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6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翌日,李浩早早的起来,走到院中不见一个人影,宛若空城一般,心里正在纳闷,见童儿打来洗漱的水,便问道:“谢大哥和老爷爷他们去哪了?”

童儿回答:“师祖领着他们去山中吐纳未归”。胡乱的梳洗了一下,便在院中闲逛。

想起昨晚那人跃入井中的情形,便不敢走近那井口,生怕那人又一跃而出。李浩走到那阁楼的一旁,才发现这阁楼仿佛建在绝顶的山峦之处。昨晚的惊惧过后,夜里还哪有这闲情逸致赏观风物。

阁楼的一端,是一侧槛门,里面隐约能看得见矮山花草。李浩被那奇花异草所吸引,便推开门,慢慢的走了过去。原来这里面是一座天然的花园,园内的周围房屋好似书苑,窗棂前满是高叠的经卷。

李浩便不经意的向那些书屋处踱步,忽然感觉身后似有东西在徘徊。回头一看,不禁吓的面无血色。原来他一直往前走着,浑然没有在意身后的响动,等到他回头,一只浑身黝黑的巨狮,和另外一只通身雪白的雪狮,就在他身后不足几尺的地方。

李浩紧张的紧靠在墙壁上,双腿一直不停的抖动。那两只狮子只是警觉的看着他,鼻子里不时发出低吼,并没有扑过来。

正在危及时,忽闻一声轻盈的铃声,那两只狮子便似听到旨令一般,乖乖的伏在地上。李浩总算舒了一口气,便见一人从书房一端的长廊过来。

那人也是个孩童,但比李浩身材要高大一些,有十五,六岁的样子,奇怪的是他小小的年纪,头顶竟似老朽一般稀少,稀疏的毛发只占据了头顶的四周,中间却是平坦光亮。

李浩心中又是好奇,又是感激,说道:“谢谢你啊,你是怎么让它们趴下的呢?”

谁知那少年听罢没有做声,坐在石阶上,低头抚摸着那黑狮子,反问李浩说:“你又是从何而来?”

李浩听他说话,声音极悦耳,宛似有种魔力吸引着他,心里对他越发的生出了好感。便把昨天与前夜发生的事情属实的告诉了他。

那少年听罢哑然失笑,继而说道:“皮横那种酒鬼,若不是迷恋上别人的家室,也便不会背地里偷喝火麟殿里的炼功药酒,久之药效发作,竟不能戒除,难怪为伏羲宫所驱逐!”回头对李浩说道:“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一会他们回来后,你快些离开吧!”。说罢起身,偏坐在黑狮的背上,朝长廊那边走了。

李浩痴痴的望着那少年骑狮而去,正要离开,忽听得谢经云在院中直叫李浩,便慌忙的跑了回去。

谢经云一见李浩从花园中走出来,便疑伢的问他有没有遇到狮子。李浩答:“遇见了,还碰到一个比我大的哥哥,带着那两头狮子自行离去了”。

谢经云说道:“他叫宗平,是我师叔关门的弟子,也是我的小师弟”。谢经云带李浩拜别了白发道人与皮道人,领着李浩便下了这清虚谷。

一路上李浩问谢经云:“谢大哥,你和老爷爷早上去哪里了?”

谢经云说道:“师叔为了试炼我与皮师兄的功力,看看到底长进了没有,天一发亮便让我们随他到峰顶吐纳去了”。

李浩说道:“谢大哥,老爷爷是神仙吗?”

谢经云笑了笑,说:“嗯,怎么说呢,只能算是半个神仙,你没见我师尊,也不知你能否有那夙缘,我师尊那才叫真的神仙!”

两人顺着下山的林间一路走到山下的一处潭水边,李浩发现那潭面上好似结了一层寒冰没有化去,正寻思这五六月间,山中正是皓阳当空,温热熏人,怎地此处却有冰霜。

谢经云知道李浩的疑思,便解惑道:“说来也奇,此处潭水与清虚谷师叔院落的那口白井,共为泉脉。昨晚那人是排教中的高手,御水之术当真了得。想搅动水心,毁裂泉脉,造成山崩。后来被阴寒诀镇在水脉之中,想是从这里逃脱了。因我师叔施动真法,泉脉又上下相通,故此这边潭口也结有寒冰”

李浩说道:“老爷爷这么厉害,怎么你还说他不是神仙啊?”

谢经云笑而不语。良久,对李浩说:“李兄弟,你昨日救我,废了那紫玉灵宝,前日又与我师兄有过恩惠,此番恩德,谢某永生难忘!我没有什么可以送你的,就把我这护身灵符转赠与你,望你来日多福多寿!”

