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2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要说当初的凤宁云的确很变态,但实际上并没不是世界上最强的存在,甚至于连前一百都未必能进。可惜的是所有的人都小看了凤宁云,没有人想到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当时最年轻的界级传奇,抱着教育后辈想法的人全部倒在了凤宁云的脚下。生生凿穿了天风神家的地盘,站在婚礼的仪式上,当着所有人的面将戒指戴在了冥月的手上,所有挡路的人都当了凤宁云的踏脚石。

其实这里面最有意思的地方是月色,毕竟凤宁云没有世界,去抢冥月之前,先去冥凤一族将月色带了出来,之后赶时间,直接抱着月色去抢冥月。好吧,这个造型的确够变态,但当时凤宁云表现出来的实力更变态,抱着一个重伤的女孩打穿了当时最强家族的地盘。当然凤宁云本身不愿意这么干,只是迫于月色要求,外加赶时间,不得不这么做,本来的话打算将月色放回自己家……

婚礼上所有的人震惊于凤宁云的实力,开始时还有人阻挡,九阶,域级传奇,到最后神家长老出现,当初神家的那句,“我很欣赏你,在这里放手发誓效忠我们神家的话,我会既往不咎。”也是在那里让所有的阻止者止步,一脚,仅仅一脚将一个界级传奇踢爆了,仅留了一道残魂,然后环视了一遍四周,所有的人都站立在那里,不敢再前进一步。

凤宁云并没有再说什么,在一脚踹废了那只该死的狗屁长老之后,他就知道他已经站立在了这个世界的巅峰之上。他并非传奇,凤宁云很清楚自己实力的差距,他和别的传奇最大的不同便是职业了。

要是将其他传奇看作是魔法师,那么凤宁云就是高攻高敏的战士,而且攻击高的只要一脚就能踹死那些血薄的魔法师。而那些傻x居然还敢靠近自己这不是找刺激吗?物理攻击强大到一定程度依旧能做到重创灵魂本源,既然如此,凤宁云也就懒得在修行那些术法了,力量与速度走到极限并不会比任何法术差,更何况更适合自己。只要那些传奇敢对他动手,他有把握让那些家伙死的像烟花一般,爆的满地都是。

凤宁云就那么带着冥月走了,毕竟那一脚差点挂掉一个界级传奇,这种实力已经堪比神家家主神临幽,鬼才敢去阻止,看似包围着凤宁云实际上就是送凤宁云出去,至少在那个神临幽闭关修炼的时候,神家还不敢磕上这么一个变态,毕竟那一脚太震撼了。

之后的一切就好说了,凤宁云那种完全超乎想象的实力实际上已经铺平了以后所有的路。凤凰家族长老令中剔除凤宁云凤凰家族身份的指令,已经被那些人无视了,这么大的一个助力,傻子才会剔除。这尼玛的就是第二个神临幽,哪个白痴会将这种战斗人员排除在自己的家族序列,更何况要说的话凤宁云也没犯什么错。看吧,长老们就是牛,黑的都能说成白的。

凤宁云在带着冥月和月色回凤凰家族的时候实际上已经知道自己闯了大祸了。不过该怎么说呢?对了,应该说是少年之心未逝,或者说是自己怀中的女孩还有旁边的那位,使得凤宁云不得不想个办法让神临幽妥协一下,这也是为什么凤宁云没有挂掉那个神家长老的原因。在别人看了凤宁云这是和神家结了不死不休的大仇,但凤宁云知道,自己杀的那些人只能算上啰喽。只要没挂掉那个神家那个长老就不算严重打脸。

凤宁云清楚的知道自己现在实力就算神临幽亲自出手也要掂量掂量。而且很明显凤宁云也给神临幽留了面子,虽说是抢亲,但要说的话,凤宁云和冥月的关系那很明显是路人皆知,谁对谁错还是两说。反正一句话,这玩意标准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根本没有的解释。这样一来也就给了双方相当的回转余地。

也许对于天风神家那些族人来说面子很重要,但那些高层考虑的就不单是面子的问题了。这要是一个小人物的话,杀了那就杀了,可很明显凤宁云当时的程度已经不是任人拿捏的角色了。撇在任何一个旮旯,都是响当当的角色。为了面子去追杀一个很可能会是神临幽一般的角色,这已经不是魄力了,这是傻x!

