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0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哈哈,这个的确是紫薇天辰录,不过不是完全版,虽说我有很多宝物,但是这本书我没完整的,被人撕走了不少。”月色摇了摇头,表示这本书只是残本。韦伯斯特几人了解般的点了点头,都明白怎么一回事,毕竟这书的名气太大了,完整的话,估计没有几个人会这么简单的拿出来,被撕了反倒更正常一些。

月色看了看几人的表情,嘴角上划了一个弧度,然后又恢复了自然,紫薇天辰录,这东西月色当年是有完整的。只不过当初和紫琳夕赌气,硬生生将整本书给撕了,原本的三十六页,现在也就剩下月色手上这十八页了,其他的十八页,有六页被月色扔了,最后的十二页,也就是讲那些截断气运,移花接木,逆天成人之术的部分,全部输给紫琳夕了。

不过很明显那一部分就算给个正常人,也没有胆量那么干,代价什么的太大了,动则魂飞魄散,连轮回转世的机会都没有了。更狠的那些牵连之广,因果之大根本没有多少人有魄力用。因此月色当初将后面十二页给紫琳夕的时候她也不怎么心疼,在她想来,紫琳夕估计也没有机会,或者胆量用这种东西。

苏越拽着自己的女儿,朝着老刘头还有韦伯斯特两人打了声招呼之后,就将苏妙言带走了。不论是老刘头还是新来的韦伯斯特,苏家的老祖宗都警告过苏越千万要待之以诚,万万不要想着以势压人,否则的话必会有大祸降临。老刘头还倒罢了,韦伯斯特,苏家的老祖宗可是听说过的那可是站在食物链顶层的动物,招待好了从手指里露出来一些都够苏家疯狂了。

韦伯斯特和老刘头现在都忙着,挥了挥手示意苏越赶紧闪开,自己还有事要做。苏越也没介意,拽着苏妙言就往家里的寒泉方向走。至于月色,对于苏家的家事她还没有兴趣管,她只是看苏妙言的天赋不错,并不急于这一时,磨磨性子也好。大小姐的性子在有些时候收敛一下才行,毕竟心性的好坏也是一个重要的标准。

老刘头本名刘芒,只是个名字有些太过那啥了,老刘头几乎没怎么用过,从小刘,变成刘兄弟,再变成刘哥,刘叔,刘伯,最后到现在刘爷爷。反正刘芒这个名字现在已经没有人叫了,自从老刘头在苏越父亲那一代进入苏家,凭借着自己的能力会快就成为了核心,现在说是侍卫,实际上还兼着苏家总管的位子。

“虽说不知道你是谁,但是韦伯斯特能带你来,那么肯定是他一个级别的存在。韦伯斯特我算上一百次未必能成功一次,算你的话,之前仅仅因为你在小姐的身旁,我就无法得到信息,现在要算你的话,我想不比掐算韦伯斯特简单吧。”老刘头捏了捏自己的胡子,面色自然的说道,完全没有因为自己算不出来而惆怅。

“没猜错的话,你也是韦伯斯特口中的传奇吧,否则的话,不至于我完全测不出来,向你们这种程度只要注意力放在我这一方面,就算我再怎么努力都无法测算的出来。你们这种程度找我来算卦,完全就是来砸摊子的,不过既然您愿借我紫薇天辰录一观,那在下也就愿意勉力一试,成与不成,且再分说。”老刘头面色严肃地说道,看得出来他将紫薇天辰录看的很郑重。

李浩站在月色身旁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看着刘老头,很明显刘老头要测算月色的话,估计不怎么可能,这几天的接触,李浩很清楚的感觉到月色和凰宁心几人比起来,月色就是货真价实的人民币战士。身上层出不穷的宝物,甚至于一些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东西,月色身上都有仅存的那一个,绝对的富婆。

