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6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P></strong>“只能这样吗?这些人中总有没错的吧,总有不该死的吧。.”李浩忍不住辩驳道。他可以认可凰羽西说的那句话,的确有道理,站在凰羽西这些女生的角度来讲的确是十恶不赦,但总归不是每一个人都有错吧,就算有错,也错不至死吧,至少他们现在还在努力完成着佣兵的准则,这些人难道也有错!

“谁该死,谁又不该死呢?”凰羽西叹了口气转过身幽幽的说道,“每一个传奇和天地实际有大因果,尤其是我们这等,大劫不出,永生不死的界级传奇,我们每一个存在实际上就是从众生该得的那部分中掠夺过来的,每一个隐世家族,实际上都是掠夺了很多的种族的命脉才走到了现在的程度,要说有错的话,我们错的更多,但是却从来不会有人说我们该死。”

“……”李浩哑然无语,这些隐世家族之所以强的不正常,就是因为当年将气运分割之后获得那份利益,但那些气运要说的话却是属于众生的,不过可惜当年的众生直接被代表了,这便是差距的开始。后三万年出现的家族任你多么天才,没有那份机缘气运每一步都极其艰难。这也就使得强者越强,弱者越弱,弱到最后连插手棋局的资格都没有,只能作为棋子任人摆布。

要是这么说来的话,最该死的便是那些掠夺了众生机缘的界级传奇,但实际上对于众生来说界级传奇却又是必然的需要。虽说掠夺了众生的机缘,但没有那些界级传奇,这一方世界能不能存在都是问题。众生畏惧强者,厌恶强者,但又需要强者,最重要的是每一个都希望自己属于那强者的行列,报着这样的想法,被别人掠夺了自己的机缘,错吗?对吗?谁有知道?

“谁该死,谁又不该死?”李浩咀嚼这句话,最后叹了一口气,“果真是谁又该死啊!都只是为了脱离这个层次向更高的层次,掠夺被掠夺,很庆幸我现在属于食物链的最顶层,真的感谢我母亲创造了一切。”李浩抬头看着自己的三个姐姐,这个理论他接受了,“没有绝对的善和恶,也没有绝对的对和错,只是站的角度不同。”

“你明白了?”凰羽西看着李浩略微有些震惊的说道,“怪不得姑姑说你很聪明,这么快就明白了,也没有白费我给你说的这一番话,还以为会花很长时间,甚至回钻到死胡同里边,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明白了。”

“有什么难以明白的吗?”李浩撇了撇嘴苦笑道,这些东西每一个他都知道,甚至很清楚,只是知道又如何,理解有如何,李浩的习惯是站在别人的角度上思考问题,“明白是明白,理解是理解,不过该做什么还是得做什么,我依旧认为你做的不对,就这些。我可能已经想到你们的打算了,不过现在我还得去救人,就算没有意义,不救他们,他们也会活着,我也会去。”说完李浩跳下了马车朝着人群那里飚了过去。

“真的和姑姑说的一样,就算是明白了他也会去做他要做的事情,错对不管,他只是去执行他认为是对的,做好他自己的事情。”凰羽西叹了口气对着凰羽然和凰羽洛说道。

“错?对?善?恶?有那么容易判定的吗?做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不过为什么我们会花那么多年才明白过来?绝对的善啊!纯净无比满足所有的善,居然会是极致的恶,还真的是讽刺啊!只有双手沾满鲜血才明白的道理!”凰羽西看着自己洁白如玉的双手,身上缓缓的燃起了一层薄薄的火焰,亮红的火焰一点点的退去自己的颜色,变成了绚烂的紫色,最后一点点的内敛成为一只小小的凤鸟融入了凰羽西的额头。

“恭喜了,你家侄女又更进一步,现在距离我们也不远了。”净月面无表情的恭喜道。虽说凰羽西的突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威势,但到了这种程度每一份进步都是难能可贵的,更何况是象凰羽西这种如同蜕变一般直接走上一条属于自己的路,这对于界级传奇这种已经有了属于自己道途的存在,不亚于直接推掉以前的道路重新扩展铺就了一条康庄大道。

“呵呵,没想到她会这么解开心结,原本以为以后很难再有进步,不想会是如此,还真是幸运。”凰宁心掩着嘴一脸得意的说道,完全是一副在逗弄净月的样子。

“妙言去东边。”坐在马车里面的一个女子停住了琴弦,转头看了看东边,即使有着马车的阻隔依旧无法挡住她那深邃的目光,望着东边,好似那空间夹层不存在一般,微微眯了眯眼睛,然后一脸笑意的说道。