说着从怀中拿出一系有黄绳的灵符,挂在李浩的胸前,说:“切记!他日你若有什么急难,便把这灵符扯下展开,便能逃此一劫,回去千万要对你此番遭遇绝口不提,否则我他日绝不见你!”李浩皱着眉头说道:“记下了记下了!”谢经云哈哈一笑,便把灵符的口诀教与李浩背诵,然后说道:“我们就此别过!”李浩这才发现回村的路已经在眼前了。便挥别了谢大哥,自行的回去了。

刚一进村,村里人便大喊了起来:“李浩回来啦!”原来李浩爹娘听孩童们述说李浩的遭遇,顿时心如火焚。秦氏急火攻心,一下子瘫倒在地上,被村中郎中所医,才缓过一命。李猎户昨晚与村中众人在深山寻了儿子一夜,天明才回了村子,正苦恼猜想,忽闻听有人大喊李浩,便与妻子迎了出去。

二人见儿子无恙,心里总算舒了一口气。李浩说道:“爹,娘,孩儿不孝,让你们担心了”,秦氏哪还顾得上责备,流着泪把李浩捧在怀里。李猎户问道:“听山福他们说,你从崖下掉了下去,怎么这般无恙?昨夜又去了何处过夜?”李浩便把猿猴的事情说了一遍,谎称说那紫芝被遗落山中找寻不着,又说昨夜在山洞中苟且了一晚,谨记谢经云的嘱咐,其他只字未提。这时山福与灵儿也来见李浩,看见伙伴安然无恙,都高兴的欢呼雀跃。此事便告了一段落。

过了一月有余,几天山中阴云连绵,镇上的客人便不似平常那么繁多。李猎户带着李浩到镇上送柴,谁知半路下起大雨,山路被雨水一冲刷,变得*****走了半晌才到仙霞镇上。

到了仙霞客栈,李猎户在门外与李浩甩了身上与鞋子的泥水,便从正堂走了进去。见厅堂里生意冷清,只有几个客人在角落饮酒。

掌柜连忙招呼道:“贤弟,让你受苦了,李浩也跟着受苦了,哈哈”。

李猎户说道:“这雨是走到半路才下起来的,怪不得哥哥”。

荣掌柜忙热了酒,店中的生意也不忙,荣嫂带着喜子回娘家去了,于是就在厅堂中聊了起来。

那雨越下越大,李浩坐在一张桌子旁边,手托着腮正无聊着,忽见大门口进来一个人,此人浑身被雨淋的落汤鸡一般,散落的头发把一张脸都遮挡住了。李浩心中暗笑。忽听那人大声说道:“老板,给我拿毛巾来!”。

李浩觉得这声音似乎耳熟,荣老板将烘干的毛巾递给那人,那人将脸擦的干净,顺手把散落的发髻弄好。李浩这才叫了出来:“皮大叔!”

原来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那嗜酒的皮道人。皮道人诧异了一下,见是李浩,便堆着笑坐在李浩的桌旁,问道:“小兄弟,你怎么在这里啊?”

李浩答道:“是跟父亲送柴来了,谁知这雨又不停,便耽搁了赶路”。旁边角落里一位客人也随声附和说:“晴雨难测!还不知今晚能不能走出这家客栈呢”。

皮道人只道是店里喝酒的客人,想找个酒友,便对那人招呼道:“这位仁兄,可否过来一起饮一大白?”那人笑不做声。皮道人招呼福生叫了二个小菜,一壶酒,自己坐在这里自斟自饮了起来。

李浩问道:“谢大哥和老爷爷还好吧?”

皮横眼睛一翻,嘬了口酒,喃喃说道:“那个吃货,自别了你之后,便回了我师尊那里,我也见他不着”。

李浩毕竟是年少,忽然想起清虚谷花园中那少年所说的话,便开口问道:“你的师尊是在什么伏羲宫吗?”

皮道人正塞了满口的菜,听他一问,顿时翻着怪眼,愣在那里,随即囫囵的把嘴里的菜吞咽下去。轻声问道:“这名字你从何处听来的?”

李浩正欲说那天在院内见那伏狮少年之事,忽听到角落里那个客人冷笑了一声说:“忉利山伏羲宫谁人不晓,只是那火麟殿偷酒的孽徒,白白的辱了那真人的名声!”

皮道人听得这话,不由的心下大惊,暗自思忖,心说自己修行学艺的去处,江湖中又有多少人知晓。何况那忉利山,并不是什么真正的地名,只是仙侠给自己修行的地方做的隐称罢了。皮道人却也不惧,马上从桌子上站了起来,喝问那人:“那又如何!不像你这鬼祟之徒,躲在那角落揭人疮疤!你到底从何而来?怎么知道我便是皮横!!”

