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1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P></script>再然后就碰到了神言文了,虽然净月是这么说的,不过依着李浩的脑补,应该是净月和韦伯斯特两大杀器来到龙腾帝都,神言文发现这两个变态级别的人物,赶紧迎了上来。----韦伯斯特还好说一些,净月简直就是小孩子,鬼知道对方什么时候发飙,要是一不小心将帝都吹飞了,那神言文还不哭死,神言文就算再有自信也不敢确定自己能打过这两个中任何一个啊!所以只能出来迎接,估计也抱着给净月开路的想法,要知道帝都的纨绔也不是少数,要是调戏到净月的身上,李浩都不敢想了,他可是见过净月的容貌的,自己看都有些恍惚,自己都习惯了自身那完美的容貌,其他人那不是找事吗!

事实上神言文的做法和李浩想的基本一样,韦伯斯特神言文是不怎么担心,怎么说十几万年的心性还没那么容易被人惹毛的。但是净月就不同了,什么叫岁月未留下任何的痕迹,见了净月你就能明白,要不是知道她活了十几万岁,没一个人会想到这种小孩子心性会一点不掩盖的出现在传奇的身上!

神言文郑重其事得在龙腾帝都镇安的门口迎接净月和韦伯斯特的到来,甭管是来干什么的,就算是路过的神言文觉得自己也该去看看。净月和韦伯斯特两人刚一出现神言文就迎了上来,很是热情地招待,韦伯斯特和神言文交集不多,也就是脸熟罢了,打了个哈哈,就当着神言文的面钻到了苏家去了,一点也不忌讳,不过对于这些人来说貌似忌讳什么都是浮云,想怎么干就怎么干这才是这伙人常干的事情!

神言文也就是在韦伯斯特进苏家的时候眯了一下眼,不过也没说什么?人家要做什么,神言文也不会太过在意,象韦伯斯特这种独行客,神言文还不至于没事找抽!最多多给苏家点好处罢了!

话说神言文压根就没把世俗的权力当回事,要不是这种权势能更快速的让自己的族人感觉到语言的力量,神言文才懒得建一个帝国。不过也正因为这样,龙腾帝国这个名字恶俗的帝国平民幸福程度才会是所有帝国中最高的,毕竟上层和别的国家不同,不需要太多的搜刮,政治清明,自然很容易做到国富民强。

至于跟自己身旁的这个小萝莉,神言文再见到的第一眼就松了一口气,还好是小萝莉,要是成年版的来那就是在引狼了,小萝莉打主意的人总能少点,更何况还有自己跟着。本来象净月这种在同辈之前不现真身的做法基本上算是挑衅,凰宁心那些人不和净月计较完全就是因为是闺蜜,至于其他人那就看心情了,但是现在神言文那个叫庆幸啊!他倒也没在意净月的问题,只是庆幸这下自己臣民安全了……

说实话,本来到神言文这个程度对于凡人应该看得很冷淡了,但是当年灵天语做的事情使得神言文一直记得,那就是只要对方还是你的臣民,那么你就有义务庇护他们,直到你生命最后一刻!灵天语死了,这是神言文在灵家得到的消息,当年被自己收尸的灵天洛亲口所说,贯彻这灵天语信念的那一句话,“我会庇护你们知道我生命最后一刻,只要你们还是我的臣民!”

之后神言文就带着净月在镇安各处游玩,就算是为了让净月转移注意神言文也一直跟在净月的身旁。估摸着也怕出事。

其实这也没什么,可是神言文又运道极好的碰到了出来玩微服私访的文庆琪。好吧,原本文家年青一代没几个能认识神言文,神言文就这么乱跑也没什么,但是文庆琪是谁啊!那可是龙腾帝国的皇帝,看到自家先祖跟在一个萝莉背后,看那萝莉长得还真不错,还以为自家先祖春心萌动打算老牛吃嫩草。

根据最近一段时间的接触,文庆琪算是知道自家先祖不讲究这些俗礼,对于自家小辈也没什么讲究,于是挤了上去,小声问了一句,“先祖啊,没想到您好这一口,您就早说嘛!虽说有些祸害,但咱是谁,听说兽人那边选秀,要不我给您也选一批萝莉……”

得,就这么一句话,神言文之前所做的一切基本就白费了,净月的耳朵可是很尖的,自然一字不落的全听到了。神言文当时恨不得将文庆琪一巴掌抽飞,赶紧让这家伙滚蛋,要说神言文打净月的注意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不能说出来啊!老子现在是躺着也中枪啊!