也正因此天风神家在神临幽没出关之前,只是对于凤宁云弄了一个超高的悬赏,算是面子工程吧。不过天风神家很自然的不允许自家人接这个悬赏,说白了就是让一群傻x去试试水,结果很明显,开始还有一些想成名想疯了的家伙出现,可惜凤宁云属于超级狠角色,直接一人一拳,全都躺尸去了。

之后的两百多年,凤宁云除了给月色吊命,其他时候都是在冥凤一族软磨硬泡。这个时候冥凤一族的大门对于凤宁云来说已经是很随意的事情了,要不是冥月不想让自己母亲难为的话,估计都不回去了。

也正是因为这样,凤宁云隔三差五就会去冥凤一族。开始几十年冥凤一族还会像防贼一般防凤宁云,后来的发现对方直接就走直线,根本就不吃那一套。再加上凤宁云经常来很多族人都混了个面熟,冥凤一族对于自家长老的命令基本上都是阳奉阴违。凤宁云也乐见于此,对于长老,不管是冥凤还是火凤,他都是一个不爽。火凤一族那些敢唧唧歪歪让他不要娶冥月,而是让他去娶火凤一族少女的长老,全部都让凤宁云给送去养老了。至于现在那些长老绝对没有一个敢在他面前废话说是不让他娶冥月,全都是不支持,不反对。

在两百年最后的几十年,冥凤一族的长老终于松口了,当然开出了五个条件,全都非常变态的条件。凤宁云眉头都没皱,几十年间就将那五个条件完成了。

完成之后凤宁云第一件事不是迎娶冥月,而是将冥凤一族那些刁难了他的长老全部揍了一顿。虽说那一架打完之后凤宁云也是狼狈的可以,但冥凤一族那些刁难了他的长老全部被送去养老了,这也是火凤冥凤两族长老退居幕后的开始。

而那个时候的月色已经几近油尽灯枯了,就算有凤宁云的药材吊命,也活不过百年了,唯一的法子就是月色能在百年之内超脱原有的境界,达到界级传奇,而很明显月色当时的身体基本没有那个可能了。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月色说希望看到冥月的婚礼,凤宁云和凰冥月的婚礼也就是在那时备置的。凤宁云为了达成凰冥月和月色想法,那一次几乎给整个大陆有名有姓的人全部下了婚书,碍于凤宁云的面子都去了,不过在婚礼还没开始的时候神临幽出现了,和上一次凤宁云在天风神家一样,神临幽凿穿了整个凤凰家族的地盘和凤宁云面对面。

那一架打了三年,凤宁云被神临幽打得狼狈不堪,但神临幽也没好过,一开始轻敌之下,被凤宁云一重脚踢中,各种防御加持,还躲掉了大半,就这样依旧受了不轻的伤。之后小心之下还挨了几拳,总之一句话,神临幽和凤宁云打到最后,神临幽不得不和凤宁云拉开距离。距离拉大意味着术法命中直线下降,就算用一些手段能够必中,但凤宁云也不是省油的灯,硬扛一招也要拉神临幽下水,到最后凤宁云狼狈不堪,可实际上受的伤并不是非常重。

这架打到这种时候,明眼人都看出来了,神临幽实力在凤宁云之上。可问题是拉开距离神临幽打上一百下未必能命中一下,而拉近距离,凤宁云近战简直就像开挂了一般,一重脚下去,直接就能连空间一起踹成混沌,神临幽的防御对凤宁云没太大意义,基本上都是能挡几拳的问题。

双方的感觉就是对方太恶心,战斗方式及其不要脸,总之一句话,架打到这个时候,双方更多的是对骂,而不是继续打。毕竟不论是凤宁云和神临幽都感觉到他们两个除非有一个拼着重伤才能将另一个也弄去躺上数千年,这架已经没有打的意义了,不过碍于面皮,两人就那么没完没了的拖着,以待对方能露出一个破绽。

说真的凤宁云和神临幽差距不是一点半点,可惜凤宁云的攻击太高,神临幽对于凤宁云的杀伤力几乎没多少,当然拉开距离之后凤宁云对神临幽也就没了杀伤力。总体来说局面上神临幽还是占点优势的。不过很明显凤宁云就不吃这一套,死磕着不投降,逮机会还给神临幽三拳两脚。神临幽打上凤宁云一个月,命中的招数,凤宁云一拳就还回来了,到最后这已经不是打架了而是相互恶心了,完全就是为了一口气。

