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0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p>“去,找文老先生过来。”文庆琪将手上的情报往旁边一放,终于下定决心通知自家的大佬。那个文先生实际上就是文家的定海神针,可是真真正正从百族之前活过来的超级老家伙,也是他带领着神言家从一个弱小的种族一点点的崛起,变成一个庞然大物。有好些次神言家大难都是依赖着他才得以规避。</p><p>总而言之,神言家这一位就和凤凰家族的凰宁心、凰宁净;狐人族的方文心;到处溜达的净月、韦伯斯特等人一样。嗯,除了吃饭、睡觉、打酱油,基本上也没什么可以做的了,貌似这伙人也不怎么流行苦修,大都是到处流浪。不过不同的是人家神言家至少有一个帝国在后面,不需要像净月,以及韦伯斯特那样到处打短工。</p><p>“啊!小琪啊!什么事情啊!最近你给我找东西找到了吗?又有什么好玩的东西了吗?”未见其人便闻其声,文庆琪看着自己背后那憋得脸都黑了的侍卫,有些无奈的示意对方滚蛋,说真的要不是看着对方是自己的先祖大人,文庆琪现在恨不得将那个老家伙扔出去。</p><p>很快房门被打开了,只见一个**岁的小孩顶着一头白发走了进来,这下文庆琪实在是受不了。不过对于这一位实在是用不了重话啊,对方才是大佬啊,“先祖大人啊,您要是可以的话,先恢复一个比较正常的样子,想来您也不想仰着头和别人说话吧。”</p><p>“啊呜!”**岁的小孩瞪了文庆琪一眼,直接趴在了地毯上,一副快要瞌睡了的样子,然后将脸埋在了地毯之上,问向文庆琪,“你不是皇帝陛下吗?又有什么事解决不了?话说这么多代皇帝就你事多!”</p><p>文庆琪一见自家的老大在地上打起滚就有些头疼了,为什么自家的老祖不能和凤凰家族那两个先祖一样。你看人家凤凰家族的那两个先祖都是那样的端庄素雅,精明能干,再看看自家的先祖,唉,没皮没脸,经常瞎指挥,在自家小辈面前打滚这是前辈该做的事情吗?</p><p>“先祖大人啊!您先起来啊!”文庆琪无奈之后伸手拽向自家的大佬,以期对方乖乖站起来,可惜,文庆琪伸手拽向自家大佬的时候连对方一个爪子都没弄起来。文庆琪差点就哭了,这都是什么人啊,就是一座山刚才那么大的劲也该掉块石头吧。看着自家老祖还是那么没皮没脸趴在地上,文庆琪也没办法了,一屁股坐在地毯上看着趴在自己面前的老祖,实在是和自己在书中看到的那个英明神武的族长连在一起。</p><p>“先祖大人您要是喜欢这个地毯,我到时给您的房间也铺上一层,不过在这之前,咱们先得合计合计以后怎么办,要知道咱们的国家里又跳出了两个不亚于一流氏族的家族。”文庆琪也懒再拽自家老祖起来,自顾自地说道,不过说道两个一流氏族的时候,神言家先祖终于哼哼了两下,表示这是一件大事。坐在地毯上的文庆琪伸开身子撑着自己的胳膊,从一旁招来那些整理好的情报递给自己着继续躺尸的先祖大人。</p><p>凰宁心左手端着一碟小菜,哼着歌儿来到自己的小屋旁,结果一推开门便看见自己秀床上躺着一个人,完美的曲线意味着对方是一个女性,不过明显不是自己的姐姐凰宁净。因而凰宁心大怒毫不犹豫的对着那个人挥去了自己的小拳头,可惜对方的反应也不慢,在被打到之前便逮住了凰宁心的拳头,然后顺手一拉,翻身就将凰宁心压在了身下。然后便见之前躺在凰宁心床上那位哭哭啼啼的抱着身下的凰宁心蹭来蹭去。</p><p>“哇啊啊!”蹭着蹭着趴在凰宁心身上那位便大哭了起来,很快就将凰宁心胸前给浸湿了一大块。</p><p>凰宁心看着这个趴在自己胸前的十四五岁的的女孩也是无奈,只好拍着对方的背部安慰对方,至于这货为什么哭,凰宁心才不会放在心上。过了一会和原本哭哭啼啼的小女孩终于稳住了自己的泪水。抬起头来,下巴压着凰宁心那丰满的****,那双泪汪汪的的大眼睛看着凰宁心抽泣道:“宁心,你说过你会养我的唔唔,对吧,我又没有工作了,哇啊啊!我又让人辞了,我又没工作了!哇啊啊!”