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3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金机子不怀好意的问道:“请问二位小师叔,刚才又是往哪里去了啊?”

宗平答道:“我们去了哪里,与你们何干?难道还要向你们几个小辈禀告么?让开!”

只见那金机子厉声说道:“你们分明就是违背我师祖的严令,到那火麟殿中偷取丹药送与那皮横,以为我们不知道么?现在就带你们见我师祖,把事情交待清楚!”说着便上前拉扯宗平。

宗平怒道:“你师祖有什么严令,是你门下的事情,与我们有什么关系?你若再不放手,可莫怪你师叔我行那家法门规之事!”

在一旁的青阳冷笑道:“你师尊如今远去,那两只狮子又随身携着,今日你们还有什么能耐与我等相抗!?”

只见宗平忽地从腰中拿出那铜铃,这些道童见了,未免诧异,金机子心想你没有了那双狮,空剩那铃铛又有何用,顿时心生歹念。

李浩在一旁拉宗平的手说道:“师兄,师尊临行前的话,你我都忘了吗?不如我们一同到师伯那里,将事情讲明白,也好为皮师兄求情。”

宗平这时心中正怒,哪还能听得进去?将李浩的手甩在一旁说道:“你不要做那唯诺的样子,今日我定要惩戒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不然这些东西还以为我门下无人!”

那金机子突然从口中吐出金杵,向宗平与李浩抛了过来。宗平大声说道:“师弟小心,你先躲在一旁,等我收拾了这般废物!”

说着口中念咒,又将那铜铃摇动,但见飞沙走石,落叶摇花,几个道童顿时觉得脑中鼓胀,耳眼凸疼,一个个躺在地上,抱着脑袋翻滚了起来。李浩见状,便想叫师兄手下留情,忽然从伏羲宫的方向走来几个道人,为首的是一个身躯宽大的年轻胖子。那道人见师弟们一个个眼珠露白,口舌冒沫,顿时上前大声制止。宗平笑道:“小的不济,连大的也来了!”

那胖道人见宗平手持铜铃,眼中忽显异光,厉声问道:“你这铜铃之术是从何处学来的!那魔物又在何处!?”说着便恐惧的向山崖的四周望去。

宗平诧异的说道:“我这铜铃是生来胎带之物,什么学不学的!你若找那魔物,这地上躺着的便是!哈哈!”说罢仰头大笑。

那胖道人对其他几个道人说道:“用断空符将听觉封住,免遭这妖人的毒手!”这些道人听了,便各各都将耳音封住。

宗平听那道人说的无礼,随即大怒,便又摇起了铜铃,却对这些人丝毫没有用处。

那胖大的道人大喝一声,伸手上前来捉宗平,宗平闪身躲了过去。无奈自己道法微薄,又没有阮笛那般的功夫,只能四处躲闪。

那道人身躯胖大,行动起来甚是不便,便心下恼怒,蓦地从身后拿出了一把盘龙锏,往宗平身上打去,这一下极其迅速,宗平眼见躲闪不及,只见一个身影从旁边飘过,将宗平推在一旁。原来李浩见那道人行凶,担心师兄的安危,自己又身单道弱,便情急之下想为师兄受这一锏之祸。哪知那锏打在身上,却也不曾疼痛,只是锏身把李浩震得腾空飞起。他又身向崖壁,转眼间便往那山崖下落去。

李浩坠落山下,已经不是第一次,心里面虽是惊惧,却马上冷静了下来。

他这些天随着苏年生学那吐纳之法,已是大有长进,有时在山中凌空踏险,却也是健步如飞。随着下坠的势头,凝神往下面看去。只见不远处有一大丛苔草,很是荫厚。他双脚往那崖边生长的树枝上踏去,这一借力,身体便飞似地往空中旋挪了几丈,直直的落在那片苔草上面。回过神来往上面看去,已经是天地悬隔。只得爬身起来,往平坦的山道上走去。

这伏羲宫后山,乃是极尽天险之处。当初夏侯商选此建设伏羲宫,也是考虑山后险地,能作为一时的天然屏障。李浩几月来修习这山中踏行,走起崎岖的山涧已经没有疲惫,但谁知走了多时,却仍旧没有见到走出山谷的出口,只是觉得越行越陡。

山道向前延伸,前面竟然是片无垠的松海山林。走得久了,便有些饥肠辘辘,寻了些野果草菇将就吃了。这时已是新月出梢,繁星乱点,李浩心下便着急了起来。忽然闻听一阵阵大吼,树丛里传出窸窸窣窣的响动。李浩知道是山中的虎狼之兽,便飞快的爬到那树顶上往下观望。

