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5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你行了吧你,好处都让你得了的话,那我们这些炼药师还混不混啊,要知道我这层次的炼药师,所有世界加起来绝对不够30个,一般的仙药师和我的差距之大你用脚想想就能想出来吧,真是的,老拽着一点有意义没。”风信一脸郁闷的说道,对于背后这颗牛皮糖的威力何时很清楚的,不达目的死不罢休,这种纠缠之下没几个人能像自己这样依旧坚挺下去

“风信你们家到底是什么家族,之前青冥给我说过你们家是一个小家族,现在想来是在开玩笑吧,能培养出青冥那种天才也就罢了,就当是你们家那位的出场,以及你的能力而言,不论从哪一方面都不应该会弱于那些传世超过万年的大家族。”慕老头见风信又开始拿出那套令人无语的理论,无奈之下之后转移话题。丹药嘛以后再要不就可以了,现在交好面前这位可就等于有了一个产金蛋的鸡了。

“我们家?”风信叹了一口气,放缓了飞行速度,“太古灵家,从上古以来便是最强的家族之一,不过青冥说的是实话,我们家的确是一个小家族。”风信对于慕老头总体来说感觉很不错,当然对于慕老头牛皮糖的一面就很是无奈了,毕竟是一起对付过大怪相当于一起扛过枪的战友,自然感觉不错。

“呃,这是怎么回事。”慕老头压下自己震惊的表情,很是平淡的问道。实际上内心已经翻腾不以了,要知道能挂上太古两字的家族无一不是变态,全部是传承超过三万年,历经杀戮以鲜血浇灌出来的赫赫威名。就这段时间的了解慕老头能感觉到面前这位说是有五六成把握的时候绝对不会多也绝对不会少,属于非常实际的家伙。也就是说这家伙现在说的话有九成都会是真的。

“我们家族最早存在应该已经不可记载了,太久远了,久远到可能刚刚诞生文明的时候我们家族便已经存在了,并且从那时起我们家族便是最强的家族,嗯,应该说是最强的种族之一,并不能算是人类种族,与人类有相同的外表,甚至是相似的血脉,可以与人类通婚,但却并非属于人类种族,也许可以算作是类人类种族吧。可惜我们家族存在的最大问题便是生育率低,非常的低,准确的说所有的古老家族都会有这个问题,凤凰家族,有多少族人,我们家族乘以三便是了。”风信很是无奈的说道,对于自己家族人口这一方面算是无语了,自己在家族里面主要研究的要是说出来要是说出来真的是很无奈,媚药,安胎药这个系列,想想对于一个仙品炼药师是多么的纠结。不过好在家族对于这个方面也没有抱太大希望,只是告诉他们多研究罢了

“你家人真少凤凰家族男女老少加起来没过一百你们家也就没过三百了”慕老头想到这个数据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要知道一个传承500年的家族嫡系旁系来个全家福绝对超过十万人了,凤凰家族传承了那么多年就没见人多过,嫁到凤凰家族的女子很少见到有怀孕的,旁系嫡系一个全家福也见过百人,好像也没有旁系,只有嫡系连女孩的都算了,够惨了。“你家也是连女生都算了。”

“废话吗?肯定都算啊,怎么不算,青冥,雅美,亚梅这不就是一辈嘛!”风信不满地说到。

“够惨,不过就这样你家还有出不少天才也不容易。”慕老头对于自己见到的风信以及青冥的天才程度很是羡慕,现在倒是不怎么羡慕了。

“唉,有些事给你说说不清,天才其实大都是拿宝物砸出来的。咱们还是说人口吧。”风信对于一些事并不想谈及便转移了话题。

“这个倒也是,要是将之前那个丹药给一普通小鬼喂掉,那这个小鬼保准成为顶级天才。”慕老头一想好像也就是这回事,有个仙药师愿意投资的话,只要是个正常人都能达到天才的程度。

“要说300个人全是青壮年我们家也就不急这事,但问题是20岁以下年轻一辈加起来没过双手双脚的指头,你说这让人还怎么过。”风信说这话的时候那叫个无奈,这种惆怅简直就无奈了。

