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9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山福支支吾吾的说道:“我只是游山而已,并无尾随二位的意思!”那道人生的甚是魁梧,看了看山福,奇怪的摇了摇头,便与那儒生远去了。山福顿觉这二人并非寻常之辈,但一想这几月来的访师学艺,便无心思再跟从那二人。迷茫之际,顺着下山的路,找了一家食铺,买了些干粮吃了。

眼见天色不早,为了省下身上的盘缠,便询问铺子的大婶,此处哪里有庙宇道观什么的。那大婶告诉他,沿着小路,往前行走不到几里,便有一座寺庙,山福便朝那山中的庙观行了去。

走了半晌,只见深林繁茂,野色缤纷,怪石嶙峋,触目悚然。自从离家以后,韩山福为了节省盘缠,什么样的山林寺观都肯居住,虽说一个孩童,但他心怀仇忿,却也是巍然不惧。

山福朝那山中远远望去,只见隐约中似有一处残破的庙宇,在幽静的林中屹立。走到那庙宇前,看庙门上斜斜的悬着一块匾额,上书“深界寺”三个大字。匾额已是陈朽不堪,而且挂满了灰幔。

山福走到进前,见石阶上似有脚印,仿佛刚刚有人进入,便轻推庙门,那门“吱呀”的一声响动,划过山林中的寂静。山福竖耳谛听,庙中内外却是连一处野鸦啼叫也闻不着,心里正在纳闷,忽见院落四周有很多伏在地上的鸟鹊。似被风抽干了一般。

他长在山野,经常抓捕鸟雀用以充饥,但似这种情形似在山中也不曾见过。忽听得一个声音说道:“这小孩居然跟到这里来了?!”山福回头看去,见是那在山中遇的那个儒生,用好奇的眼光看着山福。

山福起身回答:“我并没有跟从二位,只是见天色不早,想找个居住的处所,便打听到这里来了。”那满面虬髯的道人从一间屋内走了出来,见是山福,也是满面讶异,随即和那儒生耳语了几句。

那儒生把山福招呼到身边说道:“既然这样,那小兄弟便与我二人有缘,不过此处却不是什么有趣之地,你要听我二人安排,不然便赶你下山!”

山福心想这庙宇又不是你家建的,这儒生实在是不知所以!又见那道人从房内走出,摆明就是想占居干净的上房。便赌气的回答说:“不必你们安排,我自会去找破旧的地方住,不会扰你二人的清梦!”

说罢把包袱卸下,便要进那荒废的大殿之内,孰料刚一靠近那殿堂进前,便觉头痛欲裂,目眩脑胀,顷刻便在一旁呕吐了起来。那儒生走到山福的身边,用手在山福的后背抚了几下,山福便觉舒缓了许多。只听那儒生说道:“这山中庙内瘴气非常,小兄弟不便到殿中就住,与我二人同寝便好,我们也好聊聊家常!”山福点头,算做答应。

那道人选了一间比较干净的房间,简略的打扫后,三人便在室内歇息了起来。那儒生便问山福:“小兄弟从何而来啊,怎地一人到这深山中,也不怕做了那虎狼的宵夜么?”山福低着头,见这二人行止有异,江湖险恶,却也不能实言相告,于是编造了一个理由,来敷衍这二人。那道人似乎听出山福话中的破绽,但也微微一笑,并不追问。只是那儒生颇有兴味,却一直盘根问底,直说得韩山福理罄词尽,最后自己也不免暗笑起来。

天色越来越暗淡,庙观内外除了三人的言语,再无半点生息。

只见那儒生从身背的箧子中拿出一段油灯点燃,借着昏黄的灯火,那道人又将腰中解下一对短剑,挂在室内门槛的上方,山福正看的出神,见那儒生又背对自己,将什么东西塞在了那箧子中,随即便放在自己的枕边窗前,便回身对山福说道:“已是入夜了,我们早些歇息,小兄弟,你若夜中闻有什么响动,切记千万不可抬头观看,亦不可出离此室,只装作不知便可。”

山福心想这儒生好生迂腐,我不知便是不知,却又怎能装做无事?而且你先前便告诉我,便证明一定会有事情发生。却又不敢多问,只得点头称罢。那儒生见他这般答应,转身躺在床榻上,即刻便鼾声如雷。那威武道人却是安静的很,睡觉一丝响动也无,让山福心中好是骇异。

