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7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好的,如果真的需要的话,我会叫您的……”李浩单看这架势就知道,月色摆明了不放心自己一个人单独睡觉,不过话说除了青冥以外,貌似就没有人放心李浩单独睡觉。没见到李浩在凤凰家族每次苏醒过来的时候面前都有人吗?不是净月,就是凰羽西三女,再要么就是凰宁心了,反正每次都有人。

在彻底远离那些佣兵的埋骨之地,所有的马车都停了下来。月光之下,佣兵们一个个再一次布置了自己的帐篷。至于苏妙言,也给自己布置了一个帐篷,至于马车车厢,她是不用想了,虽说知道是空间车厢,而且里面还有一间卧室和客厅,不过很明显这不是给自己布置的。月色决不允许有人靠近她的房间,至于在客厅打地铺倒是无所谓,不过很明显对于苏妙言来说还不如住帐篷,这样反倒更自由一些。

而凤凰家族的成员很明显直接就没下马车,就睡在马车里了,那些侍女也各自住在自己的马车中,总之一句话凤凰家族全都没出现。完全不在意就这么走会不会走丢这种问题。

“宁心,你说月色不会真的打李浩的注意吧,之前已经被啃了那么多口了。”净月坐在茶几旁苦恼地问道。

“你还是收了这种想法吧。”凰宁心有些不满的说道,“月色和我哥哥的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对于李浩,和冥月绝对不会有什么区别,你现在有些看不清自己的和别人了,月色的身份你还不清楚吗?就算你不知道一些事情,猜也该猜出来,中间可是足足有一万年!”凰宁心说这话的时候狠狠地瞪了一眼净月,有些话可不能乱说的,今天要不是月色心情好,天知道会怎样!

“嗯?也就是说传言是真的喽。”净月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自己胸脯,终于明白了月色当时为什么会是那个表情了,要不是今天见到李浩心情好,估计真得需要打一架才能解决了,“那怎么没举办婚礼?”

“你傻啊!”凰宁心狠狠的鄙视了一下净月,“不论是月色还是我哥哥当初的身份根本不允许两人草草了事,毕竟当初迎娶冥月的时候,我哥哥两次邀请了这个世界有名有姓的家伙,不管是有仇有怨,都卖了我哥哥一个面子,除了天风神家以外全部到了……那要迎娶月色的话按照这个规格的话,你觉得在当时能做的到吗?”凰宁心说到这里也是无奈,毕竟月色嫁进来绝对是平妻,要是妾的话,倒不用这么麻烦,但问题是,月色当妾,月色倒是同意,但那些界级传奇的脸往哪里搁啊!

“这个倒也对,当初你哥哥太嚣张了,估计他也没想到月色的问题。所以才会出现后面这些事情,月色也够倒霉的,居然出现了这种事。”净月现在也算是明白了,月色到底有多么的倒霉,要是当初病危的时候一起嫁了也没有那些事,可是那个时候阴差阳错玩了一个离奇失踪,等后来再见到的时候就没了机会。

“所以说你最好少惹月色,和我一样少说话,咱们两个都惹不起对方,人家才是标准的监护人。就算冥月当初想通了将李浩托付给了我们,但是月色耍赖皮的话,虽说并不算是名正言顺,但在凤凰家族,有不少老人还是知道月色的身份的。”说到这里凰宁心的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当初的事情凤凰家族没有外传倒是事实,但是内部的话,是要有些资历的人都是知道的……

“雪中送炭这种事正常人都会记得,我家的很多人都承月色的情,和冥月不同,月色若是真的和我哥哥结婚了的话,她能很轻松坐稳族长夫人的位子。”凰宁心翻了翻白眼,月色的身份,很古怪,但是凤凰家族很多人还是承认的,只要月色插手凤凰家族的事,阻力并不算大。只是当年被那些长老伤了心,因而才不愿回到凤凰家族,常年在外游荡,话说回去的话,待遇绝对不比凰宁心和凰宁净差,毕竟凤凰家族也有忠于月色的势力。

