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9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P>“你不管吗?你的徒弟发飙了,看起来对方本身在见这一方面的领悟就不比你差啊!通天剑柱,这种东西我已经有数万年没有见到了,虽说徒有其形,但是大方向上已经指了出来,人家看起来比你领悟的更深一些。乐-文-”月色端着茶杯,站在窗口,看着那道常人看不到的金色通天光柱,有脸调笑的对着韦伯斯特说道。

“我不管也会有人插手,何必在意,神言家那么多的传奇,终究会有人会出手的,现在的苏凯杰可不是之前陪前辈家小孩玩的苏凯杰了,已经开始接受前世的传承了吗?不过不知道他是誰啊!这种威势可不简单,我不记得我的记忆中有这么一个人啊!苏凯杰的天赋的确不错,居然这么快就触摸到了那个界限,不知是该说前辈家小孩太聪明,还是该说苏凯杰天生就该这样。”韦伯斯特端着酒杯面色淡定的说道,不过单看他酒杯中不断震荡的波纹就知道他现在并不平静,这可是机缘,更是考验!

“苏家的这个小子,不愧是上古时期的那些强人的转世啊,这么快就开始接受传承了,剑道啊,一脉相承也算是机缘。”神言文给净月还有凰宁心一人敬了一杯酒,看着窗外的光柱,面色平静地说道。

“不简单啊,真的不简单。”净月面上平静,实则内心翻腾,她感觉到了一种气息,非常淡,可是记忆犹新。

“净月,你难道知道对方实际谁的转世吗?要说现在转世回归的话,都是比较强的那些人了,不过我怎么没有丝毫的印象就算初期我没有经历百族大战,但也不至于完全不知道啊!你知道吗?净月。”凰宁心将杯中清酒缓缓咽下,看着远处那到金色光柱,有感觉了一下,并没有丝毫熟悉的感觉,于是很奇怪的看着净月。

“我也不知道,他是誰。”眼见神言文还有凰宁心都看着自己净月无奈的摇了摇,她也不敢保证自己感觉对还是不对。毕竟只有一瞬间,而且很淡很淡,淡到净月自己都以为感觉错误了。而且当初那个人并没有显露剑术,如此通天剑柱,剑术的话,巅峰时期已经无人可超越了吧,不至于不拿出来展示一下。即使他会的东西很多,很多,但也不至于从来不显露。

中介之海的中央,琳夕学园之中,紫琳夕看着那道通天的剑柱,“苏凯杰吗?算了,看在你曾走到皇的阶位上,帮你一把吧,差点让我以为我等的人回来了。”紫琳夕淡紫色的眸子看着遥远的东方,“让绝大多数的传奇感知不到你的存在吧,你的动静太大了,你都如此,那到时候他回来的时候会是何等的程度,这无聊的举动啊。”

“紫院长,已经做完了。”谢小萱淡漠的对着紫琳夕一礼,然后转身离开,一天要处理的事情,谢小萱是需要几十分钟就能处理完毕,其他的时间,紫琳夕就交由她自己处理了。要是李浩现在见到谢小萱估计会吓一跳吧,她已经九阶巅峰了,而且已经触摸到了势的巅峰。不出意外的话,百年以内就能成就传奇,可称为灵天语之后第二快的修炼者了,可惜她并非生命体啊。

“你去做你要做的事情吧,有什么需要就在学园仓库中自己取就可以了,不需要通知我了。”紫琳夕头都没有回的说道,给与了谢小萱极大的权力。

“嗯,有需要的话,我会去取的。院长你等的人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没必要关注整个世界。”谢小萱看着紫琳夕的背影淡淡地说道,“您心乱了,现在的您根本不需要顾及任何事,这个世界还有什么能让您动心的吗?等到出世的时候,您去就可以了,没人会违背的,何必浪费时间在这些事情上面?”谢小萱淡漠的说道。

“我也明白,不过我的心已经乱了,早就乱了,或者说已经乱了多少万年,我已经支撑不下去了,谢小萱如果有一天我死了的话,你代替我镇压住整个大千世界好吗?这个工作也只有你能做,也只有你能做的不偏不倚。”紫琳夕转过身了看着谢小萱缓缓的说道。