苏妙言,东大陆苏家当代最受宠的女孩,和苏凯杰那种几乎没人管仿若天差地别。而且他们说起来还算是很近的堂兄妹,不过苏妙言是掌上明珠,而苏凯杰就是地上沙石。总的来说两人几乎没有什么交集,苏凯杰跑得太早,苏妙言又太小,几乎扯不上什么关系,估计连混个面熟都不怎么可能。

不过说起来苏妙言的表姐苏妙玉和苏凯杰关系非常不错,可以算是苏家在当初唯一一个对于苏凯杰极好的亲人了,不过貌似现在已经嫁人了。

不过说起来苏妙玉运道不好,当年订婚之后还没有嫁人,对方就死了,结果平白多了一个克夫之相,现在基本上就属于苏家的边缘人物,比之当年的苏凯杰也好不到哪里去。好在苏凯杰极念旧情,估摸着要不是因为血缘有些近了,苏凯杰真的会迎娶苏妙玉,现在嘛,苏妙玉基本上就是苏凯杰供养着,不出意外的话,苏凯杰大概会一直供养下去,貌似两人的感情在直线上升……

苏妙言很是无奈的撇了撇嘴,作为一个东大陆有名有姓的家族子弟,苏妙言一直认为自己应该被人以掌上明珠的态度宠溺着,结果就在有一天苏妙言偷偷溜了出来之后,她才知道世界不是她想的那么简单。坏人不是写在脸上,好人也不有好报,被人骗完了身上的钱差点买到了青楼,要不是路过的这位姐姐顺手救了她,说不定现在她已经自杀了。

苏妙言很感激这位姐姐,当然这也就是大多数的状况,有些时候她也会发发牢***如说现在,苏妙言好不容易扎好了帐篷,做好了晚饭,结果对方一句继续行进那么就还得继续行进了。

“月姐姐,为什么要给那个方向行进啊!我好不容易才做好了晚饭。”苏妙言一脸郁闷的看着坐在马车里抚琴的那位自称月儿的美女姐姐,饶是苏妙言天生丽质在见到这一张容颜的时候也感到一阵嫉妒,不仅仅是那种绝色的容颜更是那种空谷幽兰般的气质让人迷醉。

“很难吃……”被称为月儿的女子闭着眼睛很是郑重的说道,一点也不顾及苏妙言能不能接受,“和我朋友的饭菜差距太大,难以下咽,与其这样还不如不吃,不过可惜了她就那么嫁人了,好多年都没有吃过她做的东西了,当初完全不屑一顾的东西现在居然也会回想。”

苏妙言自从和月儿走在一起,已经被对方这种话打击了无数次,现在的她已经拥有了一颗坚强的心灵,至少不会再被这种穿心二连击打击的萎靡不振。这不她也习惯性地说出经常说的那些话,“您朋友的饭菜好吃,那您就去找您朋友吧,我做的难吃您就别吃,这不就可以了,说不得那一天您也会回想现在我做的饭,”

“永远也不会,有机会遇到的话,我会让她做些东西给你吃。”月儿很习惯的说道,这话已经说了无数遍。

“我等着那一天。”苏妙言翻了翻白眼,跳上车夫的座位,以前还会担心马车的问题,现在的话,苏妙言已经习惯了这辆在她看来简直是作弊的马车,即使不会操控,这些马匹也会带着她带她想要去的地方。八匹健壮的梦魇拉车,空间技术的车厢,以龙魂树为主体的车体,在苏妙言了解到这些的时候,就一个感觉烧钱!

