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什么叫六边形打野啊 > 160:出征仪式!

160:出征仪式!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顾行掏出手机,心里觉得喻文波还是Tooyoungtoosimple。

没见过大风大浪,一点风吹草动就慌的不行。

能不能像我一样稳重点?

当他打开斗鱼赛事直播间,才意识到原来是自己见识太浅薄。

赛制出了大问题。

由于LPL今天要打两场冒泡赛,因此开战时间很早,午后12点比赛就已打响。

香蕉计划和LPL官方的想法乍一听没猫饼。

每个BO5都打满,一盘给你留一个小时,时间够宽裕的吧?

满打满算,10个小局打到晚上十点也能搞定。

完美!

只能说梦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

官方自始至终都没明白一個关键点。

同样的BO5冒泡赛,LPL与LCK亦有差距!

人家韩国联赛,确实可以做到满打满算5个小时一场BO5。

目前的LPL可不行。

因为有暂停!

香蕉计划初次承办LPL,设备管理只能用差的一塌糊涂来形容!

隔三差五就要出问题,选手被迫中断比赛。

原本在虹桥天地时就经常出问题,初次来到广州组织现场万人观赛级别的五周年活动,香蕉计划的筹办更是漏洞百出!

午后12点20开启BP,现在过去近八个小时,第二场BO5的首局竟然还没打完!

“乖乖……”朱小龙咋舌感叹,“幸好咱们昨天没出事,要不然也忒搞心态了吧?”

VG这个夏季赛遇到的暂停事故并不多,只有常规赛面对GT时出现过耳机语音问题,耽误一刻钟便恢复正常。

昨天的决赛更是顺风顺水,没整出什么幺蛾子。

但今天的冒泡赛队伍可就没这么幸运,一个个都是老倒霉蛋。

早些时候花费7个小时才打完第一场BO5,频繁的暂停立大功,至少拖延了1/3的时间!

“这么打下去哪有感觉呐?”小段目光中流露出几分怜意。

篮球赛事中碰到状态火热的球员,对方教练有时会故意叫暂停,打断节奏拖延时间,等球员手感冷下来再比赛。

英雄联盟没有人为暂停功能。

可是碰到设备问题,只能被迫停止对局。

当己方进攻连番得手即将起势,结果比赛突然中断,那种感觉绝对令人抓狂!

在场的各位都是职业选手,设身处地感同身受。

“等等……要是这场BO5也打满,岂不是要等到晚上12点?”顾行察觉到华点。

打满的话,还有四个小局。

就算后续没暂停,也差不多打到凌晨时分!

“十二点真能结束嘛?”具晟彬眼见SSG拿到LCK最后一张世界赛门票,如今正开心的啃乳猪,嘴里含混不清的说,“很蓝的啦!”

反正VG队员都吃的差不多了,干脆坐到沙发上扎堆看比赛。

顾行瞅了眼赛果,“第一场蛇队3:2先战胜IM……”

他倒是挺好奇Snake是怎么拿下比赛的。

平心而论,IM风格很克制蛇队。

全LPL独一档的铁乌龟打法,前期就缩着不出来。

前期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

拖到对线阶段结束,蛇队就开始犯病。

不用管他们,Snake选手自己会送!

等中后期到来,IM靠着团战默契配合就能完成翻盘。

按理来说,蛇队想赢下IM难度极高。

可Snake偏偏做到了!

这令顾行倍感意外。

身边的几名队友同样非常诧异。

“水晶哥啊,”杰克帮忙解惑,“他挺强的,压制力给的挺足。”

喻文波今天下午就待在酒店里看比赛。

庆功宴吃到一半,他还再瞅一眼直播给自己开胃。

结果看到LPL的逆天赛制酿成恶果,这才大声嚷嚷着让队友们来看比赛。

“对线风格很凶,压着IM下路打……”杰克说到这里还得意洋洋,“果然,会玩德莱文的人素质品味修养都很高!”

