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0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噢……”李浩再一次的拉长了音节,“这样就好,那我就讲方法告诉你,不过你最好还是用手试验一下的好,要是全身爆裂的话,这个看起来有些血腥了。w.ius”李浩也是和青冥看玩笑,对于青冥他还是有信心的,全身爆裂什么的,那个还是想想吧,要是真见到了,以李浩那种现在都有些适应不了血腥的状况不疯了才怪。随即李浩便开始按照自己的记忆以及自己的之前实践的出来的结果给青冥讲解,不过李浩会时不时加上几句,自己当时右手爆裂的凄惨状况,也算是在给青冥打防预针,呃,应该是提前逃避责任。

“就这些了吗?应该没你说的那么夸张。”青冥思虑了一下说道。他之前也见到这种法子,只不过是一种用反作用力瞬间达到巨大速度得法子,虽说李浩现在讲的这种法子要比青冥之前看到的那种好不少,但也不至于那么夸张。音速与十倍音速之间的差距大的去了。

“你试试就知道。”李浩说道,“先用手吧。”李浩并没有辩驳,直接叫青冥实验,反正实践才是验证这个做好的法子,条件也有,验证一下不就完了。

“唉。”青冥只是叹了一口气,没有说什么,不过对于这个法子也没抱太大的想法。既然李浩要试的话那就试试吧,反正也做了这么多准备。随意的用精神力拉了一些风元素到自己的手地下,凝聚了一下变成那种松散的没有多少意志的风元力,然后在李浩的强烈要求之下,用自身的土元力强化了一下右手。“嘭”一声轻响,青冥傻了,李浩笑了。

看着自己那因为大意只剩下不到23的手掌,青冥就无奈了,前一段时刚废掉了左臂,到现在还没强化恢复到之前那种程度,现在就又将自己的右手弄得只剩了不到23,真是有够倒霉的了。而且上一次还可以说是因为意外导致的,而这一次纯属是因为自己的大意。吞了一枚丹药,看着新长出来的一根根手指都白净整洁,空话就无语了,这丫又要强化好久才能恢复达到以前的程度,真心太麻烦了,左臂还没强化到身体正常的程度,现在右手又被弄得完蛋了,要花好多法力温养啊……

李浩贼笑着,看着青冥那一根根白白的手指,李浩就时不时偷笑两下,谁让你不听我的话。李浩也知道青冥现在愁什么,青冥和李浩在身体上的不同点最大的就在这里李浩要是爆掉了一根指头,那么长出来的和李浩之前的指头绝对没有什么区别,毕竟李浩的母亲将自己所有的残存的力量全部封印在李浩身体的心脏之中。而青冥的话要是爆掉了一根手指头,那就悲剧了,青冥服了丹药长出来绝对只会是一根正常的手指头,至于原本青冥那好不容易强化到手指头的变态体质全都完蛋了,从新去强化吧。

当然要说五阶以上的强者都具有自愈效果,因而青冥放着不管让手指头自己一点一点长出来,那自然会和身体强度相同,但问题是速度那叫一个慢啊,就算青冥用法力加速这个过程,也足够将青冥郁闷死了。像青冥这种人自然没兴趣当一段时间的残疾人,所以还是先长出来在进行强化吧,这样至少不会出现残疾问题。不过这种方法比较麻烦的一点就是,长出来部分皮肤基本都如同婴儿一般,身体素质只是最初级的水准,这要是放在李浩或者是那几个女生身上可能一点都不明显,慢慢强化也就这回事了,但放在青冥的身上那就太明显了,直到今天青冥的左臂和青冥身体的颜色都相差好远……

“好了别笑了,是我大意了,这玩意还真是诡异。”青冥用他那双白色的爪子在李浩的面前甩了甩说道。

现在在东大陆与西大陆海洋中间的一个小岛上,紫琳夕正在指挥着自己前几天才抓捕来的新宠物夜。嗯,说错了并不是新宠物,只是一个新的劳力,而作为被奴役的一方,夜现在也正在努力的工作,毕竟惟一一个可以救活云瑶的机会就摆放在自己面前,不抓紧点的话夜也不会放心的。不过这也是相对来说的,看着坐在一旁抽烟的两个混蛋,夜现在就想上去给他们一人一脚。

