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1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这也就是为什么青鲨帮在这里就算是肆意妄为也依旧混得很好,没有任何人反对,就是因为其中要是有一个人在青鲨帮手上吃了亏之后,其他人没有人会站出来帮忙,反倒会落井下石,同样吃亏的那个也不找青鲨帮的问题,反倒还替青鲨帮创造令其他人吃亏的条件。这也就是为什么李浩对于这里不抱希望的原因了,最大的问题不在于青鲨帮,而是在于这里住的那些自私自利的人,即使今天青鲨帮被青冥给捣灭了,等明天青冥一走这里就会再次出现一个和青鲨帮一样的存在。错的不仅仅是青鲨帮的帮主,错的更是这里的人心,不求每人能做到舍己为人,毕竟不是所有的人都有成为英雄的想法,但你至少也要一颗为善的心,尽力而为做点力所能及的善事,这就够了。

果然青冥带着李浩进了巷子,七转八拐之下又见到了一批没了精气神的活死人,呆滞的眼神,好像对于一切都失去了念想。不过该进行的还得进行,青冥意义的询问之后,没有说什么,转身看着李浩很是苦涩的一笑便离开了。

“唉,我们回去吧,这里的事就当没有看到吧,只要今天晚上青鲨帮的人不来找我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吧。他们并非是穷困,或者是肢体的残疾人心坏了,那就没有办法了,我们不是神,改变人心是不可能做到了,离开就是了。他们最适合的还是青鲨帮,恶人还需恶人磨。”李浩眼见青冥那苦涩一笑就知道这货受了打击了,心道怎么以前就没发现这家伙这么容易受到打击的,不就是见到一群自私自利的家伙,至于成这样吗?不过想了想也就明白了,灵家最常做的事便是出来游历,但与其他家族不同的便是,灵家的族人要游历的话至少实力要达到一定限度,而青冥想来也只是刚刚达到这个标准吧。至于亚梅和雅美那完全就是一个意外

“我知道。”青冥头都没回的说道,因而李浩也就没的看出青冥的脸色,不过想来绝对不会是太好,有很大的可能都是在敷衍李浩。

“得了,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不就是以前没见到过这种状况吗?有些地方就是这样,人心是最难理解的东西了,何必为那些家伙生气,既然他们在青鲨帮的统治之下生活的那么自在,还有心情和别人互相攻击,说明过得很好,咱们又何必要管他们,说不定他们还认为我们是在多管闲事。所谓,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呼?”李浩一个瞬间移动出现在青冥的前面,看着青冥那张愤懑的脸色说道。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呼?”青冥脚下一顿,咀嚼着这句话,看着李浩有些无奈,一听就知道是在诡辩的话,居然还要拿出来,不过叹了一口气,心情不由得好了些。“李浩,去,先去给我把亚梅和雅美几个找过来,那些家伙根本不值得我们去帮忙,估计慕天娇几个也看出来了,别让她们几个浪费时间了,你去通知她们几个,我去那条商业街上等你,搞定之后带她们一起来,买点东西之后今天随即便离开,再呆在这个地方,我估计我会受到污染。”

“切,为什么你不去啊,真是的。”李浩不满的说道,不过还是一个转身确定了一下方向,便准备前去通知慕天娇几人,“记得买点饼干一类的东西,肉干我快吃吐了,别再买那些生的了,我不想做饭,你们这些家伙要么是不想学,要不就是学不会,光让我做饭,小心我告你们雇佣童工,真是的。我走了。”李浩在消失前的那一刹那,还记得叮嘱青冥要买那些吃的。

“还真的是一个合格的厨娘的啊,饭做的真不错,不是说睡了十年吗?难道厨艺也是可以传承的?这样的话倒也能解释的通,唔,我觉得我还是买点能放的蔬菜以及一些干货吧。”青冥毫不犹豫的撇掉了李浩的打算,资源什么的还是不要浪费的好,厨娘什么的只能将人的嘴养叼。要是继续吃饼干的话,那我还不如继续去逮点野兽烤着吃,虽说我做的不怎么样,但至少比那饼干好吃,貌似李浩偷偷做过饼干,好像吧,要不问他要一些尝一尝?青冥将注意力从那该死的人性上面转移了过来,心情终于好了一些。转身看了看那阴暗的巷子,摇了摇头朝着来的方向走了出去。

