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3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P>“你是主谋,我是从犯是怎么一个意思吗?你好意思让一个未成年人的来顶缸吗?还有你觉得抓我这种小孩子很有意思吗?我鄙视你,没想到你居然会是这种人!”李浩反应也很快,瞬间就明白了苏凯杰是将他和自己放到了一个高度。M.乐文移动网不过这个时候他才会不那么容易放过苏凯杰。小孩子有小孩子有小孩子的优势,他李浩现在就敢在路上扑过去抱住一个女孩叫姐姐,苏凯杰打死也做不出来,就算做了也会被带走……

“喂喂,你是主谋,我是从犯好吧,我只是提议,决定权在你手上不知道的话,不要乱说,小心我告你诽谤。”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吸收了前世的道途,苏凯杰现在也变得牙尖嘴利,总之吵架水平直线上升,不过貌似还和李浩有相当的差距。

“你去告吧,我记得那里应该是就是刑院吧,看看你告我有意义没有?我现在还不到十一岁好不,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告我。”李浩一脸鄙视的说道,“你是一个法盲,不过我倒是可以告你,要不要试试!”

“去去去,小屁孩一边去,我现在才知道小孩子居然会有这么多的特权,也不知道是哪个家伙定的法律,真是过分,你这个魂淡每一方面都不亚于我,为什么你还享有那些特权,真过分。”苏凯杰一脸郁闷的说道,

“这你就不懂了吧,我就知道你的智商也就这个程度,算了不给你解释了,怕打击到你的智商,哼哼,还是继续说那个功法,你说的很有道理,我可以将那些东西全部写上,不过话说咱们把功法放在那里祸害人比较好。”李浩也不是什么好人,被苏凯杰一提议,现在也就有了祸害他人的想法,不过坑人这种事,只要被坑者不是想占便宜,一般来说也是很难坑的。

“哼,还说我,你也不怎么样嘛?我还以为你会义正言辞的拒绝,没想到你也就这觉悟,现在居然还问我该怎么办,亏你说的出来,我深深的鄙视你!”苏凯杰翻了翻白眼一副与汝不堪同列的表情,总之就很贱的样子。

“收敛一下吧,和你说真的,再鄙视下去我就生气了。”李浩面色严肃地说道吧,“咱么最好边走边说,晚上我还想再杜肥肥家蹭顿饭呢?能将一个人养的那么肥,想来杜家的伙食应该是非常之不错吧。”

“切,你说不说咱就不说了,算了不和你计较了。”苏凯杰嘴上不放过李浩,但脚步已经向前迈去了,“至于杜家伙食的问题,你去了就知道了,肥肥想来很乐意关照你的。”苏凯杰正视前方,丝毫没有在意脚下的那些家伙,面色自然的踩了过去,仿若走在平地上面一样。

“哦,苏凯杰你本身一直在压制着自己的邪意吧,或者说你身上的正气都是装出来的吧。”李浩看着苏凯杰自然而然的踩着那些家伙的身体走过去,皱了皱眉头问道。

“你怎么突然这么问?压制自身的邪意?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要直面内心才可以吧。”苏凯杰面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否定了李浩的想法,但不自觉间李浩感觉到苏凯杰说的并不是真的,好像一直都是用正气包裹着自己。

“苏凯杰,我真的有些怀疑,也许是因为你之前身上淡淡的邪气,还有苏醒过来的时候,对于我的那种调戏,虽说很不喜欢,但是我更倾向于那才是你的本性。虽说我也不怎么相信你会那么古怪,但是想想你之前做的事情,亦正亦邪,不过因为某些原因压制了邪意,看起来会是满身正气。”李浩苦笑着说道,他想到了一件事,很有可能,甚至是非常可能,苏凯杰本心估计不存在正邪。

“你怎么能这样想呢?我不过是调戏了你一下,你也返了回来,现在居然还这么说我,是不是有些过分了。”苏凯杰停下脚步,一脸古怪的看着李浩希望他能给自己的一个解释,有些话是不能乱说的。