那个女孩趴在凰宁心的身体上越说越伤心,最后将凰宁心的衣襟彻底浇成了透明。</p><p>“没事的,没事的,工作没了,我养你。”凰宁心也是无奈,这时候还能怎么说呢?再说不就是养一个人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实际上凰宁心最近过得也不舒心,原本溜出去一道神魂玩自己的侄子玩的很开心,结果还没玩够,家里就来通知有大事了。</p><p>好吧,凰宁心急急忙忙的将自己弄回来,等回来之后才知道,原来不知道是哪一个家伙没事干给自己弄了一个帝国三公主的身份,等着去册封。既然有这么一个身份,凰宁心也就打算接上,去皇宫循规蹈矩当了半个月的乖乖女,册封的公主之位也弄到手了,然后就在帝都溜达了几天便回了家族。</p><p>之后刚回了就知道自己侄子被家里的大总管当作女孩卖给了灵家,有没有搞错啊,你也不调查一下。遗失在外的凤凰血统的确很是稀薄,而且我姐姐的确说过给灵家大开方便之门,但也不是你这么乱来的吧。这个也算是灵家这伙人办事不长眼,将男孩当作女孩,我认了。</p><p>这个还没来得及处理,就得知灵凌两家要通吃药材,这个是好事,也不算很麻烦,到处调呗,结果还没调动起来,自家的商道让人给断了,有没搞错啊!一查,好吧,原来又是灵凌两家干的好事,拉了一大帮子人和海族打了起来。有没搞错啊,你们两家怎么什么事都要插上一手,到现在那些送往灵凌两家的药草还在西大陆停着,你们总不能让我们用传送阵输送药草吧,有钱也是不是这么花的,这灵家到底是怎么了。</p><p>“宁心!宁心!喂!”趴在凰宁心面前的小女孩生气了,见凰宁心不理自己,一口咬在了凰宁心的胸口上。</p><p>“啊!死丫头,你想死啊!”胸口一痛,凰宁心的心神立即会转过来,瞪着面前的小女孩怒道,“不就是没有工作了吗?以后你就是我们家的大总管了!”</p><p>“唉~”小女孩伸手撑起自己的脑袋,看着凰宁心很是忧郁的说道,“你知道我最近有多烦吗?你知道灵凌两家弄得我有多么头大吗?要不是宁净提前告诉我灵凌两家的事情,我现在估计就更头大了。算了算了,不提这些东西了,我从现在开始打算住在你们家了,好吃好喝的给我管好,赚钱这种事太难为我了。”说到这里小女孩不由得一顿,显得很是郁闷,不过很快就恢复了过来,看着凰宁心问道,“你家小侄子呢?你可以把他交给我!”</p><p>“知道赚钱累了吧!很早以前就告诉你让你找个人嫁了,这样就省的你自己赚钱了。”凰宁心将自己身上的小女孩抱了下去说道,“我家的小侄子可不是你的玩具,你要是想要玩具的话自己生一个吧!不过你这个样子和我家小侄子还是很般配的,养到一起的话也算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凰宁心看着自己面前的小女孩揶揄道。</p><p>“哼,青梅竹马?好啊,你把我和他放一起,看我不把他玩死。”说着原本十四五岁的小女孩再次缩小了一截,看起来只有十一二岁,说起话啦也不多了一种童音。</p><p>“别啊!净月,这个可不能乱来,你怎么说也是他姨母一辈的的人,可别乱来。”凰宁心有些头疼的看着自己面前这只剩一米二的小女孩,这家伙要是真这么干的话,自己侄子可能真会被玩死的。想当年清雪的儿子就是被这家伙玩的到处乱跑,不过说起来子侄一辈人当中也就现在的李浩能作为玩具了,其他的都没的玩了。</p><p>“哼哼!你也知道怕,我还以为你和以前一样胆大妄为呢?”净月的童音清晰的传进凰宁心的耳朵之中。</p><p>“好吧好吧,你以后就住到我们家,看来你是不打算去调解海族和灵凌两家的冲突了。要不要我也给你弄一个四公主的身份,每个月什么都不做也会有收入的,这个可是最轻松的体验生活了,而且很适合像你这种悠闲悠闲的生活了。”凰宁心蹲下身来诱惑净月。</p><p>“哼,海族和灵凌两家的冲突我干嘛去调解,海族就没把我放在眼里,也没个常识,一直是天老大,我老二,要不是我不能做的过分的话,他们早就消失了。而灵凌两家你觉得我惹的起吗?