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0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一旁的苏妙言看到这一幕差点眼珠子掉了下来,从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妙龄少女瞬间变成了一个十三四岁还略带青稚的少女,居然还有这种宝物存在!就在苏妙言准备踏步向前询问的时候,猛然间脑海里面出现了月色的那句话,“你们苏家在净月眼里根本不入流。也许你觉得你们家也有传奇,但我现在可以明摆着告诉你,你们苏家的传奇,和净月比起来,和你与净月的差距几乎一样,都是一招。”“更强的传奇吗?到底有多强!”

“……”月色有些傻眼的看着李浩,在李浩的脸蛋上捏了两下,“不痛,看来是在做梦,咱么还是别看玩笑了,继续睡觉吧,啊哈哈~”月色轻笑道,嘴上虽说是做梦,但眼中却明显的浮现出了难以置信的光芒,毕竟任何一个人见到这种事第一反应都应该是难以置信!

李浩揉了揉自己拿被掐得有些红肿的脸蛋,“嗯,月色姑姑,现在来说的话我的确是净月的准未婚夫,至少现在还是,所以在这段时间内,您尽量别让我们为难净月不喜欢的事情,希望您不要强迫,我没能力阻止你,我能做到的也就是支持净月!”

李浩的话说得很轻,没有否认自己和净月现在的关系,也没有承认以后会怎么样,但却在这个时候表示自己会支持净月一切的想法。至于以后如何,李浩明显在暗示自己会给净月留有极大的选择权。不会去干涉净月的任何举动,净月想做什么的话,他会支持。

“还真的是郎有情妾有意啊!”月色掩着嘴偷笑道,“我可没想到,有一天净月居然回去找小男孩~好可爱~”

净月翻了翻白眼,“月色,你越活越回去了,真是的,已经发生了的事情再怎么说也没有改变的可能,你可别真的把他当做小孩子,至少人家走完了试炼塔,你走完了吗?”说着净月拿出试炼塔,只见上面多了一道标志,很明显是李浩走完试炼塔之后多出来的标志。

“……”月色一把夺走试炼塔,看了又看,又盯着李浩看了很久,最后不得不承认李浩的确是走完了试炼塔,“看不出来啊,没想到你还是一个深藏不露得主啊!连试炼塔这种没有人通关的东西都走通了,还真是不简单啊,不过我怎么感觉你的实力不怎么样啊!”说着月色一个弹指朝着李浩攻击了过去!

“月色,你个魂淡!”净月面如寒霜,右手微微一抖,一道青芒直接在李浩的面前挡住了月色攻击。

“喂喂,人家都走穿了试炼塔,你还急什么啊!”月色笑嘻嘻的弹了几十道攻击朝着李浩袭去,虽说是随手一击但李浩就是全力防御,激发自身所有的神器圣器,估计挨上都得受伤,毕竟差距太大了。

净月一个闪身将李浩护在自己的身后,手上动作也是不慢,三下两下将月色所有的攻击中和掉了,没有外泄丝毫的气息。稳稳地接住了所有打向李浩的攻势。

“喂,老大,你注意到没有,她们的技巧非常的不错啊,和咱们完全就不是一个路子啊!咱们玩的是以力破巧,以势压人,看这两女的路子完全就是技巧嘛,咱们以前是不是有些小看这一代的传奇,这些人即使不如部落之主,但也相差不多啊!”试炼塔里面的几个家伙变成了残魂之后眼力也上升了不少,不再像以前那样自傲!

“嗯,的确是这样,她们的实力的确不错,不过可惜了,没有生在我们那个时代,否则的话,这些曾经走试练塔的家伙每一个至少都能达到部落之主的程度,这天地变得虚弱了啊!”守塔老人端着一杯酒,看着外边两女的动作有些感慨的说道。

“不是她们弱,而是天地的压制吧。这天地已经不像我们那个时代了,我们那时拥有极其充盈的元气,即使不修炼身体也极其壮实,也正因为这样我们才不注意技巧,直来直往。现在,没有了那份机缘啊!不得不如此,若是天地反本归源一次她们绝对不会比我们弱,估计苑家女的血脉都会觉醒!”在一旁吹着笛子的白晓璇默默地将笛子放下,随口说道,在场几人不由得停下了自己的筷子,思虑了一下,的确如此。