何止是烧钱,苏妙言不止一次想过月儿小姐是哪个家族的嫡女,但是看到这些玩意之后,苏妙言实在是对不上号。凤凰家族的出行和这一套几乎一模一样,但问题是凤凰家族的车辆以红色为主,马匹分为白色的独角兽和红色烈焰飞马,车体构成基本上都是凤栖梧。而月儿的这一套虽说和凤凰家族很象,但很明显不是。

苏妙言曾经有数次,想问月儿的真实身份,但后来还是压制了这个想法,毕竟是对方的**。既然对方不愿意说那就不要探寻的好,而且对方很明显并不排斥自己,那也就是说明,对方想说的时候自然会说,何必要花心思去探寻别人的**,也正因为这个想法,苏妙言现在才能一直跟在月儿的四周聆听教诲。

李浩现在算是倒了霉了,一出手放倒了几个大意了的敌人,然后就被注意到了,拉米诺看来也是对李浩存了不良心思,毕竟美女是个男的看着都会顺眼一些。更何况李浩这种还没长开但已经有了倾世之姿的小萝莉,这些人产生的邪念可不是少数。

将围攻自己的家伙放倒了不少之后,李浩直接被八个人围攻了起来,一点手下留情的意思都没有,看起来他们也算是知道面前这位小萝莉也是带着刺的。

拉米诺在李浩放到第一个手下的时候便有些心神不稳了,在当李浩放倒第二个手下的时候他就明白大事不妙了,等李浩放到第三个手下的时候,拉米诺彻底明白为什么凤凰家族会不带任何的护卫,不仅仅是相信自己家族的威慑力,更是相信自己的族人是有自保能力的。一个十岁的小女孩就有如此能力,那么那些坐在车中的长辈呢?顿时拉米诺就握紧了怀中的卷轴。

死手下也不能让自己出事,拉米诺毫不犹豫的将那些腾出手的手下全部派遣了过去,李浩接连大招,总算是放翻了一部分,然后接连不断的空间法术,又搞定了一部分,全场原本围攻的百多人现在仅仅剩下了四五十人。而李浩也因为不断地使用法力,导致没有了再次施展火系法术的能量了。当然就算这样李浩照样能拖住这些人,他的空间移动可是不需要法力,精神念力节省一点也能创造不少的麻烦。

拉米诺已经看出来形势不对,好几次想用空间传送卷轴逃离这里,但林默那种拼命的姿态使得拉米诺只要稍不留神就会被大剑重伤,因而拉米诺现在也只好先看情况。好在李浩没法力之后拖着几人的状况给拉米诺吃了一颗定心丸,使得他又有胆量依旧战斗下去。

就在李浩空间移动的时候,无意间看到西方貌似有一辆马车朝自己等人的方向极速飚来。随着马车越来越清晰,李浩终于确定了对方绝对是冲着自己来的,拉车的是一个少女,长得还不错,当然这只是见惯了自己和净月还有三个姐姐,外加两个姑姑容颜的李浩的感觉,审美疲劳吧,美女看得多,就会出现这样状况。

“居然恃强凌弱!”苏妙言看着不远处一伙佣兵在对付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岁左右的小女孩,直感一阵怒火涌了上来,没有丝毫犹豫,“黑一、黑二、黑三、黑四全力攻击那群佣兵,让他们恃强凌弱!”

拉米诺的眼力很好,苏妙言驾着马车飚了过来,倒还没有什么,八匹同驾也仅仅是身份高贵,但靠近一点之后拉米诺清楚的看到,八匹纯黑的黑马,变成了脚踏冥焱的梦魇,瞬间拉米诺就决定了拼着被林默砍上一剑也要用空间卷轴逃跑,他可是见过梦魇恐怖的,一旦被冥焱烧到那可就真的没的来世了。

“吁~”苏妙言虽说驾马车的水平不高,但是这些个马匹本身就通人性,苏妙言也不需要太过明白,随便一拽这些梦魇便乖乖地停在了原地。

李浩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便见到自己的姑姑还有成年状态的净月从马车飘了下来,之后凰羽西三个姐姐也从马车飘了下来站在了这个之前杀戮的荒野之上。

“咦!你们居然是凤凰家族的人,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们,还出了这种意外。”苏妙言笑嘻嘻的看着面前这一排凤凰家族的族人说道,凤凰家族这么狼狈的时候可不多见,居然也有被人围攻的时候。

就在苏妙言说话间,车门缓缓地打了开了。李浩微微愣神,看着这个比之成年状态的净月丝毫不差的美女。柔软顺滑的长发披散在腰间,牛奶般滑润的肌肤,丰满而浑圆的乳峰,纤纤不盈一握的柳腰,粉雕玉琢的素手和天鹅般修长的脖颈,艳绝人寰的面容,朦胧氤氲着缕缕水汽的动人秋眸,嫣红如艳的樱桃小口,笔削的鼻梁和如贝的玉齿。</P>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