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2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恭喜?”青冥不解的问道,没想到蒙对了,那个家伙难道是什么隐世不出的超级高人?青冥脑袋上闪出几个问号,完全想不明白,怎么高人也有这么落魄的时候?还真是奇怪啊!完全看不出来怎么个宝物法!

苏凯杰倒是没有回答青冥的问题,只是笑了笑,带着青冥走到了之前那个半大老头面前问道“老兄,这回你想吃什么?我可从西大陆搞到了不少吃食,还有一些酒酿,要尝尝吗?过了今天就没有了!”

“……”半躺在墙角的落魄武士看了苏凯杰一眼,僵硬的将头转到了一边没有搭理苏凯杰。

苏凯杰无奈苦笑着摇了摇头,从自己的空间饰品中取出了不少的酒酿放在那位落魄武士的旁边。而那位落魄武士也没有任何的表示,直接捏起身旁的酒杯缓缓的往自己的嘴里灌去,然后苏凯杰就一屁股坐在那个落魄武士的正对面,完全无视那些过路之人惊异的目光。

“呐!老兄今儿个你酒也喝了,是不是该教我我些能拿的出手的剑法了,这回可别拿什么别人家族的剑术坑我,也不要拿那些骗小孩的剑术来教我,给个准话,老兄,今儿个时间不太多,紫院长还在找我。”苏凯杰坐在那个落魄武士的正对面,自顾自的说道,也没有在意对方听没听懂自己的意思。

苏凯杰这么多年也算是知道了面前这位只要喝了酒就会教你,不过教好教坏那就不能保证了,但总的说来,面前这位是苏凯杰见到剑术最强的一位了,至少这么多年来苏凯杰还没有见过有人的武学理论性知识比面前这位更广,更全面,更具有效果。之所以说是理论性知识,纯粹是因为面前这位就靠嘴在吹,没见过面前这位有实战的时候。不过苏凯杰也不在意对方到底会不会,反正理论知识够牛就行了,实践自己去就可以了。

“与天地合,人心合,不滞于物,…………”就在青冥不知所以的时候,半躺着的落魄武士终于前不搭后不应的吐出十来句不明所以的话,然后苏凯杰听完之后一躬身,拉着不明所以的青冥就离开了,而之后原本稍有精神的落魄武士再次恢复了之前那种快死掉了的模样。

“青冥,我知道你很奇怪,但不要问,记住那我老兄说的那些话就行了,那家伙我花了差不多三年才发现他的古怪,之后又花了半年才从那一位嘴里掏出一部剑法和心诀。虽说不知道那位老兄实力怎么样,但就理论知识来讲绝对是最顶尖的。我的剑术有一大半都是从他那里用酒换过来的,虽说每一次去的时候他的说的我都听不懂,但迟早就能领悟他说的是什么意思。现在这状况就是我路过他也不在意我,我给他酒,心情好的时候他就会喝,喝了酒就会说一些东西,我就这么着掏出了不少东西。”苏凯杰拉着青冥闪进了紫琳夕之城的内城,及琳夕学院之内,看着青冥那思虑的样子,苏凯杰微微解释道。

“唔,这些话我貌似在哪里听过。”青冥有些犹豫的说道,因为之前那个落魄武士说的那些东西在青冥感觉来有些似是而非,但青冥模糊的记忆当中好像有人曾经在自己身边说过与这一段相类似的话,不过青冥现在想起来很是模糊,甚至连其中的话音都无法记清。

“嗯,你在哪里听过?”苏凯杰脚下一顿,有些惊讶的说道。他对于这老兄很是感兴趣的,怎么说也混了这么多年了,都是熟人,熟悉熟悉来历也是应该的。

苏凯杰差不多十二岁的时候来到琳夕学院,据现在已经有了十二年了,而在他到来不久便见到这个落魄老兄。当时的苏凯杰离开家族也是因为愤恨交加,来到这里之后就一肥肥,能入选琳夕学院也是因为苏凯杰选择的是那种非考试进入的方式,并没有和别人整那个所谓的名次,再加之年龄问题,所以当时的苏凯杰也就有些孤僻。也就是在那时苏凯杰见到了这位落魄老兄,秉着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想法,苏凯杰闲来无聊就窝在这位老兄的旁边,有吃的给这位老兄也整一份。当然这位老兄吃不吃苏凯杰也不在意,纯粹是想找一个能和自己吃饭的人。

