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4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冥月的回归对于凰宁心和凰宁净两人触动很大,即使心性恒定下的凰宁心也缓缓的发生了一些变化。那时的凰宁净和凰宁心已经可以算的上是正常级别的界级传奇,大概也就是现在凰羽西的程度,和当初那种被月色分分秒解决一打的程度已经有了不少的进步,可惜百族征战的时代,从来不缺这种级别存在。

冥月虽说被火凤一族的长老烦透了,但是那种绝对的实力依旧压制了所有的异议。也许一万年前还会有人质疑冥月的身份,但一万年来一直庇护在凤宁云羽翼之下的凤凰一族的族人,终于明白了这是一个什么的时代。

凰宁心和凰宁净也不再像亿万年前那么娇气了,至少知道自己,还有自己的家族需要力量,也明白她们已经不再是公主了,她们需要守护自己的族人了。冥月的存在只是帮着她们扛起来这份责任,终有一天这份重担依旧会落到她们的肩上,在这之前要做的就是积累实力。

也是因为有了冥月,凰宁心和凰宁净才被解放了出啦,也才有机会结识到净月,方文心,紫琳夕,清雪,寒凝等等传奇。凰宁心、凰宁净、方文心那时应该是那些人中最弱的存在了,也许是天意吧,净月和这两人一见如故,命运就这么难以置信。紫琳夕虽说淡漠,但对于凰宁心却是极好。至于月色,也曾见过了数次,不过很明显月色不象冥月那么好说话,对于凰宁心还有凰宁净冷淡了很多,隔阂在之前的一万年就产生了。

冥月靠着外力压制着李浩的诞生,她做不到凤宁云那种豪言壮语,“我要为我的孩子平定这混乱的百族,只有这样,我才能放心他出世。我走了,冥月,我会尽快回来的。”可惜就算是凤宁云也做不到那种程度,反倒因此而失去了性命。既然做不到,那就等吧,一万年不行,那就十万载,终究会等到那一天的。

岁月悠悠,百族的混乱局势没有向着冥月所想的那样变得安定下来,反倒变得更加的混乱,因为冥月的存在,好不容易脱离了争斗漩涡的凤凰家族,再一次被拖到了战争的深渊。战火再一次燃烧到了凤凰家族,冥月带着火凤一族的传承族器上了战场。

这是冥月最后一次上战场,冥月虽说已经站立在了传奇的巅峰,可惜她那并非全部是她的实力,她并非紫琳夕那样,所有的力量都是自己修炼出来的。冥月的实力有三成都是火凤一族传承族器的力量,太古遗留下来的神器,凤凰一族的传承族器——净火红莲。凤宁云虽说是族长带着这个传承族器,但却一直没办法得到承认,反而冥月作为冥凤在得到凤宁云的遗物,第一时间便获得承认,也许冥凤火凤,最初根本就是一家吧。

凤凰一族的长老背叛了冥月,传承族器的诱惑强大到将自己种族推倒深渊都在所不惜,冥月重伤,对于冥月这种程度的传奇来说,调养一段时间就可以了。毕竟神器和巅峰传奇都不是说笑的。但对于一个母亲来说,那就是自己活着,或者自己的孩子活着的问题了,冥月累了,要不是有孕在身,说不定当初就陪着凤宁云去了。

冥凤一族,对于冥月来说是一个回不去的家,世界破碎了,冥凤一族在另一块大陆之上,已经没法找到了。也许时间充足的话,冥月会去找,可惜时间啊。火凤一族,对于冥月来说没了凤宁云这里就是一个伤心之地,若非凰宁心和凰宁净,她估计再也不会回来了。当初凤宁云死的时候,她若也跟着死了,凰宁心和凰宁净就真的没人照顾了,她们两个,可是冥月抚养大的。

冥月在回到凤凰家族的时候就做出了选择,留下自己孩子,自己和凤宁云一样回归天地。至于回去是为了什么,冥月准备将净火红莲还给火凤一族,至于是传承给凰宁心还是凰宁净那就看运气吧。

