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5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P></strong>“月色……”凰宁心站出马车有些犹疑的叫道,她不知道现在该叫姐姐,还是不该叫姐姐,毕竟当年月色已经不允许她们叫姐姐了。『|至少是在得到她原谅之前是不允许了,所以现在见到的时候才会犹豫,叫和不叫都没什么两样,这才是最大的麻烦。

“这小子我带走了,可以吗?”月色双手叉腰说是在问凰宁心,实际上就没有给凰宁心否决的机会。好吧,月色吵架吵不过净月,现在直接玩釜底抽薪,直接在大义上占了制高点。

“这个……”凰宁心看了看月色,又看了看净月,最后又扫了眼李浩,“我倒是同意,但现在李浩是净月在带,我插不上手,你如果想要的话,还是找净月吧,我可没什么办法。”凰宁心有些头疼的说道。

冥月当初毕竟升起过让月色带自己孩子的想法,毕竟那个时候的凰宁心还有凰宁净完全没有带孩子的经验,反倒是月色还有一点照顾小孩的经验,当然这里说的小孩指的是数百岁的……这也是为什么凤凰家族从三万年前开始由凰宁心和凰宁净轮流带小孩,完全是为了到时带冥月的孩子。而现在凰宁心完全不知道月色是否清楚这个消息,要是知道的话,那就没的辩解了。就算最后冥月选择了凤凰家族,月色也有太多的理由。

“喂喂,我记得冥月当年说过让我带他们家的小孩,你们几个谁有带小孩的经验?”怕什么来什么,月色顺口就说了出来,不过很明显这三万年看来月色并没有多关注凤凰家族,否则的话就知道,凰宁心和凰宁净都是在多么努力的练手,现在照顾小孩的技术绝对是一等一。

“月色,清雪的孩子是我带的。”净月侧过身来幽幽的说道,还比划了一下,她当初将一尺长的秦旭养到和自己一样高的时候那种自豪地心情。“所以还是由我来带吧,我的经验比你更丰富,我至少将一个小孩从一尺长带到了成年,至于你,呵呵,你那算是带小孩吗?你懂得怎么换尿布吗?”净月挺了挺胸拿出自己的专业讽刺道,话说净月也不会换,这种事都是交由清雪来解决的,她大多数时候都是在玩那个小孩……

“那个,月色,我和姐姐,在这三万年来已经带了几百批小孩了,现在我和姐姐的带小孩水平很高……”月色在被净月的话噎住之后,凰宁心这个小孩心性、不看人眼色的家伙也插嘴说道。这话一出来结合净月之前说的,就差明说月色你老了,已经跟不上时代的潮流了,我们现在都是带小孩专业户,现在已经不是你的时代了。

月色被净月和凰宁心顺嘴说出来的话,来了个穿心二连击,不过她的确不会换尿布,她一个没生过孩子的传奇会什么换尿布。冥月倒是会,毕竟她可是将凰宁心和凰宁净两女从一尺长养到了成年,什么不会?

可惜月色那个时候没在,要是在的话,现在还能嘲讽一句,“当年姐姐还给你换过尿布”,不过很可惜,那个时候月色还在山谷当中对着野花野草弹琴呢。等到月色回到凤凰家族的时候,凰宁心和凰宁净都长得差不多大了,只是心性还像小女孩罢了,月色主要就是陪着她们玩,那个时候往前推上三万年,凰宁心都不用尿布了。

“哼哼,别以为会换尿布就很得意,你需要尿布吗?”月色面色涨红,不过传奇的反应都是很快的,瞬间将李浩拽到怀中,问向李浩。“看吧,这么大的一个小孩了,完全不需要这些东西,刚刚好是我专业对口的年纪,你们带的都是小屁孩,我当初带你和凰宁净的时候,你们两个心思就和现在的小李浩差不多。”

李浩被月色抱到怀中面色涨红的看着对面净月和凰宁心,他还能说什么呢?都扯到什么玩意上面去了,换尿布,这都是什么玩意,和自己沾得上边吗?真是的,自己的姑姑也真有够无聊了,还有净月,唉,你怎么又变成了大人,感觉变成大人就成熟了好多。