“苏凯杰,劫船,并且不在意对手是什么,这可是你在西大陆的作风,要说这个是正的话我绝对不信。虽说之后没有多想,以为你只玩玩,但之前你爆发出了邪意,可不仅仅是前世的邪意,是这一世压制在心底的邪意吧。毕竟作为前是一个强者,即使转世了,心中的某些个性也不会消磨,你本身不在意那些吧。”李浩苦笑着问道,他有九成能保证自己说的是对的,余下一成那边是苏凯杰根本没有正的属性,完全是装的,但是凤凰天生就有一种灵性,这种灵性在李浩身上的展现就是不会错认好人,也不会认错坏人,这也就是为什么李浩被人引走的时候,从来不会慌张,因为他能感受到对方的心性。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按理不会有人看出来的。”苏凯杰吸了口气,身上原本逸散的正气,突然一变化作了一种邪气,并不是恶的感觉,只是有些怪异,不过比之满身正气,李浩清楚地感觉到,这种邪异之感在苏凯杰的身上好像更加的合适,甚至是浑然天成。

“果然是这样,你真的将自己分做了两道?正的力量,和负的力量相互泯灭,产生那种极强的力量?唔,不对,我明白了,你身上的邪意为什么是浑然天成了,你从根子上讲的话,本身就是邪,身上的正气没猜错的话,应该是阴极阳生的状况,怪不得看不出来你身上的邪气,原来是这样,你还真有意思,就说嘛?怎么可能会有人做到正与反。”李浩一脸笑意的说道。

身上天生邪气并不代表就是恶!邪是邪,恶是恶,这两者要说并不沾边,只不过总有人将这个俩个粘在一起,所谓邪,更多的是一种怪异,特异独行的状况,至于恶,那就不用解释了。

邪和正相对,恶和善相对,正气很多人欣赏,但身上带着邪气的人反倒更让人侧目,这两样不和善恶沾边。不过象苏凯杰这种非要将身上的邪气转化为正气的家伙非常少见,或者说这种人人都是闲的无聊才这么做的。

“苏凯杰你真无聊,你是没有什么玩的了吗?居然做这种事情,这么说来的话,你的君临天下,你邪王了。”李浩眼角抽搐的说道,道不分正邪,最后可以说是殊途同归,这也就是为什么苏凯杰这玩邪道的家伙,能将剑招使用的煌煌如神威席地,也就是说所有人都被苏凯杰这个贱人给坑了,这家伙完全就是两套功法!

“我的正邪放下吧,我想听一下你说的那个,正的力量和负的力量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很感兴趣。”苏凯杰一脸邪笑的说道,没有了正气的苏凯杰,和李浩当初见的那些花花公子并没有什么区别,呃,还是有不同的,苏凯杰貌似吸引力很大,邪异的气质果然加分不少。

“切,又是一个疯子。”李浩小声说道,李浩话音未落,周围突然闪现出五彩光斑来,李浩的灵魂被猛然抽取了出来,往昔的记忆轰然被封印,整个处于一种浑噩的状态中。

五彩光斑卷着李浩的灵魂,穿过了层层障壁,来到了一处崭新的世界里,在这个世界里,李浩转世投胎,成为了一个崭新的个体,一名猎户的儿子。

起伏跌宕的玲珑山上,终年云海茫茫,遮山蔽顶。

这里充满了神仙鬼怪的传说,这里留下了震撼人间的痕迹。而在一处林间,几名幼童正在玩闹着。

“李浩!”一个梳着双髻的小儿,从林间的树上喊道:“快来帮我!我找到鸟儿的巢穴了!”

在林边的一处木墩上,呆呆的坐着一个孩童,两眼出神的望向天边,仿佛没有听到树上小儿的呼喊。

这时树上的小孩脚下一滑,“扑通”的一声,跌落在松软的林间土地上。旁边走来一个十岁左右年纪的小姑娘,胳膊上挎着一只竹筐,框里满是刚刚采摘过的新鲜蘑菇。走到跌倒树下的小孩身边,用力的扶起了那个孩子。随即看了看呆坐着的小儿,噗哧的笑了出来说道:“李浩又在发呆了!”

树上跌下的小孩,拍了拍身上的土,生气的说道:“别理他!这个呆子,整天想着山里的神仙,灵儿,我们回家。”这小孩叫韩山福,小姑娘是他的妹妹,叫做韩灵儿,都是玲珑山中的原住民。

坐着的那个小孩,是山中李猎户家的孩子,叫做李浩。李浩这时回过神来,起身朝兄妹俩人走了过去,笑着向韩山福说道:“刚才我光顾着看那片云彩了,没听到你说什么,对不起啊”说着从怀里掏出采摘的花朵,递给韩灵儿说:“诺,这个是给你的”。灵儿笑着把花插在自己的头上,高兴的看着李浩和哥哥。

山福赌气的说道:“每次我去树上端鸟窝掏鸟蛋,你都不帮忙,害的我一次一次的往下掉!哼!”李浩用那瞳彩分明的眼神望着韩山福说:“我不会去帮忙的,那样鸟儿的家就没了,而且山里的神仙也不会高兴的”。韩山福讥笑道:“又是神仙,你干脆和山下那些人一起进山去找好了,呵呵,呵呵,真是傻瓜!”,说的三人一起大笑起来。三个孩子有说有笑的朝家里走去,天边泛起了淡淡的红霞,又是夕阳了。

到了村口,韩山福向李浩喊道:“喂!李浩!明天我们去山里,一起去采灵芝好不好!”