山福行了一天的道路,也是身乏神倦,本想听个究竟,转念一想,这荒山野岭,连个盗贼的踪影也不见得能有,却又有什么事情?多半是那腐儒危言耸听罢了,想到这里,便合上眼皮,昏昏欲睡。睡到四更时分,忽闻窗棂上有响动,山福便朝那窗棂上偷望过去,便见一只形同枯枝般的手臂伸了过来,正想大声叫嚷,忽想到那儒生所嘱之事,便恍若无闻,静观其变。

只见那东西刚触及那箧子边缘,只听“啪”的一声,那箧子中似有一白练般的东西窜了出去,瞬间便复如初。那手臂也不知缩到哪去了。

不一时,又听那门檐暗动,似有一白色物状飘然而至,刚飘到那道士悬挂的短剑之下,便见寒光一闪,那物便趴在地上,再不能动了。那儒生与道人这才起身,将屋内的灯燃起。只见那道人拔起地上那双短剑,掖入腰间,又从地上抓起那白色事物,山福见是一件陈旧华丽的女子衣衫,便更加奇怪,不禁问道:“二位大哥,能否告之在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儒生笑着把身旁的箧子拿了过来,顺手将箧子打开,给山福观看。只见那箧中有一手掌般大小的金色短剑,造的颇为精致,只是细看那剑身,似沾染了一丝血绸。那儒生见山福不解,便解释说道:“我二人乃修道之人,此次出游,观这山寺中,恍若鬼气熏熏,原来却是这二个孽障在此害人”。

那道人也开口说道:“这地上的衣衫,是汉代时一诸侯夫人所遗之物,如今被盗墓的强人从墓中携带到此地,日久天长,成了这村野中鬼怪的寄居处;那窗外的东西,乃是屋外的树妖,因先前寺中香火旺盛时熏习了灵气,也成了精怪。这两物在此,专吸生人精气,此前因一直无人进山,便连那院落中的鸟鹊也做了果腹之物!真是暴殄天物!”

山福听了,将信将疑,又恐是江湖术士之流,为骗取名望所做的那障眼法。只见天边泛起了鱼肚白,转眼间已经是五更时分。那道人与儒生见天色微白,便起身收拾,便欲离去,儒生便对山福说道:“小兄弟,我们即将下山,此地不宜久留,你也一同随我二人走罢!”山福一想当晚发生的事情,实在是诡异非常,便心生恐怖,恨不得马上就离开这深界寺内,便对这儒生说道:“既然大哥这样说了,那小弟从命便是了。”

说着也拿起包裹,与那儒生道人一起来到院中,只见在窗前不远处,斜斜的倒着一截枯木,那木枝的断处似被利器削平了一般整齐。趁着天光,三人便离了这深界寺。

一路上山福欲言又止,那儒生似看出他的意思,但也不好戳破,便在一旁暗地里偷笑。

一直走到一处山峦,这儒生便问山福道:“小兄弟,你究竟打算只身前往何处啊?”

山福到这时再也按捺不住,便一下跪倒在地,将双亲惨死之事将与这一俗一道。这二人闻听,也为之动容。

山福说道:“我几月前一直访师学道,一路上遇到的尽是凡夫俗子,没一个有遁天彻地的能耐。”

那道人在一旁点头说道:“我眼本明,因师故瞎!”

只见那儒生听罢呵呵笑道:“凡人概念中所谓那仙剑,不过是形器之剑,与修道人的气脉之剑不可同一并论。朝菌不知晦朔,夏虫不可语冰,倒也难为他们了!”

山福说道:“世间真有那御剑之术吗?”

这儒生听罢,便对着数丈外山峰上的一棵老松,挥手一指,那棵参松即应手而倒。山福童心未泯,惊讶地问他何以无光。

这儒生笑道:“欲练至有光,另有一番道理。”那道人也不甘示弱,朝山峦四周用鼻孔吼气,只见周遭山土转即成尘飞扬。山福此时方知遇到了真人,便拜倒在地,大声哭号着说道:“请师傅收孩儿为徒,以雪父母泉下之恨!”

那儒生便笑着将他扶起说道:“我叫方宦殊,那道人是我师弟,唤作卧牛道人,只因我二人下得山门,外出事毕而返,便沿途打发一些害人的山魈野魅。日前我俩见你这孩童孤身一人,神色间又有些萧杀之气,便觉奇怪,却也不能干涉,如今已知晓你身负血仇,这仙法道术,可以指教你一二!”说罢领着韩山福,三人往山坳的路上去了。

却说李浩,在清虚谷修习那吐纳周天之事,一晃也是几月有余,从开始的身乏身惫,到如今的健步如飞,越发感觉这吐纳的功夫玄妙之极。平常不能涉险的山崖野涧,现在自己视之亦如履平地。每日除了吐纳,便是抻筋练骨,拈符学道。几月下来,大有进步,连那白发道人也是啧啧称奇。

这一日晌午,李浩正在院中井边汲水,见那宗平骑那通身黝黑的巨狮,带着那雪狮,从花园处过来。

李浩便问道:“师兄今日有何事,便连这两位师兄也带了出来?”宗平淡淡的说道:“师尊即将出游,这两只神兽便也随师尊而去!”说着便从那黑狮的背上下来,摇了铃铛,那两只狮子便乖乖的趴在一旁。

李浩好奇的问道:“这狮子师兄是从何处而来?中原之地似未有此神兽!”