凰宁心转头看向天空,和月色争吵本身就不对,再说李浩一抱回来就这么大,回自家也才两个多月。出生虽说在十年前,但是等苏醒之后就这么大了,而且连自己的思维模式,价值观,什么的都构造好了。自己和姐姐看到这么一个侄子,还能说什么?三万年的练习完全泡了汤好不,人家直接就不是小孩,直接就是一个已经明白事理,比自己三万岁时还成熟的少年了。

“哼哼,不回答就是默认了,我抱走了,好可爱!”月色和凤宁云还有冥月的关系极为亲密,要不是意外太多,导致了最后的悲剧结尾,现在李浩绝对不可能落到凰宁心和凰宁净的手上管教。不过就算出了这么多的意外,现在李浩出现在月色的面前,月色还是极其喜爱的,但看抱在怀中亲了又亲就可以看得出来。

说来月色现在都生出了将李浩抱走不再还回去的想法,这个可是冥月之子,这个可是流着凤宁云血脉的孩子,这可都是和自己有着极大因缘的人。甚至于都可以算做自己的孩子。【当初为什么要推迟那场婚礼,否则的话自己就是名正言顺的监护人。该死啊!】月色不由得后悔当初为什么要拒绝,否则现在也不会这么麻烦。

月色和净月还有凰宁心的争吵最后还是没有分出来一个结局,不过要说月色算是赢了,毕竟现在李浩已经让月色抱到了自己的马车里边。

话说月色的马车比李浩乘坐的马车更嚣张,虽说凤凰家族也是八匹一架,但这次除了领头的,也就是凰宁心和净月坐的那辆马车,以外其他都仅仅是四匹。而且很明显月色的梦魇要比李浩的那些独角兽壮实得多,每一个都不比当初青冥的疏小,黝黑壮实的梦魇,直接就将凰宁心的独角兽压了下去,身长一丈有余,每一个都长得一样,当即李浩就觉得这位姑姑的确闲得无聊了。明显是花了不少功夫才做到的,月色可没有势力,做个空间性质的马车很省事,但这些马匹就不省事了,找一批一样的东西终归要花费时间。

李浩也没说什么的,看得出来月色对自己没有恶感,反倒很喜欢自己,而且传承记忆里面也有提及,要是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可以去找月色,也就是说月色在自己母亲心里还是有很高地位的。所以李浩也就接受了月色安排,只要不别太过折腾自己,李浩还是不介意面前有一个大美女的。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

至于凰宁心眼见月色将李浩抱走了,也就叹了一口气,没有说什么,反倒劝解净月别去找麻烦了。月色和冥月,要说起来,凰宁心和凰宁净总就是亏欠良多,再说月色又并非要将李浩带走,也是跟着自己一行去镇安,并不算太过分,凰宁心也就默认了月色的行为。

别人不清楚,凰宁心和凰宁净心中明的和镜子没什么区别。当初,凤宁云还没死的时候,一万年的时间凤宁云和月色两人已经和好了,估计该做的都做了,就差婚礼没举行,毕竟月色和凤宁云的身份还有地位在那里放着,草草摆宴邀人来见证一下,这种事他们还做不出来,所以迫不得已才搁浅了下来。

月色本来的打算是百族混战结束之后再结婚,那段时间在凤凰家族月色的身份本身就不清不白,话说能插手家事的客卿,这是什么意思直接就差明说了。不过可惜月色的身份在那里摆着,没有那个见证,月色并不能说是凤宁云的妻子,也正因此月色才一直纠结当初自己为什么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放弃自己的大好姻缘。也许这个就是月色一直挂在嘴上的命~

这也是为什么凰宁心和净月这些人不论什么时候见到月色都是二十二三岁的样子,女性传奇的外表年龄和外貌实际上就是她们人生的一种写照。月色终究差了一点,否则的话现在的外表会更成熟一些。

净月由凰宁心拦着,只能眼睁睁的瞪着月色将李浩带走了,然后气鼓鼓的把地上的那些死人中的好人全部复活了过来。不过很明显佣兵就这么少了接近四分之三,复活之后的家伙一个个震惊的又要死去,可惜净月就瞪了一眼他们之后就全体安静了下来。然后气鼓鼓的净月给他们所有人加了一个祝福,貌似是各项机能全体提高三倍。传奇的祝福,对于那些正常人来说估计和永恒的祝福差不多,毕竟就算是域级传奇要活三万年也是极其艰难的一件事,当然这指的是人。