那种家族我最好离远点,一开始我不清楚的时候还准备去调解,结果后来见到对面的是灵凌两家的小辈,我直接就飞到你家来了。不过公主身份吗,我记得龙腾帝国是神言文那个小子地儿,对吧,给我也弄一个。”净月一听凰宁心的话不由得翻了翻白眼,不过对于公主身份还是挺感兴趣的。</p><p>“神言文,唔,你说神言文对于灵凌两家怎么看,要知道以前的御使灵家可是文家前身神言家的宗主,你觉得神言文会怎么对待现在的御使灵家。”凰宁心在提到宗主二字的时候眼中精光一闪而逝,嘴角向上拉了一个弧度。神言文家现在在对待灵凌两家的问题上可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地方,毕竟神言文家在曾经可是属于御使灵家的附属家族,而且当年的誓约并没有消失。</p><p>“这个真的不好说,御使灵家一直很奇怪,他们不怎么用武力去压服自己的敌人,虽说他们并不缺少武力。这么看来的话,神言文只要亲自去御使灵家言明当初的一切,想来御使灵家也会放弃神言文家的从属地位,毕竟现在的神言文家已经是一个很不错的家族了。近百名域级即使在百族时代也是一个很不错的数字了,跟何况还经历了百族大战,半数左右的域级都有相当多的战斗经验。虽说不及那些顶级的氏族,但也不可小视。”净月坐到一旁的板凳之上,用指头轻轻的敲打着桌子,做出一副思虑的样子,小小的身影显得无比的可爱。</p><p>“和我想的相差不多,现在就看神言文那家伙有没有迷了心智,要是不愿意承认当年从属关系或者不搭理御使灵家的话,神言文家就真的倒霉了,纵使御使灵家再怎么讲理,也不会原谅神言文家的。毕竟不管怎么说现在大义还是在御使灵家的手里,不管是要打要和都是看御使灵家的做法。”凰宁心一脸的笑意说道,不过在她看来,除非是神言文家做得太过,御使灵家才不会收拾神言文家,并不是打得过或者是打不过的问题,而是御使灵家在很多方面看得很开。</p><p>与此同时文庆琪的先祖大人神言文在看到文庆琪递给自己情报的时候,先是一愣,然后很是凝重的站了起来,强压心中的激动恢复成了一副壮年的样子,看着文庆琪问道,“这些情报是什么时候来的,最早是几天前。还有没有更加详密的情报,比如说这两个家族的功法效果,样式等等。”</p><p>“怎么了,这些东西很重要吗”文庆琪有些古怪的问道,说真的文庆琪从小到大这么多年这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祖先摆出这么一副凝重的样子,要知道以前自己的先祖一直都是嬉皮笑脸的样子,根本不把任何事放在心上,这一回真的很奇怪。</p><p>“何止重要,三万年来就这件事是最重要的了,以前的那些事和这件比连资格都没有。”神言文看着手上的情报,已经有九成以上的把握可以肯定,那所谓的灵凌两家是御使、幽云两大家族,或者说是自己的宗主。“先说有没有更详细的情报。”</p><p>“这些情报最早的是前天到的。至于功法方面由于距离太远并不清楚,只是可以确定这是两个家族,分别是御使灵……啊!”文庆琪见自己的祖先很是激动,便将自己的所知道的全部说了出来,而原本搭在文庆琪肩膀上的神言文的手,也由于御使灵三个字的出现激动的捏碎了文庆琪的肩膀。</p><p>“哈哈哈,五万七千年了,我等了五万七千年了,果然是宗主庇护着我们。三次大劫,一一规避,文庆琪带上这个去族内闭关之所,三万岁一下的全部唤醒,给我去中介之海护卫灵凌两家,要是对方不解直接明说我们是神言家,不管对方答不答应,给我死死的钉在那!很快对方知道原因了,我现在就去御使灵家请求回归从属!”神言文听得御使灵三字,老泪纵横,从自己的腰上扯下玉佩递给文庆琪,也不管对方理解不理解,便瞬间消失,等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出现在了之前地图上显示的御使灵家的地界。(未完待续。)</p><p>本书来自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