那人淡淡的说道:“你先前在客栈外,分明是发了酒痨,功力顿时尽丧,才被雨水浇的落汤鸡一般!修道之人的气息,你当我嗅不到么?”

皮道人大声说道:“你想怎样?若想结梁子,老子也不怕你!你划下道来吧!”

那人讥笑说:“就你这泼才,也值得我老人家动手么?想和我动手,便叫那白发道人与那夏侯老儿一起,我还能考虑赐教几招!”

皮道人听罢大怒,心想你侮辱我也就罢了,连师傅和师叔都不放在眼里,也实在过于狂妄了,举起桌上的酒壶一饮而尽,随手便向那人挥了一下,只见那人身前的方桌似被什么利器劈开一般,“咔”的一下断成两截。

李浩吓的连忙躲到父亲与荣老板的身边。只听那灰衣人端坐在椅子上说道:“你这等剑术,根本就不能称之为剑,顶多只能算是剑气!本来我不屑与你动手,但给你点教训,也未尝不可!”

说着缓缓从椅上站了起来,从角落拿过一把黑伞,那黑伞看起来极为诡异,上面满是灰色箓文一般的字样。荣老板赶忙走了过去,打着圆场说道:“二位有事好商量,何必动了和气呢?”忽听皮道人大叫一声:“闪开!”只见那人极其快速的挥了挥衣袖,荣老板正站在皮横的身前,突然觉得左臂剧痛,一条臂膀齐肩落下,顿时鲜血涌了下来。在厅堂喝酒的几个客人,这时也顾不得大雨了,纷纷吓得向外冲了出去。

皮横厉声问道:“你到底是哪路剑侠!把凡人的血肉之躯视如草芥一般?!”

那人说道:“明王府的名号,不用我多说了吧?我本想把那白发道人一并钓出,但若这样由你撒野,那我鬼剑修罗的名号便白叫了”。

皮道人脸色惨白,神色中颇有惧意,向那人说:“明王府的事,根本与我们玄乙门没有丝毫瓜葛,都是那被逐的魔物所做的事!”

鬼剑修罗吴余生黑着脸说:“小明王有令,凡玄乙门人,皆尽格杀!”。

荣掌柜这时跌倒在地,已经疼的晕厥了过去,肩上的伤口鲜血仍喷流不止,眼见不能活了。李猎户大声叫道:“大哥!你坚持住,大哥!”。

皮道人回头刚想去救那荣掌柜,忽觉得脸上一凉,连忙侧过身去,但反应还是慢了一点,一只耳朵被飞剑削了下去。

吴余生冷笑着说:“你以为你还能有闲暇顾着别人吗?”

皮道人自知不是此人对手,不愿再见李浩父子丧命当场,便对李猎户与李浩大喊:“快离开这里!跑的越远越好!”

说罢便与吴余生纠缠起来。李猎户抱起李浩,连忙从客栈跑向门外,冒着大雨,匆匆的上山去了。皮道人剑气微弱,几次差点被吴余生的飞剑斩去头颅,但为给李猎户争取时间,还是硬着头皮与他纠缠着。天色越来越暗,皮横趁天色暗淡,从怀里掏出那五雷天心,向吴余生抛去。蓦地一声惊雷!整个客栈中的酒器碟碗,桌椅柱石,便一起被震的粉碎。吴余生也被震的倒退了几步,耳鼓轰鸣。皮横扯下藏着的护身灵符,狼狈的遁去了。

李猎户携着李浩,不顾山路的泥泞,往回村的山路飞奔,快走到村子的时候,那大雨却忽然停了下来。李猎户回头看了看,没有人追赶过来,总算长叹了一口气,便追问李浩那皮道人的事情。

李浩知道瞒不过,便一五一十的对父亲说了。李猎户想了一想,便觉事情非常,便对李浩说道:“你去那云麓峰上等我,我进村去接你娘,这地方我们是不能再住了”,说着拔腿便回村里。

李浩看了看父亲的背影,忽地想起一件事来,便喊道:“爹,你等一下!”。说着把谢经云赠给自己的护身灵符拿了出来,交给父亲说道:“这个是谢大哥给我的灵符,孩儿知道父亲此去凶险,若遇不测,便与我娘用这灵符解困”。说着告诉父亲那灵符的口诀,李猎户默记了,便转身离去。李浩知道要离开自己出生的土地,心中有种说不出的眷恋,便转身往山顶去了。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