凤宁云和神临幽打得是有声有色,下不了台,终究会有人来劝架的。要是这架是一边倒那也就没有了劝架的意义,可这架打到这份上,不论是老牌强者神临幽还是新进后辈凤宁云完全是在怄气了。这个时候在不劝架反而在这儿看戏那就是找刺激了,等他们自己找台阶下的话,这伙看戏的人都得倒霉了。

这伙看戏的人都是人精,这三年琢磨下来对于凤宁云的优劣也是心中有数了,一句话,和凤宁云近战绝对是找死,那家伙的近战如同开了挂一般,没看到神临幽都感到恶心吗?总之一句话,要对付凤宁云很麻烦,尽量别找麻烦,能交好交好,不能交好就赶紧绕道。

看戏的人全部来劝架了,不过这次的行为对于神临幽来说是一个重大的打击,一直以来以无敌姿态出现的神临幽第一次和别人拼到这种程度。而且最重要的是对方比他还要年轻很多,非常多。像这种明显已经是敌人的家伙,神临幽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对凤宁云起了必杀之心,不过很明显在没有五成把握之前神临幽绝对不会去碰凤宁云,打蛇不死反受其害,他很明白这个道理。

而凤宁云也将神临幽列到了麻烦人士,外加出事必找麻烦的行列之上。总之一句话,这两货在别人劝完架,相互吹捧吹捧的时候,都已经升起了干掉对方的想法,而且都是打蛇不死反受其害,同时都具有冒险精神五成以上把握就敢动手了。

在一大群传奇的拉架之下,这两人终于找到了台阶溜了下来。虽说嘴上说的协调完之后,以后两不相欠,但心中的想法都差不多,搞死了省省事吧。至于那个协调方案,鉴于双方拿对方都没有什么好办法,最终协调方案改成了凤宁云弄一个道歉声明就可以了。

总之一句话,和凤宁云估计的差不多,神临幽在没找到好法子之前对于他的处理基本上都是一个面子活。而且凤宁云很清楚的知道就算自己不弄那个所谓的道歉声明也不会有人挑刺,只会将这事拖下去,拖到有一天神临幽有把握的时候,一起来算总账。他神临幽还没有资格处罚自己,毕竟种族和种族之间还是用拳头交流现实一点,自己的拳头绝对是这个世界最硬的。

之后的事情就更简单了,凤宁云和神临幽那一架打的时间有些太长了,知道的人也不少,也许在那之前还有人对凤宁云抱着幸运的后进晚辈的想法,那一战之后凤宁云就彻底站在了众人的巅峰,标准的顶级强者。当然所谓的道歉声明,凤宁云在月色和冥月的劝解下发了出去,不过很明显凤宁云写得完全不符合规格,而天风神家就那么硬生生的接了,双方都知道现在还不是收拾对方的时候,但梁子就这么结了。

又过三年,这一次凤宁云再一次下婚书邀请所有人来参加自己的婚礼,上一次被神临幽给搅黄了,这一次凤宁云直接给天风神家下的婚书上写的就是“你们不用来了,你好,我好,大家都好!”总之那一次神家直接没来,连面子上的行礼都没有做,双方的矛盾直接摆在了台面上,不过却又一直没有动手,高高拿起,轻轻放下,至少之后的一万年都没有发生大的摩擦。

也许真的是无缘,冥月曾经多次暗示凤宁云将月色一起娶了算了,就当给月色一个幸福的结局,可是不知道凤宁云是听不出来还是不愿意让冥月受委屈,反正这件事就是没成。到最后冥月想要对凤宁云直接说的时候,月色只是对冥月摇了摇头表示无缘就是无缘,她已经放下了,临死之前最大的愿望就是看着两人走入洞房……

月色的愿望在她即将逝去的时候实现了,在冥月和凤宁云结婚的时候,月色抚琴,打算弹出她生命中最后的辉煌,作为给冥月和凤宁云的礼物。原本弹得是《愿君惜此时》,不过弹着弹着有感而发,将自己一生的经历,一生的感情,融入到了琴音当中。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