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2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P>“任何物品或者任何生命体都是可以的,三万年的时间静止,对于一切都有效果。『|(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净月笑眯眯的看着李浩,对于李浩直觉,她很欣赏,居然就那么注意到了最奇怪的地方,“不过生物体的三万年静止,仅仅是外表的静止,要让所有的一切静止的话,那很艰难,时间磨损一切,仅有极少数的生命能抵抗,其他的就算你要强留也仅仅能保存下对方的外表,至于内里的东西,要是本身就没有抵抗时间的力量终究会消磨掉,直至时间静止消失,一切回归尘土。”净月说到这里有些缅怀的看着长空,少有的露出来和少女不符的深沉。

“这么说来不能用时间来强留任何有生命的物体,对吗?”李浩皱了皱眉头,这个和他想的不一样,按道理来说定住时间的话,刹那就是永恒。

“是的,强留的话对于施法者和承受者都是一种悲剧,百族时期,曾经有一人这么做过,为了一个女人。时间法术的大成者,能穿梭于时间当中,但为了那一个女人依旧是死了。死在了那个男的怀中,也算是归宿吧,时间静止开启的刹那,实际上一切就已经成了必然,这也就是时间法术的悲哀。”净月望天缅怀过去低声说道。

“必然吗?”李浩有些头疼的想到。

“嗯,在时间静止施展开来的那一刹那,除非同样都是时间的掌控者,那么之后的一切都会是必然,在时间开始展开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结果,还真是讽刺的法术。强留时间却不知到最后被时间留住,一点点消磨掉自己,时间大成者,依旧不是神,做不到全能,也做不到全知,连自己仅有愿望都实现不了。”净月叹了一口气说道,时间法术啊,最高档次的法术之一,但却又是最没有意义的法术,永远改变不了已经发生了事情,永恒静止意味着逝去,做不到时间真正的效果。

“这样啊,那也算正常,天底下没有后悔药,这才正常啊,沉浸在过去的人永远得不到成长,时间只是让我们经历更多,毕竟人不能永远活在过去,时间的流逝只是在鞭策我们要向前看。与其哀叹无法挽回的过去,还不如用双手去构造无悔的未来,至少时间给与了我们这个机会,终究和需要往前看。”李浩反倒没在意净月说的那种悲剧状况,在他看来时间法术,既然是一种法术,那也就是有力所不及的地方。更何况要是能后悔的话,所有的人不就永远活在过去当中,那人生也就没有了意义,时间的存在并不是为了让你缅怀,而是让你创造美好而又未知的未来。

“嗯,你到看得穿,算了和你说这些没有任何意义,等到有一天你真的失去了重要的东西你就会明白的。恨天不残,地不缺,没有任何一个人生下来就抱着这种想法,也正因为后悔了所以才会成为这样,一生无悔的人是不存在。凤凰家族之所以变成了现在的样子,脱离了妖的行列就是因为有了人性,人心常悔,即使是心若止水,心坚若铁石,实际上还是会有很多时候会后悔。”净月深沉的说道,她也后悔过,传奇意志坚若钢铁,但依旧会后悔,会缅怀,会铭记。

百世轮回只为当初回首,千寻百觅但求梦回曾经。正因为后悔了,才会有那么一直等待的传奇,纵使知道对方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一个人依旧会去看那么一眼,心痛,正因悔了,才会明知是错也一如反顾。沉迷在过去的传奇,流连于当初的传奇,后悔吗?

站立在巅峰的传奇百族之后依旧存留不少,但却没有多少出来溜达,不光是因为修炼,更是为了让以后不再后悔,当年后悔的事情太多,他们都在等待,等待有一天再次来临的时候能够不再后悔,沉浸在过去当中,不可耻,可耻的是没有面对未来的勇气。

“切,谁知道?说不定我还真的不会失去任何东西,至少在乱起之前我会拥有守护一切的实力。”李浩撇了撇嘴说道,不过很明显是嘴硬。纵使是当年的灵天语在死前也后悔自己怎么会那么的傻,最后明白的时候却是自己身死之时,一生无悔,这种人真的存在吗?要是给灵天语一个机会,说不定他真的会带着那个女孩远走高飞,而不是在死前带着遗憾离开人世。

“算了,和你一个小屁孩计较这些这么什么意义,还是继续说这个汤吧。”净月看着李浩身上那纯净的天地意志,心下也明白,李浩大概已经是自古以来最年轻的五阶了,加上精神念力,还有那熟练地空间移动,的确有他自傲的本钱,毕竟已经是最天才的一小撮人了。

“切!”李浩很是不满的撇了撇嘴,不过还是仔细的给净月讲解起来,别看现在净月开的是缅怀模式,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变成了暴力萝莉模式,惹毛了的话真的会被揍的。而且这模式转变的那叫一个快!