“够惨,不过你叫你家已经不错了,看看凤凰家族20岁以下拉在一起双手之数都没过去,大半还是女孩,这不是更惨啊。”慕老头拿出最顶级的安慰之法,找一个比现在更惨比一下不就好了。

“也对,前面还有个更惨的再顶着,要灭也是她们先灭,想这些完全没意义。没想到慕老哥劝慰人的本事还是不错的嘛。”风信夸奖道。

“那里那里。”慕老头一副谦虚的表情。

“哦,那是我听错了,本来我还打算给颗丹药,既然这样就算了。”风信很是不要脸的说道。

“哈哈,早说嘛,我这安慰人的本事那可是一流,自然该给奖励的。”慕老头厚着脸皮接上话茬。

“什么啊,我刚没说话。”“你在说一遍。”“怎么了?”原本和谐的气氛瞬间被破坏掉了,双方立马剑拔弩张就要开打。

在碧水国国都,夜刚开始破封的那瞬间,在魔法公会接待的某位女服务生原本一脸的笑容,等感觉到那股气息之后,直接将到手的宝石币捏成了宝石粉,死盯着洪崖山脉再看。

同样东西大陆隐世不出的传奇都感觉到了那股气息,不过倒是没有人分辨出破封而出的是谁。

水滴岛,一个正在用洒壶浇花的紫发少女手微微一顿,抬起身来抚了抚自己那略微有些凌乱的发丝,看向西大陆洪崖山脉的方向,“夜吗?那个时代的末期,陪他的时候见过我啊想来已经没人能认出我了。”

紫发少女微微颔首盯着园圃的边上,“韦伯斯特,出来吧,一个剑圣偷偷摸摸的像什么话。”

“没想到你居然发现我了,不关注那边的情况吗,这次破封的可是一个完全恢复了的传奇,你居然一点都不担心。”韦伯斯特一脚踩在园圃之中的花草上,看的紫发少女眼角就是一抽。

而就在这时一个枯廋的老人出现在了园圃边上,并没有踏入,对着紫发少女一躬身说道“老师,剑圣大人的分身将我阻住无法快速前来向您报告”没等老头说完紫发少女只是微微一招手枯廋老者便止住了话音。

“韦伯斯特,我知道你最近心情不好,但你冲到我这里撒野难道以为我紫琳夕是好相与的。”紫琳夕看着韦伯斯特冷冷的说道,“你在我家门口做乞丐,我可以当作没看见,强闯!你以为你是谁?”

“哈哈,别这么说吗?搞不好别人还以为我在调戏小朋友。”韦伯斯特一脸猥琐大叔的表情,对于紫琳夕的威胁毫不在意。

“是吗?你伸手试试。”紫琳夕向前跨了一步,距离韦伯斯特只有一步之遥,冷冷的看着对方,那一身素白的衣裙映衬着那绝美的容颜,如同那不食烟火的仙子。

韦伯斯特讪讪的退了一步,面前这位要是有男子敢碰的话,就准备好棺材吧!面前要是其他女性传奇给自己说这话,自己绝对会伸手,最多就是追砍一段时间,自己怎么糊弄一下就过去了,但面前这位,咳咳,要命啊,要是碰了她绝对是不死不休。

紫琳夕看了韦伯斯特一眼,没有说什么,低头看了一下那些被韦伯斯特一脚丫踩死的花草,示意了一下,看韦伯斯特该怎么办。

“那个,你的那个洒壶不是只要浇一下它们不都全部好了吗?”韦伯斯特无奈的看了看那些被自己踩扁的花草,讪讪的指了指紫琳夕手上的洒壶。

“你意思是让我自己解决了?”紫琳夕的口气与以前一样依旧是那么的淡漠,看着花洒与韦伯斯特问道。

“那个用你的花洒不是很简单吗?我不适合做这种事啊,让我浇花还不如让我砍人。”韦伯斯特很是霸气的说道,不过这给情景不论怎么看韦伯斯特都很是弱气。

“是吗,去将那边那个家伙给我做掉。”紫琳夕伸手一指西方说道。

“咳咳,那个有点艰难,对方虽说比我弱,但怎么说我们也差不多在一个境界,要做掉对方基本不可能。”韦伯斯特一噎,很是无奈的解释道,对于自己今天傻不叽叽冲到紫琳夕花圃一事感到很是恶心。