凰宁心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及自家那些人的古板,不知道为什么族中那些正直的老人就是对冥月的族长夫人身份不满。就算凤宁云再怎么折腾,他们依旧是不满,虽说没有因此而做出损害凤凰家族的利益,但就是不爽冥月。到最后冥月为了凤凰家族重伤,他们虽说承认冥月的功绩,而且也没少给冥月治疗的宝物,但照样不满冥月的身份。总之一句话,他们承认冥月的功劳,并且也从不刁难冥月,但就是对冥月的族长正妻的身份不满。

好吧,这些人不管怎么说虽然讨厌一点,但绝对算是好人。然后再说月色,月色的身份没什么讨厌的,能力也很强,身份地位,样样合格,再加上郎有情妾有意,在那些不爽冥月族长夫人的人看来,月色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因而到最后就算没成功登上族长夫人的位子,那些人依旧承认月色对于他们的领导地位。毕竟凤宁云曾经强烈暗示自己的族人,就差明说,月色和自己是先上车后补票,强烈要求自家族人对待月色像对待冥月一样。

可惜这些人到最后被那些长老给利用了,月色和冥月一起离开了。当初要说的话,长老们针对的是冥月冥凤的身份,针对月色却是因为没有明媒正娶,总之一句话,当时非常混乱。等到冥月回来之后,将凤凰家族从水火之中救助出来之后,有不少人已经承认了明冥月了身份,虽说不爽冥月另一层身份,但终究还是没有发作。

之后冥月重伤,月色归来的时候,再一次将凤凰家族从火坑中捞了出来,这一回记的人就更多了。而且这一次由于没了那些激进派的长老,倒是没有人挑月色的刺。在那些正直派老不死的暗示下,那些人都默认了月色前族长夫人的身份,再加上月色曾经对于那些人的领导地位,因而等到月色走的时候,凤凰家族实际上已经诞生了一派属于月色的隐形力量。

对于那些凤凰家族的传奇来说属于月色的隐形力量现在依旧存在,毕竟月色真正离开的时候,凤凰家族的两颗新星已然升起,之后就安全了很多,那些人又没有死掉,自然而然依旧忠心于他们心中的前族长夫人。

之后几天马车就那么缓缓的行进着,路上也如正常状况一般没有出现哪些劫匪,凤凰家族的威名,对于正常人来说还是很有威慑力的,不是每一个人都象拉米诺那样迷了心窍。凤凰家族的斤两还是很重的。

胆敢打劫凤凰家族的按照凰宁心的话来说那些都是熟人,与其说是打劫,还不如说是为了和气生财,懒得和那些人计较。话说传奇的体验生活,做劫匪也是算是一种,土匪头子也算一种,黑帮老大也是一种,反正无聊的传奇,什么事都做,碰到这种事,凰宁心也就实在没办法,手指缝中露出一些当做买路财吧。

毕竟大家都不容易,比如说净月要劫了凤凰家族的财物,凰宁心就会按照普通人的那一套掏钱赎人,然后看情况再整上一堆人是不是要对净月的手下进行围攻,再将东西抢回来。当然这说的是不出现人员伤亡的状况,不过话说到了那种程度的传奇,都很讲理的,标准的按人头收钱,只要你反抗的不是很厉害,那些人也不会太过分。龙腾帝国东边就有那么一伙人这么干的,领头的就是两个传奇,一主修身体,一主修精神,都是狠人,什么玩意路过都去收钱,遇上这种事你说掏还是不掏?

当然传奇闲得无聊做土匪的话,一般也就是几十年的功夫,象龙腾东边那种一干万多年的,那都属于兴趣爱好,正常传奇也没那么离谱。再下来就是传奇就算做了土匪头子,他们的手下也是很牛的,别想着和别的土匪窝差不多,传奇的土匪窝,那手下都是正规军,都是有操守,有信仰,有准则的,那些家伙也不会乱来,也不会让自己的商路断掉,他们的打劫更像是合法征收。

龙腾东边的那批土匪,只要你交了钱,就算不带佣兵,只要还在他们的地盘里他们就会保你平安,虽说是强买强卖,但对于商家来说这些土匪很有存在的意义。所以嘛,凤凰家族的商队通过那里的时候也会交钱,这可以算是商业的准则,毕竟那里算是土匪窝,什么地方就有什么样的规定。

