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暗号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咱们入乡随俗,找家粤菜馆吃吧?”

顾行最后通过挠痒痒的方式把手机从顾盼手里拿了回来,跟父母以及沈关山商量道。

“我都可以的。”沈关山没直接表达意见。

要是搁别人身上,顾行还得思忖片刻想个折中方案。

但沈关山说都可以,那就是真的都可以。

她表达心中想法的方式向来是直球,不玩拐弯抹角。

“附近有什么菜馆吗,”老妈看向儿子,“你提前来广州这段时间没踩踩点?”

“踩啥点啊,天天忙着训练,吃饭都是订外卖,要么就到酒店餐厅解决。”顾行揉揉肚子,为了保证自身状态,中午他也没吃东西,现在难免饥肠辘辘。

老爸注意到顾行的动作,立马揭短挑事,“盼盼还说你夺冠乐都乐饱了,估计没心思吃饭……”

话还没说完,顾盼就急急忙忙抬高嗓门,“旁边两百米就有家评分还不错的粤菜馆!”

顾行心想顾盼说对了一半,他刚夺冠现在确实开心的很,虽然不能填饱肚子却也没心思计较这种小事,只是让妹妹开着地图导航步行前往餐厅。

暮色四合,失去太阳的攻势,如今天气总算没有下午那般燥热。

原本这次广州之行,顾盼很少会单独拉着爸妈聊天,生怕冷落了一旁的沈关山。

但现在情况不太一样。

顾盼仔细研究了一下,选择向前一步挤在父母中间,左右手挽住两人臂弯,低声抱怨着老爸跟顾行打小报告。

这么一来,就把空间留给哥哥和沈关山。

顾行挺纳闷。

他不知道两个女孩背着自己进行的那次深夜谈话,只以为是顾盼转了性子。

“恭喜啊,”沈关山轻声祝贺,“这个夏天对你来说很圆满。”

高考正常发挥能上個不错的大学,暑期兼职还一不小心就成了LPL冠军。

纯纯的双赢!

顾行沉吟片刻,“……其实也没那么圆满。”

他意有所指。

沈关山再不擅社交,也听出了其中的意思。

只是没再吭声。

还记得之前在镇海人民公园时的情景。

她不想在顾行还没决定好未来的选择时将一切挑明,那只会给对方徒增烦恼。

结果到餐厅刚点完菜,顾行就跟家人好友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我想先休学一年,先打一赛季的比赛试试水。”

父母倒是不惊讶。

上次顾行放假回镇海,商量过后便拿到了最终的决定权。

当时他犹豫不决摇摆不定,只不过是因为刚刚打完常规赛,还没有过硬的荣誉成绩。

现在顾行登顶联赛,势必会在抉择的天平上加一枚砝码,影响他内心的选择。

“真想明白了?”老爸示意大家把刚端上桌的脆皮乳鸽给分了,又抬眼望向顾行,“还是那句话,开弓可没有回头箭。”

顾行权衡利弊,在脑中再次思考一遍,方才郑重回答,“想清楚了,先休学打一年职业。”

和先前相比,顾盼的心理没那么不平衡。

要是兄妹两人都赚得差不多,她还想争个高低。

现在她认清了差距,知道自己靠搞兼职挣钱,几年时间都追不上顾行。

除非另辟蹊径!

“等开学报到的时候,伱得去问问复旦教务处,”顾盼善意提醒道,“要填休学申请表和离校清单。”

顾行望她一眼。

你又没休过学,怎么还挺轻车熟路的?

沈关山倒是肉眼可见的开心,夹块香麻鸡,像是被表皮的芝麻香到了嘴,唇角止不住的向上扬起。

几人都是第一次吃粤菜,对他们来说菜式与味道都相当新颖。

“明天去市里面转一转,”顾行看向父母,“好不容易出来一次,多玩两天吧。”

在他印象里,爸妈自从下岗开了小商店,就没外出旅游过,节假日正是忙时,也顾不上休息。

“成,”父亲答应下来转头又问,“你们队里没事情吧?”

“明天晚上队伍办庆功宴,后天有出征仪式,午后过去彩排一遍就行,”顾行把这两天的事情梳理好,“也不算很忙。”

顾盼把嘴里的蒸凤爪吞咽下去,“正好,我和关山9月3号才去BJ,中间留两天回镇海收拾行李就好,其余日子可以随便玩!”