水晶的德莱文确实有一手,职业赛场上还曾经拿到过五杀。

但由于自身伤病与年龄问题,今年夏季赛出场次数寥寥无几,蛇队一直让马丁首发。

直到冒泡赛,Snake总算想明白了。

上马丁,就意味着队伍没有上限,只是个平平无奇的联赛中上游战队。

他们必须要提升团队的中后期能力,才有可能在强者如云的冒泡赛中杀出一条血路!

水晶在这种情况下临危受命。

八月中旬尚未启程赶往广州时,蛇队请了个澳洲放血医生来给水晶治病。

整的浑身血淋淋,令人不忍直视。

官博还发布一篇短文宣告水晶的回归。

事实证明他实力保持的确实不错,冒泡赛首个BO5便状态拉满,鏖战五局靠着寒冰的龙坑四杀帮助蛇队艰难晋级!

“不过他能挺多久啊?”顾行隐隐有些担忧,“连打两个BO5,比赛强度这么高,水晶的手能顶得住吗?”

比赛和日常排位花费的精力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职业赛场需要队员集中精力,全神贯注才能保证不出现失误。

选手们个个都是千分王者局里脱颖而出的天才。

经过千锤百炼的职业化训练后,人均老阴比。

要是看选手第一视角,就会发现英雄联盟是一款恐怖游戏!

前方一处被战争迷雾覆盖的不起眼死角,指不定里面有数个大汉在蹲伏等待。

往往战斗爆发的一瞬间,全队五人就会到齐。

在这种高强度对抗下,稍有不慎就有可能会变成对方的突破口。

连打两个BO5,对选手的精力消耗可想而知!

正常体格的玩家,排位赛一刻不停从下午打到晚上,也会感到精疲力尽,

更何况职业选手长期久坐不运动,身体健康状况本就低于人类平均水平!

顾行一语成谶。

等到庆功宴结束,时间已经来到10点20分。

距离冒泡赛开始,已经过去整整十个小时。

好死不死,电脑又出问题!

对局再度中断。

蛇队与WE的十名选手只能待在座位上。

顾行跟在队友身后离开餐厅时,看见手机里的Snake成员人均眼神涣散目光呆滞。

水晶在一刻不停的揉搓着手腕,希望用这种方式缓解肿痛症状。

好不容易等比赛重启,又接到上级通知,出于安全考虑,如今时间过晚,必须得赶紧疏散现场的一万七千名观众。

等观众全部退场,闭馆继续打冒泡赛!

事已至此,不可能临时调整把比赛延期到明天。

两支战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打。

WE相对来说还能好一点,他们毕竟少打一个BO5,精神状态尚可。

蛇队是真的难!

金文赫长叹一声,“我估计Snake人都快麻了。”

蛇队基地位于灵石路,跟IM以及EDG是邻居。

好望山派系的VG跟他们真不熟。

但这不妨碍顾行等人替蛇队打抱不平。

因为没有队伍想成为第二支Snake。

顾行回到酒店跟沈关山聊完天,洗完澡出来发现比赛还没结束!

两队实力相近,硬生生打到第五局。

时已凌晨,蛇队众将浑浑噩噩,看样子要是给他们一个枕头,能立马趴在桌子上睡过去。

室友丁冉这段时间跟着VG也了解过不少圈内常识,此刻忧心忡忡。

“行哥,你说他们不会没吃饭吧?”

像VG的队员,为了保持注意力与反应速度,下午比赛的话中午都不吃太多食物,稍微垫点东西到台上不会犯低血糖就好。

顶一个BO5问题不大。

可蛇队连打两场,中间还有暂停和闭馆疏散,耽搁了很长一段时间。

一整个白天都不吃饭,再加上高强度比赛,身体绝对吃不消!

顾行语气怅然,“很有可能,没有选手会愿意因为非必要因素而影响自己比赛,否则回想起来也会感到后悔吧……”

他从未参与过冒泡赛。

但是也能想象到其中的难度。

四支战队,只有最后的胜者才能进入全球总决赛!

