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7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原本的紫琳夕要说气质的话高贵典雅,当然说的是人前的状况。而现在降临的紫琳夕散发出来的气息清冷孤傲,如那高挂九天的圆月,俯览人间。

现在出现在这里的紫琳夕,来的目的很简单,看戏,外加上带走下面的夜。虽说看不惯下面那个家伙,当再怎么当年也曾叫过姐姐,虽说自己这幅容颜对方未必还记得,不过嘛,自己只是来带走人,想来上面有一些脑残也快忍不住了。

紫琳夕抬头看了看高空,目光穿过了空间壁障。监天台前圣灵界各处观看这件事的神灵都是一阵无奈,随即命令之前准备去解决这件事的人全部召回,和下面这位大姐对着干可不是什么好事,自己的斤两还是不够,随对方去吧,这也不是什么大事。

紫琳夕解决了上面的事之后低头看了看下面的封印,那层碍眼的血色光罩依旧存在。紫琳夕叹了口气,没说任何的话,只是一伸手封印微微一颤之后整个便如同被风吹动的沙丘一般整个化作了细末,飘散了

这时的夜本来也打算打破这层桎梏了自己十万年的封印。云瑶现在被自己解开了冰封抱在怀里,还是和十万年前一样娇弱,却再也不能跟在自己身后叫自己夜哥哥了。一身白衣除了胸口还有血迹,全身上一下一尘不染,面庞苍白如雪,身体微微还有一些反应存在,但却感觉不到灵魂的存在了。这就是我唯一的亲人了,号称千古第一血脉的种族就这样走向了黄泉,还真是讽刺。我云夜以我的灵魂起誓今生不论用任何方法也要救活云瑶,至死不渝,至死不悔。

还没等夜再次将云瑶冰封起来,整个封印便化作了尘土。微微一惊夜抬头看了看天上漂浮的家伙,一阵冷笑,就凭你们这些连域都没有领悟的杂碎,还想来捡漏,只想大开杀戒,左手抱住云瑶用法力包裹不忍她在受一点伤害。

“出来了啊,我还以为你不出来了呢?”紫琳夕的低语声出现在夜得耳旁,如同说悄悄话一般。顺带着紫琳夕做了一个隐秘的手式。

“谁?”夜吃了一惊,瞳孔微缩如临大敌一般的盯着空中拿到银色的身影。

紫琳夕现在就想一巴掌拍死夜,这家伙怎么这么笨,难道想弄的众人皆知,果然是没有见过世面的家伙,气死人了,怎么这么沉不住气。无奈之下紫琳夕缓缓的下落到地上,直愣愣的盯着夜,没有说一句话。

夜看着眼前那个女孩有些熟悉的感觉,但却完全想不起来自己在哪见过,而一阵恍惚之后夜便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见过了,诚然传奇的记忆力十分惊人但绝对不是事事都能记住。而且紫琳夕的身份特殊从上古百族时期到现在真正知道紫琳夕身份的家伙不计死活全算上也不够一只手数。所以当年见过紫琳夕的夜也不敢确定自己是不是见过这个人,只能暗自戒备。

“我叫紫琳夕,为你而来。”紫琳夕很是淡漠的说道。

“为我而来,什么意思。”夜摇了摇头说道。

“很简单我要带你离开这里,这儿不适合你,而且你妻子受的伤不是你能治的,就这些,当然你要是不跟我离开的话,那我只能强行带你走了。”紫琳夕还是那副冷的要冻死人的状况。

这算什么理由,强行拐卖人口吗,夜要不是看面前这个自称紫琳夕的家伙不是自己能对付早就离开了,绝对不会和面前这位废话,不过,“你怎么知道我怀中抱的不是妹妹,怎么看我怀中抱的也不应该是妻子吧。”也很是无厘头的问道。

