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3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P></strong>悔吗?怨吗?月色当初一直不明白那本琴谱最后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不合逻辑的曲子,而这个时候却在自己的指尖缓缓滑出。.一生的经全部融入了曲子当中,当月色指尖一点点滑过琴弦的时候,她已经明白了当初谱曲人的心情,也如同她一样。当初和凤宁云一起在原野上扑蝴蝶的场景,一起下河捕鱼的场景,一起看夕阳的场景……一幕幕在眼前滑过,可惜晚了,冥月啊,祝你幸福,无缘就是无缘啊,终究晚了啊。

一幕幕的场景从月色的眼前滑过,月色便知道她错过了最好的时机了,凤宁云爱过她,可惜当初的凤宁云却被他无意间错过。

凤宁云的初恋就是她月色,月色的初恋就是凤宁云,不过可惜的是,凤宁云喜欢上月色的时候,月色还是懵懵懂懂。等月色明白心痛的时候,凤宁云的怀中已经有了冥月。错在她醒的太晚,错在当初她没有时间争取。

等冥凤火凤两族的开始追捕冥月和凤宁云的时候,凤宁云的眼中已经只剩下冥月了,而月色已经没有了机会。等到凤宁云知道真相怜惜她的时候,她却已经放下了,此身无用,不想拖累凤宁云。月色知道当时只要她开口,依着凤宁云那种性格,冥月得到什么,她也就会得到什么,不过晚了,就是晚了,多说无用。

曲尽,泪碎。融合了曲谱当中的力量,月色已经恢复了过来,通往界级传奇的道路已经彻底打开,在场所有的人都沉醉于琴音当中月色的感情不可自拔,都留下了泪水。也许月色留下,凤宁云睁眼的那一刹那就会迎娶月色,可惜这不是月色想要的,不需要同情和怜惜,她知道自己和凤宁云已经没有了可能,现在是最好离开的时机,她不想让凤宁云为难,毕竟是将死之人。

月色只身离开的时候,凤宁云睁开了双眼,极情和无情都感悟过的凤宁云并没有那么好沉沦于琴音当中,就算流下了眼泪,那更多的也是对于当初的缅怀。看着月色背影,凤宁云有几次都想伸手将月色带回来,可惜月色走得太坚定了,坚定到没有回过一次头,坚定到凤宁云都不确定自己应该不应该挽回月色。

同样月色也在等,等凤宁云伸手,境界的上升,让她的感知灵敏了很多,凤宁云睁眼的刹那,月色虽说惊奇,但却没有加快或减慢自己的脚步,她在等凤宁云。只要凤宁云招手,月色宁可破了自己的誓约,就算是仅仅是怜惜与同情她也会转头,可惜直到月色走出厅堂,凤宁云也没有伸手。【也许我们真的是无缘吧,从现在开始我也能独立了,为什么不愿伸手~】

月色流着眼泪消失在了凤凰家族,而凤宁云看着桌面上的古琴,微微一拨将所有人唤醒。月色死了,化光而去,一曲终结,独留琴弦自鸣。

数万年后凤宁云意外在山谷中碰到了月色,两人相顾无言。数万年的平心静气,在这一刻月色的心中再起波澜,一直以为忘掉了人却依旧刻在心中。数万年的人世沧桑,月色已经不再是曾经那个青涩少女,她看得出直到那时为止凤宁云心中依旧有属于她的位置。

“为什么当年你不留下我来。”犹豫再三之后月色还是开口了。“我一直在等你回头。”凤宁云如是说道。“带我回凤凰家族吧。”月色叹了口气,事实就是这么无奈。“好!”凤宁云轻叹道。可惜两人都明白,自己再难回到当初了,再难找到那曾经的感觉了。

月色陪着凤宁云回了凤凰家族,冥月虽说吃了一惊,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那个时候已经是百族征战的年代,神家没落,凌灵两家绝灭,凤凰家族的最强者已经是凤宁云了,甚至是那个年代最强的行列。大劫之中必有大运,说的就是这种状况,凤凰家族在所有种族的地位越来越高,气运越来越盛。混乱的局势被凤宁云赫赫凶威直接排挤在凤凰家族的地盘之外。凤凰家族成了风暴之下的祥和之地,若非是天平崩溃,自毁城墙凤凰家族也不会出现后期险些绝灭的状况。