李浩大声回应着:“好!我们再多带几个伙伴一起!”说着朝家门口走去。李猎户正在屋子的篱笆外赤着臂膀劈柴,额头上满是汗水,夕阳映照在轮廓上分外精神。

李浩没有做声,默默的走进屋内,不一会拿出了一条汗巾,递向正在拾掇木柴的父亲说道:“父亲,歇息一会吧”。

李猎户眼里满是笑意,从李浩的手中接过汗巾,一边擦了擦脸上与胸前的汗水,一边伸手捏了捏李浩的脸蛋,李浩便“咯咯”的笑了起来。

李浩问道:“父亲,为什么这么晚了,你还在这劈柴啊?”

李浩的母亲秦氏从屋里走了出来,手上拿着两个饽饽,用干净的布巾裹好,递给李猎户,对李浩说:“儿子乖,你爹要赶着到山下的仙霞客栈送柴去。刚刚从山下回来的渔爷爷告诉你爹,客栈的柴不够用,掌柜的让渔爷爷给捎来的口信”

李浩高兴的说道:“那我能和父亲一起去吗”。秦氏假装生气的说道:“整天就知道在外边野!说不上哪天让山下那帮人给你拐了去!”

李猎户对秦氏挥了下手,说:“哎,男孩子就应该多闯荡,就让李浩跟我一起去,也见见镇上的市面,”。

秦氏无奈的说道:“真拿你们俩没办法,干粮就先带这么多,不够回来再吃吧,早去早回!”李猎户伸手背起捆好的柴垛,随即领着李浩朝下山的道路走去。

下山的路途并不遥远,从山腰到镇上,平常人也就半个时辰。霞光把崎岖的山路映的通红。

李浩蹦蹦跳跳,时而寻路边的蛐蛐,时而摘柳叶做笛儿。一路上父子俩到也惬意非常。时不时迎面走来上山的路人过客。

李浩好奇的问向父亲:“爹,他们都是谁?为什么没有在村里见过啊?”。

李猎户抚着儿子的头说道:“这些人啊,都是上山寻找神仙的客人”李浩问:“那为什么他们在这个时候上去啊,那晚上能看到神仙了吗?”

李猎户沉着嗓子对李浩说道:“就是因为在天亮的时候,进山找不到神仙,所以才晚上去寻找的”。李浩说道:“哦”。

两人边走边说,山居的人走山路很是顺当,很快已经来到山下的镇子里。这时已经是灯火通明,笙歌四起的时候了。

仙霞镇方圆几十里,在镇上的人多年的经营下,已是颇具规模,医药,商行,客栈,食府一应俱全,繁华的程度不亚于那些州府县城。近年来许多慕名而来的商旅甚至移居此地。

仙霞客栈坐落在镇子的中央,这个老店已经有百十来年的光景了。如今的荣老板是镇上数一数二的富贾,而且喜好布施行善,性情随和,在仙霞山一直为人所称颂。

李猎户父子二人走到店门口,李浩兴奋的四处望着,周围的店面尽是朱红的灯笼。李猎户对着里面喊了一声:“福生!”。随即走出来一个肩搭手巾的伙计,看了看李浩,对李猎户说:“怎么,今晚带着儿子来啦!这边这边!”说着引着李猎户,向店门的另一侧走了过去。

李猎户背着柴,李浩跟在他的后面,随着伙计来到客栈的后院,把柴卸了下来。

福生说道:“仁兄,荣掌柜在柜台,早就等你半晌了,今晚恐怕你要不醉不归了”。

李猎户说道:“福生,一起来饮一盅,怎么样?”

福生呲着牙,笑了笑说:“你瞅瞅,我哪有那喝酒的命啊?现在山上的客人越来越多,不但是咱们这里生意好,其他的客栈恐怕全满了吧,我这招呼还招呼不过来呢,哪有时间和你们一起吃酒”。说着摇了摇头,自顾的忙去了。</P>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