比如说现在月色拿出来的紫薇天辰录,李浩这个没什么常识的人都知道这是一个稀世之宝,更何况是那些专门精研天机数算之人,在那些人眼里这绝对是神物级别的东西。而月色就这么大喇喇的拿了出来,一点也不担心有人窥欲,看得出来月色只是为了一个兴趣,就将这种宝物拿了出来,性子之随意让人无奈。

“那就测算一下运程吧,只要你能测算出来,不论是大方面,还是一段时间我都将这东西借给你,当然要是测算不出来的话,那就没办法了。”月色很淡然的说道,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可惜却没有被人恨人捕捉到。

“好,那我就勉力一试。”刘老头面色放光,一副自己赢定了的表情。“之前您说的是这几位之中任意一位皆可,那么就让我来测测这位女孩的运势。”刘老头直接拉下面皮,将自己的炮火对上一旁准备看戏的李浩。

李浩一听刘老头如是说道,但见对方一指自己,就明白他打的是什么主意了,吃柿子挑软的捏,果然自己的也在这一个行列,差点都忘了。“我倒是不介意你测测我的运势,我对于算卦什么的还是挺有兴趣的,提前知道一些事情也是很有意思的状况。”说完抬头看向月色,只见月色微微一笑,并没有拒绝李浩的打算。

月色眼见刘老头挑上了李浩,眼中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然后微微一眯眼,笑盈盈的点了点头,“我也想知道我家小子的运势,若是不好的话,说不得我也需要找人改改运道。”李浩听了这话,看向月色的时候,不自觉的想到,月色的笑意是不是有些太假了。

刘老头自知自己难以测出月色和韦伯斯特的运势,只能将希望寄托在李浩的身上,但这种赢法太过无赖,虽说是稳胜得局面,但刘老头为了挽回一下自己的脸面,直接将自己的老底拿了出来,准备直接将李浩一生的运势给批出来。

刘老头取出自己多年未用的铁八卦,直接咬破自己的手指,一滴心血滴在八卦的中央。“是非因果皆明辨,往来乾坤尽显现!”刘老头低声轻喝道。

“嗡~”铁八卦直接发出一阵悲鸣,刘老头还未呈现出来卦象便被破解,以至于刘老头不由得一口鲜血喷出,狠狠的倾泻在八卦上。原本已经破碎的卦象再一次出现凝聚的可能,可惜未等卦象显现,铁八卦变碎成了三块,跌落在了地面上,再也没有了丝毫的反应。

在铁八卦碎成三块的瞬间,月色手指不停的掐算,最后甚至与在月色的左手手指间出现了一道道的丝线,硬生生绊住了月色的掐算。不由得月色面色一白,之前的动作即使没有直接承受,但就算这样也依旧受到了反噬,更离谱的是月色掐算到的东西甚至于连模糊的影像都无法看到,仿若一切被阻碍了一般。

“我算不出来,小看了这个孩子,没想到居然连一点运势都无法测算出来。”刘老头面色灰白的看着月色三人,这是他多年来受到的最重的一次打击,完完全全无法算出,而且连自己压箱底的东西都拿了出来,毁了宝物也没有算出来什么,“紫薇天辰录啊,我们测算天机之人最高的圣典,可惜无缘得之。”

月色缓过神了,有些惆怅,之前无意间就发现李浩的未来运势无法测算,开始还以为自己是关心则乱,或者是自己与李浩牵扯太深,所以无法测算,现在借了外力终于看清了,不是自己的问题,是李浩的问题。

测不了,就这么简单,刘老头的测算能力已经是传奇之下最巅峰的存在,甚至于强于很多的传奇,以他的卦象为引,月色都无法测算出李浩的运势,这就只能说明没办法测,她月色会的东西绝对不少,就算是清雪亲来在这种状况下也未必能超过她。

猛然间月色瞟见了地上的碎成三块的铁八卦,心下猛然有感,直接以碎裂的八卦为象,用最古老的法子推算。在以此测算李浩的运势,模模糊糊之间多了一份感应,然后还没等月色仔细感知,这段模糊的感应就被一种力量强行切断,之后便再也没有了感觉。