毫不夸张的讲,就是座绞肉机,队伍丢进去是死是活谁也不敢保证。

在各大电竞论坛里。

只有进入世界赛的队伍才能被网友认为是‘有丶实力’,走进全球玩家的视野中。

观众慕强,这很好李姐,无可指摘。

曾几何时,顾行还只是一名观赛者时,也是这种心态。

然而当他真正踏上职业道路,才见识到竞技的残酷。

像是以江西弈智网吧为首的全国几百支城市英雄争霸赛战队,还有十几支像贪吃飒这样的LSPL队伍……

其中绝大多数队员摆在庞大的玩家群体里都称得上大腿级别。

但他们只能日复一日的在次级联赛乃至更低级别的比赛里拼搏,以换取一个进入LPL的机会。

而LPL里,每年又仅有三支队伍能进入世界赛。

一将功成万骨枯。

多少选手终其职业生涯才能换来一次闯进全球总决赛的机会!

走到冒泡赛这一步,没人想轻易放弃。

一旦失败,就代表着一整年的努力付之东流。

顾行看着摄像头下的水晶。

他知道对于年龄渐长的老将,这次冒泡赛可能是此生仅有的机会。

反倒是圣枪哥和Sofm,他们年龄尚小,未来还有无限可能。

顾行与丁冉闲着没事做,凌晨时分躺在床上看决定十名选手命运的关键对局。

蛇队最后一口气还是没撑住,从BP开始就慌了神。

主教练朱开拿到的阵容一塌糊涂。

卡萨丁+希维尔的大后期双C都能同时选出来,估计他本人也被连续十小局的奋战搞昏了头。

蛇队压根就玩不明白后期。

又选了这么个拖沓的阵容,对局进程可想而知,被WE打的溃不成军!

有一说一,蛇队论队伍硬实力可以说四支冒泡赛队伍里的倒数第一。

能战胜IM,纯是靠一股莽劲冲了过去。

再凶猛的攻势,在十二个小时的苦战后也彻底萎靡!

WE拿到前期优势后也不急着推进,本身风格偏慢的他们刻意放缓节奏。

这也是为了求稳。

BO5临门一脚,要是犯下低级失误丢掉胜利,恐怕要抱憾终身。

WE只要继续压榨蛇队的生存空间,等到大龙刷新,胜利便手到擒来!

不过顾行站在上帝视角,能看出WE运营有不小漏洞。

“这种绕后眼都不记得排嘛?”他在软乎乎的床垫上翻了个身,嘴上忍不住吐槽。

WE现在的教练组不能说是毫无作用,也称得上一无是处。

队员有天赋,但是调教不得当,表现出来的运营水平真的一般!

连最基本的线眼都没排掉。

幸亏WE对手是同样运营拉稀的蛇队。

要是跟运营老手碰一碰,那颗上路的绕后眼估计要变成伏笔。

“我怎么感觉这俩队伍都打不赢RNG呢?”丁冉见峡谷内许久没有爆发击杀,无聊的打起哈欠。

“雀氏,RNG现在状态挺不错的,”顾行深表赞同,“估计明天能拿到门票。”

虽然常规赛收官战,RNG败给WE。

但经过这段时间的调整,皇族在半决赛前可谓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只是最后输给了VG。

如今RNG守在冒泡赛的最后一轮以逸待劳,优势很大。

寂静的深夜,泽元撕扯着自己沙哑的声带,兢兢业业解说着现场局势,并通过听筒传到顾行耳机中。

“WE野区蹲人,成功击杀掉jiezou,准备前往大龙坑利用纳什男爵逼迫蛇队来打团!”

由于初期劣势太大,Snake的双C卡萨丁和希维尔都没发育起来。

接团无疑于死路一条。

蛇队最终的决定是放掉大龙镇守高地。

“唉……寄了啊!”顾行把小被一盖,舒舒服服躺在床上。

WE拿到大龙BUFF,就算水晶拿到的清兵效率奇高无比的希维尔,也不可能快速处理掉小兵!

