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0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P>晚上净月和李浩坐在房间之中默默的吃着饭菜,自从那日之后凰羽西三女便很少再来李浩的屋子当中吃饭。````也不知道凰宁净对三女说了什么,最近一段时间凰羽西三女即使白天也很少来李浩的小院,这里进进出出的便也就剩下这两个人了。

“净月,没必要将你做的饭菜倒掉吧。”李浩默默的吃完晚饭,想了很久之后还是问了出来。

“我不想勉强你,我做的没他们好吃。”净月筷子一顿,低着头说道。

“没什么,并不算那难吃,相反还算好吃吧。”李浩安慰道,心下的那份怜惜更是重了几分。

“喂!你们两个有意思没有!”就在净月张口说话的时候,凰宁心突然出现在了两人面前,一脸嬉笑的说道,“明天带你们出去吧,镇安哦,时间要到了,你们两个都要去哦!”

李浩和净月都是一脸古怪的看着凰宁心,到最后还是李浩开口问道,“姑姑,什么事?怎么突然要去镇安,又出什么事了吗?这么急着去镇安干什么?”

“嘻嘻,还能干什么?要给你家净月册封了,你说要干什么。而我作为三公主这种每一年的年祭也是需要参加的,既然我们两个都要去,那你觉得你能不去吗?所以提前来通知你们一下,这一次李浩你的身份可是凤凰家族的嫡子,会有很多人和你联系的。而净月还需要先到夜长空的家里去报个道,毕竟净月是以夜长空的女儿的身份册封公主的,虽说只是签个到,但还是需要露个脸才是,这一回要册封两个公主,夜长空的小女儿夜雨轩也有封号的。”凰宁心笑嘻嘻的说道,一点不顾忌面前这两人一个是自己的晚辈,一个可是自己的闺蜜。

净月在听到凰宁心对李浩说是“你家的净月”的时候脸色不由得变得嫣红,之后吸了一口气压下了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转头看向李浩,却发现李浩对着自己微微一笑,赶紧又转过头来看着凰宁心。

“我被册封的是什么封号?”净月眼见李浩对着自己微微一笑,转过头来看着凰宁心问道,“不过为什么我还要到夜长空家里去报个道啊,难不成你还给我弄了一个世俗的身份不成?不过要弄身份的话,为什么不在你们家给我弄一个身份啊!非要在那些我不认识的人里面给我弄一个出来!害的我现在居然还要提前去镇安报道,真是的。”净月对着凰宁心说话的口气和之前没有丝毫的差别,只要不牵扯李浩净月几乎没什么变化。

“封号,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毕竟这个是最有意思的地方了,提前知道了就不好玩了,再说神言家那些世俗长老将这些东西藏得死死的,绝对不会让我们提前知道。至于夜长空,说个真的这也是你要的太急了,我们家今年已经弄了一个公主封号,就算神言家想给我们再弄个公主封号,也没有一个正当的理由,谁让你不早来三个月,当时的话和我一起册封公主也没这么麻烦。”凰宁心虽是解释但实际上完全是在逗净月玩。

“净月,我姑姑说的很对,你不能和用凤凰家族的身份册封公主,而且就算册封了,到最后还得推掉,因为有我存在。”李浩眼见自己的姑姑逗弄净月,想了想给净月解释道,这里面不仅仅是文庆琪偏袒夜长空,实际上还和他也有不少关系。

说真的凤凰家族真的不担心一年册封两个有封号的公主,而且现在的龙腾皇族神言文家也不介意。之所以是这样的结果不单单是文庆琪的示意,还有神言文的暗示,主要还是为了李浩考虑。要是没有后面的这些事情,凰宁心说不得会去找神言文让净月以凤凰家族小小姐的身份册封公主,可是后面净月和李浩的事别人不知道凰宁心能不知道?所以这件事到最后也就顺了文庆琪的想法了,造就了开国之后第一位元帅,第一位公爵!

净月稍稍想想也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并非是怕发生什么,只是没有必要将李浩和净月的事放在人前。一旦净月以凤凰家族的身份册封公主,那么李浩和净月在一起就要小心太多了,即使什么事都不发生,他们两个相对的态度,有些人都能看出不正常来,既然能避免这些,何必弄得以后那么麻烦,也正因为这样,凰宁净在知道这件事之后直接打消了凰宁心想将净月弄到自家的想法,不是不愿意而是时间未到啊!

