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7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P></script>凌白仔细思虑了一会之后,终于确定这里应该是自己的老家,于是伸手在摸索了两下拿出了十几万年前的地图。“唔唔,看起来应该是在这里吧!”地图的显示是在一座高山之上,而凌白现在很明显是在一片森林当中。

“估计是被人打架轰平了,再找点标志性的东西。”凌白快速的反应来过来,这种事情在那个时候是很常见的,毕竟高手太多,移山填海对于那些强者来说和玩差不多,所以凌白快速的接受了这个现实,于是开始找标志性的物体,比方说是山脉之类的东西。

“这里难道是雪族的那片地界,有点像,唔,对了我记得这里有座山脉的,还是一个成龙形的山脉的。”凌白四下打量之下终于找到了一个丘陵,看了好久终于有点印象,“够狠,连龙脉一起给断了,雪族估计是完蛋喽,那么这里也就是中央大陆了。”凌白摸了摸胡子终于确定了这里是中央大陆,虽说没了曾经那种亘古长存的气息。

“中央大陆,我回来啦!”凌白放开气势,仰天长啸,对于自己的老家凌白觉得自己还是应该祭奠一下,怎么说都是养育了他的大陆。

“嗯嗯,天灭那疯子最近估计是找不到了,先去老家,天灵大陆,希望那伙小子还有记得我的时候,老子不就失踪了十几万年,要是敢忘了我,看我怎么收拾那群家伙。”凌白对于自己的家族可以说是信心十足,那可属于绝对不会被灭掉的种族之一,而且也是当之无愧的皇族。自亘古以来第一批诞生的种族,虽说没有见到自家曾经的那种面貌,但那可是从上一个时代保留下来的氏族,极少数不会破灭的种族。

“嗯。”净月、凰宁心、凰宁净三人同时转头盯着一个方向,然后三人对视一笑,“找到了,还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不用再排查了,想来就是这个,去见一见吧。”说完三人身影一闪,很快就出现在了凌白的面前。

“咦,两只小凤凰还有苑家女,不错的血脉啊,苑家再一次出现女孩了啊!”凌白在宁心三人到来的瞬间便转过头来看着三人,面有讶色的说道。不是惊讶于三人的实力,只是对于净月血脉的惊讶,苑家的血脉啊,这可是亘古时期最变态的一脉单传的血脉了。而且是让人无奈的传女不传男的属性,更无奈的是苑家十几代,甚至是几十代都见不到一个女孩……

“你是谁?!”净月眯着眼睛盯着凌白,要是不给一个解释的话净月不介意出手,虽说凌白身上那淡淡的威压足以说明面前这个人的恐怖,但净月也不是吃素的。

“别急着出手啊!”凌白一个闪身出现在凰宁心三人面前,一脸笑意的说道,原本已经成了灰白色的条带状衣物,已化作了一身白衣,散乱的头发,也被高冠束缚,白衣胜雪,面如冠玉,双眼直视三女,若非那淡淡的威压,就算是净月也不得不称上一句,好一个富家公子。

“别打岔,我们只是想知道你的来意,不想和你动手。”净月淡淡的说道,面前这位贵公子打扮的家伙实力上绝对不会低于在场的任何一人,而且最让净月感到不爽的是这个叫做凌白的家伙身上有一种贵气,或者说是一种帝王的威压,一种连界级传奇都无法豁免的威压。

“这里可是我的老家,我要回老家有什么不对。”凌白微笑着说道,完全没有将净月的不满放在心上,“这里可是生我养我的地方,回来看看有什么不对吗?虽说我在其他世界被困了十几万年,但回老家还需要理由吗?”