打满两个BO5,结局尘埃落定!

如潮水般涌上蛇队高地的超级兵,足以令所有人心生绝望!

“苦战十局,Snake最终倒在WE的稳健节奏下!”泽元声嘶力竭。

水晶破碎的那一刻,导播将镜头对准蛇队选手席。

五名队员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艰难起身等待WE前来握手。

他们相顾无言,表情满是苦涩。

只是顾行怎么感觉自己从Sofm的大眼珠子里看出了几分茫然?

“对于Snake而言,2016年虽有遗憾,但小将Sofm的到来让他们保留着明年再战的希望!”

空荡的场馆内,回荡着泽元的解说声。

但有的人等不到明年了。

握手环节结束之后,水晶无力趴在桌子上,手腕肿的抬不起来。

身边的辅助jiezou揉着太阳穴,负责队伍指挥的他头痛欲裂。

顾行跟jiezou关系还可以,平时见面也能聊上两句。

对方毕竟是从皇德耀世出来的,有董小飒做切入点,自然要更容易亲近。

此刻顾行看到jiezou那副痛苦模样,于他心有戚戚焉。

“获得胜利的WE,明……”泽元赶紧改口,“不好意思,今天下午,WE还要迎战RNG!”

他长舒一口气,让快要冒烟的嗓子休息一下。

好在最后一场冒泡赛不用他解说。

否则干完这两天,泽元估计也要人生有梦各自精彩了。

WE选手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向后台。

回到酒店,他们大概还能睡五六个小时,就得爬起来继续奋战。

“好家伙,真的惨……”丁冉感慨道,“连战十局,不会把蛇队给打废了吧?”

顾行关掉自己这一侧的台灯。

逆天BO10的惨状让他下定决心。

得努力保证身体健康。

他不知道自己将来会不会碰到这种离谱到家的赛制。

顾行可不想自己的职业生涯戛然而止。

次日起床已是上午十二点。

正午阳光透过窗帘缝隙映射进来,顾行悠悠转醒。

打开VG赛训部群聊,发现距离规定的彩排集合时间还有一个小时。

他也不着急起床,先去扒拉电竞论坛。

一夜过去,舆论彻底发酵。

绝大多数观众都是看到闭馆散场,甚至不知道第二场BO5最后的结局!

直至看到赛报,他们才清楚是WE闯入了下一轮。

怒火中烧的网友们在抗吧里怒骂LPL官方。

抗压吧本身就是以无限制嘴臭闻名于国内论坛,一群暴躁观众火力全开,输出能力登峰造极!

顾行看到有一条请愿帖,说是要把赛程制定者的家里人送上台,给观众打个BO10开开眼。

帖子里还有人回复说制定者户口本就一页,凑不齐十个位置没法开游戏。

除此之外,也有部分人用相(阴)对(阳)温(怪)和(气)的方式来发泄愤怒。

【哦真的牛批,还有这种赛制的啊?】

【从中午十二点打到凌晨快一点,LPL真是鬼才!】

【不懂别叫,LPL凌晨打比赛是在开拓海外市场,照顾北美和欧洲观众,你们格局太小啊】

【还有个问题,昨天最后一个BO5没打完就散场了,那一万多观众的票怎么说,给退不?】

【一万多观众,要是把票钱全退了也得几百万,比VG拿到的冠军奖金都多,LPL这不是亏惨了?】

【本来LPL想占满周末黄金档打比赛,少付场馆一天租金,偷鸡不成蚀把米,光退票钱都比租场地费用多,真是老太太钻被窝——给爷整笑了】

还有蛇队粉丝在为主队喊冤。

他们认为要是把冒泡赛分成三天来打,Snake未必不能战胜WE。

理论很站得住脚,蛇队都跟WE拼到油尽灯枯的地步,最后棋差一招而已。

帖子下方还有不少纯路人附和,嚷嚷着不公平重赛。

可覆水难收。

比赛都打完了,又不是艾克,总不能来个真实版的时空回溯。

顾行收起手机,趁室友起床洗漱的功夫,自顾自在床上锻炼。

丁冉洗完脸刚从卫生间出来,就看到顾行正在做仰卧起坐。

“李在赣神魔?”