“这么说来这东西很危险了,我先没收了吧!”净月听完李浩的解释,打了哈欠直接将那一锅超神水收到了自己的空间当中。不过眼中的震惊可是一点没有减少。

在李浩介绍的时候,净月便开始用天道法力解析面前这滴五彩汤汁的属性,解析的结果自然是吓了净月一跳。居然能毒死自己这种级别的存在,这可就不是什么开玩笑的东西了。传奇可是站在食物链的最顶层,毒药对于他们都是拿不上台面的东西,能真正毒杀传奇的也就三五种药剂,现在又出现了一种,自然是自己没收了最好不过了,想想净月也是一阵恶寒,差点就舔了,就差那么一点,这习惯的改了……

“别别,还没说完啊,这东西主要不是毒药,之前天地意志降临的时候告知我的是,这东西主要效果是开发潜力,之前我不知道往里扔了什么不该扔的东西才制作出来,唯一一锅,以后绝对没有了。”李浩拽着净月的胳膊赶紧解释道,这可是最重要的属性。

“开发潜力?”净月撇了撇嘴,这个世界上开发潜力的东西多了去了,丹药灵材,命理因果,其间有不少都是可以开发潜力的存在,对于底层来说的确是稀有的存在,但是对于净月这种级别,那真的不算什么。

不过话说回来做菜做出开发潜力的效果,这真的是一个很有意义的事情,但这说的是一般情况,看看李浩这种情况明显就不正常。开发潜力,呵呵,能搞死传奇的菜肴,你说这是开发潜力的?还是应该说是绝世毒药,鬼才会将它当做提升潜力的东西使用,得不偿失?不对,应该说是暴损天物,呃,貌似也不太对,拿这个提升潜力的话应该算是找死吧,不过找死找到这种极品东西上面是不是有些浪费了……

“别看不起它,这东西绝对不比我面前这这份汤价值低。”李浩见净月撇撇嘴,于是很不满意的说道,这玩意可是货真价实的宝物级别的东西,虽说死亡率比较高,但那变态的死亡率并不能掩盖这东西神一般的效果。要知道达到传奇这种程度基本上已经是潜力加运气的结果了,要说谁真有稳入传奇的潜力,从古至今估计也就两手之数。这也就是为什么家族子弟的培养都是从蓄积潜力开始的,没有了潜力,后面就只能靠机缘和时间了。

说个实在点的话,凰宁心,凰宁净这些人之所以不在像以前那么死命的修炼,反倒很是随心而为,完全是因为到了她们这种程度已经没有了潜力可以挖掘,死命的修炼已经看不出效果了。转而寻求机缘这些缥缈的东西。要是有潜力可挖的话,没有一个心志坚定的人愿意经自己的后路挂在那种飘渺虚无的机缘上面。

“算了吧,我觉得你还是将它当做毒药吧,嗯,当做杀手锏比较好哦~”净月给了李浩一个你明白的表情,然后笑嘻嘻的伸手探向那个散发出金色雾气的汤锅,很明显又是一锅毒药……

“停停停,先听我说完,你再研究,这个汤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并不是你想的毒药那么简单,这东西所说的开发潜力,并不是你想的那种情况,按照天地精神传输的消息来说,这个是一个意外产物,可以让已经没有了潜力的人获得潜力,而且这个人中包括传奇!”李浩压低了声音说道,毕竟这个消息还是挺震撼的,尤其是对于净月这些已经没有了潜力传奇。

凰宁心这些人若是有潜力的话短时间内就能和曾经同一个级别的人拉开距离,她们的经验能完美的让一分潜力发挥出十分甚至百分的效果。她们手上的潜力能作为她们引爆数万年积累的引子,或者她们手上的潜力根本就像是正催化剂一般,瞬间能让她们的实力出现一个跨越式的发展。

