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0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白发道人与徒众们在正殿拜了三清祖师与师尊圣像,正欲前往那火麟殿处行去,忽见路上走来一个小童,年纪似与宗平这般大小。那小童以为是游客,便翻着怪眼吆喝道:“哎哎哎!要是捐香火钱,只管往正殿和偏殿去,这后殿乃是修道人的住处,不便迎客!”

白发道人见此童儿陌生,心想可能是新来不久的道童,便客气的说道:“还劳烦仙童前往夏侯真人处通禀一声,就说故人苏年生前来拜谒,不知真人可好!?”

那道童听罢,便不屑的喝道:“我家师祖乃当世之神仙,凡尘的菩萨,岂是你等如此龌龊之人想见便见的?”说罢便拦在路中间,不让众人前往。

宗平与阮笛不禁气恼,心想你是哪里来的杂毛小子,居然敢与我师尊面前冷嘲热讽,正要上前与那道童理论。白发道人苏年生不愧为一代宗师,受了这般奚落,也不动怒。只见他挥了挥手,意思不必与此人计较,正欲说明身份与来历,只见殿旁汉白玉阶前走来一人,行到众人面前,将那个道童呵斥了一番。那道童闻听是师叔祖法驾来到,吓的面无血色,转眼便跑的无影无踪。

苏年生呵呵大笑,对那人说道:“慕容贤侄,别来无恙否!?”

只见那人白衣袭袭,玉树临风,潇洒倜傥,生的甚是俊雅。见苏年生与他开口问好,便慌忙深施一礼,神色间满是恭敬,对苏年生笑着说道:“怎敢烦劳师叔问安,不知师叔驾临,请恕侄儿接驾来迟!”宗平生来就见不得这些衣冠楚楚之人,对这躬身施礼的白衣男子撇了撇嘴。李浩却见他生的潇洒,宛似那画卷中人,心底不由暗自叫起好来。

苏年生问道:“你师尊向来可好?”白衣男子说道:“我师尊近来与往日一样,现在便在那火麟殿中,烦劳师叔与我到内殿里见他!”说着引了苏年生一干弟子,向那火麟殿走去。

行了多时,李浩才觉得这后殿比前殿似乎还要宽广许多。弟子们一路走来,见后殿的广场中有不少排成方阵的道人在操演习剑。一个青年汉子正在巡视这些道人,李浩望那人身后背影异常的熟悉,等走到进前,才发觉是谢经云。谢经云见是师叔与李浩他们来了,便叫那些道人散去,欢喜的与师弟们打起招呼。因为谢经云经常去拜访白发道人,他为人又磊落豪气,与门下的师弟们相处的都比较融洽,有时候甚至觉得对师叔门下的这些师弟的偏爱,远远超于自己同门的师兄们。众人来到那火麟殿前,那白衣男子正要推门禀告,只见苏年生摆了摆手,示意弟子们莫要扰了师兄的清修,便独自一人往殿内去了。

只见那火麟殿里烛火通明,香气氤袅。苏年生上次来时,已经是多年前的事情了,还记得那时带着阮笛与宗平,在此驻留了一个多月。转眼间已是物是人非,心中不由得感叹。顺着大殿往前,几次迂回,便见他师兄所在的内殿,怕扰了师兄小憩,便不忍推门而入。忽听的内殿中几人在吵嚷着什么,便站在门口仔细的听了起来。

只听其中一个柔美的声音说道:“这次皮师兄被对头捋了去,也不知要吃多少苦头,我见他被人剃了顶心发,身上粘了那解遁符,便是想逃也逃不走了!”

其中一个声音刚猛的男子说道:“都是那厮酒瘾复发,才被敌人束手就擒,像这等辱我师门之徒,随他们杀了也罢!”

又听旁边一位男子说道:“大家不要各说各的话,皮师弟虽说不济,但毕竟是我们同门手足,心慈师姐,你们把情况仔细的说与师尊,好让师尊他老人家拿注意。”说着似退在一旁,不再做声。

只听那个叫心慈的女子说道:“我与秦师弟出游月余,想必师尊也都知晓,此次前往眉山除那恶怪,着实费了我二人一番苦功!那日正午,我与秦师弟行至锦屏山,便去那白鹤楼中歇息。秦师弟与我正坐在阁台前说话,忽闻江心湖面一阵噪响,便往那湖中眺望。只见湖面上缓缓驶来一叶扁舟,旁边那一艘艘客船便随着水中那些漩涡打转,那些商旅与船家在湖心不停的呐喊,我便觉是有人在此行作法事,秦师弟便要用那登萍渡水的功夫到湖中一探究竟,我便示意秦师弟静观其变。”

