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3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P>紫琳夕看着自己手上的身份玉牌,眼底不由的出现一份缅怀,叹了一口气说道:“神物蒙尘啊,还真是被你们浪费了,灵天语当年最后送回的东西还真的当做身份玉牌了作为代族长的信物了,你们还真是够浪费的了,这么多年居然没有丝毫的长进!唉~”

青冥看着紫琳夕手上的身份玉牌,有些犹豫,自己身上的的那个身份玉牌可以说是自己内部身份的象征,作为从灵天语手上流传出来的身份玉牌,代表的更是一种身份,就这么捏在紫琳夕的手中,青冥还真的有些无奈。【鳳\/凰\/更新快请搜索//ia/u///】想了想开口说道:“不知道紫大人和我家族长关系如何,此物乃是族长遗物,知其有古怪,但不可改!”

“哦,这么说来,还算有些眼力了。”紫琳夕脸上多了一丝笑意,要说之前看到青冥身上这块身份玉牌的时候,紫琳夕差点气死,都这么多年了居然都没有人发现这玩意就不是身份玉牌,全都没长脑子啊!“我和他什么关系你不用知道。”说到这里紫琳夕一顿,然后叹了口气说道,“我还是先将这东西恢复了再说,否则的话你们家也没人敢将它恢复成原样了。”

说着紫琳夕直起身来,一道紫光注入到了青冥的身份玉牌当中。原本排斥外力的身份玉牌瞬间吸收了紫琳夕的那道法力,之后缓缓的飘了起来,碧青的玉色瞬间化作了紫色。之后紫琳夕双手不断变化,一道道金色纹路出现在紫琳夕的双手旁边,如同飞蛾投火一般融入到了青冥的身份玉牌当中,原本紫色的身份玉牌,多出了一道道金色的纹路,随着纹路的增多,玉牌一点一点的缩小了起来,从原来五寸左右变成了三寸大小。

紫琳夕看着面前一点点的显露出形体的玉石,有些感叹,又有一些惋惜,当年第一次拿到这件东西的时候,便是如此的温软,可惜到了今天物是人非。唯有这当年一刀刀刻出的猫咪还记录着当年的一切。把玩着手中那三寸大小的紫玉猫咪,那抱成团睡着懒觉的样子,还是犹如当年第一次见到时的样子,那么的娇憨,那么得惟妙惟肖,栩栩如生。灵天语的天赋依旧是那么逆天,不论什么上手都可以做到最好,这一团紫玉化作的猫咪不仅仅是当年游戏之作,更是灵天语最高的杰作,几乎废掉了灵天语在雕刻上的天赋才制作出来的东西。

“好了,这东西是你的了,他当年最巅峰的作品,名字叫做嗜睡的猫咪,寄托了灵天语对于……”紫琳夕说到这里又是一顿,看着青冥那种很是想继续往下听得八卦心理,然后脸色一凝看着青冥问道,“是不是很想知道,是不是很感兴趣,是不是对于我的身份很有想法!”

原本青冥抱着听八卦的想法站在紫琳夕的面前,而越听越有兴趣,自家族长的八卦,以及当世最强者的隐秘,这些可都是可望而不可求的好东西,过了今天绝对没有了。更何况就这么一会青冥就能听出来,紫琳夕和自家族长很熟,而且不是那种普通的熟悉,连一些灵天语的隐秘都知道的很清楚,这可就不简单了。要知道外人根本不可能知道灵天语对于非修炼以外的东西也具有极高的天分,这个非灵家人根本不得而知!于是在一旁暗自猜测的青冥听到紫琳夕问话,下意识的就点了点头!

“还真想知道啊!那你想知道什么?”紫琳夕笑眯眯看着青冥的说道,没有一点发火的意思。

“呃,这个……”青冥知道自己不该点头,但现在也没办法了,硬着头皮往上冲,大不了就被收拾一顿,看在自家先祖的份上紫琳夕再怎么也不会将青冥挂掉。因而青冥在这种只能进不能退的时候当机立断,开口说道:“敢问紫院长和族长是什么关系!”