紫琳夕眉角微微抽动了了两下便缓和了下来,不过对于夜那种脑残的状况真的想一巴掌上去拍死对方,不过还是算了吧,和一个半大小孩计较什么,这家伙和十万年前一样还处在叛逆期啊。真的是长生种族连叛逆期也长得不像话,当然这只是在说笑罢了,也虽说经历了灭族之痛,但事情已经发生了十万年,彻底不可挽回,除了杀杀人报报仇外,夜根本就不可能想到别的。甚至说以夜的性格,根本不会去寻仇,因为隔得太久远了,当事人可能都死了,除非犯到了夜手上,否则的话就算夜遇到那些断了传承的天风神家的传人也不会出手,当人正主要是活着的话也倒是不会放过。现在仅仅是刚得到这个消息,所以这家伙才杀意冲天,过一段时自然就好了。而且对于夜来说与其杀人报仇还不如想想办法将云瑶救活,这件事对于夜来说反倒更重要。十万年的禁锢虽说保护了夜,但说个实话,夜也少了十万年的历练,本来的话想夜这种人十万年的征伐下来实力绝对远远超过现在的水平,并且最主要的一点是心智会圆满,不像现在还是一个小孩子。

紫琳夕叹了口气说道“没办法,我就是知道,你想怎么样。”得,咱还是拿出十万年前对付这家伙的那一套吧,反正叛逆期的小家伙也不是很难对付

这话怎么听着这的熟悉,夜缓了一会和人说了说话也没有刚刚那种冲天的杀意,和普通的小孩又变的一样了,随手施了一个法术将云瑶再次冰封起来。看着面前的紫琳夕老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不过就是抓不住,不断的将自己大脑中的人影和面前这位重合就是没有一个一样的,搞得夜现在有些抓狂。

“你到底是谁,我绝对见过你,但我的记忆里没有和你重合的,我可以确定我绝对见过你。”夜彻底抓狂了,注意力都被紫琳夕转移到了自己的身上,之前那种将一个种族的繁荣压在自己身上之后喘不过气的感觉彻底没有了,准确的说现在的夜已经将种族繁荣这件事扔到了脑后了。看这就是小孩的好处,就算是叛逆期毛都是很容易理顺的

“呦呦,这么快就将我忘掉了,我真的好伤心啊,才十万年过去了,你就不认识姐姐了。枉我当年给你吃了那么多好吃的东西,姐姐真伤心啊”紫琳夕一副快被夜气哭了的表情,用袖子擦着那压根没有的泪水。

“你到底是谁,我的记忆里完全没有你的形象,但我可保证我见过你,你到底是谁。”夜彻底抓狂了,现在对于其他事完全没有兴趣了,死盯着想知道面前这位到底是谁,毕竟给自己的感觉,太熟悉了,自己活了十万多年,但真正和人交流的记忆不会超过300年,可以说自己十万年就一直在用自己300年的记忆在创造一个梦境,如何能不熟悉自己的记忆。但自己的记忆中却完全没有这个人,也没有任何相关的记忆。而且他明显感觉到面这人虽说性格有些恶劣,但绝对不会害自己,属于和自己有相当关系的人,但自己却没有相关的记忆,总不能被抹掉了吧。

“呵,抓狂了啊,在这里谈可不是好事,去一个比较远的地方吧,那里安全点顺带说一句云瑶并没有死,虽说上的比较重但还是有救得,跟我来。”紫琳夕将夜的毛捋顺之后就朝着东方飞走了,而也想也没想便跟了上去。

而在四周本来打算捡漏的家伙,完全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两人都不见了呢?这在搞什么,也没见动手怎么就消失了呢,有些人见到这一幕之后很有自知之明的离开了这里,有些家伙不见宝物决不放弃,见人走之后便落了下去,开始仔细搜索每一寸土地,希望能得到所谓的宝物,同样李浩和青冥也是面面相觑,一头的雾水完全不知道这算是怎么一回事。

实际上在场的所有人都没弄明白,而那些远程观看的传奇倒是明白怎么一回事,但对于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就不知道了,毕竟速度太快了。那些个远程观看的传奇先一见是紫琳夕的分身而非是净月来处理这件事,就来了兴趣,想看看这位紫大小姐打算怎么处理,顺带想了解一下这位惫懒的紫大小姐还有当年那份实力吗?虽说是分身,但传奇的眼力,所谓见微知著也不算太过,总的来说就是想了解一下紫大小姐还是不是和当年一样变态。毕竟这位可不喜欢修炼,据说办了一个学校在当校长,每天处理政务的时候就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或者就是在一旁吃东西基本上就是靠助理在代劳,整体来说就是在吃了睡,睡了吃,当然按紫琳夕的话来说这是在养精蓄锐