苏年生知道此女是夏侯真人的第三个徒弟,名叫乐心慈,那皮道人便是暗恋此人,才落得终日酗酒,被逐山门的下场。只听乐心慈说道:“能这般御水之人,想必也不是什么小角色了,过了片刻,那船只一直驶往白鹤楼的堤岸处,那些船家这才解了落水之厄。我正担心有人在刚才施法中落水,只听秦师弟‘咦’了一声,随即便示意我看那船中走下的人。只见一个身着灰袍的老者,与几人押着一个道人往楼中而来,我才发觉那被押之人乃是皮横师弟。”

这时那声音威猛的男子说道:“我便想冲上前去,解救皮师弟,但师姐使了眼色,示意暂时不要打草惊蛇。我便坐在座上,与师姐看着那帮人上了楼头。其中有一个须发皆白的白衫老者,将小二叫到跟前,要了一些酒食,这些人便分两桌坐在座位,将我那皮师弟绑缚在楼中的柱子上。我皮师弟宛似没有看到我们二人,只是一直叫嚷着要酒喝,只见那灰衣老者走上近前,点了我皮师弟周天几处穴位,皮师弟便不再做声,那些人便在楼中喝起酒来!”

只听乐心慈继续说道:“我便留意那些习道的人中,功力似以那白衣老者为上,我又见那灰衣人,身边挟着一把满是符箓的黑伞,一时却也想不起此人是何方神圣。”

只听屋内的另一个男子失声说道:“鬼剑修罗!”

乐心慈说道:“秦师弟这时在桌上,蘸了茶水,便与我画下这四个字来,我也不免一惊,心说连这鬼剑修罗吴余生都恭敬的人,此事也当真的棘手!就算我与秦师弟能与这二人两败俱伤,那些其他的对头,也是无力再与其争斗,皮师弟又失心于此,打斗中再失手伤了他,那便得不偿失。过了一会,那些人酒足饭饱,便押着皮师弟下楼去了,秦师弟又欲下楼与那些人拼斗,被我再次的拦下,我便偷偷的放了那尾身蝇,随那些人去了。”

只听那刚猛的汉子叹道:“眼睁睁的看着同门师弟被捋走,真个是颜面丧尽!若是我大师兄当时在场,哪管他是何方神圣,早就打发这些个妖人回老家去了!”

“哼!!!”忽闻一个苍迈的声音拍响茶几,大声喝道,“休要与我提那孽障!”白发道人听是师兄发怒,便不再在门口驻留,推门进去了。

众人一看是师叔,忙起身恭敬的拜安。只见殿内一旁坐着三个人,二男一女。那女的便是夏侯商的三弟子乐心慈,苏年生回头看那俩人,其中一个敦儒的男子是五弟子宋无量,那威猛的汉子便是六弟子秦山。苏年生示意让大家坐下,便拱手说道:“不知师兄别来无恙否?”

只见那殿中正座上,坐着一个年纪约有七十左右的道人,刚才发怒的余威未消,面上满是赤赭。夏侯真人见是师弟,便起身相迎,对苏年生说道:“方才心慈与我使用眼色,我只道是那自家的童儿,便由得他站在门前,谁知却是师弟来了。看来师弟的吐纳功夫已是返璞归真,不在我之下了!”

苏年生谦道:“我自幼便学艺不精,各般神通都不似师兄精进,只怕是我这些个师侄,如今也早就胜过我老头了吧。”说罢与夏侯商哈哈大笑,便与殿内的几人言谈起来。

李浩与谢经云几人看师傅进去多时,也不见动静,那白衣人便对师弟们说道:“这火麟殿,阮师弟与平师弟已是来过一次,只有李浩弟是第一次前来,便让经云带大家到里面逛逛如何?”

原来这白衣人乃伏羲宫夏侯真人座下八大弟子之二,名叫白慕容。此人甚是了得,据传言他已经得夏侯的真传,道术功夫已似不在那白发道人之下。大家闻听,自是欢喜,白慕容带着那两只狮子往别处去了,师兄几个便随着谢经云往殿内走去。

众人走到一偏殿前,谢经云与李浩说道:“这便是火麟宫的藏酒之处,都是我那些师兄们为修习道法的人炼制的丹石鼎物,自从皮师兄偷酒之后,这里便终日上锁。”

李浩看那门上,果然有一铜锁闩在门上,便嚷着要进入门内观看。只见谢经云将那门锁用钥匙打开,师兄几个朝门内走了进去,谢经云道:“我去那附近殿中为师弟们准备些果品,你们先在这里观看,一会我便回来。”说着便提着师弟们为师傅采买的礼品,匆匆去了。

阮笛与宗平李浩三人在这殿中浏览起来,那物品架上摆放着一排排的丹药,地上又摆放着些坛罐,上面都贴着名签,李浩走上前去,逐一念道:“黄石丹,归元散,生骨水”

阮笛说道:“上次来时,还不见有这等物品,想是后来师兄们烧炼丹药的功夫又进步了!”