他惊恐问道。

“显而易见,强身健体啊……”顾行身体素质还可以,此时呼吸匀称脸都不红。

他毕竟年轻,上学时晚自习还经常跑步放松,来VG才两个月,身材远没到走形的地步,比大部分职业选手都体格健康。

当然,跟死亡宣告那种级别的没法比。

丁冉一屁股坐在他身边,帮忙压着腿,免得仰卧起坐姿势不标准,“话说伱要是休学打职业的话,咱俩岂不是没法继续当室友了?”

顾行右肘碰到左膝,又仰面躺了下去,嘴里还在安慰好哥们。

“老丁啊,你得习惯一个人的独立生活,爸爸不能总跟在你身边,总有一天要离开……”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丁冉用拳头打断。

锻炼完顿感神清气爽的顾行收拾好个人卫生,换上一身队服先出门填饱肚子。

在酒店餐厅里,他俩碰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Sofm。

“诶?”丁冉还好奇的跟顾行嘀咕,“我怎么感觉他不太伤心呢?”

越南打野皮肤没有刚来LPL时那么黝黑,估计是待在基地里长期训练捂白净了不少。

他狼吞虎咽往嘴里炫汉堡,再喝一口可乐,吃相无比诱人。

看表情确实不太沮丧。

“指不定是强撑着呢,”顾行有理有据,“记得《天下无贼》刘若英那段吃烤鸭不?跟Sofm吃汉堡是不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丁冉觉得他说的不对,“人家刘若英边吃边哭,Sofm还挺乐呵,给自己又加了一份薯条。”

顾行不置可否。

他原来看Sofm汉堡吃的那么香,也打算来上一份。

可转念一想自己昨晚立下健康生活的目标,还是跑去拿了小半碗米饭和一荤一素两道菜。

顾行想刻意避开Sofm。

对方刚输完冒泡赛,最好的开解方式就是让他一个人静静。

结果Sofm见到两人反倒主动挥手打招呼,让他们到身边坐。

顾行没辙,只好和丁冉一起端着餐盘坐到Sofm桌对面。

“恭喜你啊,”越南人现在中文不是很好,只能用简单英文来沟通,Sofm上学时成绩不错,英语词汇量并不差,“前天夺冠还没祝贺你,现在补上应该也不迟。”

他胖乎乎的脸上笑容明朗。

丁冉见状横了好友一眼。

顾行读懂了丁冉的意思——看吧,我就说Sofm压根不伤心,你还扯什么天下无贼?

“谢谢,你今年夏天表现已经很好了,”顾行由衷夸赞,“要是中文再好一点,上限会很夸张。”

从新人角度来看,Sofm本届夏季赛已经很亮眼了。

阻碍他的一是风格过于单调,过于依靠反野,前期发育一般就不知道怎么玩。

二是队内沟通不畅。

顾行昨天看了一晚上蛇队比赛,感觉Sofm基本游离于队伍体系外。

跟排位赛差不多,麦克风都不开的,一个人闷头玩单机。

不过他倒是把蛇队的精髓学到家——时不时突然送一波温暖。

就这样还能闯到冒泡赛第二轮,足以证明Sofm的上限有多高!

丁冉搭腔,“就是,这次输很大程度是因为赛制问题,明年再战嘛。”

Sofm连连点头,神色放松,“不过是个德杯,小比赛而已,我不会把输赢放在心上的。”

顾行被呛到了,咳嗽两声差点流出眼泪。

丁冉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低声问好友,“你听到了没?他说的是德玛西亚杯?”

顾行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英语不算特别好,但‘Demaciacup’绝对不会听错。

“你说什么?”顾行想让Sofm重复一遍,“德玛西亚杯?”