月色的到来,对于很多人都是一个冲击,毕竟在除了凤宁云之外的所有人眼里,月色已经死了,倾世一曲之后香消玉殒,化光而去。纵使留下来那一曲绝唱,也仅仅是让人感怀。毕竟只有一个死人掌握了这种近乎于道的技巧,并没有什么可以畏惧的。但当一个活人掌握这个技巧的时候,那么所有知道这件事的人,都会颤抖。一曲尽,近百传奇沉沦其中不可自拔,危险性已经超过了凤宁云,更何况这还是五万多年前的事情,那现在的月色谁清楚她到了什么程度,她的年岁不比凤宁云大啊!

也许有人会想到当初所有的传奇本身就是抱着欣赏的态度去倾听,没有丝毫的防备,但不管怎么说月色的存在对于很多人来说太危险了。灵天语的存在,已经让当时所有的种族明白了一个道理,天才不是可以想象的,也许月色和凤宁云在天赋上不及灵天语,但是他们却有更长的修炼的时间,就算不及灵天语那也是极其恐怖了。更何况对于月色更多的是未知。

月色跟着凤宁云回到了凤凰家族,这个时候的凰宁净和凰宁心虽说已经有了四万多岁,可惜完全庇护在她们哥哥的羽翼下,空有传奇的实力却没有丝毫的实战能力。因为凤宁云的存在,凰宁心和凰宁净一出世就是标准的掌上明珠,百族公主。从小到大几乎一点苦都没有吃过,所有的艰苦都被凤宁云一个人承担了。

这时的凤宁云,已经不再是当年的莽撞少年,他可是凤凰家族真正的掌权人,至于长老决议,已经被凤宁云废除了。凤凰家族在凤宁云的手中彻底拧成了一根绳子。从他掌权开始,那些古板的族规全部都被废除了。和他叫板的长老一个接着一个被凤宁云送去养老了,当时的长老决议,实际上只是一个空架子。

之后的数百年,月色大多时间都是带着凰宁净和凰宁心在玩,至于冥月倒是多次提议让凤宁云娶了月色,可惜,不论是凤宁云还是月色都拒绝了,虽说两人都有情,可惜时间不对,地点不对,百族征战啊!

原本百族征战的时代如同翻滚的油锅一般,而月色出现就是如同往油锅里面倒了一瓢水一般,彻底地炸锅了。天风神家的第一家族称号,凌灵两家的皇族称号,终于在将这些大山扳倒之后,又有一座大山出现了,凤凰家族,凤宁云的存在对于很多家族来说已经是头顶一把刀了,碍于局势还算平衡,倒也就这么忍着。等月色出现,原本的脆弱的平衡彻底崩溃。

也许也不是因为月色原因吧,只是因为那绷紧的神经再也接受不了丝毫的力量,就那么断了弦吧。就这样,凤凰家族终于也被推入了战火当中。

在月色和凤宁云再一次即将复合的时候,战火降临了,百族大战终于进入了疯狂的时代,所有的种族都被卷入。当初神临幽对待灵天语的那一套,在凤宁云的身上得到了重复,也许是命不该绝,凤宁云重伤濒死可就是没有死,凤凰家族损失惨重,但只要凤宁云活着,这根支柱不倒,凤凰家族依旧会有走上巅峰的机会。

凤宁云的重伤,使得冥月走上了前台,可惜冥月始终是冥凤一族,就算有族长夫人的身份,依旧是名不正言不顺。再加上那些被送去养老的长老经过多年隐忍终于得到了反扑的机会,而月色始终是差了一步,没办法插手凤凰家族的家事。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长老们一点点将凤凰家族带入毁灭的深渊。

也是天不绝凤凰家族,凤宁云最后还是苏醒了,依靠着他的威望,将那些长老一一扳倒。不过鉴于当时凤凰家族的战力缺失,凤宁云并没有斩杀那些长老,只是让所有的长老上了战场,并下令所有人在他不在的时候遵冥月的号令,而月色也作为了凤凰家族的客卿,一个可以插手家事的客卿,算是给冥月找的助力。

