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5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P></strong>“净月想吃什么吗?”李浩来到前一辆马车旁,打开马车的车门,看着里面两个互相瞪视的长辈,想了想还是照往常一样先问净月,之后再问凰宁心。 章节更新最快

“啊,还真的是过分啊,姑姑也在这里啊,为什么要先问净月啊!”凰宁心一脸惨痛的对着李浩说道,其声音之悲痛,让已经听了三五次的李浩由不得再一次感觉到自己的错误。不过很快就将这种感觉压了下去,对于凰宁心他已经有了一定免疫能力了。

“不想吃吗?”李浩看了看净月有些嫣红的脸蛋轻声说道,然后转头看向凰宁心,“我的宁心姑姑,您想吃什么?”而且故意一瞟凰宁心之后就转头望向外边,一副您想说什么说什么,我想做什么做什么的意思。

“想吃的东西多了去了,不过可惜我不是净月啊,人家净月想吃什么点什么,就会有人送过来,可是我想吃什么送过来的都是净月要吃的东西。”凰宁心捂着自己的胸口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完全不顾及旁边净月和李浩两人在狂翻白眼。

“不是我不给你做,而是你要求太高,净月要的那些东西我能做出来,而你要求的那些东西,我没有相当长的时间根本做都做不出来。当然这也就罢了,问题是你要的那些东西我压根就不会做,你总不能要我现学吧,真是的,现实一点,和净月一样算了。”李浩撇了撇嘴再一次向凰宁心解释道,虽说明知道是没意义的事情,但还是不得不做,就是一个胡搅蛮缠啊!

“唉~总而言之就是姑姑比不上净月了。”凰宁心继续她的伤心欲绝,捂着胸口,很是哀痛的说道,“人家净月为什么要的东西都能做出来,到了我这里就什么也做不出来了,这完全就是不公平的待遇嘛!”凰宁心对于自己的这一段时间的遭遇开始鸣不平了。

“好吧,好吧,我承认,我是不想做,这总行了吧,今天净月不想吃,那我也就不想做了。”李浩打了个哈欠准备离开,最近和凰宁心交流总感觉对方故意在玩自己,所以遇到不可解决的事情,李浩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堵死,一个是因为对方是他的姑姑,另一个就是因为净月还坐在旁边,凰宁心不至于真的收拾他。

“姑姑好伤心,真的好伤心。”凰宁心一把抱住李浩又哭又闹,可惜就是没见半分泪水,看的一旁的净月不住的翻白眼。十三四岁的净月性子上虽说还有些偏向小孩,但已经不至于像以前那样胡搅蛮缠了,因而现在看到凰宁心做这种以前她经常做的事情不由得翻了翻白眼,这都什么人啊,学也不是这样学啊!

“好了好了,宁心别闹了。”净月掩着自己的额头,将凰宁心从李浩的身上拽了过来,一脸郁闷的看着凰宁心,完全是在玩自己和李浩啊!“李浩,去做点宁心喜欢吃的东西,她最近有些无聊的过了头。”净月抱着凰宁心一边给李浩说道,眼见李浩转身,净月又传音道,“做我喜欢的就行了,我吃什么,她也吃什么,最近你姑姑有些羡慕了,我不该撩拨她。”说完在背后摆了摆手示意李浩赶紧离开,自己能解决。

李浩从凰宁心和净月两人的马车之中出来之后看了看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今晚开始行动了。夜间行动的最大好处就是很难出现有人路过救了这一行人,毕竟夜间属于蛮兽的时间,东大路的荒原蛮兽的数量也不少,虽说不及西大陆人类与兽人之间间隔的那片草原,动则数以万计的狼群大规模的捕猎,但在这里蛮兽也不算很少。

夜色一点点的变得深沉了起来,李浩慢慢的做出了一些素菜,端到了凰宁心的马车里边。至于净月和凰宁心又会发生什么冲突,李浩实在是没有这个精力管了。李浩看了看天上的三个月亮,捋了捋自己的发梢。

【应该是今晚,不过好无聊,给他们添把火,反正看他们那状况这一票是干定了,既然如此,让他们更有**一些。】李浩站在营地的中央,静默佣兵团的营地布置的确非常不错,同级别很难在不惊醒佣兵的情况下从外边走到最中间,不过现在布置起来也就造成了很难让最中间的这些人熘掉。精神扫描微微散发出来,最中间的这些帐篷里边大都是女性佣兵,还有少部分就是那些一直暗示没有同意或者是不理解的死木头,而现在没有估计错误的话,拉米诺想将这些人一起做掉。