他以为Sofm是熬夜熬的神志不清了。

结果对方特别笃定。

“对,德玛西亚杯,我翻译就这么说的啊。”Sofm来国内工作,脸型圆润了不少,上面写满无辜。

顾行与丁冉面面相觑。

两人情商和人际交往能力都不差。

现在却突然词穷。

这也能乌龙的啊?

顾行认为自己有必要告诉对方真相。

“昨天晚上两场BO5,打的是世界赛预选赛,不是什么德杯。”

Sofm显然对战队翻译的能力非常信任。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他脑袋摇的如同拨浪鼓。

“骗你干嘛?”丁冉出了个主意,“你去问问左雾经理不就行了?”

Sofm看到两人神色不似作伪,脸色顿时一僵。

他迫切的想要回楼上房间求证。

临走前还不忘珍惜粮食,风卷残云把汉堡和薯条通通吃光。

看着越南打野冲出餐厅,丁冉还沉浸在震惊之中。

“真就草台班子啊,俱乐部请翻译都能请歪来?”他嘴里碎碎念,“我上我真行!”

顾行也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

只能说现实比更魔幻。

草草吃完午餐,顾行去大堂找队友汇合。

所有人都喜气洋洋。

今天晚上将要进行的赛区出征仪式,就像是对VG的又一次褒奖。

身为一号种子,他们注定是万众瞩目的焦点!

乘坐大巴车去场馆的路上,丁冉还把今天中午餐厅的见闻说与赛训部其他员工。

“蒸馏啊!”具晟彬哈哈大笑。

他舌头功底不太行,总是把‘真牛’说成‘蒸馏’,让顾行重温上化学课的滋味。

李知勋推推眼镜,“还是越南语在国内不太普及,想找个合格翻译都困难,像韩援就不会出现这种错误。”

就国内情况来看,韩文和日语都算是受众偏多的语种,远比越南语要普及。

“话可不能说太死,肉鸡和卡考当时是怎么差点被骗去挖煤的?”顾行调侃一句。

大巴车内笑声不停。

侯爷尴尬的意识到漏洞,“我的我的……”

再度到达广州国际演艺中心。

顾行刚下车还想呼吸新鲜空气,然后就感到后背像是被一条浸满水的衣服糊在身上,险些让他喘不过气来。

广州的气候与宁波沪市相比都截然不同,顾行短时间内很难适应。

“这次回来心态可不一样了啊。”

金文赫双手叉腰很是嘚瑟。

上次他们到场馆,怀揣着对决赛的未知和担忧,前途未卜甚至没空去欣赏场馆周边的风景。

现在再来到这里,他们已经是联赛新科冠军。

LPL今年夏天的绝对王者!

除去选手,其他赛训部员工与有荣焉。

他们参与到队伍本次夺冠的全过程,更重要的是,丁骏昨天庆功宴又撒了不少钱,还许诺了不菲的年终奖!

场馆门口有工作人员前来迎接,“各位来的挺早,EDG还没到呢……”

顾行迎着毒辣太阳定睛一看,居然是老熟人。

《王牌解说员》的负责人左祎。

地中海强者,恐怖如斯。

在烈日的加持下更加恐怖,脑壳都在发光!

“这次我负责出征仪式的统筹安排,”左祎同VG赛训部成员依次握手,“咱们先到场馆里面吹会空调,我跟大家先大致讲一下流程。”

走进场馆,空调冷风吹拂,顾行总算感觉身体恢复到干爽舒适的状态。

左祎带着他们往后台走,路上还在简单介绍,“LPL有一套出征服,如果看过去年世界赛的话,应该还有印象。”

顾行脑中立马浮现出经典的青花瓷外套。

与S5LPL赛区惨淡的世界赛成绩相反,那年的出征服着实用了心思。

融合了青花瓷风格的中国风做到了极致。

外套后背处还根据不同位置做了调整——从上单到辅助,后心处的汉字依次是战、谋、斗、伐和策。

尽力体现出每个位置的特点。

可惜LPL实在太拉胯,青花瓷外套也在世界赛结束后沦为无人问津的状态。

想到这里,顾行倒是对今年LPL的出征服充满期待。

“你们记得把尺码报给我……出征仪式上台的话,咱们是用升降机,”左祎站在远处给他们指了下舞台中央的区域,“到时候从后台通道直接通向主舞台。”