在之后苏凯杰长大了一些,也就注意到这位和自己喝酒的老兄有古怪之处,而那时的苏凯杰也已经一十五岁了,怎么这也算是一个大孩子,知道的东西也多了,留心的东西也多了。不过当时的苏凯杰并不是天才,虽说对剑法感兴趣,但连剑心都不知道,在琳夕学院之中也就属于那种高不成低不就的芸芸大众。

三年间苏凯杰和这位老兄也没有说多少句话,基本上都是苏凯杰提着一盒子菜肴加上一壶酒,苏凯杰正对着这位老兄吃完喝完,最多这位尝两口酒,半年估计都不能开口十回。但苏凯杰秉着和这位都喝了这么久了,自己也没几个朋友,就这么继续喝吧,反正自己也没什么雄心壮志,家里是不想回了,他们爱咋咋嘀,大不了就这么过活着。但是就那么一天这位老兄将苏凯杰差点玩死了,一句“你去试试,祈愿台说不定能帮你凝聚剑心!”

苏凯杰当时手上刚好有一次使用的资格,秉着不用也是浪费的原则,再加上这位老兄的注意也不错,原本还在犹豫的苏凯杰就这么着跳进了火坑。好吧,就这样苏凯杰凝聚了剑心,等苏凯杰凝聚了剑心苏醒之后,就是跑到大门外喷了这位老兄一脸,之后双方又吃吃喝喝。也就在那时这位老兄会时不时喷出一些苏凯杰听不懂的东西,不过经历了两次之后,苏凯杰发现这位喷的那些自己听不懂的东西迟早能用上,因而苏凯杰也就留心去记。

在之后便是这位老兄在苏凯杰凝聚了剑心后大约半年的时候,从嘴里喷出了一部剑法,再然后打发苏凯杰滚蛋。当然时至今日苏凯杰依旧没有彻底弄明白那套剑法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反正苏凯杰每一次修为大进之后,再想起那套剑法的时候,结合当时的实力就会有新的体会,然后就能在整出一套剑法。

最令苏凯杰无奈的是怎么问那位落魄老兄,那位都是爱理不理,搞得苏凯杰就像吃了苍蝇一般。最后苏凯杰也就懒得问了,每次回来的时候给这位带足吃喝的东西,而那位有开口的意思那就再好不过了,没有的话那也没什么,咱自个继续研究,反正到现在还没想明白那套剑法是怎么回事,有得是研究对象,你爱说,说!不爱说,你就继续躺那晒太阳,反正也就是这么一回事了。

当然苏凯杰对于这位落魄老兄的来历那是多有思虑,可惜就是没有个准话,苏凯杰也就只能将这事放下,而现在青冥开口说自己听过这段话,这下终于有了一个影子了,苏凯杰哪能不在心里高兴几下。

“这个我也说不准了,不过这话现在想来是不是自相矛盾了,前面说是与天地合,人心和后面又说是天地随吾,人心可诛!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青冥先是摇头表示自己也不记得了,而后又奇怪于之前那家伙所说的话,完全不理解的看着苏凯杰。

“我哪知道?要是我知道的话,那位老哥才不会说的,这是我根据多年研究总结出来的经验,那位老哥告诉我的东西至少在开始的时候我绝对不会明白,等到我达到一定程度然后就能明白了,不过那时,他又会告诉我别的东西。大多数时候都是这样。”苏凯杰自己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要是能听懂的话还有这么麻烦吗?至少苏凯杰自己是没有从这位老兄这里掏出过自己原本就能听懂的东西,全都是一些以后才能用上的东西。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苏凯杰对于自己的未来还是很看好的。

“呃,你也不知道,那前一次,他对你说的什么?现在你应该能理解了吧。”青冥跟在苏凯杰的身旁问道。

“前一次他说的是心随天地,身融自然……呃,我好像明白了一些东西。”苏凯杰一边给青冥说,一遍给引路,但说着说着,苏凯杰结合自己的感受明白了那位老兄给自己讲的是什么了,不过这样的话苏凯杰自己反倒更奇怪了,这些完全不合逻辑啊!

