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8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P>“是不是很有趣的力量,操控人心的力量啊,即使到了我们这种程度也无法抵抗,甚至于连抵抗的意识都没有。|(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凌白看着三人那茫然的样子低声沉吟道,“就拿你们来说吧,你们在见到我的时候并没有什么敌意,这实际上便是那种冥冥天意的一种表现,因为那个约定一直存在,所以我们便会和谐相处,是不是很有意思。”

净月、凰宁心、凰宁净都是微微皱眉,这种力量实在是让三人无奈,怎么可能会存在这种力量?不过想想当初的经历,净月看大多人都不顺眼,但就是看凤凰家族的人顺眼,缘分吗?上天注定是这种结果吗?没有什么坏处,甚至可以说是都是好处的一种束缚,不过为什么就感觉这么不自在呢?

“你们是不是感觉很不满,是不是感觉自己的人生都被别人所规划,是不是感觉很不爽。”凌白看着一脸迷惘的三女问道,“其实你们完全不用这样,那石板上都明说了,只是为了保全我们的家族。操控命运的话,那一位估计懒得做,按照我的估计,那位十之**都是怕后院起火才这么干的。毕竟和谐才是最重要的,你们看看就算有这么一个约定实际上也没什么影响,只是让你们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好罢了,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行了,行了,我们都能想明白,只是对于那种级别强者实在是感兴趣罢了,这完全解释不了为什么不会灭族的问题。”凰宁净挥了挥手,示意自己三人只是在想事情罢了,继续让凌白说之前的东西。

“这个就更简单了,既然连操控命运都能做到,那么保证我们不得灭族算什么,我记得上面说是当这些个家族出现危机的时候,就会有扛过危机的强者降临,因而不论怎么过分的危机,实际上都不会出现致命的灭族。”凌白撇了撇嘴说道,对于这一点凌白那叫一个不想提啊。

“我们凌灵两家和你们两家最大的不同就是我们的气运可以独立出去,呃,貌似现在苑家的气运也能独立出去了,凤凰家族的气运独立出去的话时间一长就不够维持了,实际上万年以内的话还是可以的。”凌白看起来对于这些事情都很是熟悉,解释起来也很方便。

“呃,我们家族的气运也可以独立出天地之外吗?这种事能做到吗?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凰宁净和凰宁心对视一眼,对于这件事都是非常惊讶,这种事完全没有印象,也没有人告诉过自己。

“可以的。”凌白的声音拉得很长,但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好消息,“你们应该知道龙族,你知道为什么同时诞生分属阴阳的龙凤到现在会出现这么大的差别吗?龙族初始的时候比凤凰还要强大,却比不过凤凰的潜力,结果现在的龙族已经被你们远远地抛下了,你知道这是什么原因吗?”凌白接连反问了凰宁净数个问题,可惜凰宁净一个都不知道,不过却隐隐能感觉到中间的联系。

眼见凰宁净不说话,凌白叹了一口气解释道,“虽说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但不得不佩服,那个男人身上的气运简直就要吓死人了。他给我们几个家族都注入了一份额外的气运,也就因为这一份气运才使得我们能独立于天地之外。同样也就因为这一份气运,我们获得很多不能获得东西。这就是天命,虽说是对方给的,但我们依旧需要承人家的情。”

净月几人相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骇然,他们这种境界已经能感觉到凌白话语中的真实,虽说这个家伙隐藏了一段没有说出来,但稍微想一想就明白对方隐藏的东西是哪一部分了。

“真的有这么一个人存在吗?”净月微微皱眉,有些希翼的说道,双方差距有些太大了。

“这个人是谁不知道,但绝对存在,这个是必然的,没办法我们家当时的留言上就是这么说的,”凌白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不想有这么一个人存在,太变态了。

“那能告知我们对方到底是哪种的境界吗?至于凌灵两家就在附近,花不了多长时间就能到达,天灵大陆已经被打沉了,没沉的的部分现在也是各种麻烦。”凰宁净犹豫了一下还是张口问道,对于这一段自己不知道的历史她可是非常的感兴趣,太古秘闻啊。