“琴儿,我们到了古道林小镇了,之后很快就能去了,古道林啊,这里可不是什么好地方,我们在这里补给一下就离开吧?虽说这里有家酒店还算不错,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知道还是不是以前的酒店了。琴儿你要休息的话,我们就去看看吧。不过尽量不要露出你的容颜。”和青冥他们同路的商队差不多也就晚了五个来小时,也到达了古道林小镇,不过与青冥他们不同的是,来这里的每一支商队对于这里都很有认识,就如柳伯所说的一样,补给一下就离开吧。当然商队的话就免不了要交上一些银钱来作为过路费,即使有佣兵保护,也不得不这么干。破财免灾,和气生财对于任何一个世界的商家来说都是适用,当然这里指的是真的拿这个来吃饭的商家,有些商业家族说白了就是个幌子

“嗯,柳伯您对这里熟悉,还是您来选择吧。”琴儿略略一想便将选择权交给了柳伯。

“先去酒店吧,看看哪家老板还有没有变化,要还是老样子的话,我们就住在那里吧。要是被古道林给同化,那我们就离开吧。”柳伯还是之前那副模样,并没有因为夜的那次杀气而被冲垮,准确的说是因为琴儿在柳伯的身上保留了一道琴音,用来保护心神,正因为如此才没有被夜的杀气给留下心理阴影。

也正因为如此柳伯对于琴儿也恭敬了很多,毕竟在那种自己差点心神失守的刹那,一道琴音随意的震散了包裹着自己的杀机,使自己逃离了出来,足以说明自家的家主选错了舍弃的对象。也许现在小姐还没有丝毫的法力,但在琴之一道的境界大概已经逼近了古代那些白日飞升的贤者了。以小姐现在的琴音大概已经能洗涤人心了吧,不行,现在的我并不能保证小姐能做到,古道林就算了,在等一些年吧,等小姐再大一些,估计就能做到,现在还是以小姐的安全为重,以后小姐大概能保护自己了吧。柳伯思索着看了看四周那些古道林小镇的居民,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能拿小姐来做赌啊。

“咦,”柳伯盯着面之前这间开着一个大天窗,外加少了一个窗户的酒店,很是不解,总不至于短短几年之间就混到了这么惨了吧。不过过门不入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喂,老板还活着没?”柳伯在门外喊道。

“什么事?”房顶上正准备修补天窗的老板探了个脑袋出来,也没有看人直接问道。

“哦,还活着啊,店还开不?有房间没?来两间。”柳伯在下面看着那个拿着锤子正准备修补的的老板说道,“老兄,还记得我不?怎么才过了一年多你这里就成这样了,怎么回事?你不是一直吹自己多么牛吗?没人教授你都修炼到现在个水平了,怎么个今天改行混木工了,看这天窗应该是被人砸了吧?你不是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了吧。”

酒店老板有些不认识柳伯了,探出了大半个身子看了好久说出了一句令柳伯喷血的话,“你是谁?要住店往里走就是了,没看我还忙着补天窗吗?一天一人次10金币,别给我装熟人,没作用。”

“你是白痴吗?我是柳泉,你脑残吗?被打傻了吗?怎么连我都不认识了,别补了,下来做点吃的,我们都快要饿死了。”柳伯差点一口老血喷出,不过好在以前已经遇到过这种事了,还算能忍住,指着酒店老板的鼻子叫嚣道。

“柳泉,那是什么?你到底是谁啊?我们认识吗?看你这表情我们应该挺熟的,怎么我对你没有一点印象,你该不会是在糊弄我吧?”酒店老板一手拿着锤子一手摸着自己的胡子说道,虽说在古道林呆的时间有些长了,自己也沾染上了一些欺软怕硬的的性子,不过还好至少没彻底坏掉。“好的,不管你是谁,咱是开酒店的总不能将人往出撵吧,上楼上面还有房间,我这就下来。”说着酒店老板便好似恍然大悟一般明白了自己应该下去迎接,随即将工具一扔,起身就从天窗上跳了下去,而铁锤也因此顺着屋顶滑了下去。