过了片刻,只见成群的猛虎熊罴,从那林中深处集了过来。李浩虽说生长在山野中,却从没有夜晚在山间过夜的经历,见了这阵势,心中未免也害怕了起来。

又过了一会,隐约见那松林似有一个魁伟的身躯往这边走了过来。李浩见是有人,便以为是那山中行猎的猎人,正要大声呼救,忽听一声惊天动地的长啸,险些将他从树梢上震落下来,慌忙抱定那粗壮的松枝。那群野兽听了,有的伏在地上瑟瑟发抖,难以动弹,有的四处鼠窜,不少的豺狼慌乱中居然往那山崖下纵了下去。李浩心中大奇,却见那人一步步的朝他树下走来。

李浩见那身影朝自己走来,当下便屏住呼吸,不敢发出微毫的响动。

那人走到树下,见那群四散奔逃的猛兽,也不追赶,只是站在松下默不作声。突然这人横掌一拍,那树身便随着这股罡力飞断出一截,李浩顿时觉得自己身体往下一墩,而那树身的横截面很是整齐,便似什么宝刀利刃切断的一般。

只见这人及其快速的挥拍松树,李浩便抱着树干,随着那人的掌力不停地往下墩。直到那树干将要落在那人的头顶,他便挥掌将李浩所在的树干拍向一旁。

李浩眼见树干飞向不远处的悬崖,身子向外一倾,轻飘飘的落在了地上。

只见那人迈着大步走到他身边,李浩向他看去,深林中昏暗无比,只是隐约感觉这人仿佛是一个赤着上身的老汉,身形甚是魁伟。

这人审视了李浩一会,突然开口说道:“你是哪里来的孩童!?不知我老人家在此行猎吗!!”

李浩只觉这人说话有如那霹雳惊雷一般闷响,瞬时间便喘不过气来,慌不迭的在丹田里引出一口真气,吐纳了一番,心中自是骇然。便问道:“你你又是谁!”

那人忽然将脸凑到他眼前,借着淡淡的月光,只见那蓬松的头发下,虬髯的胡须填满了腮边,左眼颊似曾被什么利器斩过,留下了一个长长的疤痕。

李浩见他生的恐怖,不等他回答,便自己说道:“我是伏羲宫中的弟子,只因与同门师兄发生了一些争执,被打到山崖下我师伯可是那宫中的真人,你若不将我平安的送回他追究起来,你可就麻烦了。”

这虬髯老汉听罢,顿时纵声狂笑,这一笑山中那些鸟雀飞蝠皆从枝头上跃起,黑压压的将那弯月遮了住,李浩在地上紧紧的捂住双耳,生怕这笑声损了自己的耳膜。

那人笑了一会,便对李浩说道:“那夏侯老怪的玄乙门也当真脓包,这门下的徒儿只会仗势欺人!你是那白发老儿的弟子罢?好!凭着我与他的故人之情,我不难为你,你自行去吧!”说着便踏着大步往山中行去。

李浩心想,这山中满是虎狼熊罴,我独自一身,免不了喂了那山禽猛兽,这老汉虽说让人悚然,但毕竟是生人,随他而去总比丧身虎口中要好。想到这便起身追赶过去,那老者一见李浩跟了过来,却也并不言语,朝山间的一个洞穴走了进去。

李浩进入那洞穴,发现里面宽阔异常,洞中的岩壁也并不潮湿,显然有人在此处居住许久。那老汉生起了火堆,在一旁烤起了兽肉,李浩闻了那肉香,便觉得口中生起馋涎,肚子里也咕噜噜的叫了起来。

那老汉烤熟了兽肉,串起一块递给李浩,自己在一旁拿起一坛酒,大口的吃着。

李浩吃了几口,便问道:“老伯,你自己一人在这山洞中居住,不觉烦闷么?”

那老汉闻听,举起酒坛,“咕嘟”的喝了一口,说道:“烦闷?!我若不在这烦闷之处,整日窝在那舒坦的环境中,便会忘了我那深仇大恨,而且我先前与人打赌输了,也甘愿在这山林中囚住几个月。”

李浩吃了那肉,便觉浑身疲惫,见这老者也不似那恶歹之人,回头见到洞中铺着些干草,也不打招呼,便躺在上面。心中想到宗平与那些道人争执之事,便说道:“老伯,这地方离那伏羲宫有多远,可有山路能返回?”

