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4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P>李猎户领着李浩,从后堂穿过,走到客栈的酒堂厅前,荣掌柜正和客人寒暄,见李猎户领着李浩过来,高兴的在柜台中迎了出来。?

李猎户对李浩说:“叫荣伯伯”。李浩恭敬的施礼说道:“荣伯伯!”

荣掌柜见李浩生的天资聪颖,俊采非常,高兴的说道:“哎呀,这不是李浩么,快让伯伯瞧瞧”说着引着父子二人走进自己的客堂。

荣掌柜对着李猎户说道:“厅堂客人都满了,这里是自家的内堂,望贤弟不要嫌弃”。说着把李浩抱到炕上,自己从厨房端出了酒菜。

李猎户说道:“大哥如此待我,已经是非常瞧得起小弟,我哪里能嫌弃呢,”荣掌柜把准备好的柴钱付给李猎户,说道:“不说这个,钱你揣好,今晚咱哥俩好好饮他一痛”。说着向外喊:“把喜子叫来!”

不一时跑进来一个和李浩年纪相仿的小孩。李浩以前和父亲一起送柴送猎物的时候就已经见过。孩童有了伙伴,自然欢喜。李猎户问道:“还是等一下嫂子吧”。荣掌柜说道:“都习惯了,今天我忙了一天,晚上让那婆娘招呼一会吧,无碍”。说罢给李猎户斟酒,俩人边饮边聊了起来。

李浩和荣喜吃饱之后,便央求着父亲要出去玩。荣掌柜叮嘱喜子,不可走远。两个孩子欢天喜地的朝外边走了出来。

荣喜问李浩:“你很久没有来镇上了,父亲又不许我天天在外面和别人家的孩子玩,说是怕我被拐跑,我都快闷死了”。

李浩羡慕的说:“镇上真是热闹,我天天只能在山上,山里又那么无趣,我看,还是你好。”荣喜说道:“我有个好玩的事物,我去拿来,你在这等着”。说罢匆匆的跑回客栈的里面去了。

李浩只觉得灯红耀眼,酒香扑鼻,恍惚从自己的山林中走到了另一个世界。不自觉的朝客栈的远处走了去。

仙霞客栈不远处有一家酒馆,酒馆挂着烫红的金边灯笼,李浩直瞧的有趣,突然在酒馆的一侧巷子里,听到一阵阵的呻吟声。李浩朝那个方向看了过去,见一个蓬头垢面的道人,蜷缩在巷子的墙边,嘴里含糊的好像说着:“酒...酒...给我酒...”。

李浩走了过去,向那个道人问道:“你怎么了?”发现他满身的油垢,鞋子上面破了几个洞。道士眯着眼,似半睡半醒的看了看李浩,依然含糊的说着:“给我酒,我要酒...我要死了...”。

李浩和那个道人说道:“你在这等着,我一会就回来”。说着拔腿往仙霞客栈跑去。跑到客栈门前,见荣喜在门口望他,手中拿着一个鸡毛毽子。

李浩问荣喜:“你能给我点酒吗?”

荣喜好奇的问道:“你想喝酒吗?父亲知道不会允许的”

李浩说道:“那边有一个人,好像快要死了,他嚷嚷着说想喝一点酒”。

荣喜沉吟了一下,说:“你等着”。

转身回客栈的后院厨房,从那里吃力的捧来了一小坛酒。对李浩说:“你能带我瞧瞧去吗?”李浩点头,两个孩子轮流捧着酒坛子,来到巷子那边。

荣喜见这个道人满脸龌龊,心里有些害怕,就远远的站着。李浩对道人说:“你喝吧”。

那道人突然两眼闪现出奇特的光芒,蓦地从地上爬起,抱起酒坛咕嘟咕嘟一饮而尽。李浩看他喝的着急,心里有些好笑,又仿佛看到道人的头顶隐隐冒出了一股青气,慢慢又渐渐隐去,一坛酒瞬时被饮的精光。

那道人饮完酒,精神似乎一下充盈了起来,喃喃的自语道:“嗯,痛快!痛快!”