紫琳夕看着青冥,一脸的笑意,不过看着这笑容青冥就有些头皮发寒,背身流汗。然后紫琳夕敲着桌子,“当,当,当!”接连三声如同敲在青冥的心底,饶是青冥胆大依旧被吓了一身的冷汗,要是有的选择的话,青冥现在就想直接卷了这个“嗜睡的猫咪”然后快速闪出去,和这位谈话需要心理素质啊。

就在青冥快顶不住的时候紫琳夕开口了,“在那个时代我们是最好的朋友。”紫琳夕说这话的时候声音中多了一份缅怀,估计也是懒得在小辈面前掩饰。“我知道你不相信,但事实就是这样,那个时代我没出现在人前,并不代表我不存在,灵家也是我最熟悉的地方!好了,我知道你现在在想着怎么离开这里,我也不难为你了。”说着将那块紫玉猫咪扔给青冥,随后又给青冥扔了五只一模一样的金钗,便打发青冥离开了。

“多谢紫院长谅解!”青冥恭谨的对着紫琳夕行了一礼,将几件东西收到了手镯当中,然后缓缓退了出去。

“呼!”出了院长室,青冥长舒了一口气,里面太压抑了完全不适合青冥的性子,伸了一个懒腰,将那块紫玉猫咪从自己的手镯中拿了出来看了又看挂在了腰间。

“嘿嘿,看起来不错嘛!紫院长给的?”苏凯杰站在门外一直在等青冥出来,眼见青冥手上那块紫玉所制的猫咪一脸笑意的问道。

“算是吧!”青冥有些闭着眼睛感受了一下说道,说真的青冥再带上这个有些可爱的猫咪玉佩之后便感觉到自己猛然间多了一种特殊的感觉,但却又无法清晰的感觉到,在之后便发现自己突然舒服了很多,说不出那里舒服,但却实质性地感觉到了。

“算是?”苏凯杰很是不解的咀嚼道,眼见青冥不想说倒也没有多问,便带着苏凯杰前往祈愿台的方向。

紫琳夕坐在办工作旁,仔细的思虑了一下,自言自语道:“为什么要将那东西给他呢?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嗜睡的猫咪’都是我的物品啊,唉,算了,现在也用不上了。唔,怎么说也是堪比神器的宝物啊!气运,福缘等等,各种不可见属性全部加强百分之十,修炼,术法等等,各种可见属性全部加强百分之三十,而且还是可叠加的效果。当年可是我挂在胸前的吊坠啊!就这么给了别人是不是有些过分了……”紫琳夕一边啃着苹果一边思索,说起来对于修炼那些东西紫琳夕倒是不怎么看得上,但是福缘,气运,运道,危险时被拯救等等这些特殊的属性,不管是哪一个人都是非常在意的。

“算了,给了就给了吧,给了灵家也不算太吃亏。”紫琳夕思考了好久也没得出一个结论,最后默默然之下还是无可奈何摇了摇头。依靠外物可不是长久之道啊!就这么着紫琳夕将自己说服了。实际上也不过是一个理由罢了,外物所有人都在使用,所谓的不是长久之道只是一种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想法罢了。

“就这里了。”苏凯杰带着青冥来到了祈愿台,指着那个圆坛一样的东西说道,看看四周和以前一样还是有非常多的人堵在这里,一见有人来祈愿,便希望买到祈愿的资格。至于强抢,还是放弃吧,祈愿台下站的那位就是专门负责这件事的,要是有人敢强抢的话,那位会毫不客气将其丢出去,并且罢免以后的资格。

“哦,那我去了。”青冥看了看苏凯杰,之间苏凯杰跑到台下拿出一个东西放在那里之后便示意青冥可以了,然后青冥在周围那几百人各种羡慕嫉妒恨的眼光中走向了祈愿台。当然中间少不了各种要从苏凯杰那里买资格的人,可惜都被苏凯杰给打发了,估计这种事苏凯杰也做得多了。

自然下面那些人中也有一些见过苏凯杰的老人,虽说这货很少在琳夕学院,但怎么着在初期也在这里呆了不少时间。现在就这么一会儿已经有不少人挤了过来,不过依着苏凯杰那种很少和外人交流的性子,对于围过来打算套交情的诸人直接以眼神挡住了对方,身上散发出那种锋锐的剑气,也使得那些人不敢靠的太近。

苏凯杰这家伙也不在意和面前这伙人的交流,所谓的人际关系和苏凯杰能扯上的也不是很多,至少就现在而言能和苏凯杰扯上关系除了还在大门外躺尸的韦伯斯特老兄,实际上真的也没有几个了。当年那些那些能和苏凯杰玩到一起去的得人现在也因为各种奇奇怪怪的原因,有不少已经不和苏凯杰来往了。现在依旧能作为苏凯杰朋友的人也就只剩下三五个了,而要好的也就剩当年和苏凯杰一起离家出走的大纨绔杜肥肥了。

这不苏凯杰刚在这里呆了一会,有几个见过苏凯杰的人了,一个圆滚滚的球形物体就朝着苏凯杰挤了过来,而旁边的那些人都一个二个的被这高达一米八的球形物体撞得四散开来。之后一把扑向苏凯杰,然而苏凯杰没有丝毫犹豫一脚踹了过了,杜肥肥直接以更高的速度倒飞了出去,在地上弹了几下之后脸贴地象一块烂肉一样黏在了地上一动不动,看起来是没有声息。