那老者说道:“你在这安睡一晚,明日我便送你回那伏羲宫。”

李浩听了心下欢喜,于是迷迷糊糊的躺在温暖的草铺上面睡了。

睡到中夜,便觉得仿佛自己在云雾中腾起一般,睁开眼来看去,不由得心下大惊,只见那老者扛起自己,在那山顶的峰尖岭隙中穿飞。速度之快,功力之深,疑是那地灵在世,山魈暴走。

李浩大声喊道:“你要带我去向哪里!快把我放下来!”

那老者也不言语,只管向那顶峰处飞奔,李浩一路上大声吵嚷,几次见这老汉的足下踏空,两人身体悬在那万丈渊崖,那老者都是轻巧的越过。

直纵到一处崖边,李浩正大嚷着,这老汉忽将他举过头顶,暴喝道:“你若再多嚷一个字,我便把你投向那渊谷中喂狼!”李浩吓的顿时不敢再声张。

那老汉将李浩放在一旁,李浩见他腰间挂着一串钟形铜铃,那铜铃与宗平的铃铛却是不同,个个都巨大非常,而且里面塞满了布条,所以发不出声响。

李浩放眼看去,山中正是云气集聚的时候,只见这人站在崖边,深深的向下长呼了一口气,突然仰首用力的往四周吮去,那云霭便向他的周围汇聚过来,眼见越集越厚,最后那云气都抱成了一团,停留在他两人的崖边。

李浩刚要开口问这老汉,忽然这老汉挟起李浩,往那墨灰的云朵上跃了过去。

李浩心中一凛,以为这人一定疯了,即便是功力高深之人,纵到那山崖下也是粉身碎骨必死无疑。便闭起了眼睛,刹那的光景,只觉得仿佛置身于绵绵的卧床之上,只是感到四周略有些湿气包裹。睁眼一看,只见与那老汉端坐在那朵云丛上面。那老汉这时拿出腰间的铜铃,将三个铃中其中两个的布条拨出,那铃子似向外喷涌出云气一般,借着这股气劲,那云朵居然向山崖的空中飘了去。一会的功夫,便飘出了几里之地。

李浩看着,心中既是激动兴奋又是略感惊惧。想了一会,便觉得不对,便又大声喝了起来:“你这妖人!到底要带我去向哪里?!”

那老汉淡淡的对他说道:“倘若你自己坐不稳,从这万丈云端上跌落下去,那便与我没有关系!”说完便不再言语,只是从怀中拿出酒葫芦,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李浩只得随着他坐在这黑云之上,气恼的随他飘去。行了多时,眼见天光大亮,那云朵也越飘越薄,最后几乎能从上面望到云下的农田村舍。

李浩心下大惊,伸手拽扯那老汉的衣袖。那老汉似乎正熟睡之中,忽觉有人扯动自己,一下便掐住李浩的脖子,暴怒的竖起眼瞳。

李浩挣扎着,却是怎么也挣脱不开。顿时喘不过气来,脸上也憋的通红,便指了指云朵下面。

这老者定了定神,向下望去,才知云势将尽,便举起铜铃,那云便往下方处飘去。飘到一个河滩上面,那云朵忽然散尽,两人直直的落到了淙淙的河水中。

李浩身材矮呛了几口水,索性河水不深,便挣扎着爬到了岸边。那老汉见他狼狈,便哈哈大笑起来。李浩心中有气,越发的觉得此人无礼,便赌气的顺着河道向远处走去。那老汉看他走远,忽然在河中用手撩起一股水流,那水流便如箭一般向李浩的小腿处射了过去。

李浩便觉腿下锥心的疼痛,一下瘫倒在河道边,回头看那虬髯老汉,见他目光中流露出鄙夷,当下也不喊疼,只是往前一点点的爬挪。

那老汉从河中走出,几步走到李浩的身边,轻蔑的说道:“玄乙门是一代不如一代了,那夏侯,白发老儿尽收一些无用的废材!我若不是想用你换回我那神兵利刃,便早在那山中将你饲喂那些虎兽!”

李浩心中忿恨,便大声说道:“我便是废物!不配换你那什么神兵利器,你赶快杀了我吧!!”

那老汉也不动怒,躬身将他挟在腋下,大步的超前走去。李浩便一路大声呼喊,直喊的声嘶力竭,便没了声息。

两人一直走到河岸的渡口,远远望去,那水流逐渐的开阔了起来,江水上游很是湍急,不再像刚才那河堤般浅狭。

</div>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