【还真是色字头上一把刀啊,为了劫色,居然连自己的战友一起做掉。人心险恶,还是应该说是姑姑的诱导?错不在姑姑吧,要是都像佣兵团长林默那样抱着欣赏的眼光,想来也没有什么事吧,不过说回来和姑姑有相当的关系啊,不带护卫不是明摆着放纵他们的邪念吗?算了,想不通不想了,咱是来添柴加火的。】

想到这里李浩撇了撇嘴,他知道现在佣兵团有不少人在盯着自己,所以缓缓地卸下自己的戒指,原本被下调的容貌瞬间恢复到那种倾国倾城的程度。

抬头望月,难掩眼中忧思,眸中哀婉。李浩曾经估计照过镜子仔细的观察过他自己的容貌,他完全继承了母亲的容貌。连当初母亲传承给他记忆时眼中的哀婉与忧思一并继承了下来,他不需要装,仅仅站在那里眼底就能流露出哀怨忧伤。这也是为什么当初李浩会被青冥当做女生的原因,戒指掩盖的不仅仅是李浩的容貌,更是连李浩眼眸间的那份继承自冥月哀婉也一并掩盖,没有了那份气质,李浩就算容颜在上升三分也难以让青冥沉醉其中,难以自制。

“嘶!”李浩没有转头,只是淡淡的看着月亮,淡银色的月光洒在李浩的身上,配合着她那哀婉的气质,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佣兵都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美得让人不忍心破坏,包括拉米诺在内,所有的佣兵都停止了手上的动作,远远地看着李浩。

“你们不动手吗?我没记错的话,你们选定的时间应该是今天吧,再不动手的话,可能就来不及了。”李浩缓缓的转过头来,看着面前这些佣兵淡淡的说道。

在场的佣兵都是一愣,一部分看着林默,一部分看着拉米诺。瞬间林默就注意到自己手下的问题,“拉米诺你找死!”林默的重剑直接从剑鞘中抽了出来,指着拉米诺一脸的心痛,看得出来他很看重自己的手下,毕竟当初都是他一个个找来的,而现在就这么背叛了他。

“捉住拉米诺,此事既往不咎。”林默深吸一口气,对着自己的手下说道,然后回身看着李浩,眼见李浩点头林默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看起来就算这种状态下他依旧想保住自己的手下,在他看来作为一个头领保护自己的手下那是必须要做的事情。

帐篷里面的人一个个都走了出来,然后分成了两拨,一拨站在林默的背后,一拨站在拉米诺的背后,很明显拉米诺背后的人是林默背后的数倍,拉米诺有两百多人支持,而林默却只有不到一百人支持。

“林默我们兄弟一场,我不想和你动手,我的人比你的人多,打上一场对我们根本没什么意义,损失的只能是我们的手下。你若是不插手这件事,这个小女孩你就带走,其他的事我们这些人搞定。”拉米诺指着李浩劝解道,表面上看起来是不想和林默动手,实际上他很清楚林默绝对不会接受这种条件。而给这么一个条件就是为了瓦解对方的士气,毕竟林默手下也有七八十人,可并非每一个都愿意拼命,给了一条生路不走,那肯定有人会不满,这样他就有了更大的优势。

“闭嘴,我没有你这样的兄弟,你这是将团员往死路上带,凤凰家族何等势力,你居然敢这么做!”林默大怒指着对面的佣兵暴怒道,“你们都是这样想的?”

被林默的大剑指到的佣兵都不由自主地低下了头,唯有拉米诺看着林默说道,“团长,对不住了,要是只有你的话,我们现在放弃也没什么顾忌,但是我们已经被凤凰家族的人拆穿了,现在放弃了凤凰家族可能放过我们吗?对于她们来说我们不过是蝼蚁,而这一次这么好的机会,我们干上一票之后,直接回东云帝国,任他凤凰家族威赫一时,也不可能到我们的国家去抓捕我们!但要是现在放手,我们都会死的。”拉米诺再一次将浮动的人心稳定了下来,远不不敢看林默的佣兵现在也怒视着林默,佣兵行走在生死的边缘,但不代表他们想死。