百族乱战又疯狂了一万年,冥月的怀孕,使得凤宁云兴奋过度。准备平定乱世,给予自己孩子一个和平的时代。可惜天命不可违,凤宁云的决策失误,导致自己身死,凤凰家族损失严重。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长老们再一次进行了反扑,不同于之前的是,这一次推举的是族长,新任族长,凰宁心和凰宁净。这也就是为什么月色和这两人现在并不是非常亲近的原因,当初可是一直姐姐、姐姐的叫,而现在几人之间总有一层隔阂。

凰宁心和凰宁净毕竟是生活在凤宁云羽翼下的公主,对于人心并没有多少的了解,论心计完全不是那些个长老的对手,被那些长老推举出来做了出头鸟都不知道。数百年后,冥月终于厌烦了凤凰家族的生活,交由月色带着自己离开了这块伤心的地方,就如同六万年前离开冥凤一族的地盘一样。

月色和冥月就那么离开了,带着凤宁云的遗物离开了凤凰家族的族器,也算是冥月为自己孩子保留的一份身份。之后的凤凰家族再一次恢复了以前的长老掌权,凰宁心和凰宁净在冥月和月色离开的时候就感觉自己做错了,不过在那么多长老的忽悠之下,她们也仅仅是怀疑了一下,便没有说什么了。

冥月的离开,月色的离开,使得凤凰家族最顶端的战力直接抽空,不论是冥月还是月色在那个时代都是当之无愧的老牌传奇,真真正正能数得上的角色。至于凰宁心和凰宁净,那时也是界级传奇,不过要说实力的话,大概一打凰宁心在当时碰上冥月都是分分秒秒的事。

凤凰家族的自毁城墙,所有的家族都看着眼里,原本失去了凤宁云已经从最强下降到了超一流的凤凰家族,在失去了冥月和月色之后,凤凰家族已经成了所有种族眼中的肥肉,就算当年那些看不上眼的小家族都想咬上一口。等到凰宁心和凰宁净明白这个道理想找寻冥月和月色的时候,伤了心的两人已经失去了踪迹。

挫折使人成长,这句话放在凰宁心和凰宁净身上绝对没有任何的问题,凤凰家族的浩劫在冥月和月色离开之后才正式开始。也是在那时候凰宁心和凰宁净才明白争权夺势根本没有丝毫意义。

一直生活在凤宁云羽翼下的她们根本不明白这个时代的残酷,族人的鲜血,尸骸总算让她们知道了一件事,这个时代需要的是绝对的强权。凤宁云活着的时候,任何一个单独的种族都不敢凤凰家族叫板,凰宁心和凰宁净就是百族的公主。冥月和月色在的时候,凤凰家族拥有和任何一个种族平等对话的资格,可惜那些都已经成为过去了,只能依靠自己了。凤凰家族的没落已成了必然,只是看会没落到什么程度,是灭族,还是苟延残喘。

浩大的凤凰家族在之后万年间东躲西藏,族人一个一个逝去,直系血脉越来越少,直到有一天长老终于需要用凰宁净来联姻,以保证凤凰家族能苟延残喘的活下去。作为家族最强的族长被逼到需要和别的家族去联姻,当年站立在所有种族巅峰的凤凰家族,已经落魄到了这种地步,不知道该说是讽刺,还是该说是悲哀。

冥月出手了,凰宁心和凰宁净就算错的再多,在冥月的眼里依旧是那个由自己抚养大的小女孩,凤凰家族再怎么落魄依旧是凤宁云流尽最后一滴血的家族,就算冥月再怎么不满当初对于自己的态度,她也需要为凤凰家族保下这最后的嫡系血脉,凤宁云的亲妹妹啊!

纵然是有孕在身,冥月依旧是最强的存在,一直生活在凤宁云光辉之下的冥月第一次绽放了自己的辉煌。火凤一族的传承族器,在冥月的催使下,轻松地展现出了那无与伦比的威力,那一万年胆敢对凤凰家族伸出爪子的全部被剁掉了爪子,这个时候除了紫琳夕,又一个女性走上了最巅峰冥月。

冥月的回归,使得凤凰家族再一次拥有了修生养息的机会,不过什么时候都不缺招人厌烦的虫子。冥月掌握的毕竟是火凤一族的传承族器,在她回到凤凰家族不久之后那些长老便升起回收族器的想法。这一次凰宁心和凰宁净不再是以前的孩子了,知道那些长老恶心的想法,都站在了冥月的背后,驳回了长老的要求。(未完待续。。)</P>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