工作是分给两人的好不好啊,为什么我现在玩命的工作,你丫却坐在一边该抽烟抽烟,该喝酒喝酒。还有那个乞丐打扮的家伙,夜就满肚子气,本来将自己和那个老头布置着这个东西布置得好好的,结果那个乞丐提了壶酒来,那个老家伙就跑了,而这个乞丐还时不时的瞎比划两下,你他娘的倒是比我脸大,还是比我岁数大。

而最郁闷的就是这两个家伙虽说看起来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每一个都是正牌的传奇。和自己布置招魂阵的那个家伙叫做白玉鑫,貌似很精通招魂这种东西,所以被那个家伙指挥过来指挥过去得到也没什么,为了云瑶的复活大计,在他手底下打几天短工也就这回事了。但那个乞丐装的家伙简直就是一个混蛋啊,为什么我们一开工他就会跑过来,而且一吃就是一天,你妹啊,乞丐就应该乖乖的躺在门口等着路过的人给钱,像你这样三天打鱼两天三网的家伙怎么就没有饿死。夜心里不时的的产生一种想要将这两个家伙搞死的冲动。

“咔兹!轰!”因为夜的精神力不集中,加之对于招魂法阵不熟悉的原因,整个大小约一公里的精密法阵整个都崩溃掉了,一个蘑菇云缓缓升起,而就坐在法阵旁边喝酒抽烟的两位大爷,压根就没有来得及反应便被强大的冲击波吹走了。足足过了十分钟之后夜,白玉鑫,以及原本就是乞丐的三人,一身乞丐装,灰头蓬面得从地里探出脑袋来。不过可惜刚探出脑袋就发现自己三人的面前有一双小脚在抖动,作为一个在此地呆了数年的乞丐,以及常年呆在这里的老头,很清楚面前这双小脚是谁的。不过不同的是老头是一头的冷汗,乞丐是不由自主的伸了伸脑袋想看一看面前这位的裙底风光。

“咚。”紫琳夕毫不犹豫一脚将韦伯斯特的脑袋踩到了土里面,随后还狠狠的蹭了两下,然后踩着那个地方蹲了下来,看着面前灰头蓬面的夜,以及自己的弟子白玉鑫,笑着问道“你们两个布置了七天,就这样?”随意的看了看那因为招魂阵崩溃导致的千余米大坑,又转到了夜得面前,“你觉得你值多少?之前的那一份材料已经是我的极限了,要知道招一个十万年就飘散了的灵魂,所要做的准备可是很多,材料也是很难找到,现在我的那份材料已经用完了,剩下的就靠你了,本来还打算招个别的灵魂,现在就被你们给浪费掉了,你说你打算怎么赔偿我啊。”紫琳夕笑容满面,没有丝毫生气的意思。

“这个,那个,要不我在给你卖身一千年。”夜很是无奈的说道,自己可是一穷二白,刚出来就被逮到了,连进行收敛财务的机会都没有,那有的赔偿,之前给云瑶弄的这份材料,还是面前这位大姐给的,虽说要卖身一千年,但这个价格还算合理,貌似,大概是合理的吧。

“哦,那就卖身一千年吧。”紫琳夕笑盈盈的说道,也没有半点砍价的意思,看着一旁那只有一个脑袋,时不时冒两下冷汗的徒弟,气就不打一处来,“玉鑫啊,明天早上能完工吗?明天早上就到第七天了。”

这下夜就愣住了之前不是给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吗?这一回只有一大半天了,明天早上,连夜赶工估计都来不及,我去,这个可以吗?夜转头一看旁边的那个老头,只见那家伙仙子啊也是一头冷汗,从土里将自己的手拿出来,也顾不上干净不干净这事了,直接就抹了两下。之前白玉鑫还在心里暗笑夜这家伙没常识,怎么说也是一个传奇,就算是打劫,打劫到这些东西啊估计都用不了几年,居然会自愿卖身一千年,这个也太有意思。结果还没来得及笑,自家老师就将火力转到了自己的身上,大半天,我去,连夜赶工都来不及,再说不是还要调配材料的啊。“老师,这个很困难,我们没有足够的材料。”白玉鑫看着紫琳夕硬着头皮说道。