“哼哼,小白说的很有道理,你们几个家伙也都给我加紧修炼,以前是没办法,现在要是还不努力的话,你们就等着倒霉吧,我的直觉告诉我,吾皇即将复活了!难道你们不想继续和陛下征战四方,一统天下吗?”守塔老人一杯酒下肚,用筷子夹了两口不知名的绿色草叶嚼了两口然后就对着几人告诫道。

“吾皇在上!吾等必将追寻陛下的脚步!”几人都是面色恭谨的说道,然后又开始嘻嘻哈哈的夹菜吃菜。

“我们也要改变一下战斗风格了,纯力量的话的确威力巨大,但是很明显这个世界现在已经不适合我们这种战斗方式了,等着天地反本归源,鬼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从现在开始全力以赴研究这个时代的技巧。”守塔老人面色无奈的说道,他现在也没别的办法了。

“好的!”“没问题!”“知道了!”“……”九个人一个人没回答,结果出了八种不同的声音,不过好在意思还算统一,否则的话,天知道守塔老人会不会挖个坑将这伙人全部坑杀了。

“小白,怎么了,看什么看的那么入神?”守塔老人虽说有些郁闷这些手下都不怎么老实,但还算对陛下极其忠心,倒也没有说什么。而眼见白晓璇出神的看着塔外守塔老人有些奇怪地问道,从来没有发现白晓璇也有这么入迷的时候,以前这家伙一直是军师。

“只是有些眼熟那个月色使用的招数,以前来试炼塔的时候还没注意到,自从上次被招魂之后,有些记忆已经复苏了,现在看看的话,我感觉这些动作真的好熟悉,我绝对在我们那个时代见过。”白晓璇皱着眉头艰难的思虑着,不过很可惜就是想不起来自己在那里见过。

守塔老头眯着眼睛看着塔外,月色的一举一动皆收在他的眼底,眨巴了两下嘴,“你这么一说我也有些印象,真的好像在哪里见过,这招数很熟悉啊!”

“你们两个说什么很熟悉?”就在守塔老人和白晓璇思虑的时候,一个大黑脸插了进来。

“就那个叫月色的女娃,你不觉得她的招数很眼熟吗?老黑!”白晓璇皱了皱眉,给旁边的大黑脸解释道,他们两个可是并称黑白无常。

“有什么奇怪的,我看看,咦,还真挺眼熟的,这不是吾皇身边那个侍女的招数吗?”大黑脸顺嘴就说了出来,当年这家伙吃了不少嘴快的亏,结果这几十万年下来嘴还是这么的快。

“吾皇身边的侍女?对了,我想起来,是……儿,奇怪,说不出来了,怎么回事?”白晓璇被老黑一提醒也想到了当初成天跟在陛下旁边那个侍女,不过张口却说不出那个女孩的名字,甚至于明知道有这个人却对不上号,好像一切都被掩盖了一般。

“侍女?”守塔老人拿出一根烟草,揉了揉叼在嘴里,叹了口气坐在地上,“我们陛下的那几个侍女你们还真当是侍女了,我明白你们说的是哪一个,但很明显现在咱么的记忆对不上号,也就是说人家不想让咱说出来,她们都不简单啊!就身份而言,这么多年下来我也想明白了,一直以来我们都想错了。”守塔老人狠抽了一口烟。

“嗯,怎么了,老大?”一听守塔老人这么说,原本就竖着耳朵在偷听的几人斗转过了头来。

“我们那个时代,天生天养,到我们诞生的那年代实际上我们仅仅比他人多了一份天生的力量。当然就此而言我们也比其他人要强了很多,现在再想想陛下身边那几个侍女,你们没有注意到其中的古怪吗?”守塔老人狠狠地吸了一口烟,抖了抖手,看着迷茫的九人叹了口气,“你们啊!你们啊!怎么就不多想想啊!白晓璇你小子还是狗头军师,现在怎么就不知道动动你那猪脑子!”守塔老人看了看几人很无奈的咆哮道。