“要是你们现在放弃的话,我可以保证我们家族不追究你的责任,而且该发的报酬一分不少。但继续下去的话,我就不能保证你的人身安全了。”李浩打了个哈欠,替一旁踟蹰的林默说道,那神情说不出的轻松。

“你的话我们能相信吗?你又不是凤凰家族的掌权人,你只是一个小鬼!”拉米诺先是一震然后面露不屑的说道,“凤凰家族能开出这种条件,只能说明她们现在没有了丝毫的抵抗能力,我们现在劫持了她们获得的只会更多,一旦现在放手,你们认为凤凰家族会放过我们吗?”拉米诺将法杖朝着天空挥舞了两下,再一次将自己的手下绑到了一条绳子上边。

李浩耸了耸肩,看了看拉米诺,不得不承认这家伙算是一个人才,不过可惜了走错了路。“唉~天要使其亡,必先使其狂。”说完之后,李浩撇了撇嘴便缓缓的离开了,看方向应该是他的马车。

原本还在犹豫着是否该停手的那些佣兵,被拉米诺的话语一吓,立即选好了自己的队伍,既然退一步是死,进一步还有一条生路,而且还能有便宜可占,那么在这种时候绝对没有人会选择后退!

李浩的走彻底摆明了,这次是没有回转的余地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林默悲痛地看了一眼拉米诺,并没有再说什么,直接开始了攻击,随着林默的攻击,林默背后的那些手下也开始了各自拿手的攻击,没有试探,没有留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在李浩离开的那一刻这一切就注定了,拉米诺对上了林默,其他人也一一找上了自己的对手。不出意外的话,林默手下的失败已经成了必然,数量再不出现绝对压制的情况下很难失败。

“有意思吗?”李浩看着坐在车厢里的三个姐姐,叹了口气很是茫然的问到,他清楚的知道,他的姐姐绝对知道外边发生了什么事情,也知道为什么他要这么快挑起这件事。但他想不通为什么要这么做,完全没有意义的事情,不论是凰宁心,还是这里的这三位,难道一点都不将人命放在心上吗?

“没有意思,只是为了让你知道一些事情罢了,我们之所以不用凤翎域推荐的佣兵团就是为了让你见识一下人心。善也罢,恶也罢,只是为了让你明白一些东西,不是因为我们的放纵,而是因为他们自己的放纵。我们给的待遇不高吗?条件不好吗?任务难完成吗?这些都不是,他们只是迷了心窍。他们并非不知道凤凰家族的势力,而是带着那么一点点侥幸心理。”凰羽西缓缓的说道,说不出的冷漠,说不出的沧桑皆隐在话语当中。

“可是我们完全可以让他们生不出邪念,我们不是没有护卫,我们可以展现出自己的能力,让他们没有胆量来打我们的注意,何必这么做。”李浩有些难以接受的说道,脸色也变差了一些,他承认那些人的确不是好人,但要不是自己一行人的暗示,他们也不至于这样。

“我们能不让他们生出邪念?”凰羽西缓缓的站起身来,低着头看着李浩,身上散发出一种威严,“并非是我们让他们生出邪念,而是他们把握不住自己的邪念。人心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世界上最美好的便是人心,但同样世界上最阴暗的依旧是人心,我们做不到让他们没有邪念,只能用绝对的实力让他们将阴暗埋藏在心中!但这样,已经生了根的邪念,迟早有一天会发芽!”

“人心,唉~”李浩听着马车外一声声的惨叫,叹了一口气说道,“那也没必要将另外一群人也搭上,他们算是无辜的吧。我想我出手的话,最多放倒二十多个,于事无补,你们就这么看着吗?三位姐姐!”李浩的声音中掩不住的低沉,看起来有些不满的说道。

“无辜吗?错信他人就是最大的失误,你想过没有,这一行如果不是我们,而是其他的弱女子,会是什么情况,是死了,还是生不如死?作为一个团长没有一双明亮的眼睛,在明知道不可挽回的时候,还给与对方机会,让原本对方松散的团体变得凝聚了起来。这样一个团长算得上害人不浅吧,也许在你看来他做的是对的,但要是真的翻过了,那以后怎么办?难道真的等事情发生之后再补偿?”凰羽西淡漠的声音直接定死了李浩。(未完待续。。)</P>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