宗平冷冷的说道:“若是遇敌放对,只依了这些东西做为凭靠,那这道法仙剑不修也罢!”

三人正说话间,忽有人推门而入,阮笛几人以为是谢经云回来了,却见是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几个道童。那几个道童见了阮笛几人,先是诧异,马上脸色便沉了下来,厉声问道:“你们是哪里来的山人野种,竟敢来这火麟殿中做那下流的偷儿!!”

李浩想到临行时师傅对自己的告诫,便正要说明来意,却见宗平将他拦到一旁,冷冷的向那些道童说道:“道爷们不必动怒,我们都是平常人家的子弟,哪是什么山人野种。只怕那种夯货,个个都是无人养教,跑来这里做了童儿了罢!?”

为首的一个道童听罢,不由得勃然大怒,蓦地从口中吐出一物,但见那物一到手中,随即长大,似是一个铁杵般的短黄兵器。阮笛看了,心下不由得暗暗吃惊,心说这伏羲宫果真是名不虚传,自己修习了这般年纪,也未见师傅传我剑法,怎么这童儿用这仙器如探囊取物一般。忽觉眼前一花,那铁杵便向阮笛他们三人抛了过来!

那道童将那黄金杵抛向三人,阮笛顿时觉得罡风四起。只见那金杵好像活了一般,飞旋着往三人的头顶砸了过来。

阮笛怕两个师弟遭遇危险,瞬息间挡在李浩与宗平的身前,使出了那“混元无极功”,将那金杵吸附在自己的身周,谁知那金杵并没有落下的势头,反而绕着阮笛的周围不停的攻击,便连殿里那些酒坛器皿也“乒乒乓乓”打的粉碎,那药酒流了满地。

眼见阮笛快要抵挡不住,这时宗平从囊中取出那铜铃,不停的拿在手中抖动,殿里便噪响起一阵急促的铃音。那为首的道童看他这般,讥笑的说道:“山野小子,打不过道爷,连你那乳臭未干的家伙都拿出来了?”说罢几个人哈哈大笑,猛然觉得几声怒吼,只见那白发道人的两头巨狮从身后猛扑过来,只吓的那几个童儿面无血色,魂魄飞扬。

原来这两只狮子乃极其灵觉之物,从殿外忽闻宗平摇铃,便知主人发生了急难,这两只狮子在清虚谷一直也都是宗平侍候,于是便冲进大殿,扑破那藏丹的室门,将那些道童逐一按倒在地。

李浩眼见这些童儿一个个要丧身狮口,心下不免着急,这些道童虽说无礼,但也毕竟是同门,罪不至死,正要劝那宗平将这御狮之法收了回去,只听的一声道号:“无量天尊!”接着廊下走进来一干人,却是师傅与师伯到了。

只见苏年生背着双手,那两只狮子见是主人驾临,便也不再发威,安静的伏在地上不动了。宋无量见殿中物品被那金杵打的七零八落,四处飞溅,便沉声对那些道童说道:“你们是哪个殿中的孩童,怎地这般对待自己的同门中人!”

为首的那名道童叫金机子,听了师叔这般训斥,便耷拉着脑袋,小声说道:“我们乃是离午殿中盛烈的门人,前来火麟殿中取烧炼丹鼎的药品,却见这几个山野之人正要行那偷窃之事,便出手阻拦!”

宋无量冷着脸说道:“且不说他们几个是你们的师叔辈,便是那凡人小子,前来盗得丹药,你们也不能行这般手段,修道之人,连慈悲心肠都没有,也不知平日里是怎么听闻你们那师尊教诲的!都给我到山后忏罪去罢!”

苏年生连忙阻拦说道:“我这几个徒儿,平日也都是被我宠溺娇惯坏了,又终日被我囚在那山中,没有见过什么世面,不然,今日便不能在这殿中与同门发生这般龃龉之事,罪责不在这些童儿,要罚过,连我这几个不肖的徒儿一并罚了!”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