她这个暑假跟陀螺似的到处转,光考驾照和兼职家教就占用大半天时间。

总算能闲下来,顾盼想好好放松一下,当即兴高采烈的制定起旅游计划。

菜过五味吃饱喝足,顾行跟亲友分享起最近的趣事,本身性格就比较抽象的具晟彬自然是谈论的重点。

“对了,你们到广州之后是怎么训练的?”沈关山对此非常好奇,“官方给你们搞定电脑和训练室嘛?”

“哪有这么好的事,”顾行摇摇头,“我们得去网吧。”

目前LPL与成熟的体育联赛相比就是个草台班子。

到广州参加决赛以及冒泡赛的一共六支队伍。

承办方香蕉计划显然水平不高,策划方案非常不完善。

训练室倒还好说,多租用几间酒店会议室,绝对能腾出地方。

但他们一时间找不到几十台符合要求的电脑。

同时网络问题也无法解决!

六支队伍的领队经理凑在一起商量,干脆把酒店附近的网吧给包下来,用作训练场地。

说到这里顾行来了精神。

“网吧要年满18岁才能进嘛,你们猜怎么着?我们队里有个未成年!”

正在咬芙蓉春卷的老妈饶有兴致的侧耳倾听。

“JeyLve?”沈关山知道VG年龄最小的就是喻文波。

“对就是杰克,”顾行眉飞色舞,“他没办法进网吧上机……最后只能待在酒店里用笔记本电脑玩游戏!”

实际上有另外的解决办法。

借赛训部其他人的身份证开机,让杰克浑水摸鱼溜进去玩。

不过终归有风险,被举报就直接寄。

幸好喻文波不是,他自己也懒得冒风险去网吧玩,索性舒舒服服躺在房间里拿笔记本电脑去艾欧尼亚乱杀。

顾行说话的同时还在心中庆幸自己是成年之后才来打职业。

否则到广州却发现保持正常训练还要费尽心力,届时恐怕人都要傻眼。

往嘴里填一块甜点,外表醇厚的绿茶风味在唇齿间融化,甜度保持的刚刚好,也不太腻人。

爸妈跑去卫生间,两个女孩凑在一起嘀咕商量着去北大报到的注意事项。

顾行抽空瞅了下手机。

早些时候VG的赛训部群聊里掀起一阵红包雨。

丁骏开心的想上天,那150W奖金俱乐部非但不抽成甚至帮忙垫税,就这还觉得不过瘾,一连发了几十个红包,当起散财童子。

顾行没来得及抢,便看到大量圈内外好友发来的祝贺信息。

初高中同学、包括林炜翔刘青松在内的七匹狼成员,以及Ddy、肉鸡这些韩援选手,众人成功把他的+。

甚至连许久未见的董小飒都发了两条彩虹屁。

得益于顾行的恐怖社交能力,他在电竞圈里相识的人里,只能分为‘特别要好’和‘还不错’这两类。

在顾行看来,大家都是职业选手,这么小的圈子抬头不见低头见,没必要把关系闹的太僵。

随着VG今年夏天的强势登顶,他的人缘等级更上一层楼!

明眼人都看的出来,顾行未来不可限量,前途一片光明。

反正不过是吹捧两句,又不会损失什么,LPL的职业选手来混个眼熟,指不定这层关系以后还能派上用场。

顾行光回复就花费了不少时间。

等爸妈从卫生间回来,他才扫完所有信息顺便出去结账。

沈关山想看看花销,又不好意思开口,眼巴巴看着顾行把账单揣进口袋。

“你们晚上找好住处了吗?”顾行侧头询问。

老爸大致指了下方位,“我来之前查过,这周围的酒店都不贵,就找了家各方面条件挺好的地方。”