“等于是说净月需要在夜长空的家里住上接近一个月是吗?”李浩皱了皱眉头,这个时间有些长了,距离祭典的时间还有一个月,明天出发,而既然凰宁心这时说出来,那即是表示是乘马车去的,至于乘传送阵这种东西想都不要想了。这种出行说白了就是一个讲究面子,光想想排场就够让人无奈了。

“呦,舍不得了!”凰宁心脸上狭促的笑意上两人有些无奈,对视一眼之后摇了摇头。凰宁心眼见两人如此默契脸上闪过一丝明了的笑意,“其实你也可以住在夜家,他们家和我们也算远亲吧~”

“嗯,那我就住那了,至于凤凰家族的别院,您自己住那吧!”李浩一点反驳的意思都没有,直接就接受了,“好了,姑姑说说夜长空这个人吧,总的让我知道这么名义上净月后面一段时间的父亲是怎么一个人吧。”说完看了看净月,发现净月对于夜长空也是很有意思。

“哎呀呀,怎么能这样啊,你怎么能让姑姑我一个人住在那么一个大院子里面呢?”凰宁心很是俏皮的说道,自从净月在李浩面前不在发飙耍小性子之后,凰宁心的另一面便复苏了过来,变得有些倾向于小孩子了。

凰宁心眼见自己的话只得到了两人的白眼,很是郁闷的直起了身子,挺了挺自己的****说道,“夜长空这个人我自从接到净月要册封公主的消息之后,便仔细调查了一遍,这个人很有意思,明面上实力一般,实际上作为一个年龄才刚刚五十岁的人,能有七阶的实力实际上已经能称之为天才了。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出生在一个很普通的家族,在夜长空出现之前夜家最强的时候也就仅仅是一个伯爵,数次起伏之后在夜长空出生的时候已经成了二等子爵了,之后夜长空数累功勋坐到现在的一等侯爵。”说到这里凰宁心一顿,看得出来他对于夜长空的能力也是相当的赞叹,能在这么大一个帝国短短几十年间做现在这个程度,这可非常人所能做到的。

“普通的家族,现在能达到这种程度,那是获得什么奇遇喽!”李浩插嘴问道,很明显也只有这种可能了,否则的话李浩可不相信一个普通人在短短数十年间达到现在这个程度,“不过为什么要隐藏自己的实力,总不会是想打神言家的注意吧,要是这样的话就别往那家塞了,万一以后牵扯到了,总归是一件麻烦事!”

“看你想的,”凰宁心笑着说道,“借给夜长空十个胆他也不敢打神言家的注意,你是不知道二十年前的六王之乱,也就是文庆琪当初上台的时候,他的兄弟造反了。说起来这个也是一个笑话,神言家讲究自家的力量不给后辈透露。”说的这里凰宁心好像想到什么很好笑的事情,乐不可支,还好有李浩和净月在才使得故事继续讲了下去。

“好了,好了,我继续讲,这么一来就有些皇子真当皇位是最重要的,结果出事了,而且和以前不一样的是,那一次弄得太大了,三百万大军围困镇安,神言家还没注意到就发现被自家小辈带兵围困了。当时绝大多数的人都认为文庆琪完蛋了,也因此好多大臣都投靠那六个小子了。”净月和李浩听到这里的时候都在偷笑,这群倒霉蛋啊,贪生怕死是人之常情,但也得观望观望吧,就这么跳到叛军当中不是找刺激吗?能传承数千年的帝国,皇帝手上能没有点隐藏力量?