“欢迎光临古道林唯一正规酒店。”就在酒店老板做出那副欢迎的动作,而柳伯也迈步向前的时候,猛然感觉到有东西落了下来,习惯性的一抬头,“咚”正中靶心,铁锤正正的砸在柳伯的眉心,随即柳伯便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接着那眉心便多了半枚核桃。同样酒店老板也是很尴尬的看着这一幕,那个锤子自己貌似做得有些重了,不过这家伙看起来好像并没有大碍吧

约莫二三十秒之后,随着柳伯一阵甩头终于没有了那种眼冒金星的感觉,不过那个大包还是那回事,更本没有消肿。“你想杀人吗?一个小锤子做得有百多斤,从那么高丢下来,你他娘的想杀人就明说。”柳伯双眼血红的盯着酒店老板,现在也不管是不是旧识了,还没进门就差点被做掉了,要不是以前经常锻炼身体,那一下说不定就将自己带走了,谁他娘的用这么重的锤子,再说钉钉子的话你他娘的一个五阶战士还用锤子,用手按不就完了,该死啊,真该死啊。

“哈哈,柳兄啊,原来是你啊,最近兄弟我眼神不好,刚刚不小心没有看到兄弟,最不现在才看清吗?”酒店老板瞟了一眼地上的锤子,赶紧用手拉住柳伯的双手,做出一副在两人是亲兄弟的热情状,随后伸手一拽,在柳伯还没有来得及发火之前将自己的酒壶掏出来笑着说道,“来来,这可是从兽人那里抠出来上等贡酒,我也就这么多了,在们兄弟嘛,不分彼此,来来尝尝,很不错的。”说着就给柳泉灌上了。

“咕嘟,咕嘟。”“你这是什么酒啊,怎么这么酸的,看什么玩笑这酒要是兽人帝国的贡品,那他们还不如去喝醋,呸呸呸。”柳泉将整壶酒对着嘴三两下就喝光了,连一滴都没有个酒店老板剩下,喝完之后就开始在那骂骂咧咧的叫嚣。和故意做出一副恶心状。

“滚你的,开什么玩笑,老子贴身儿装得酒能是你说的那种,要是刚刚一锤子砸你脑袋上了,老在就是脑残了也不会拿出来给你喝。的你小子酒喝的一滴不剩,现在又开始给我骂骂咧咧的屁话,死无对证是吧。的,老子今天不开店了,今天大修,艹,去睡大街去吧,我倒要看看你睡在别家的酒店里明天还能不能起来,滚蛋去吧你。”酒店老板将柳泉手上的酒壶一刁,摇了两下。做出一副你滚吧,老子不伺候了的表情,转身就离开了。

“喂喂,开给玩笑。艹。”柳伯在酒店外嚎道,眼看着酒店老板再次跑到了楼顶,柳伯才停止了叫唤,转身走到马车旁躬身对马车里的琴儿说道“小姐,这家店还没有变质,和我几年来的时候差不多,这家伙还能认识我,我们今天就住这里吧,这儿应该是这一代最安全的了。”

“好吧。”琴儿那空灵的声音从车厢里飘了出来,并没有像之前那样贸贸然探出脑袋,除了身份问题以外,还有就是这里可不是什么好地方,要是没有向青冥那种妖孽到一定程度的实力,最好还是注意一些的好。

柳伯听了琴儿的话笑了笑,完全没把酒店老板的话放在心上,很是嚣张的直接将马车从大厅中飚了过去,看的房顶上的酒店老板恨不得将改锥从那个大天窗上给扔下去,在柳泉身上捅上几个眼儿。不过想了想还是算了,不过依旧用那要杀人的眼神盯着柳泉。不过貌似没有效果,眼见着柳泉驾着马车就要穿过大厅到后院了,酒店老板终于开口了,“喂,我记得你在修炼之前是个木工吧,弄完之后过来帮我修楼顶,这玩意看起来并不是那么的好修。”“没问题,之前的酒管够。”柳泉先是一阵无语,等出了后门给酒店老板回了一句没机会反驳的话。

大约半个来小时之后,柳泉将琴儿安排好之后便跳到了房顶上开始修补那个大天窗。“啊,陆老兄啊,我怎么看你这个大天窗不像是自然造成的塌顶啊。”柳泉撅着屁股在房顶上一阵敲敲打打终于磨蹭到了酒店老板旁边,有些古怪的说道。。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