“可以啊。不过你能先告诉我天灵大陆的事情吗?打沉了,这个是怎么一回事,那地方可是被护持的,理论上来讲打成什么样子都可以恢复的,传说中那位可是给我们两家留下了恢复得东西,即使整个大陆都碎裂了,到了一定时候也该恢复了,按你们这种说法的话,打碎的事件已经很久远了吧,怎么可能还没有复原啊。”凌白一脸的怪异,这可是超出了常理的事情,按说不会发生,留话的那位牛掰到了极点,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意外。

“……十一万五千七百年前,古灵家出了一个天才,灵天语……之后凌灵两家隐藏了十万年,前不久才出来。”净月嘘了一口气,将着十一万年来的事情都简略的告知了凌白,对于凌灵两家,净月实在懒得评价了。

“这么说来,那一场仗非常惨烈了。”凌白的脑门上挤出了一连串的皱纹,想了又想之后问了一句,“天灵大陆至今为止没有丝毫恢复的迹象是吧。”凌白在净月肯定的目光之下脑门直接挤出了“川”字,瞬间一个富家公子就变成了一个猥琐老男人,净月三人也微微的拉开了一点距离,一脸恶寒的看着凌白这幅老男人的外表。

“怎么可能会这样。”凌白皱了皱眉头,“不可能,怎么可能达到这种程度,开什么玩笑。”凌白的脸色那叫一个纠结,身上的气息波动不定,最后猛地抬起头来,没有提起任何的力量,只是散开了身上那种帝皇的威严。

“你干什么啊!”净月三人身上猛地一沉,身体各个方面变生肘腋,甚至于原本与自身世界浑然天成的契合也在刹那间变得艰难了起来。不过依着三人的经验瞬间瞬间就再一次掌握了自己的力量,和凌白远远的拉开了距离,面带惊色的看着凌白。

“别担心,我只是确定一下,这种力量是我从那个人身上继承而来的,我现在只是想知道你们有没有在那个叫做灵天语的身上感觉到过这一种力量。”凌白见三人一脸敌意的看着自己,打了个哈哈解释道。

凰宁心和凰宁净相视一眼摇了摇头,净月面色苍白的看着凌白说道,“我见过,灵天语身上有这种力量,比你这种强的太多,要是说你这是小溪的话当年将我从沉沦中唤醒的力量就是无尽虚空那么的磅礴,直接破开了天帝的束缚,而我也正因为如此才记住了灵天语那种强势到极致的力量,不过此后就没有见过了,也许对于他来说根本用不上这种力量吧。”

净月有些意兴阑珊的说道,当年那种将迷失在天道中的她唤醒的力量她是最清楚其中的强大的,同样也正因此净月才对灵天语感兴趣。而现在在凌白身上感觉到这种力量,净月终于想起那从迷惘中走出来的时刻,之前虽说注意到那种帝皇威严一般的力量,但净月丝毫没往灵天语身上想过,太少了,当年唤醒她的时候那种力量简直就是如渊似海一般,反倒忽略其中的相似性。

“咕嘟,你说灵天语也拥有这种力量,而且超越了我很多很多,对吧。”凌白咽了口唾沫,这种力量是他天生的一种力量,后来才知道这东西是一种皇道圣力,而且根据那石板上说的这东西极难修炼,必须是有大气运,大机缘,大毅力的家伙才能成功,自己要说气运绝对庞大,机缘也很多,毅力也不缺但这玩意就没见增长过,足以见得那上面所说的那三大是什么概念。

至于皇道圣力,作为拥有者,凌白对于其中的属性可以说是知之甚详,这种力量简直就是万金油,功能齐全,威力强大。别看凌白就这么一点点皇道圣力,但凌白知道这么一点皇道圣力让自己的综合实力上升了百分之三十!原本比净月几人还略弱一筹的凌白穿上这一层皮之后凶残程度直线上升,否则也不会象现在这样不担心凰宁心三人围攻自己,这就是皇道圣力的彪悍。