“夜长空也就是在那时初露锋芒,当时夜长空直接干掉了十几万大军杀进镇安准备救了文庆琪就跑。虽说后来神言家那些家伙直接将三百万大军解决了,但文庆琪依旧承了夜长空的情,认了夜长空为兄弟,也正因为这样夜长空才见识到世界上最强的力量。你觉得现在夜长空守卫东方边境的可动用的兵权有五百多万,可见过那种事之后他敢吗?”凰宁心说到这里的时候自傲的挺了挺胸,看起来有了对比才能凸显她的伟大。

“哦,原来是这样啊,夜长空这人在人品上也算不错啊,怪不得能得到文庆琪的信任,有能力又忠心,是个皇帝只要不昏庸估计都会用以重任。再加上又一起患过难,而且皇帝上边也有制约的人,自然而然也就将夜长空看得更重一些了。毕竟就我所听到的传闻神言家历代都是念旧并且重感情。”李浩想了想给净月解释道,也觉得文庆琪这一手走得不错,本来亲王的女儿能称为郡主,而后来亲王只能由太子兼任,致使公爵的女儿可以获得郡主的称号,而第一代册封的公爵,为表示皇恩浩荡,提郡主位为公主位也不算是什么太大的事。

“行了吧,文庆琪那家伙想给夜长空提升爵位这件事东大陆有些能力的人都知道,只是每一次都被长老驳回,所以才一直拖在。这一次净月只是一个由头,文庆琪逮了个机会总算是给夜长空提升了一下爵位,只要成了公爵,破了祖宗的规矩,之后要升就容易了很多,文庆琪那家伙明显打的是这个主意。当年的事给了文庆琪太大的阴影,也正因此文庆琪才将夜长空的那份兄弟之情看得非常重!”凰宁心看起来真的好好调查了这些东西,对于文庆琪的心理了解得非常透彻。

第二天一大早李浩便起了床,原本因为那件事净月已经不让李浩做吃的,但李浩因为某些净月不知道的原因,在产生空闲时间之后就会给净月做一些零食,就算净月有好几次让李浩不用这样,李浩还是会在那些空闲时间做一些净月喜欢吃的东西,给净月端过去,然后双方就会极其和谐的坐在一起吃饭,说来真的有些相敬如宾的意思……

李浩看着蒸笼里面的包子,叹了口气顺带用砂锅熬了点粥,早饭之前李浩一直没有做过。这一次他才注意原来早上所有的菜都没有来全,几乎都是前天剩的的边角料,虽说质量可以保证,但这数量做什么都不能够,到最后李浩也只好将所有的菜全部剁做馅料包包子。虽说前世李浩一个人的时候做包子做的不多,但包子这东西只要馅料不错,面正常,看着时间一般很难失败,所以李浩也就没什么担心的。

李浩也是闲得无聊,净月喜欢吃偏咸偏甜的一些东西,而且喜欢吃菜也有很多种,李浩就全部做了出来,反正按他的话来说所有的菜每一种也就能够包两到三个包子,既然这样那就多做一些种类吧。至于粥,李浩标准的北方人,早上吃粥很正常,每天都做,熬粥的手艺估计是所有会做的饭菜之中数一数二的。这也是为什么他会用砂锅熬粥,小火慢慢熬,才会好吃,这可是李浩的多年的经验。

“李浩啊!你还真的在这里啊!”就在李浩将酱料也做好的时候背后传来了凰宁心的声音,“不是,净月已经不要你做这些了吗?怎么又给她做这些吃的了,闻着很香啊。”然后不等李浩反应便从蒸笼之中捏走了一个包子,沾了沾酱料,“味道不错啊,花了不少的功夫啊!净月大概又会感动的,不论是你对她还是她对你都让人好羡慕!这就是爱情,真的会让人发生这么的改变。”

李浩苦笑的摇了摇头,【爱情啊,这只是一个奢望啊,我对她更多的是歉疚,也正因此才会这样,爱情的话,还不至于让我如此忙碌啊!】

“还要吃吗?我做了不少,鱼肉的要吃吗?净月有些不喜欢这个味道。”李浩往碟子里夹了一个包子,故意说道,毕竟不管是怎么说凰宁心既然来了肯定会吃的,她才不会因为净月不喜欢吃,就不吃自己喜欢的口味。

“啊呀呀,净月不吃的东西就给了我了,姑姑还没有净月重要吗?”凰宁心抹着自己那根本不存在的泪水,但手上却没有一点停顿直接接过了碟子,“鱼肉?你做了不少种吗?不过这个是什么以前没见过,挺好吃的。”凰宁心一边吃着包子一边说道,“还有其他种类的酱汁吗?既然你做了那么多种,想来给净月也做了不少符合口味的酱汁吧,有我喜欢的吗?”(未完待续。)</P>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