李浩越发的感到好奇,刚想问他头上的青气是怎么回事。孰料那道人冷冷的看了一眼李浩,鼻子里不屑的哼了一声,随即向巷子的深处走远了。

荣喜在巷子那边喊道:“李浩,我们回去吧”。李浩恋恋不舍的向巷子的深处看了一眼,失望的往客栈走了回去。

酒过三巡,李猎户辞谢了荣掌柜,带着李浩朝山上走去。

夜晚山风吹来,格外的温暖舒适。李猎户索性赤着上身,把李浩举在自己的肩上。一路上询问李浩对镇上的印象与荣喜的相处,李浩只是含混的应答着,心里仍惦记着那个邋遢道人,两人很快便回到了家中。

秦氏掌着灯,在灯下纳着李猎户的鞋子。李猎户把得到的柴钱交给秦氏,自己躺在炕上不一刻便鼾声如雷。李浩迷迷糊糊的,只是梦里依稀的见到那个道人朝着他咧着嘴笑,慢慢也沉沉的睡去了。

第二天晨间,李猎户夫妻二人一早便去打理自家的田地了。李浩约了韩山福和韩灵儿,还有同村的一些孩童,到山上采灵芝。韩家世代都是依靠贩卖草药为生,传到韩山福这里已经算得上是草药世家了。所以韩山福小小的年纪,便具备了常人所不能了解的医药知识与药用性能。

小孩们熙熙攘攘的朝通往山上的深林里走了进去,仙霞村在山腰的正中,往上便是旖旎的山水与原始的丛林,穿越这片古木幽深,便是绵延起伏的玲珑山脉。孩童们一边走一边玩耍,兴致盎然。幽森的参天古木,把这些矮小的身影笼罩在它广阔的怀抱中,半晌,才从那摩天的植被群中走了出去。

李浩问韩灵儿道:“采芝究竟要到什么地方啊,这附近山林里便有许多好的芝吧?”

灵儿调皮的说道:“这个呀,你得问我哥哥去”。

韩山福露出得意的表情,对李浩说道:“附近的林中呢,是有灵芝,不过那些普通的玩意根本就卖不上价钱,自己拿回家煮粥喝都嫌无味,我们就要找最好的东西,要不,还不如在村前采蘑菇了。”

灵儿背着竹筐,一路上不停的采摘新鲜的山菇与野菜。村里的几个孩子看到,也纷纷的效仿起来,一是怕空手而归,二是山中的野物确实比村前的要丰富,而且进山一般都不是孩童们的家长所允许的,像这样一起游玩的机会罕之又罕。

走出平坦的山林,越往上爬,山路渐渐的便崎岖陡峭起来,正是仙霞村上方的云麓峰。几个孩子叫苦不迭,但也鼓足力气往上攀着。登上云麓峰顶,李浩顿时觉得云海绵绵,山色空濛,苍松翠柏,瑶花玉露,恍若不似尘世,不禁飘飘然起来。

云麓峰顶的望海松旁,不时的有猿猴嬉闹。看到孩童们一个个的走到进前,却也无惧。其中有一只长臂驼峰的猿猴,竟然向李浩靠了过来,那猿猴手中抓着一些鲜果,示意让李浩享用。

李浩咯咯的笑了起来。原来此猴月余前,为山中猎户的机关所困,所幸遇见李浩,才解了困厄。山中经年物华丰盈,这些猿猴餐花饮露,逐渐的也染了些道体,颇具灵气。

李浩坐在望海松下,拿起果子,递给大家吃了。瞥眼间突然看到松根崖下,一处石崖缝罅中,遥遥的矗立着一支红云般的仙菇。便兴奋的喊来大家观看。

只见韩山福嘬着嘴唇,瞪大了双眼,叫道:“大造化!大造化!”。

李浩上下打量了一下,发现石崖距离松下,足有三丈多高,顿时叹了口气坐了下来。沮丧的对着伙伴们说道:“我看算了,要是跳下去,灵芝非但不能采到,反而会没命”。

孩童们互相对望了一下,也不由得叹起气来。

李浩正无可筹之计,只见那猿猴走到进前,痴痴的看着李浩,似在安慰自己。

李浩莞尔的说道:“你能帮我吗”?

猿猴似略微沉吟了一下,蓦地纵身跳下崖台,轻盈的落在那长有仙芝的石台上。

孩童们无不为之惊呆,只见它舒展猿臂,小心地拔下那仙芝,随即往李浩这边抛了过来。李浩顺势一接,刚好捧了个满怀。

孩童们见此情景都围了上来,韩山福对着这芝说道:“这不是普通的灵芝,这叫做凤芝,也叫做紫玉灵宝,我曾祖曾经采过一棵”。

李浩仔细观看那紫芝,竟似鸡冠一般肉色,上面满是褶皱,淡红中隐约似有一股幽香沁人。伙伴们随即欢呼了起来。

山福羡慕的对着李浩说:“好家伙,没想到,它竟落在你这呆子手里”。

李浩也高兴的得意,忽然想到那猿猴还在下面。

原来那石台离崖边三丈多高,猿猴跳下去并无大碍,但想要往上攀爬,却是再也不能——凤来崖下满是崎峭的石壁,没有下手的地方,于是心里便忧忡。松间的猴子在上面急的吱吱的叫唤。

山福知道李浩的想法,说道:“上次已经救过它一回了,这次就当报恩了,走吧!”