“你在鄙视我们吗?境界一样,你韦伯斯特剑圣的名字是怎么来的,死在你剑下的传奇怎么说也过了双手之数,居然还会说搞不定,难道征伐数万年的剑圣就这点水平。”紫琳夕狠狠的鄙视道,将花洒递给旁边那位枯廋的老头,挥了挥手踩扁的那几株花草立即又恢复之前的那副模样。“韦伯斯特,以后再这样的话我不介意将你作为试验品,要知道最近不光你心情不好,我的心情也不怎么好,让我们看看谁的心情会变得更糟糕。”

韦伯斯特见紫琳夕消了气,转身擦了擦头上的汗,心道紫琳夕这家伙该不会时到更年期了吧,不对呀,之前一段时间还是好好的,呃,我明白了心里对于自己刚才傻不叽叽的行为又进行了一番鄙视,不过要说打一架消消气的话还是算了。紫琳夕的危险程度要远远超过绝大多数的传奇,从这家伙出现到现在就没听说过有受伤的时候,足可见其实力强大,当然也是因为紫琳夕很是谨慎从来没被偷袭成功过。

紫琳夕之前说的是一个实话并非是在开玩笑,最近几天紫琳夕一直心神不宁,所以脾气才不怎么好。以前的话像韦伯斯特这种大大咧咧的行为紫琳夕都习惯了,根本不会像今天这样死盯着。不过好在本身脾气很好虽说心神不宁,但很快就控制住了。

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紫琳夕掏出自己的荷包倒出一枚小玻璃球一样的淡粉色透明珠子,脸趴在桌在上伸手将珠子滚来滚去。滚了一会之后一脸郁闷的抬起脑袋,将珠子以及荷包收到了怀中,用手撑着脑袋不住的叹息。又过了一会终于坐直了身体微微皱眉很是无聊,想找点事做的样子。猛然眼睛一亮左手空中一点形成了一个光镜,里面呈现的正是洪崖山脉夜正在破封的景象。

“叔叔,伯伯,爷爷,唉枉我多年住在这里居然没有发现你们一直在守护着我。”也看着眼前一道道的身影也泪流满面道。18层封印环环相扣,必须全部破除才有效果,否则的话完全没有意义,之前夜也曾试过数次,可以没有一次看见这些熟识的身影,而这一次夜被李浩点醒终于明白为什么,但也怕真如李浩所说的那样。

心怀顾虑,但却抵挡不住要离开这里的冲动,伸手触摸第一个封印,封印破碎的刹那夜便明白最担心的事成了真。夜被封印了十万年,这十万年间,夜深恨当年封印自己的家族,即使在触摸第一层封印之前夜都是那么的恨,甚至发誓自己将自己放逐不再属于主君一族的族人,必定的传奇血脉又能如何,即使没有我也能走到现在这一步。如此家族连族人都不顾及,对方放弃了我,我又何必去自称对方的族人。

可是当手触碰到第一层封印的时候,夜很明显的看到自己的手再颤抖,自己可是传奇,居然会颤抖,畏惧吗?不是,夜当时就想扭身就走,再被封印十万载又能如何,恨已成了自己活下去的支持,可活下去不就是为了走出这里吗,这么好的机会,自由离自己只有一步之遥,这次放弃了,估计在也不会靠近这里了。

也许是对自由的向往更甚一份,夜终于伸出了手,挨上了封印,果然这次封印并不是李浩想的那样,我被遗忘了,夜想到,不过反倒舒了一口气。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之后的一幕夜哭了,十万年了,即使是被封印在这个绝对孤独的世界夜也没有哭过,这一次他哭了,他从来没想过自己十万年来得恨会是这么的脆弱,这么的不堪一击,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就在自己要松手的瞬间,他的爷爷出现了,和十万年前一样,还是那副模样,像之前那样看着自己,可是已经没有了那一声“夜,过来,爷爷给你”夜哭这看着面前的虚影,他明白了,自己不是被族人遗忘了,而是没有了族人。这层封印真的是在保护自己,是自己爷爷临死前加注上意志,一直在守护着自己。高傲的主君一族,居然会只剩自己一个族人,真的是可笑,更是可恨啊!。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