“哦,那就是说,有足够的材料明天早上就可以搞定了,对吧。”紫琳夕毫不犹豫的堵死了白玉鑫的退路,“这样就好,材料没问题,明天早上将这个也复活。”说着紫琳夕朝着白玉鑫扔了一个珠子,“现在我就给你解决材料的问题,放心吧,材料我们是不可能缺的。”

“哗啦。”紫琳夕一伸手将之前踩到土里的韦伯斯特拽了出来,“韦伯斯特,之前的事你听到了吧,因为你的缘故,导致我徒弟不能完工,夜的材料全部损坏,现在你觉得你应该怎么补偿一下这两位。”紫琳夕看着韦伯斯特那哭丧的面容就是一乐,但给下手时绝对不能留情,好大一个便宜就在面前不占的话那简直就对不起自己啊,再说之前这家伙的表现够猥琐的了。

“我有的选择吗?”韦伯斯特看着紫琳夕问道,顺带给旁边两位难兄难弟示意一起反抗紫琳夕的暴政,结果对方两人没有一个着韦伯斯特的。毕竟夜现在差一份材料,而明显韦伯斯特就是那个即将出材料的冤大头,同样白玉鑫现在也在愁自己这大半天怎么搞定这事,就自己和夜的话还真的没多少可能,能多个劳力的话,那就再好不过,所以两人现在一副神游物外的超然之相,当然这个不能看他们那狼狈的外表。

“嘻嘻,看起来你是同意了,那就再好不过了,本来我还以为你要反抗一下。”紫琳夕叹了一口气,很快又恢复了笑容,摆出一副巴不得你来找麻烦的的状况。“来,东西给我。”在紫琳夕的目光下,韦伯斯特一点一点的将招魂法阵所需要的材料扔了出来,在旁边堆起了一个大山。“我想招魂法阵这种很简单的东西,你肯定会的。呶,我之前可是说要到明天早上检查的,所以就靠你们了,明天早上一定要搞定,顺带着我明天要是睡了一个懒觉的话你就帮忙把魂一招吧。”紫琳夕笑着站了起来说道,不过没等韦伯斯特再次盯向她的裙下便跳到了一旁。手一挥便将之前那因为爆炸所弄出来的大坑恢复成最早的样子,瞬即人便消失了,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到了仓库之中,轻轻的一抖手,之前所有用来布置招魂阵而毁掉的材料再一次出现在了仓库之中。

“没想到真视之瞳中居然会封印着这个家伙,十万年了,就说当年那家伙会那么容易的被弄死,不过他也够倒霉了,居然会被封印这么久,而且会是因为自己的缘故。”紫琳夕看着不久之前凰宁净交给自己来解封的真视之瞳,不由得想起了那些很久很久,已经快要被遗忘的往事。“最强的炼金师啊,这一次可要好好恐吓一下,不过现在的话应该有不少人在炼金上的造诣不差于他了吧,毕竟已经过了十万年了。”紫琳夕看着自己手上那颗看起来像青铜一般的眼珠,思绪不由得飘向了那古老的时代,也想起了当年的一幕幕,“唉……”

“你们两个混蛋啊,怎么不帮我。”韦伯斯特上手不停的开始布置法阵,但嘴上也没有少骂旁边那两个四名工作的家伙。不过作为已经占了便宜的两个家伙自然不会和韦伯斯特计较,都用法力堵了耳朵。不过这个时候他的心思并没有放在面前这件事上,反而对于之前紫琳夕恢复这一片地方的手法很是感兴趣。看不清,这个是韦伯斯特的第一感觉,应该只是普通的恢复罢了,但韦伯斯特却从中感到一份古怪,随手的一下,到底达到了哪一个层次。要仅仅只是恢复的话,绝大多数的传奇都能做到,但要是不仅仅是恢复的话,那这种差距就大了。

紫琳夕,种族不明,年龄不明,从出现开始就套着一层迷雾,所有牵扯到紫琳夕出现之前的事都不可查,不论用什么方法,都只是一团迷雾,实力极其强大。这些基本上对于传奇就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但却也是最古怪的事情,传奇基本上都知道了自己的过去,自己的前身,此世没有记载,那就看前世,结果一世世的轮回终究还是查不到紫琳夕的根源,最有可能是百族之前便存在的人物,很多传奇都有这种感觉,但却没有人说出来,也没有人敢说出来。。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