也正因此到了传奇这种级别,要是某人突然让自己更接近完美,新获得那一份潜力就会导致原本仅仅是毫厘之差,瞬间化作云泥之别。这也就是为什么域级传奇在突破到界级传奇之后就算再怎么虚弱,依旧能对原本的阶层造成碾压式的破坏。双方已经不再是一种级别的生物了,简单来说就是蝼蚁与人的差别……

“……这东西我没收了。”净月皱了皱眉,觉得自己这么拿走有些不太好,但这种东西不管是危险性还是技术性都是一个麻烦,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还是再好不过了。至于吃还是不吃,净月已经决定了暂时不吃,因为自己已经够强了,没有必要为了一点点实力的问题将自己给搭上,呃,要说实力的话也不是一点点,不过嘛,又不是什么亡命徒,不值得这么干,世界可是和谐的~

“啊,不行,不行,这东西,我打算分开来卖的,作为唯一的一种能提升传奇潜力的东西,肯定是高价,不大赚一笔的话,简直就是对不起啊,象净月姨这种级别的传奇身上都有一些宝物的。对于你们来说可能九牛一毛的东西,对于我们来说都是大腿了。”李浩拽在净月的左臂,死拽着不放手,这宛若超神水一般的东西一定要拿到手啊,分开来卖也不会得罪人嘛~

“不行,你没资格买卖这种东西,危险性太大,界级传奇不是你所能够想出来的,说个真的潜力这东西太重要的,到了我们这个地步空有数万载的积累却无法表现出来,最大的限制就是潜力。要是你真敢分开卖得话,就得准备好被人追杀的危险。”净月一甩李浩的胳膊很是冷淡的说道,直接打消了李浩的想法。

对于这一点净月可以保证,要是只让一个传奇吞了的话,也就那回事了,但要是让所有的传奇知道有这么一会事,那就彻底疯了。为了保持均衡肯定要把最危险的因素解决掉,净月虽说做得有些过,但很明显是在关心李浩的人身安全问题。和整个世界最高层的一拨人作对,你首先要能保住自己的性命,否则一切都是浮云。

“说的有道理。”李浩摸了摸自己光秃秃的下巴很快就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了,自己这个做法的确有些离谱,“那就算了,这东西先放你那吧,反正你也不会吃。”李浩在不知不觉间将净月的称呼从您拉到了你,而净月却一点都没听出来,可怜仅剩的那点辈分就这么完了。

“摸什么下巴!”净月眯着眼睛在李浩的脑袋上打了一下,对于李浩的样子很是不满,心中暗骂,韦伯斯特这家伙在凤凰家族才呆了几天就把人家的小孩带的这么猥琐。

“阿嚏!阿嚏!”韦伯斯特连打了两个喷嚏,苏凯杰很是郁闷的盯着面前这一桌的菜,然而韦伯斯特提起筷子很淡定的继续吃,苏凯杰抽搐了两下在韦伯斯特心痛的眼神中还是换了一桌子的菜。最近在苏家的韦伯斯特已经被好酒好菜供着了。本来苏凯杰这么多年没回过苏家,完全属于那种该被族规狠狠收拾的类型,再加上苏凯杰本身就不属于那种有人爱有人宠的类型,自然就更悲剧了。

但是,苏凯杰对于苏家本身就没啥好印象,不过作为一个还算不错的人,于是回家先认了个错,结果苏凯杰的族亲跳出来闹事,不依不饶。好吧,苏凯杰觉得正义神马的还是用武力来解释的好,一招君临天下,百丈冰晶长剑直接从苏家大厅冲天而起,一剑斩下,从苏家直接砍到城墙,硬是在帝都城墙上开了一条豁口。

行了,苏家所有的反对声音完全停止了,苏凯杰也懒得和那些人废话,反身去了趟坟地之后便住回自己之前的小院。同样这也就是为什么韦伯斯特可以那么随意的进苏家的门,苏凯杰的威名啊,当真是苏家现在最牛掰得了,不需要任何商业才华,就现在表现出来的武力已经足够让所有的人闭嘴了,果真武力才是最具威慑力!(未完待续。)</P>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