神言文一脚将文庆琪踹倒在地,当时那些护卫就为了上来,你妹啊,打脸啊,在龙腾皇都将龙腾帝国的皇帝踹倒在地,这不是红果果的打脸吗?让我们这些个护卫皇室威严的侍卫脸往哪里搁啊!全部冲上去,准备收拾这个半老中年人,结果文庆琪翻身一跃而起,将自己的手下赶紧阻止了,这可是自家的先祖啊,不能这么对待。挥挥手让他们闪开,再一次重新挤了上去。

在文庆琪看来自家先祖也就是脸嫩,不好意思嘛,毕竟一个万八千岁的老头打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的确有些不太好。不过踹开自己也没什么,这可是先祖啊,收拾自己这些个小辈也是应该的。而且龙腾帝国一直本着百善孝为先,虽说先祖做得有些过了,但是嘛,所谓爱情是没有理由可言的,既然自己先祖拉不下脸来拿自己就帮先祖解决这个问题。

“来,可爱的……”文庆琪一个闪身出现在净月的面前,原本打算叫小妹妹的,不过后来想想这个事先祖大人看上的,小点也不能叫妹妹啊,“可爱的小祖宗,来吃糖。”文庆琪从自己的空间饰品当中拿出从自家女儿那里顺来的糖果一脸温和的递给净月。

净月转头看向神言文,一脸的警告,然后相当扭捏的看着文庆琪手上的糖果,一副想伸手又不敢伸手的样子。文庆琪在净月转头看向神言文的时候,就一脸得色的给自己的先祖示意,表示自己会帮他拿下的。而当时神言文被净月的一吓,对于文庆琪的示意完全没有发觉,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自然文庆琪就当做自家先祖拉不下脸来搭理自己。

“哈哈,没关系的,想吃就吃吧。”文庆琪很是温和的拍向净月的脑袋说道,不过很可惜净月微微一动就闪了开来。文庆琪尴尬的收回了自己的手,看向一边转头看着天空的神言文,心中大是不满,【先祖啊,你脸嫩的连句话都不敢说,总不能就这么等着人家小妞投怀送抱吧,萝莉很好搞定,但您这么不作为,完全没希望啊!】

文庆琪一边温和的套着净月的话,一边狠劲的给自己的先祖使眼色,不过很可惜,不知道神言文是不是眼睛出了问题,至少今天完全不搭理文庆琪这老小子。文庆琪自然而然的将这一切都归根到了自家先祖脸皮太嫩,这样发展下去完全没有希望啊!搞不定人家没把你当做忘年交直接把你当做爷爷了,那你还泡个毛妹子啊!

文庆琪越看净月越觉得这小女孩好乖巧,人又聪明,还知书达理,一举一动尽显贵族风范,完全是经过数百年沉淀下来的贵族气质。不愧是先祖啊,在这种地方都能遇到这种极品的货色,养成一下,真真真是完美了。

文庆琪虽说不满自己的先祖脸皮太薄,但是对于先祖的鉴赏水平可是越发的敬佩,能在满大街的迷路小孩中遇到这么一个极品小美女,果真是千里姻缘一线牵。文庆琪现在完全是一副给自己先祖选老婆的做法。

“先祖啊!你这样是不行了的!”文庆琪将净月稳住之后,一个闪身胳膊圈住自家先祖低声说道,“您要是继续这样下去,这小女娃你是别想要了,您这年龄太有问题了!而且你这不答话只是照顾的话,人家之后将你当做爷爷,你不知道你们年岁的差距吗?你要先和她成为忘年交,只有成了朋友你才好下手,否则的话前期的一切都没有意义了。”文庆琪低声给自家先祖传授秘籍。

神言文一听脸都绿了,恨不得将文庆琪给掐死,有你这么乱来的吗?而文庆琪一见自家先祖脸绿了,心道,【您还知道怕啊!要是还不抓紧啊,这妞真就溜了,不过也好,先祖既然喜欢这妞,想点法子,就算是做点不合情理的事也要搞到手,以后先祖也能多照顾照顾我了,怎么说枕边风也是大杀器啊!】文庆琪想到这里心有余悸的撇了撇嘴,作为一个还算不错的皇帝,文庆琪自然是知道很是清楚这一招的效果,就算有时候告诫自己要小心这一招,但该中招还是得中招……