宗平答道:“它们原是昆仑山大雪峰月镜仙翁的家畜,只因与师尊打赌输了,便将这二兽送与师尊。”

这时阮笛在楼中,向李浩二人招手,示意到阁楼上去。进了阁楼,见了白发道人,白发道人点头道:“这几月平儿与李浩,学道大有长进。明日我将出游,到那蓬莱仙山去寻那定海神金,回来将为你们师兄三人炼就飞剑,此去路途遥远,阮儿与童儿随我一同而往。恐仇家寻山而来,你们二人也不必在此驻留。明日便带你们去伏羲宫你师伯那里,为师我道法衰微,此番前去,机缘难得,多多让你们师伯指点个一二!能学得多寡,就看你二人的造化了!”

宗平说道:“若让我去那忉利山,我宁愿留在自家田地!”

白发道人笑道:“平儿休要多嘴,你师伯那火辣脾气,你是晓得,但他心无芥蒂,连待他座下的那些弟子亦是如此。”

说罢转头对李浩说:“李浩徒儿,你宅心仁厚,性格温良,我却是放心的很,他日若你这平师兄,倘若在你师伯那里耍什么性子,你要多多劝慰!”

李浩答:“孩儿谨记!我二人一定平安待师傅归来!”

白发道人笑道:“我看你脾气倒好,和你那师伯倒是截然相反!为师便赐你一个雅号如何?”

李浩自是欢喜,说道:“师尊赐福,岂敢不受!”

白发道人接着略有所思道:“你便叫憬悟如何?”

李浩得“憬悟”之名,便拜谢师恩,心中满是欢喜。翌日,师徒一切收拾妥当,又恐那皮横上得山来,只在厅堂中留一字条,以此告诫。白发道人便引着几个徒儿,骑狮往山下走去。行了半月有余,便来到一州府县城,白发道人对着徒儿们说道:“此忉利山就在近前,为师虽是贫寒,但你们也不妨买些物品,好到山中拜谒你那师伯!”几个孩童听了,都欢喜的往城中那些店铺走去了。

师兄几个兴致勃勃的来到那州府的集市上,李浩自幼生在山里,哪曾见过如此热闹的街景,便是那仙霞镇也差的远了。几个人在集市上逛了半晌,用白发道人给的盘缠买了些拜见师伯的礼品,一行人便往那山郊中走去。远远看见一处石崖,崖下立有一碑,上书“伏羲宫”三个篆字。只见那宫宇坐落在云霭处甚是气派,山路上不停的有游人与道人来往,见这一干师徒,都略感奇特,又见白发道人所骑的狮子,更是惊惧非常,纷纷往路旁躲了过去。

李浩便问师傅:“我师伯的清修之地,怎会如此豪气?”

阮笛在一旁抢着回答:“师伯不仅仅是当世中得道的剑侠,而且在道教门庭中,也是显赫非常的。因为师尊生性淡薄,不似师伯那样喜好名利,所以咱们清虚谷才这般清静了。”

白发道人摇头说道:“阮儿这马屁拍的虽说让人舒服,但为师却也受之不恭。我生性却是淡薄名利,但却没有你师伯那般通天彻地的本领,所以门下冷清,也是理所当然!”

师徒几人来到那庙宇门前,没有通报便往观内走去。只见这宫宇异常的宽广,层层的殿所把李浩看的是目不暇接。正中有一大殿,殿上悬一金色大匾,上写“伏羲宫”,两处槛柱亦贴一副联句,与那清虚谷中又有不同,李浩走上前来,大声读道:“等观三味龙游八表此方真教体,法雨经云万象朝宗尘海啸天音。”字体遒劲刚正,笔锋犀利狂狷,似有道之人手书。白发道人便对弟子们说:“这联句乃你师伯亲手书写,得道之人,触类旁通,连这句上的字也是道气外泄。”李浩但见香幢座座,宝宇重叠,仿佛真个来到那琼池之上,瑶台驾前。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