“哈哈,多谢老刘了,解了我心中之惑,这本紫薇天辰录在我手中也没有多大用处,便放在你的手上吧,等到时间到了时候再将她还给我吧。”月色心下着实无奈,不过也算有些感应,对于紫薇天辰录,倒也不介意借与刘老头一观,于是也没有多少犹豫便将紫薇天辰录递给了刘老头,至于归还时间,月色倒也没有什么限定。

刘老头原本面色灰白的坐在台阶之上,一听月色如此说道自然是千恩万谢,当即拿到手上便开始研究起来。

李浩有些古怪的看着青石板上碎成三块的八卦,心有所感,

月色看着李浩若有所思的样子,笑嘻嘻的问道,“怎么了,我家的李浩,有什么想不明白的吗?姑姑会给你解释的,虽说我未必会知道,但在我想来你想要知道的事情,我应该都知道,说给姑姑听,这样思考的样子,虽说挺可爱,但是小孩子又不知道的东西就要记得问为什么,可不要不敢说出来。”月色摸着李浩的头发笑盈盈的说道,看得出来她的确很注意李浩。

“真的我想知道的事情,姑姑都知道吗?”李浩故意装作一个好奇宝宝的样子说道。

“那是自然,至少在你这个程度你想知道的事情我应该都是知道的,怎么你有什么不明白的吗?”月色伸手拉着李浩,在韦伯斯特的带领下走进了苏家的大门。至于作为守门人员的刘老头现在已经罢工了,直接回到自己的房间去研究所谓的紫薇天辰录,估计不弄出点什么来大概是不会出关了,看之前刘老头那种通红的眼色,估计解了心中之惑是誓不罢休了。

“我想知道两样东西,姑姑要是能告诉我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要是不能的话,那就给我一些自由的空间,可以吗?”李浩抬头直视月色的双眼,眼中自然地流露出一种渴望,没有丝毫的做作。月色待李浩太好了,甚至于太过了,比之饭来张口,衣来伸手都要夸张,月色对于李浩宠溺的有些过了,都限制自由了。

“你不说我也会,不就是限制了你几天吗?急什么,到了这里我就不需要担心了,毕竟这里是镇安,是神言家的大本营,想要无声无息的进来不是那么容易的,标准的外松内紧,安全性极高。在这里我才不会圈着你,想到哪里去玩只要给我通知,我就会放行,不过必须按点回来。”月色撇了撇嘴,直接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按她的话来说就是在野外毕竟不安全,就算有这么多传奇,依旧不安全,所以才管得那么的严。

“哦!原来是这样。”李浩点了点头,实际心中非常郁闷。

“我知道你觉得我想得太多了是吧,可是你不知道,你对于我来说太重要了,在你没有达到一定程度之前你只能呆在这些安全区域,其他的时候还是乖乖地跟在我们身旁。你自己好好考虑一下,记住你是凤凰家族的嫡子,而且准确的说是嫡系血脉之中仅剩的一个男性了。”月色有些无奈的给李浩解释道,她也怕李浩生出来叛逆心理,那样的话再要管教就要艰难了很多,甚至于和她现在情况会背道而驰。这是她绝对不愿见到的。

“嗯,我知道了。”李浩最大的好处就是能听进人话,不会因为对方的严厉要求,而明知是错还故意去做,这是傻子,不是李浩。“对了,还没说问题了,这可是我一直想要知道的问题,要是您能告诉我的话,我可以很仔细的执行您的命令,直到您认为可以为止。什么是天?什么又是人心?”

李浩看着月色一字一顿的将自己想了很长时间的问题抛给了月色,不用说月色也不可能解决这个问题,天说不清,人心道不明,没有答案,不会有人知道。

“天?人心”月色咀嚼着这两个词,在李浩说出来的时候,她就有些奇怪了,毕竟一个小孩子理论上来讲是不会接触到这种程度了东西。不论是天,还是人心,都是不可探寻的东西,根本没有人能够说清楚那是什么。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