“你明白了什么?”青冥听苏凯杰现在说的这几句倒是能听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即使稍稍有些不明白结合一些自己的感受青冥也能理解这些话,不过中间还是有一部很并不能很轻松的解读,不过看苏凯杰的样子,应该和青冥理解的不是一个东西,因而青冥有些奇怪地问道。

“境界,那位老兄给我说的那些我听不懂的话应该是用来勘破当前境界的,之前的那些话应该是让我冲入七阶境界的法门,而在之前的应该是进入六阶的。”苏凯杰两眼闪烁着精光说道,捡到宝了,以前没往这里想,没想到那位老兄给自己的居然全部是勘破境界的经验,嘿嘿,运道好啊!以后好吃好喝的给他供上,呃,貌似现在已经是好吃好喝供上了,算了还是和以前的一样吧,反正这家伙也不怎么吃,要是浪费了就不好了。

“唔,有道理。”青冥仔细思虑了一下那些话,发现还真的很符合自己现在的状况,要知道青冥现在的境界比苏凯杰略低一点。

虽说苏凯杰和青冥都是初步把握住了天地之势,但青冥那种明显是刚刚攀上,而且还是有一些外在的原因的,青冥的境界有一部分是强行推上来的。而苏凯杰虽然说不上是水到渠成,但要比青冥的圆润很多,但就这么一点点,青冥和苏凯杰在相同条件下打起来,青冥输的概率要比苏凯杰大一些。不过青冥比苏凯杰小六岁,依着苏凯杰这种人赢了青冥也没有什么骄傲的,更何况现在这种不胜不败的情况,所以苏凯杰和青冥倒是能玩到一起去。

“唔,再下来便是八阶的境界了,还真是麻烦啊,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达到啊。”苏凯杰原本还在想自己有一个不错的未来,但想了想自己现在慢到死的修炼速度就不想再说什么了,太慢了,自己在境界上根本就没有什么进境啊,完全是在浪费时间啊。

“呵呵。”青冥微微一笑,没有说什么,实际上他也不想告诉苏凯杰后面的境界不是八阶的境界,而是传奇境界,这样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保持着现在的冲劲说不定还能创造一个奇迹,谁知道呢?

“院长室到了,就是这里,这是我走过最短的一次空间走廊了,以前倒霉的时候曾经走了一个小时,这回居然只走了一分钟,还真是运气啊!”苏凯杰指着面前由白石构成的小屋有些感慨的说道。

“进来吧!”紫琳夕清脆的声音带着淡淡的忧愁传进了青冥的耳朵之中,使得原本止步不前的青冥微微一震,清晰地感觉到了紫琳夕话音中的忧愁。

“打扰了。”青冥推门而进恭谨的说道,对于紫琳夕这位传说中力压诸天神圣的人物,即使是青冥也不得不拘谨了三分。

“灵青冥,天珞,天雪,天音,他们三个还好吗?”紫琳夕看着青冥,轻声一叹,有些缅怀的说道。

“啊!”青冥一惊,有些不知所措。灵天珞三人乃是灵天语一辈的人物,即使是在那个时代也都是小名气的青年天才。而当年灭族之战之时这三位便战死了,而且是很多人亲眼所见。而现在紫琳夕明显知道这三位还活着,而非外人所知的那种身死形灭!

“不愿意说吗?那就算了,也没什么……”紫琳夕左手撑着自己的脑袋,偏着头看向一遍的墙壁,右手捋了捋自己那泛着紫光的头发,有些惋惜的说道。然后再一次转过头来如同紫水晶一般的的眸子看着青冥淡淡的说道“既然如此,也不难为你了,回家族之后给那三位带一句话,放弃吧,你们纯属是在浪费时间!好了就这些。”然后紫琳夕看着青冥一招手原本放在空间手镯中的身份玉佩自行跳出了空间手镯,出现在紫琳夕的手上。

“……”青冥看着紫琳夕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知道对方是在诈自己,还是真的知道自家的三位大佬还活着,不过看紫琳夕说的话,应该是知道的。这怎么可能,即使是自己家族也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个消息,青冥也是因为代族长的身份才知道这个消息的。当年的一切灵天语身死之时便抹掉了一切的痕迹,不论是回溯过去,亦或者测算天机都不应该能查找到这三位的。。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