之后苏凯杰身上剑气大冒,原本环绕在周围的那些个还打算套套交情的家伙,瞬间让开了一大片地方。苏凯杰无视左右的目光,直愣愣的盯着面前的那块大肥肉,缓缓的走了过去,一脚踩了下去,直接陷进去了小半个小腿。眼见杜肥肥继续躺在那里,苏凯杰毫不犹豫的用脚在那层肥油之上狠狠的蹭了两下。

“啊!”杀猪一般的惨叫,从苏凯杰的脚底下冒了出来,仅仅那刺耳的惨叫声便使得围观的诸人往后退了三步。而苏凯杰的身体也微不可查的颤抖了两下,然后一股大力从脚底板升腾而起直接将苏凯杰顶飞。在空中打了个转,翻身落地,看着杜肥肥猛地一翻身便站起身来,流利的动作不由的让人惊讶于这家伙怎么会拥有这么高的速度!“啊,小苏啊,你终于回来啦!想死我了!”杜肥肥翻身起来完全不在意自己身上的沾染的尘土,挥舞着自己那肥肥短短的手臂向苏凯杰冲了过来。

“给我滚开!”苏凯杰眼见着一个大球朝着自己冲了过来,脑袋上的青筋都爆了出来。在杜肥肥冲向自己的瞬间一剑向杜肥肥斩了过了,结果只见杜肥肥身上的肥肉凹了一块进去,极其轻松的将苏凯杰剑气躲了过去,至于背后那位被误伤的只能算他倒霉了。

“去死吧!”苏凯杰恶寒的看着那一身的肥肉,直接剑气牢笼封锁了杜肥肥的四周,结果杜肥肥不管不顾直接靠着他身上那一层肥肉挤爆了剑气牢笼一把抱住苏凯杰,将他按到了自己的肥肉当中,然后苏凯杰猛烈的挣扎,之后逐渐变缓,而后猛地一增强彻底不动了,等到杜肥肥将苏凯杰从自己的肥肉中拉出来的时候苏凯杰已经翻白眼了,而四周的那些学员一脸恶寒的后退了五步。

“喂喂!别介啊!我去!小苏,我”杜肥肥看着翻了白眼的苏凯杰,猛然一震,拽着苏凯杰的衣领疯狂的甩到,那巨大的力量要不是苏凯杰练过的话估计都被甩散了。一阵猛掐,猛甩,各种疯狂式治疗之后,苏凯杰终于悠悠转醒。看着趴在自己面前那眯着小眼睛,一脸狂喜的杜肥肥就是各种恶寒,这都第多少次,该死的肥肉啊!

杜肥肥大名杜飞,由于长得肥,苏凯杰一直叫这货肥肥,想当年在龙腾帝都镇安的时候,两人就是铁哥们。加上杜肥肥是杜家庶出老二,苏凯杰的老妈是苏家的妾侍,也都没兴趣争夺嫡位,但就有人和这两货过不去,因而这两货也算是同病相怜,关系那叫一个铁。

那年苏凯杰老妈死了,苏凯杰对于苏家算是失望了,拿走了自己老妈留给自己的财产,拉着杜肥肥一起溜了。而杜肥肥对于自己家的排挤也是受不了了,本着哥们有口饭吃短不了自己的,杜肥肥从自个家里拿了一批东西也溜了。时至今日杜肥肥和苏凯杰两个家伙都没有回去的意思。

当然要说杜肥肥和苏凯杰这俩货实际上也都是纨绔子弟,原本来的时候都是二阶的水准。不过后来苏凯杰从韦伯斯特那里淘到了好东西,本着不能少自己哥们一份,于是便也教授杜肥肥,可惜的是杜肥肥完全没有剑术天赋,可怜当年苏凯杰喷了那么多唾沫,结果杜肥肥就不会。

当时差点就要将苏凯杰气死了,最后无奈之下,苏凯杰又找韦伯斯特,也不知韦伯斯特当时抱着什么心理,直接扔给了杜肥肥一本《天灯真经》。好吧,杜肥肥在见到这本书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喷了苏凯杰一脸。尼玛!天灯,我,我不就长得肥了点,寒碜人也不是这么寒碜吧,居然还想将我点了天灯,我!太过分了,杜肥肥当时差点撸袖子,和韦伯斯特打起来了。好在没打,要是真打了话,估计杜肥肥连点天灯的资格都没有了。(未完待续。)</P>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