件,只要将他安全的送回王府,我们的任务就算完成了。况且小王爷要寻何物,我想在坐的心里也都清楚的很,这额外的好处,便是看我们如何去做...”

那干瘦的道人大声说道:“且让我先去捅那魔人身上几个窟窿,不怕他不说出那魔刀的下落!”

聂清远笑道:“你以为解轩辕的名头,在仙侠中是白白得来的么?这魔雄除了杀孽深重,也实是一条好汉,不要再做那愚蠢的行为,只会失了自己的身份!”

那道人哼了一声,似乎转身从房中离去了。聂清远沉吟了一会说:“七玄真人的脾气也真是古怪的很,若是他去,只会将事情搞砸,你们几个这便一同随我去探问那魔人,看看能否找出些头绪。”房中那几人没有做声,算是默肯。

片刻,只见聂清远随着符冲,与那挺拔的中年男子,白面的汉子一同来到暗室之中。聂清远恭敬的说道:“解前辈,这几人你可认得吗?”

解轩辕闭着眼睛,摇了摇头说道:“我一生杀人无数,便是死在我手中的豪杰,我也一般的忘个干净!如何能认得这些黄口小儿!”

聂清远说道:“那道人自是不必介绍了,他乃峨眉剑派的弟子七玄道长,”

指着旁边那符冲说道:“这人是排教中的高手,西华山铁狱头陀的嫡传弟子,只因你那白发师弟当年戕害了他排教的排头生父,如今投靠在小王爷的麾下。也算是你玄乙门的对头!”

说着指了指那挺拔的男子说:“这位是王府中的客卿名叫傲侠,一心想为小王爷效命,如今也前来与你玄乙门为难。”

只见那白面的汉子走上来大声的喝到:“解轩辕!天下第一镖局白马镖局洪照天的三十六口人命!想是你一定记得!我便是那镖局的少当家洪雷,如今借助小王爷的势力,将你这魔头擒住碎尸万段!!”

解轩辕仍是闭着眼睛,点了点头说道:“好哇!冤有头债有主!如今我被你们这等小人擒了,若是想趁我还有命在,报得一时之忿,尽管动手吧!”

聂清远说道:“解前辈,我知你英雄一世,最怕那折辱自身之事,如今这些人若要为难你,我恐怕是拦也拦不下的。”

解轩辕睁开眼,点了点头说道:“聂清远,我知道你们想要我那随身的宝刃,但这神刃如今不在我身边,若要寻找,恐怕要大费一番周折!”

聂清远说道:“解前辈,你此次出海,想必也是为那魔刀之事而前往。你只管将那魔刀的下落告之我等,便可免了你那折辱之事,你意下如何!?”

解轩辕想了一会说道:“我此次出海,却是为那神刃之事,几月前我与灵龟岛的九曜神尼打赌输与了她。如今离那灵龟岛已是不甚遥远,只管拿这玄乙门的小童换回便可!”聂清远点了点头,随即领着众人离开了暗室。

龙船往那灵龟岛方向行驶了半日,海上天气波谲云诡,眨眼间便是阴云密布,狂风大作。纵是这龙船巨大,也被波浪颠簸的起伏不停。那白马镖局的洪雷看了看,回到船舱中对众人说:“像是有风暴来临,我看还是转舵回头吧!”

只听那七玄道人阴声怪气的说道:“这王府的官船,还怕那小小的风暴不成,只怕是你想日后独自到那岛上,将那魔刀独吞罢!?哼!”

洪雷怒道:“在下实言相告,怎么被道长说成别有用心?我姓洪的可不是贪生怕死之辈,道长若是想葬在这海底喂鱼,我洪某人舍身相陪便是!”

聂清远在一边说道:“现在我们是同气联盟,应该把彼此成见暂且放到一边,傲侠大哥,你是航海的方家,对海中气象的诸般变化稔熟,能否与我出外观望一下!?”

傲侠拱手说道:“即是聂少侠看的起在下,在下自当从命便是!”说着两人转身上了甲板。

聂清远望向那远方,只见黑云翻滚,水波苍莽,仿佛末日来临的前兆,又似诸神鏖战后留下的劫相,心中便随着这景观深深的阴郁了起来,垂着眉头,站在船顶默然不语。

傲侠看了看聂清远脸上的神色,便安慰说道:“聂少侠,似这等天气,是我出海几十年来都没有遇到过的,我们若是调转回头,还来得及全身而退!”

聂清远双目停留在那卷起的巨浪之上,喃喃的说道:“我倒想赌上这一次,如果成功,日后我功满道成,便携那魔刀驰骋江湖,从此天下再没有一人敢与我武当派争锋!”

傲侠看他神情里带着一丝狂傲,仿佛那魔刀已经横挎在腰间,便恭敬的说道:“傲某一切听从聂少侠吩咐便是!”

聂清远回过头来,抚着傲侠的肩膀对他说道:“在我们这一行人中,只有你是我最信的过的人,你若是助我聂某夺得那宝刃,聂某也愿将我所有之物倾囊相赠!”...

龙船又向前行了半日,只觉得天昏地暗,乾坤悬浮,雷声轰鸣中又夹杂着风雨。海面上那一波波的浪涛宛如幽浮一般肆虐狂啸。船上的那些兵丁水手眼见再不能航行,便呼叫起聂清远等人上来观看。

聂清远众人在船舱中走上甲板,只见远处那海面的风浪层层叠起,犹如山崩海啸般向这边袭来。便对符冲说道:“符冲兄,你是那排教中顶尖的御水高手,我等能否过的此劫,就全要仰仗兄长了!”

那符冲看了看海中的情势,只得说道:“这般情形,在内陆江河中绝无仅有,我也只有竭力而为!待得那风暴过后,想是会能风平浪静!”

聂清远回头对船兵说道:“去将那解轩辕与那小孩押到甲板上来,以防海势不测。”

片刻将解轩辕与李浩带到船头,解轩辕见了这情形,仰天大笑道:“天下豪杰,最终敌不过一个‘贪’字!纵使你神功盖世,也难以与这玄虚莫测的天地来抗衡!!”

那七玄道人见他狂狷,伸手打了他一个巴掌,怪叫道:“若是我等不能躲过此劫,便先将你这废物扔到海底祭奠海神!”忽然一个大浪拍来,将船上的桅杆打成两截,海水向众人的头顶浇灌下来,淋得李浩浑身一个激灵。

只见那远处的高浪排山倒海般的扑将过来,大浪一袭,顿时有七八个船丁水手被冲落进大海。那符冲慌忙在怀中拿出灵符,一连烧了三道符箓,那海势却仍不见低落。

解轩辕看这漫天骤雨,心中豪气顿生,从怀中拿出酒葫芦豪饮起来,饮罢便坐在甲板上讥笑那符冲道:“老儿我能葬身这般水势,也不枉此生了。排教那后生小子,你住手罢!想是海底的龙王,不吃你江河的那一套,要你去那海中见他,给你传些御水之术罢!哈哈哈!”随即纵声狂笑。

</div>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