李浩说道:“我不能扔下它不管”,

便招呼大伙四处寻找山葛野藤。不一会,孩童们便寻来不少的葛藤,李浩把那仙芝揣入怀中,正欲将这些葛藤扔向那猿猴,突然只听“喀嚓”一声闷响,猿猴站立的石台顿时塌了下去,那猿猴反应极快,在身子下沉的片刻,便顺势抓住一颗崖缝中长出的松枝,整个猿身便吊立在壁立万仞的空中。

原来这紫玉灵宝,乃山中极具地灵之物,生长之地尽是极高极危的崖边暗角,倘若被拨断了根身,破坏了根下的植土,连接崖壁的石台便会整个塌陷下去。所以历代以来,此物极其稀有罕至。

孩童们不禁大叫了一声,李浩心里不由得一慌,马上深深的吸了几口气,沉着了一下,便把葛藤结实的绑在自己的腰间,对韩山福说道:“你带他们把葛藤绕到松上,然后紧紧的抓牢葛藤的一端,把我放下去!”

山福和其他伙伴们都大叫“不行”,灵儿在一旁吓的大声的哭了出来。

李浩说道:“快些!倘若它堕到崖下,那我立即随它一起!”。孩童们无奈,便将长长的葛藤紧紧的缠绕在崖边的那颗望海松上。韩山福含着眼泪,大喝了一声:“都抓牢了!”,伙伴们便用力的抓紧葛藤,慢慢的把李浩往一点一点的送了下去。

李浩慢慢的靠近了那猿猴,慢慢的把手伸向它。那猿猴倒也机灵,飞快的抱住李浩的腰间。不料这猿身加重了下坠的力量,葛藤的韧力禁不住这一人一猿,便“吱吱”的作响,李浩只听的魂飞魄散,扭头瞥见左侧下方亦有一大石台,从此处瞧来落脚无碍。李浩便迅速的解活了绕在身上的葛藤,猿猴已知李浩的意思,紧紧的抓住他的腰部。

李浩这时向上大喊:“绳子要断了,暂且找个落脚之处!”,

说罢用尽全力朝石崖的一处棱角上猛蹬,一人一猿就朝着那石台荡了过去。

李浩这一蹬用足了力气,在葛藤荡向石台的一刹那,与猿猴一起跌落在石台上面。猿猴体轻盈健,轻松的落在了石台的一处,李浩虽说是十二,三岁的孩童,但毕竟凡胎*,坠在上面,一时懵了过去...

话说韩山福与伙伴们正牢牢的紧握着山藤的一端,忽地听到李浩从下面的呼喊,随即便觉得手里一空,韩山福心里猛地一沉,意识到李浩出了状况。伙伴们跑去崖边,只见影影绰绰,云龙四起,不见了李浩与猿猴,只留下一段扯断的葛藤,孩童们顿时哭号起来...

不知过了许久,李浩缓缓的醒了过来。见猿猴还无恙的在一旁,心里顿时开心起来。向四处观望了一下,山间满是云雾,周围的湿气浓密的包裹了所处的地方。

李浩这时才发觉自己头部受了伤,所幸暂时逃过了鬼门关。休息了片刻,四周的云雾也渐渐的散了开来。李浩“咯咯”的对着那猿猴笑道:“我们也算是患难之交了”。

回过头来正想寻觅下去的道路,突然见到一处景物,心下顿时大骇,这一惊非同小可!离此石台的不远处,隐约见一个人,单手两指勾在一处苍桐上,身体也似那猿猴般凭虚御风。那苍桐枝干斜斜的伸出崖边几丈许,枝身上面缠绕着一只水桶般粗细的大蟒!

那人看似并不惊慌,一手牢牢的勾着苍枝,另一只手似乎与那巨蟒挥舞着,手到之处,那怪物便不敢将头攻过来。李浩心里不由得升起钦敬之意,随手在石台上敛了些碎石,向那大蟒使劲的掷了过去,孰料那猿猴竟也学他这般,捡起些碎石,不停的砸向那怪物。于是这一童一猿便开始了啼笑皆非的助拳。

那怪物被飞来的石片扰的不耐烦了,一双黄晶晶的眼睛向李浩这边瞪了过来。谁知这一分神,那悬在枝上的汉字随手一挥,巨蟒便哀嚎了一声,翻滚着跌向了树下,片刻就不见了踪迹。

李浩忍不住朝那人叫好,那人似乎也不客气,转身上了树干,大喇喇的抱了抱拳,转身离去了。

李浩目送那人离去,感觉有些无味。眼见天色不早,又被困在这云山之中,想到父母双亲,心里不禁焦急了起来,正在心乱的时候,忽然头上顺下二根绳索,那绳索两端穿着一条厚木片,就如同秋千一般。</P>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