而现在凌白觉得自己见鬼了,灵天语居然会有那种程度的皇道圣力,那他的彪悍到什么程度,估摸着瞪人一眼别人都无法承受帝皇的威严给跪了吧,而且那种程度的皇道圣力就算穿在一个草狗身上那也得称为皇道神兽啊!这尼玛,灵天语居然还被做掉了,看什么玩笑啊!我怎么就不知道这个世界还有那么多彪悍到极限的家伙,这里会不会并不是老子的老家中央大陆啊!说不定只是同名,凌白思前想后觉得自己可能走错了……

“他的这种力量只有你感受过,对吧!”凌白思前想后觉得还是问出来的好,净月想了想觉得的确这么一回事,其他人和自己感觉到的完全不同,开始还觉得是因为自己睡迷糊了,现在想想绝对不是自己的问题,十之**是天道屏蔽,而自己刚好在天道当中。

凌白觉得自己有必要垂死挣扎一下,说不定是净月感知错误,那么强大的皇道圣力要是被人做掉了,这不是在开玩笑吗?“那就问另一个问题,他那眼睛瞪倒过多少个高手,这个很重要,我需要仔细判断一下他的力量属性。”凌白心中默默祈祷道,千万不敢真的做到过,要是真的,那么只能证明这个世界已经和十数万年前彻底不同了,呃,或者说自己已经老了……

“嗯,这种事情他经常干啊,他的主要攻击手段就是用眼睛瞪人,曾经一眼瞪晕了一个界级传奇,虽说那个界级传奇相当的弱,但被一眼瞪晕还是挺恐怖的。”净月说的话的时候瘪了瘪嘴,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同样一旁的两人也都相差无几。那一次真的是吓到了不少人,一眼瞪晕了一个界级传奇,这个已经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完全是在吓人,也是在那时所有人承认了灵天语那无敌的实力,太恐怖了,太太太恐怖了。

“……”凌白面无表情的听着净月和凰宁心两人的介绍,越听越确定,一眼瞪晕一个界级传奇。至于界级传奇是什么,凌白承认自己是不知道,但是单看净月还有凰宁心那种心有余悸的样子就知道那绝对是一个很强的级别,即使比自己等人弱,但也绝对属于那种可以用数量堆死自己等人的级别,估计是一个境界吧。

凌白默默然无语,他现在对于中央大陆就是一个陌生,这种超越了妖孽级别的存在都被抹展了,天知道中央大陆还有多少变态,说不得自己现在已经降成大虾米级别了。嗯嗯,还是在别的世界玩吧,这是世界太危险了,回之前的世界吧,可惜,这里可是老家,怎么着也该回去看看,都十几万年了,不回去是不行的……

净月几人见到凌白那种沉默也猜到了对方是在想什么,自己等人是和灵天语出生在一个世界,一直都知道有这么一个人,虽说觉得变态,但变态,变态,再变态,一直发生在一个人身上的话早就习惯了。所以反倒不觉的有什么太过诡异的,仅仅是偶尔羡慕两下……

“我还是回一下我们家族吧,总的去挂个号,灵天语的事情我自己去了解吧,多谢你们了,我先走了。”凌白沉默了一会之后就反应了过来,毕竟都是心志坚定之辈,虽说见到了如同神一般的存在,但并没有动摇自己的决心,反倒多了一个奋进的方向。虽说算得上是自己的小辈,但所谓达者为师,学习学习也是应该的。

净月几人本身就是来看看对方是什么人,敌人的话就挂掉,和自己的没什么关系的话就看看顺不顺眼,顺眼那就放掉吧,不顺眼那就赶出去。当然这也就是一般状况,碰上凌白这种级别想赶都没得赶,还好算得上是盟友,再说从他那里也得到了一些很重要的消息,净月几人也就不愿意出手,任由凌白回归凌家。毕竟之前的那些话凌白嘴上说是天命如此,但对方要是迟点告诉也就这回事了,对方已经给了面子了,作为封印看护者的净月自然也会承对方的情。

眼看凌白消失之后,净月扯着一旁的凰宁心问道,“宁心啊,你觉得他的话有几分可信。”虽说净月嘴上是在问凰宁心,实际上心下已经有些底了。对方说的大半都是真的,最多是少说或者说漏了一部分,而且话说回来的话,对方也没有拿自己三人开刷的意义,基本上也算是前辈吧,没有骗她们的意义。(未完待续。)</P>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