那两个传奇和凰宁心还有凰宁净都是熟人,但依旧要遵守规定。不过话说传奇的那些无聊的规定相当的多,而且不出现像百族大战那种混乱的局面,这些传奇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在规则里面蹦跶来蹦跶去,反正很少有人会破坏这些规则,而且一个二个玩的很高兴。

林默最近也注意到了自己的变化,实力增强了不少,原本就有七阶的他,现在虽说依旧是七阶,但身体的素质各个方面提高了三倍。一招一式已经不弱于以前自己见到的八阶的家伙了,最重要的是它拥有一个健壮的身体,这样就给了他一个上升的基础。以后要是突破八阶的话他就有了和九阶动手的资本。

不过看看凤凰家族的那些女子,林默就不由的感叹,对方那恐怖的实力,不论是复活,还是给予自己的祝福,都令自己大吃一惊。什么时候才能达到那种地步,一直以来都认为自己还算天才的林默,终于有了一个目标,

李浩这几天下来已经和月色混熟了,看得出来月色对他简直就和对待自己孩子没什么区别,不过也正因为这种感觉,李浩有时就会有些哭笑不得,毕竟他和普通的小孩子不同,他已经有了差不多成熟的心智了。

不过李浩并没有拒绝月色好意,也许有些事让李浩比较头疼,但是很明显他知道,他要是真的只是十岁小孩的话,月色就是为了他好。所以在面对月色一些比较古怪的要求的时候,李浩大多时候还是点了点头。

月色对李浩的评价基本上就归于两类,一类是太可爱了,好乖;一类是太不可爱了,一点也不听话。后一种少不得会赏赐一个弹指,说到这里到现在第一次的那个指印还没消失,找净月和凰宁心帮忙,结果两人一人赏了一个弹指,结果现在李浩的脑袋上多了一个三瓣花,更女性化了,为此李浩气闷了不少时间。

至于作为车夫的苏妙言和李浩已经混熟了,虽说对于李浩的容貌深恶痛绝,以至于在第一次知道李浩是男生的时候,直接从马车栽了下去、

按苏妙言的话,李浩从哪一个角度看都看不出来是个男生,所以还是乖乖的当妹妹吧。当然李浩也算看出来苏妙言对于他的打击,纯粹是为了报复自己在容貌上和李浩的差距,不过很明显任凭苏妙言怎么成长估计也打不到李浩那种妖孽的程度了。

这几天下来,李浩也从苏妙言那里得知了她的身份,因而不得不感叹,东大陆苏家,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幸运啊。先是苏凯杰被韦伯斯特看好,虽说没有收录为弟子,但能住到苏家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在之后苏妙言又被月色看好,这么一来李浩不由的感叹,苏家最近是不是要气运爆棚了。这运气啊,太牛叉了,全都是翘家党,而且一个二个的碰到了好师傅,这也太幸运了。

不过李浩也从苏妙言那里知道,她和苏凯杰不熟,不过想想,等苏妙言回去之后,估计两人很快就熟了起来,毕竟他们的老师熟啊!月色在当初韦伯斯特还没有长成的时候就很看好韦伯斯特,据说还给了些好处。而韦伯斯特这人本身就属于那种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所以对月色抱有相当程度的感激,一来二去就熟了。话说韦伯斯特最熟的还是方文心,可惜单恋了这么多年,就是没个结果,最后只能放弃了。

龙腾镇安清晨再次打开城门,十六架同列的宽敞青石路,两边站了不少的人,一个个远眺着城外,等待着凤凰家族的来临。

“来了。”城门楼上一声叫喊将所有人吸引了过去,原本还有些无精打采的众人,瞬间来的精神,远远看去,目力极佳这已经可以看到地平线上一行马车缓缓行来。

月色这个时候不知道怎么来了精神,招呼苏妙言驾着马车行到了所有马车的最前列。原本对于凤凰家族就有些不满的苏妙言,这个时候得到月色的命令之后瞬间来了精神,八匹梦魇,一同发力,直接超过了凰宁心的马车,飚了最前方。与此同时,凰宁心有些头疼的掩住了额头,但最后还是没有说什么,实在是无奈了,这么多天都过去了,结果最后来了乌龙。乌龙就乌龙吧……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