“嗯?!”净月面色一沉,他想到了这家伙的身份,“封印了十几万年,你是星云崖下的那个家伙,你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出现在这里,第五界和我们这里的距离没有二十年以上绝对过来。”净月对于各个世界的封印者都有一些了解,对于那些超级古老的封印了解极其详细,星云崖正好就是最古老的封印,而且在十年前破封。

“二十年,那是你们,可不是我。”凌白淡淡的说道,对于这些防御式,凌白不说是了若指掌,但由于一些原因凌白也可以算是一清二楚。毕竟太古时期的记忆遗失太多,仅剩下一些模糊的记忆,但这些模糊记忆当中,就有一部分是一个身影再为世界布置防御阵,虽说极其模糊,但那些防御阵中故意留下的漏洞凌白还是记住了。

“算了,我们不想和在做什么探讨了,你要回家的话,先要确定一个地方吧,你没有经历那十几万年的时间,中间发生了很多事,说不定你的家族已经毁掉了。”凰宁净想了想说道,也算是提前给对方打了一个预防针,要是对方和自己有仇那就不好了,还是先将对方的家族套出来。毕竟面前这家伙看起来很是重视自己的家族,说不得还的到虚空之外打过一场。

“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不过放心吧,你们的家族绝对不会和我的家族对上,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凌白仰头望天,然后再次看着面前的三女,那双眼眸仿若看穿了事事一般,“苑家和凤凰之间的关系可能不可考了,但却相互之间依旧能信任对方,你们认为这是为什么?”凌白抬头再次看着苍天问向三女。

“不知道吧,还有很多有意思的事情。”凌白看着三女有些茫然的样子笑了笑,数十万年没有和美女说话,这货话唠一开就卖弄了起来,“知道为什么苑家女的力量会那么古怪吗?知道为什么苑家纵使是世代单传依旧不会灭族吗?知道为什么有些家族传承十数万年依旧没有人败坏门风吗?很奇怪,是吧,很想知道,对吧。”凌白开始吊胃口了,三个美女啊,可一定要吊起兴趣啊。

净月、凰宁心,凰宁净三女一愣这些事情从来没有想过,但现在想想的确不自然,正常一个家族只要时间一长就会出现纨绔子弟。这不是家规的问题,而是一种不可抗争的发展趋势,不管是什么家族,都会这样,而现在想想,有几个家族从来没出现过这种状况!

净月几人相视一眼,都看出来对方眼中的兴趣,这些从来不注意的事情上现在想想的确是如此的巧合,甚至应该说是诡异。

“哈哈哈,是不是很感兴趣,是不是很有意思,所以说我的家族绝对不会和你们碰上,而且我的家族绝对不会出现意外,这都是必然,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凌白一脸得色的看着三女说道,直到看的净月三人脸色有些不自然为止,最后净月三人还是点了点头觉的这些事情真的很有意思,而且自己很感兴趣。

“哈哈哈,我说啥你们就信啥啊!我也不知道!”凌白见三女都是一副我们很想知道的表情,猛然脸一板翻了翻白眼说道。

这句话一出来,直接将净月三女气的差点用脚踹上去,这丫纯粹就是来气人的,想想这货大概是在封印中呆的无聊专门研究这种东西,自己三人怎么就这么被人给骗了呢?真是该死啊!

凌白露出无良的笑容,完全不顾及面前三个女生都是高高手,不过话说回来凌白这货自己也是很凶残的,再加上他那个时代的氛围,调戏一下小妞也不算太过分。

眼见净月三女的脸色越来越差,凌白终于稳住了身形。传奇一怒可不是什么好事,更何况还是都是女性,这要是怒起来那可真就一发不可收拾,一个女性传奇能挑起的力量有多少,那可不是看外表的,而是看闺蜜还有闺蜜的朋友的朋友的数量的,所以很危险的。

“哈哈,开个玩笑罢了,我叫凌白,很早很早以前凌家的一员,我之前说的话虽说有一部分是开玩笑的,但大多数都是有迹可循的,比如我们凌灵两家就属于那种绝对不能被灭掉的家族。”凌白很自豪的说出我们凌灵两家这句话,他很佩服曾经做成这件事的哪一位,让一个家族亘古长存,这种已经不是力量的境界了。

“凌白。”净月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这个名字她有印象,虽说不是很深,但绝对听说过,在很早很早的时候听说过,不过却有记不起来了,对于一个传奇来说会出现这种状况,那就表示太久远了,而且是那种细枝末节的记忆,否则的话不会是这样。