他示意VG队员们放宽心。“很简单,也没有什么额外事项,注意下升降机就成,待会儿我们开几次试试。”

等EDG和RNG、WE三家队伍到场,模拟彩排确定无误,这才各自解散。

顾行低头跟沈关山聊天发消息,路上看到兮夜还在好奇打量升降机。

彩排时RNG与WE都来参与,是为了以防万一。

但是两家里只有一支队伍,能在晚上通过升降机出现在LPL无数观众面前!

“看什么呢?”厂长路过时瞥见顾行,没好气的朝他背上来了一拳。

“呦,”顾行一抬手,“你好啊亚军打野!”

明凯被噎一下,“……你跟谁学的啊?我怎么感觉你垃圾话水平比我还强?”

“Rotk啊,”顾行理所当然的回应,“怒吼天尊你怕不怕?”

这位Dota2圈子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职业选手,以嘲讽功底之强完成了出圈,经典著作包括但不限于‘三个打一个被反杀,你会不会玩’。

而Rotk目前正是VG麾下的队员,就住在顾行隔壁的Dota2分部。

有时出去吃夜宵还能打个照面。

顾行和他属于能搭上话,不过没那么熟的关系。

毕竟项目不一样,聊天话题委实有限。

厂长被顾行的回答整得呆愣一瞬,察觉到嘴不赢他,只好切换话题,“今天你觉得谁会赢?”

“当然RNG啊,我感觉至少七三开。”顾行搬了两张椅子过来,准备坐在通道角落里看电视屏幕的直播。

WE精神状态肉眼可见的差。

昨天与蛇队的BO5耗费了大量精力,康迪看上去睡眼惺忪,眼睛状态跟麦迪有一拼。

顾行不信这种状态的WE能赢RNG。

“我感觉也是,”厂长点头同意,“昨天的IM、蛇队和WE看上去像是一个级别的队伍,RNG要更强一点。”

两人判断的很準。

开场首局,RNG用时不过28分22秒,就将WE愉悦送走!

6.15版本更强调战队的对线能力。

乌兹面对老队友Zero痛下杀手,直接平推一路!

次局WE依然调整不过来,激战33分钟再度败北!

“没了没了,”厂长意犹未尽,“输的也太快咯……”

WE显然被蛇队缠的底牌全交,现在跟RNG对拼,手里没有任何藏招!

反观RNG,守在冒泡赛最后一关,提前做了充分研究,几刀劈下来全部命中敌方要害!

昨天BO10进行的无比艰难,今天却一反常态,光速下班。

“三比零!”米勒声音洪亮到顾行在后台都能听到他的解说,“RNG直落三盘横扫WE,拿到LPL最后一张通往2016全球总决赛的门票!”

“搞快点,准备上台了!”金文赫前来催促。

顾行把椅子归到原处,一溜小跑跟在领队身后前往后台通道。

“记住排成一队,升降台很大,咱们并肩站立就行!”左祎最后一次提醒。

话音刚落,RNG队员轰隆隆冲进来,興奋急躁的他们满头大汗。

“小狗你别抹汗了,没時间调整,快上来!”左祎赶紧把乌兹拽上升降台,“三、二、一……”

升降台缓缓启动。

顾行站在龙哥和侯爷中间,跟随机器不断上升。

熟悉又陌生的看台逐渐在眼前显现。

万众欢呼声依旧汹涌澎湃,将他淹没。

金色彩带飘落而下,聚光灯闪烁不休……

顾行还沉浸在感动中。

突然抬头看到穹顶上方缓缓落下三角形铁架。

其上悬挂着大红色的出征服。

只是配上這灯光特效……

怎么有点阴森森的感觉?

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