“因为我没有执念,没有喜欢,或者不喜欢对吧,在我的眼里所有的生命都是一样的,对吧。这也就是为什么,你当初为什么愿意将我从谢小云身上分裂出来的原因吗?镇压大千世界,我做不到啊,也许我真的能和天一样,视众生为蝼蚁,而不是如同您这样什么也不做,任由众生万物发展。但是您有那种力量,我没有啊。”谢小萱面上露出了然的神色,仿佛她早就知道会是这样。

“没什么,只要你愿意,你就能镇压大千世界,而且不是这一个世界,而是这天之下的无量量世界,大大小小宛若恒河之沙一般。我会给与你力量,我的力量也是那样来的啊,也许这个力量你才是最合适的,你没有灵魂,也几乎没有执念。作为天道引导众生是最合适的存在了。我不合适啊,但为什么我却必须承担这份责任?”紫琳夕仰望苍穹有些迷惘的说道,当初她在继承这份力量的时候根本没有想过自己会这样,即使当初的那个人也没有现在的自己强,但等到有一天她却突然得到了自己的责任,一个不得不承担的责任。

“你先下去吧,以后你就会明白。”紫琳夕挥了挥手表示自己不想多说了,谢小萱也没有在意,缓缓的走了出去,整个院落之中就剩下紫琳夕一人了,“好想回到六万年前,更想回到……可惜啊,就算回去了,也改变不了当初的事情,除非回到最初的最初,天地刚刚诞生的时候,因果未显得时候才能改变着一切,皇啊!为什么诞生的那么的晚啊!”紫琳夕仰天长叹,一切好似命中注定一般,谢小萱啊谢小萱,为什么会出现你啊!

和别的人不同,紫琳夕知道的东西非常多,非常非常多,多到从上古天地刚刚诞生,万族未出之前的事情她都有所了解。她的身份也不是简单的传奇,至少从太古天地初生,天道未出,因果未显之前,她的身份都凌驾于所有的生命之上,即使走下神坛,依旧拥有最高贵的身份,最高贵的身份,可惜却没有人记得了……

“没想到我居然也会有这样的时候,你说对吗?”紫琳夕仰望天空,原本风和日丽的蓝天,瞬间变得星光闪耀,白昼化作了黑夜,阳光完全消失在天空之中,“你为什么要放弃啊,他不是你的,也不是我的,你和我都只能算作当初他的一部分啊,为什么要放弃,你比我更纯粹,比我更适合啊。”

“没有那么多为什么。”紫琳夕的背后传来低低的女声,平静没有丝毫的波澜。这时要是有人看到紫琳夕背后的那个女子,估计会大吃一惊吧,神色和谢小萱是那么的相似,都是那么的平静,没有丝毫的表情。

“随便你吧,你本身就是最重要的一部分,在我见到你之前,根本没有想过你会出现,你不是已经拥有了感情了吗?为什么依旧是这么的清冷,这么的冷淡。”紫琳夕转过头来摘下一朵小花,看着和自己对面的那女子轻声问道,“也许你也是最好的选择啊!”

“那不是我的感情,我没有感情,也没有所谓的*,更没有所谓的执念,那些都是另一个人,只是寄存在我这里罢了,让我感觉到那些东西。”白衣的女子对于紫琳夕的询问丝毫不在意,仿若早已知道一般。

“那你的智慧又是从哪里来的,本来不可能诞生的存在都出现了,当年他们做的究竟是对还是错,之后接连的戮战数万年,也就是当初种下的种子,将劫数分解,一代代的承受,让苦难延续下去。这么做是对是错啊!为什么我没有看到丝毫变好的迹象!”紫琳夕看着手上的小花,叹了一口气问道对面的白衣女子。

“至少避免了万族绝灭,劫数始终是劫数。”白衣女子言简意赅的说道,然后仰望苍天,那里才是她曾经居住的地方,可惜现在已经找不到了。

“你说当年的他的做的对吗?苍生和……那个重要一些。”紫琳夕也抬头看着星空,那里也是她曾经居住的地方,一个凡人绝对不能涉足的圣地,可惜现在的她也失去了自己的曾经居住的地方,连带着部分的记忆。