“我的那个时代你们还没有诞生,你们诞生的时代我已经被封印了,没有听过我也算正常,而凤凰的话那个时候能传承记忆的应该还没有吧。我记得我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神家的天才刚刚出世,那可是没有传奇的时代啊。”凌白微微一笑,对于这个世界几乎所有的生物来说那一段历史都是没有记载的。

那个时代啊,亘古与百族的交替时代,没有传奇,只有力量,纯粹的力量,没有境界,强大的力量,脑残的操控技巧,天生的力量,你妹的全都是力量,那个时候给凌白的感觉就是生物的肌肉长到了灵魂里面。

凌白一边笑眯眯的解说道,一边上下打量着净月和凰宁净姐妹。她们身上的幻术对于对于凌白来说和没有没什么区别,那绝美的容颜让凌白觉得这十几万年世界变成这样也是应该。对于美的欣赏凌白一直认为自己是绝对的老大,就算老天降临也得蹲到第二这个位置。

“喂,你们两个有没有注意到这家伙色迷迷的眼神。”净月传音个凰宁心和凰宁净两人问道。

“嗯,的确是色迷迷的。”凰宁心以及凰宁净给了净月一个肯定的眼神,然后又同时传音道,“不过为什么我感觉对方给我们说的都是真的,你说这是为什么。很明显对方对于我们根本没有恶意,而且他说了他是凌家的人,也就是说他之前说的那种不可能出现,或者说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是有道理的。”

“喂,你们也该说的差不多了吧,我对于你们不会有什么恶意的,或者说是凌灵两家都不会对于你们两家产生什么恶意,有一些种族之间是不可能爆发出真正的战争的,毕竟这也是一种上天注定的结果。”凌白笑着说道,不管其他人如何,凌白对于这种“必然”的了解可以说是最多的,这是已经超脱了境界的能力,曾经那人的杰作啊,大爱苍生却又不愿舍弃心中那一份情,因而才缔结出来的,宛若冥冥天意一般的能力。

“啊。”凰宁净一愣神,看着凌白面带犹豫,最后思考了很久之后,定下心来开口问道,“可否告诉我,为什么凌灵两家永恒不灭,这到底是什么原因。”

“若是常人问这个问题的话,我绝对不会回答,但若是你们的话,我会回答,不愧是象天意一般的能力,我当年的离去,导致你们两家不知道这件事,结果现在刚一回来就碰到了你们,还真是超脱了想象一般的能力。”凌白的话让凰宁净三人大感兴趣,毕竟这本身就是亘古隐秘,而且事关己身,自然是兴趣大增,一个二个都象等着糖果的小女孩。

“告诉你们吧,虽说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有些事你们必须知道。”凌白抬头望天,微微一动指,四周的一切宛若停止了一般,“是谁做的这一切已经没人知道了,但承接这份力量的有几个人名或者是姓氏,分别称为琴,玄,清,洛,苑,凰,还有两个或是几个字已经消失了。”说到这里凌白一顿,抬头望天,仿佛要看穿这苍天之上遮掩的真实。

“琴与玄已经不可考了,应该是没有家族,否则的话,也该流传下来,清和洛应是我们凌灵两家,苑和凰就是你们两家了。”凌白说完看着净月三女一脸的笑意。

“这就完了!”凰宁净觉得自己和面前这位探讨这种东西本身就是不应该,这个混蛋和没说有什么区别,而且这都是什么和什么啊!完全听不懂啊,没头没尾的故事,要命啊!“这都是些什么啊!”凰宁心说出来凰宁净一直想说的话,然后三人都死盯着凌白,估计不给个解释的话,真的会血溅三尺的。

“开个玩笑罢了……”凌白毫无胆怯的笑了笑解释道,“实际上这仅仅是一个约定罢了,只是有人将这份约定变成了冥冥之中的天意,至于是谁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这个约定是女性的约定,不过也有可能是将约定变成天意的那个男人怕后院起火所以才将约定变成了真实。”说到这里凌白看着三女一副沉思的样子,停了下来。(未完待续。)</P>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