林默再次整理一下队伍,下令自己的手下和自己一起将这些曾经的战友掩埋,虽说他们背叛了佣兵的准则,但是让他们抛尸荒野,这也不属于佣兵的准则,虽说已经变成了敌人,林默还是按照他的准则在行事。

至于将自己手下复活的那个人,林默看得很清楚是一个少女,也是凤凰家族的子弟,坐在最前面的那辆马车上,想来应该是身份高贵的嫡系子弟吧。

林默并不恨凤凰家族的人心狠,毕竟凤凰家族的人也没做什么,反倒还救了自己等人,错在自己手下贪念太重,而且自己对手下太过信任,错在己方。不过所谓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至少这次以后自己的佣兵团彻底抱成了一个团,每一个人的心性都是可以保证的,林默看着那站在自己身后的手下,示意他们安静。

之前净月再将那些保护自己等人的佣兵复活之后就通知了林默,让林默告诉自己的手下,他们是被凤凰家族的卷轴复活的,并且给他们加持了永恒的祝福,算是对之前保护的谢礼,其他的话就不要乱说了。

月色的马车载着自己和李浩,缓缓的跟在净月一行马车之后。至于苏妙言看起来真的是被月色当初车夫使用了,不过想想当初,青冥做的事情,车夫也是一个很不错的工作嘛,尤其是对于这些不老不死的传奇来说,有些时候那些血脉单薄的后代,还比不上成天在自己面前晃荡的车夫,毕竟混个面熟了嘛!

月色载着李浩,只是问了一些,李浩最近的情况,就在也没有问李浩太多关于凤凰家族的东西了,虽说月色了解的凤凰家族是三万年前的,但总的来说大体上还是没有太多变化的。她更多的是关系李浩过得怎么样,毕竟当年凤凰家族长老闹的那叫一个凶,要不是冥月不让她出手,说不得她将那些家伙全部都宰掉了。而李浩虽说是凤凰家族的嫡子,但身上毕竟有一半的血脉是冥凤一族的嫡系血脉,要是那些长老反反复复的折腾,月色觉得自己还是将李浩带走算了。

不过得知凰宁心和凰宁净将那些长老杀的杀,流放的流放,现在的凤凰家族直接就不存在长老,族长一言而定。因而月色不自主的高看了凰宁心和凰宁净一眼,当年她曾多次告诉凤宁云让他攘外必先安内,可惜凤宁云一直舍不得杀那些杂碎,觉得自己的实力可以绝对压制那些家伙,因而不了了之,到最后反倒被他们所拖累,不论是凤宁云还是明月的死和那些长老都脱不开关系。

“哼哼,没被人欺负就好,要是凤凰家族有人欺负你的话,来找我,我会将你养大。”月色的手搭在李浩的脑袋上,“当初冥月告诉我她怀孕的时候,现在想来已经过了那么久,果然我休息的时间太长了,以后我会经常去看你的。虽说我比较讨厌凤凰家族,那地方对于我和你妈妈冥月来说就是一个伤心之地,不过既然你出世了,我就会照顾你的,你也算我的半子啊!”

月色眼中显出丝丝的缅怀,岁月悠悠,数万载一晃而过啊,到了她这种程度几乎已经没有进步的机会,上天好似在压制着她一般。从当年凤宁云将她带回凤凰家族为止这接近八万年的时间里她几乎就没有进步,当年凤宁云和冥月被带走之后,月色进入了第一个高速发展的状态,而之后一曲明心之后,便进入了第二个高速发展状态,之后就几乎没有多少进步了。她现在有太多的时间可以消耗在李浩的身上,就和当初照顾宁心和宁净一样,因为她知道没有机缘的话她是不可能进步了。

“在凤凰家族,我过得很好,基本上除了要学习一些必学的课以外我完全不需要做任何的事情。多谢月色姑姑挂念了。”李浩现在完全不能理解月色的身份,他母亲的传承记忆当中没有给出月色的身份,只是点名了这是可以绝对相信的亲人。然后就没有太过详细的介绍了,这就是为什么李浩的传承记忆当中没有说明凰宁心和凰宁净到底多少岁的问题,这些很亲密的人都不详细,基本上要靠自己去交流去了解,才可以。(未完待续。。)</P>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