“实话告诉你们,我要是没有估计错误,那几个侍女绝对都是秉天命而出。你们想想她们当初的一举一动,还有吾皇当时纠结的程度。”守塔老人面色肃然的说道。

“有些道理,不过要是这样的话,凭猜测的话根本说明不了问题。”九个听众虽说有些震惊,但很快就放下心来这很明显是守塔老人的猜测,都这么多年过去了,谁还知道当年那些事情背后的真实。

“我和其中一个动过手,非是苑家女,那女的要说的话并不能算是侍女,最多算是兼职。而我动手的是其他五个中的一个,至于是哪一个那就不说了,我只能告诉你们那一场我输了,输的心服口服。我至今还记得她说的那句话,‘若非为了等那人答复,我现在已经是皇了。可惜直至今日,他还是不明白~’”守塔老人抽着烟缓缓的说道,不由的想到当初自己那种震撼的神色,还有对方那深不见底的实力。皇到底是什么程度,直至今日守塔老人还是不明白,一线之差,天壤之别啊!

“你确定。”白晓璇几人咽了咽唾沫,面色震惊的说道,他们从来没有想过,那几个端茶倒水的侍女居然会有那种实力,这不是开玩笑嘛?皇的程度,居然会去做这种事,到底该说是自家陛下神威,还是该说陛下浪费。

“这是事实,这也就是什么当年我会力挺陛下娶她为妻的原因了,不论身份,还是地位,亦或者感情,她应该都是最合适的,不过可惜了,当年陛下依旧忘不了儿时的那个身影。结果妄我说了那么多遍,就是没有半点意义,真是够倒霉了。”守塔老人抽了口烟,想起当年那些事的时候不由的感慨万分。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当初,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向陛下提议娶她为妻,原来根结在这里,不过陛下大概很难接受她吧,即使双方同甘共苦,生死与共。可当初陛下从凡人走到皇的地步,就是因为忘不了当初那个身影。到了吾皇那个高度,那份情估计已经成为了陛下的执念了,可是陛下宁可让两人都伤心,估计也不可能断掉当初的那份情。”白晓璇也是知道一些自家陛下年轻时候的事,也知道他们的陛下是因为什么才达到那种高度。

“说的也对,要说没有那个女的,陛下也走不到那种程度,那女的死在了陛下的面前,才使得陛下明悟了,以一己之力压服了大千世界,所有的部落才得到了和平。而那几个侍女,实际上看的出来对于陛下都有好感,包括苑家女在内,正常的话苑家女那个程度的存在谁会去当侍女,即使是每年只有一月的时候。不过看起来都没有结果啊!”黑脸有些无奈的说道,那些侍女要说长的都很漂亮,而且和陛下之间还有一些故事存在,可惜很明显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唉~都别说这些陈年旧事了,你们就没注意过,凡进了这座塔的人,实际上和吾皇都有一定的关系,当然上上次的那个女的除外。”说到这里守塔老人将烟蒂一扔,想起紫琳夕,守塔老人就是一个头大,就算守塔老人没达到那个境界,他也明白紫琳夕绝对是皇级,而且绝对不比当年和他动手的那位侍女差,最让守塔老人不明白的是紫琳夕身体里面的力量庞大的完全不正常。纯粹靠数量将一切招数堆死,这种人居然都存在!

“你那简直就是废话……”白晓璇撇了撇嘴低声说道。

“哼哼,小白,我听到你在嘲讽我,这次不和你计较。我的意思是说,可能有人一直在推动时代的发展,毕竟聚集的在苑家女周围的这些人都是熟人的后代,唯一一个不熟悉的紫琳夕,我怀疑她有问题,她的来历我们根本不知道,就现在这天地的条件理论上来讲是不应该能修炼到那种程度的,你们不觉得古怪吗?”守塔老人低沉的说道,他们现在算是复活了,那么理论上来讲就自由了,但作为一个有节操的手下,他们认为自己有必要保护一下那些熟人的后代,毕竟在以后也要拉人入伙嘛,陛下也需要手下的。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