“当年不是已经选择过了吗?如果不是选择苍生,也就没有了我了。”白衣女子平静地说道,当年的事情,谁对谁错到了今天依旧没办法看出来,那么多的绝世强者勉励一搏才杀出来这么一条道路,那么多的算计到最后又有几人还记得最初的打算。

“可也正是因为你诞生了,所以他才陨落了,当初他还活着的时候,这天地并没有混乱,秉天命而出的种族每一个都存在,不管是好是坏,至少他们活着。等到他陨落之后,一切都完了,百族,哼,除了凌灵苑凤白夜冥雪神祖羿名等几个种族以外,又有几个继承了上古的正统血脉。”紫琳夕恨恨的瞪了白衣女子一眼,不过她也不是那种将自己的不满迁怒于人的类型。

“不选择苍生难道选择……这样我也许不会诞生,但是我可以保证除了那少数的人以外,其他人都会死掉,你不觉得当初牵扯的太多了吗?我不认为他当初有别的选择。”白衣女子对于紫琳夕的怒火丝毫不在意,依旧保持着自己那淡漠的表情。

“……你说的有道理,我最近看起来真的心乱了,等不及了吗?死亡啊,回归天地才是我的选择吧。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苏醒过来,长眠于天地间,这种事情都做不到啊,死亡对于我仅仅是一个新的开始,也许一开始还会觉得自己是新生,可惜,我永远都是我啊,从上古,到百族,到现在,我依旧是我啊。为什么当年我要继承这份力量,命中注定吗?”紫琳夕看着对面的白衣女子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声音冷了三分。

“你都不知道我又如何知道?”白衣女子依旧用她那冷淡的声音说道,“现在是你镇压大千世界,而不是我,我不知道为什么会那样?要问只能问你自己,毕竟自上古以来你便是引导命运,引导众生的神女!”

“神女?”紫琳夕不屑的说道,“在那之前我还是不偏不倚的神女,之后,哼哼,在我走出那里的时候,我就不再是神女了,我只是一个平凡的女子。我们两个之中现在能称作神女的只有你,至于我,已经不是了,即使还算是,我也不会再承认我当初的身份,神女,为了苍生奉献了一切,百世千世,他们又是怎么要求我的。”神女殿禁锢了我的一切,既然如此谁愿意就是谁吧!

“苍生和她们放在你面前,你怎么选择?”白衣女子不屑的说道,直接拆穿了紫琳夕的谎言,“没有人要求过你镇压大千世界,混乱就混乱吧,与你何干?”

“你!”紫琳夕气得有些颤抖,指着白衣女子犹豫了好久最后还是放下了手指,瞪了一眼对方便没有说话。的确没有人要求她镇压这大千宇宙,也没有人要求她耗费自身心力为众生截留一份天运,留下一份火种,也没有人要求她一直这么做下去。按理来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这才是紫琳夕的风格,但实际上紫琳夕在明白了这一切之后没有太多的犹豫便承担了这份责任。

“放不下,对吧,毕竟苍生和她们站在一起,在你看来那些人拥有更强的生存力,就算是陨落也会有归来的一天,只要等待,还有再聚的可能。当初的他也是这么想的,苍生也许在他的心中没有那些人重要,但是在选择的时候他依旧选择了苍生。”白衣女子面色平静的说道,这一切和当初多么的相似。

“……”紫琳夕扭头不想搭理白衣女子,她也明白当初那人的选择,在她接下这份重担的时候就明白了。到了紫琳夕这个程度,死亡不外乎就是一种另类的沉睡,百世轮回,终究是无法磨灭她心中那丝念想。那么只要她不自绝生机,轮回终究会出现尽头,那时她就会归来,如同做了一个长长的梦一般,她依旧是她。

“苍生……”紫琳夕低声沉吟道,“理解他的选择,明白他的选择,认可他的选择,也知道他是对的,但是为什么在他选择的时候,她们依旧伤痛。百世轮回,斩不断,前缘依旧;万载常觅,忘不了,往事纠葛。他的选择,支持,但,不认可!苍生和那些人也许最正确的选择就是灵天语说的那句——先救苍生,其他的能救则救,不能救就陪着一起去死吧,轮回之中自然会找到对方,再续前缘罢了,反正又不是真死。”</P>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