结果远程观看的所有人都看明白了,紫琳夕还是紫琳夕,还是那个变态,虽说人家从来不修炼,但不愧是妖孽啊,三成实力的分身只动了个手势,居然将周围的时间满放倒接近0,而将自己与刚破封的那小子之间的时间加速到无穷大,老子一大轰传奇还没来得及破解,对方就跑了,这丫也太丢人了,差距啊。老子还是继续苦修得了,不出去丢人了,一大群传奇都是这么想,结果本来被净月,方文心,韦伯斯特等人挑起的溜达活动还没开始便被破灭了,出来开始溜达没几天的家伙全部又都开始了苦修。

紫琳夕的分身带着云夜消失在了天边,而青冥和李浩现在是大眼瞪小眼根本就没弄明白这是怎么一件事,原本的热闹也没有看成,不过也算是明白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之前云夜世界中的的天威虽说有了对强者的感觉,但现在那如同流光一般的速度,算是让两人了解到传奇的强大之处,并非是说说而已。

在场围观的那些人中真正能弄明白紫琳夕动作只有三个人,琴儿是因为有瑶琴保护,很清楚的感觉到了时间的流逝,因此略略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另外两位不用说自然是好不容易摸到域的存在的两位打酱油而来的大爷风信以及算是在追砍风信的慕老头了。

当然这两个也就是知道时间出现了异动,但发生什么的话还是不知道,虽说摸到了域的存在,可惜也仅仅只是摸到了,要不是离得近说不定也是一头雾水。不过虽说没搞明白但两位还是很有自知之明,自己还是打酱油的好,那边那两位伸伸小拇指就够将自己两人玩死,还是算了吧,没必要参与这种大神级别的游戏,自己玩不起还躲不起了。就这样两位刚刚升完级自以为即将满级的家伙被两位超级大能给打击了,原本即将升上来的自满的火焰直接被一盆夹杂着冰块的凉水浇的连火星都没了,深受打击。果然啊世界很大的说,只有想不到没有见不到,真心很变态的说。

不过虽说两人被打击了但总体来说很是很亢奋了,毕竟在怎么折腾自己现在也算是进入这个世界最顶级一层的地板砖了那边那两位一个看起来18、9岁的青年,一个看起来17、8岁的少女,但就刚刚的威势稍微想一想必然是上古时代活下来的老人家,毕竟是前辈嘛,强一些很正常的不强的话才怪了

咱还是找自己小辈去吧,那么大一辆马车飘着哪里也不嫌扎眼,不过刚刚好老子和慕老兄弟折腾了这么久正好找你这里休息一下,“嗨,小杂毛子青冥,我来也,有没有什么宝贝献上。”还在青冥马车背后数百米的地方风信便开始大声喊道,完全不在方圆几十里飘在空中的高手兄的目光。就连一旁的慕老头也不由自主往一边飘了飘,这货完全不要脸面了,在青冥手上上一次捞了一大笔,这货习惯性的将青冥再次当成了衣食父母了

“咳咳。”青冥听到之后往后一回头,发现风信基本已经快要碰到马车顶了,连飞行术法也撤销了自主性的往下在落,青冥看到风信也不知道怎么想眼看着再有不到十厘米就要落到自己的马车顶上了,而慕老头也停止了法术落了下来,手一拉缰绳矔疏“唰”的一声带着马车出现在百多米外,这下本来应该落到车顶上的两位大爷,“啊”的一声身形失调掉了下去,不过好在离地面有数百米高落了数十米就稳住了身形,不过颜面也毁得差不多了,好在风信本身就不是注重这种事的人,也就没什么,继续嘻嘻哈哈,不过倒是一旁的慕老头拉不下脸了,很是难堪,不过好在有人和自己一样,心里还算好受一点

“哈哈,小杂毛子,以居然这么玩你老哥我,太过分了吧,要不是老哥我身手矫健,这下就得躺那了。”风信再次飞到青冥的一旁没脸没皮的说道。。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