凤凰家族最混乱的时候到来了,在冥月拿出净火红莲准备挑选传承者的时候,凤凰家族的长老强烈要求冥月交出自家的传承族器,而且人选并非是凰宁心或者凰宁净,而是一个不起眼的直系血脉。至于凰宁心和凰宁净的族长之位已经被废掉了,而那个男子便是新任的族长,至于凰宁心和凰宁净都会作为那个男子的平妻。长老们想断掉凤凰家族的嫡系血脉,彻底由他们来掌控凤凰家族,这段和平的日子他们已经积累下了不少的力量,在冥月重伤之际,他们终于找到了摊牌的机会。

凰宁心和凰宁净经过冥月的指点实力已经有了不小的进步,再加上凰宁心一次意外的旅程,已经看到了通往界级传奇巅峰的道路,她们那时少的只有积累和经验。

凰宁心和凰宁净她们已经不再是以前的公主了,她们开始走向成熟了,凤凰家族嫡系的血脉,不觉醒也就罢了,一旦觉醒,上古时代遗留在血脉中的力量将一点点显现,极大的缩减了她们的积累时间,使得她们有了和长老们硬碰的资格。

长老的提议直接被冥月拒绝,即使是重伤,那个时候的她也不是这些蝼蚁可以挑衅的。冥月静静的等着凰宁心和凰宁净归来,她认为自己已经不需要再庇佑凤凰家族了,凰宁心和凰宁净已经长大了,带着净火红莲已经足够庇佑凤凰家族了,也许不及自己的时候,但这也就足够了。可惜等到的却是凤凰家族的内乱,长老们终于迫不及待得想获得冥月手上的传承族器了,凰宁心和凰宁净也都遭到了自己家族的袭击。

冥月最终还是等到了凰宁心和凰宁净,可惜是在长老包围的情况下,凰宁心还有凰宁净都已经找到了自己前路。冥月知道自己可以放心的离开了,假以时日,凰宁心和凰宁净绝对会达到自己现在水平。在走之前,她要做的便仅有两件事了,一个是将传承族器交给凰宁净,一个是杀掉这些背叛者,至于那些背后使用小手段的就交给凰宁心还有凰宁净来练手吧,终究还是需要成长的。

凤凰家族的背叛者,也许已经彻底癫狂了,自百族以来,凤凰家族第一次内乱出现了外族的插手,长老们已经疯狂到了引外族袭击凤凰家族,看起来他们已经对于冥月的存在再也接受不了了。

那些背叛者还是失败了。不仅仅他们有援兵,凰宁心她们也有援兵,净月,清雪,方文心,这个时候的方文心已经不弱于冥月了,无愧于她的天才之名,至于净月,在她苏醒的那一刻她已经是界级传奇了,绝对不弱于冥月,她毕竟要比在场所有的人更大一些。

最后出场的是月色,这个时候她看起来并不是很好,但实力依旧极其强大,也是她带着冥月离开的。凰宁心和凰宁净都没有接受传承族器,说是留给自己的子侄,也算是补偿吧。月色看着冥月叹了一口气,这要是在凤宁云刚死的时候,冥月也要死的话,说不定她心情一激动也就跟着死掉了,不过这么多年下来,已经冷静了下来,虽说还有想起当初的场景,但自己始终不是凤宁云的妻子,就差那么一点,就差那么一点。

对于凰宁心和凰宁净,那时的月色已经好了不少,至少不像以前那么冷淡了,但和当初抱着凰宁心和凰宁净亲吻的时候还是有极大的差距。不是她的心太狭隘只是当初凰宁心和凰宁净太没脑子,做得太过分,连亲近和疏远都看不到了。

当初不论是凤宁云,还是冥月,或者是她月色,对待凰宁心和凰宁净并非是哥哥和姐姐,更多扮演的是父亲和母亲的角色。凤宁云支撑起一片天地,而冥月照看凰宁心和凰宁净,等月色来了之后,这份工作更多是由她来做,毕竟为了凰宁心和凰宁净冥月已经操心了数万年,一直没有怀上自己孩子。

如果让凰宁心和凰宁净回忆自己的父亲和母亲,那想到只会是凤宁云和冥月。当初因为凤宁云跌下裂谷,凤宁云的母亲就深受打击,再加上凤宁云父亲的死,她母亲若非有孕在身也会去世。等到凰宁净和凰宁心出世,没过多久,就因为耗损太大,外加伤心过度,再加自家儿子已经长成,不再需要自己照顾,就那么撒手而去。说白了凰宁心和凰宁净实际上就是她长兄和长嫂抚养大的,这也是为什么冥月和月色会那么心痛。