文庆琪的念头一闪而逝,眼见自家先祖原本的绿脸变得一脸的哑然,自顾自的说道:“先祖啊,说个真的,这妞必然是贵族出身,要是您继续这样肯定没戏!当然你要是想先上车后补票的话,咱龙腾帝国也不是没这本事!你一句话,明天我就帮您下旨将这妞给您送去。不过这样可就少了很多乐趣,自由的恋爱,波折的过程,甚至还要挨上砖头,这样才能成为完整的爱情。当然先结婚后谈恋爱也是可以的。您自己看着选,选第二种的话你明天就在您的小院等着吧;选第一种,我今儿就给您编一本萝莉推到计划!”

神言文一脸的冷汗,至于文庆琪喷到他脸上的唾沫已经没时间管了,自己什么时候有了这么极品的子孙,以前不是还很正经的吗?怎么今天就成这样了。

神言文看着文庆琪不住的咽唾沫,丝毫没想过因为自己这一段时间和文庆琪经常接触,而且也没有任何的威严,文庆琪才懒得在他面前装什么正人君子,完全是越来越有个性,也来越放纵自己的性子。在别的人面前还需要伪装出一层威严的皇帝气势,在自己的先祖面前,得了吧,没看人家都是爱怎么就怎么,率性而为才是最好的选择。所以文庆琪在神言文面前就很随意了……

“神言文啊,我觉得你家的小子很大胆啊,连我都敢调戏,嗯,还敢给你这个先祖做媒,真的是魄力不小啊!你说是吧。”净月一边****着棒棒糖,一边笑着对着神言文说道。****的动作很是可爱,但是当净月开口的时候,在场的两人没有一个敢说出这一句话,自然幼稚两字的确是在脑海闪出过,却没有一个人敢说出来。

“咳咳咳。那个净月你就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吧,我家这小子有点嘴贫。”神言文干笑着解释道,一巴掌拍在文庆琪的后脑勺,狠狠瞪了一眼文庆琪,“去,给净月大人道歉。”神言文这次也算是做足功夫了,龙腾帝国的皇帝可是文家在世俗的代表。

“算了,算了,没关系的,这些都是小事。”净月一边****这棒棒糖一边说道,貌似这个牌子的棒棒糖对于小孩子极具杀伤力,向净月这种已经保持着童心的巨龄萝莉也很是喜欢,能这么放过文庆琪少不得这个棒棒糖的功劳,话说李浩他们吃的也是这个……

“多谢冕下。”文庆琪有些别扭的说道,搞了大半天原来面前这萝莉和自家先祖一样都是变成小孩子的样子罢了,现在想想自家先祖再怎么不会泡妞也该知道变成同龄人更容易得手一些吧。

“免了免了,我来是有些事,一个是替宁净送韦伯斯特,另一个是帮忙给我弄一个身份,要和宁心的身份搭配,她弄了三公主,我也要弄一个,所以我来了,你看着办吧。”净月先是对着文庆琪摆了摆手,然后看向神言文说道,这种事最好还是和人家老大吱个声好一些,要是不知不觉间在人家那里搞一个公主的身份以后被人查出来不就悲剧了吗?

“没有问题。”文庆琪看向自家的先祖,只见神言文微微点头文庆琪就知道该怎么做了,虽说对于自己突然册封公主这种事有些纠结,但能这样结好一个传奇也是一个好事,最多就是自己又多了所谓的不存在妃子。不过话说自己的妃子本身就不多,这样继续折腾下去貌似会有被发现的可能。上一次凰宁心的那个公主身份很好搞定,凤凰家族没人了,不想外嫁,就堵住了所有大臣的嘴,这个,话说自己没有那么多妃子啊!

“你傻啊!找一个亲王,将净月塞给他这样不就是郡主了,然后随便找一个理由将她提升为公主不就行了,话说这家伙就是想要一个公主身份回去,去堵住凰宁心的嘴,至于怎么来的完全不用在意。”就这文庆琪纠结于该怎么处理这件事的时候,神言文的声音出现在他的脑海,文庆琪感激地看了一下自己的先祖,发现对方目不斜视遥看远方。(未完待续。)</P>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