月色带着冥月离开之后,没过太久就独自回到了凤凰家族,然后就住了下来,虽说对于凰宁心和凰宁净还是心有不满,但是冥月还是说服了她,让她替自己照看凤凰家族,非灭族之灾不可出手。

凰宁净毕竟经历万余年的磨砺,再也不是那个不知所谓的小女孩了。知道这个世界上可以依靠,对自己好的人绝对有月色这个成天冷着脸的姐姐,也就尽最大努力磨平当年给月色留下的伤口。一点点的复合着双方的关系,也许恢复不到当初那种亲如母女的感觉,但也逐渐融化了月色的冷脸。

月色在凤凰家族呆了近三万载,头一万载就呆在那个刻着闲人免进的内院,之后两万载便隐于人后,即使是凰宁心和凰宁净都不知道她到哪里去了。

直到有一天月色终于感觉到凰宁心和凰宁净已经不再是那对抱在怀中的小女孩了,她们已经成长到了和自己差不多的程度,她们几乎已经走到界级传奇的巅峰,几乎已经没有了前路可走了。不论是潜力,还是道途都已经到了极限了,她们已经站到了和自己同样的高度,已经不需要自己在暗暗地保护着她们,终究还是长大了。月色之后就再也没有露面,留了一张条`子说自己离开了,之后就在也感觉不到那种若即若离的温暖。

凰宁心和凰宁净已经到了传奇的极限,她们已经拥有了足够的力量来清洗族中的那些阴暗面。她们已经不再需要他人的庇护,她们已经可以庇护自己的族人了,虽说没有传承族器,虽说不及凤宁云那种强势到极致的实力,但她们已经是这个世界最巅峰的那一小撮的人了。

等凰宁心和凰宁净扫平了家族所有的叛乱之后,想再次接回冥月的时候,陷入沉睡的冥月放弃了那个决定。她不愿回到凤凰家族,那里留给她的只有伤心,凰宁心和凰宁净也长大了,也不用再像以前那么依靠自己的。凤凰家族的一切都走上正轨,她的孩子出世的那一天也许真的会不用见到那混乱的百族,凤宁云的愿望,还是实现了,可惜他却见不到了。

再后来便没有什么了,但不管过了多久,这些事情对于月色来说依旧是一块没办法恢复的伤疤。毕竟就差那么一点点现在的李浩就不是叫她姑姑了,而是叫她姨娘了。可惜就是有缘无分,就差那么一点点。

看着净月那张轻笑的脸,月色恨不得上去将她给撕了,当年将净月当做一个倾诉的对象,现在想来简直就是一个最大的失误。虽说这家伙不会告诉别人,嘴巴也很严,但是这家伙在吵架的时候,该揭短的时候绝对不会留手,绝对会将你的老底掀起来。而且是毫不留情得在你的伤口上踩上一脚,然后一脸奸笑的看着你,让你的怒火无处发泄,完全就是一个揭短狂人。

“凰宁心!”月色被净月呕的一口气上不来,面色涨红的看着净月,最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朝着马车咆哮道。这个时候还是转移话题的好。

凰宁心坐在马车里,一动不动,在净月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她就知道不妙了。知道月色和凤宁云真正关系的人并没有多少,不过很不巧净月就是其中之一,在当年她可能不知道,但作为一个很好的倾诉对象,她所有闺蜜的秘密她都知道。比如说凰宁心曾经的暗恋对象,紫琳夕曾经的历练,方文心的爱人等等这些东西她都是知道的,因为她的口风很严,所以她是一个很不错的倾诉对象,不过揭短这一方面就有些难以接受了。

凰宁心在月色和净月争吵的时候,她没有进行丝毫的劝架,就是因为月色原因,月色和净月不同,她算是真正的长辈,虽说辈分相同,但只要凰宁心站在月色的旁边就会有矮了一辈的想法。因而在月色的战火刚一转移她就跑到了马车里面,长辈做什么还是不要插手的好。

可惜凰宁心再怎么躲也躲不过去,最后月色直接点名让凰宁心出来,这个时候还是乖乖地出来比较好,虽说现在大家实力都差不多,但是当年那些事情,凰宁心觉得还是听话些好。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