广州国际演艺中心地处萝岗,纯纯的郊区,附近住处价格普遍低廉。

顾行这才放心。

自己住的是LPL官方安排的酒店,位置距离市区更近一点,当时想给四人额外订两个房间,他们又都嚷嚷着价格太贵不合适,最后只能作罢。

沈关山临走前朝他晃了晃手机。

顾行会意,挥手告别便坐上出租车赶往住处。

路上他跑去电竞论坛,想看看网友是怎么吹自己的。

决赛刚刚结束,贴吧里热火朝天,帖子刷新速度奇快无比。

【还就那个三比零横扫,猪仔呢猪仔呢?出来救一下啊!】

【也算盖棺定论了吧,Virte就是LPL第一打野!】

【厂长今年是真不太行,春决被香锅打爆,夏决被小顾养猪】

【恭喜EDG一年之内喜提联赛双亚,要是世界赛再拿一个亚军,我建议队伍休赛期去三亚旅行还愿】

【世界赛亚军?你是不是对EDG有什么误解】

【VG今年世界赛怎么说,小顾到底是打比赛还是去上学?】

顾行啪啪啪打字,在后面那条评论里留言内部消息,我是VG基地的电竞椅,听Virte说要继续打比赛。

16年正值抗压吧的活跃高峰期,他这条普普通通的发言没过多时就新增了数条回复。

【真的假的,这瓜保熟吗?】

【是真的,我是Virte的鼠标,亲耳听见他说世界赛要拳打小花生脚踢Begi!】

【我感觉VG只要有小顾,世界赛最少也能进半决赛】

【四强吹过了吧,谁能赢L前三啊?再说还有欧洲赛区呢,人家去年两个半决赛席位,不比咱们厉害?我劝LPL务实一点,先把运营的这个理念先搞懂再去谈四强!】

顾行手指划过屏幕浏览帖子。

所有网友都对他的决赛表现赞不绝口,还有手速快的老哥制作出动图。

包括但不限于啤酒人几何桶越塔单杀厂长、核弹酒桶爆炸输出和千珏极限逃生。

顾行一时兴起,把动图保存到手机里。

不得不说,看到陌生网友的夸赞表扬,总能令他心里生出别样的爽感。

回到酒店房间,室友丁冉还没回来。

看朋友圈的内容,想来正跟着丁骏出去吃香喝辣。

顾行洗了个澡,换上一身干净衣服。

调整一番空调风力,免得屋子里温度过高。

刚用吹风机把头发烘干,就接到了QQ电话。

“喂喂喂?”

顾行仰面躺在床上章口就来。

酒店的床垫过软,他很不适应,这几天睡觉都睡不踏实。

幸好决赛打完,顾行肩上没了压力,如今心态放松的很,甚至现在就想好好睡上一觉。

“我跟顾盼还有叔叔阿姨商量了一下,打算明天上午吃个早茶,再去广州塔周围逛一圈……”

沈关山声音放的很轻,像是生怕惊扰到谁似的。

顾行能听到那边传来召唤师峡谷的音效,估计是顾盼正在玩游戏。

还没等他开腔,就听见沈关山突然切换了话题。

“今天晚上吃饭一共花了多少钱?”

饶是顾行应变能力突出,也被姑娘清奇的脑回路整得愣了一瞬,“啊?”

听到他讶异的反应,刚洗完澡的沈关山下意识抓抓蓬松的头发,说出自己的理由,“我想把钱转过去。”

顾行知道沈关山不想占便宜,翻身坐了起来,从换洗衣物里扒拉出今晚的那条运动裤,在口袋里找到了账单。

“你打算转多少?”他随口问道。

“20%,”沈关山理所当然的说道,“一共五个人嘛。”

“这不科学啊……”顾行解释起来,“我多吃了两块点心,顾盼一个人就快把那一份蒸凤爪吃光了,你满打满算吃了不到1/5,转20%的餐费岂不是亏了?”

眼下轮到沈关山语塞。

在处理这方面的琐事上,她的脑袋向来不太灵光,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反驳。

想了半晌,方才在语音里不知所措的问道,“那咋办嘛?”

“这样,”顾行循循善诱,“你还是转20%给我,回镇海我请你吃两串铁板鱿鱼,咱俩就算扯平了。”

沈关山在脑中思索顾行的解决思路,觉得再合适不过。

答应下来,意味着两人以后还有单独出来的机会。

正合她意。

不过……

沈关山懵懵懂懂问道,“一串铁板鱿鱼多少钱啊,能换几杯酸奶嘛?”

她不知道这是对方刻意留下的话题延续点。

酸奶这个词,近乎于两人之间的暗号。

顾行没直接提出来,而是先说铁板鱿鱼,就是等沈关山主动反问。

尽管没谈过恋爱,但是他从无数的社交经验中学到了不少通用技巧。

顾行觉得世界上所有类型的感情都不能自娱自乐,双向奔赴才是最吼的,否则实在无趣。

友情、亲情都是这样,爱情想来也不例外。

特别是异地恋,平时很少见面,主要得靠视频通话。

要是一味索取或是一味付出,感情大抵维系不长久。

顾行能感受到沈关山对自己有好感。

可问题的关键是,这姑娘在交流方面太笨拙。

毫不夸张的讲,简直就是个话题杀手。

翻翻两人的聊天记录,就会发现她‘哦’和‘嗯’的使用频率奇高无比。

这还是沈关山刻意迎合的结果。

对不熟的人,她就没有终结不掉话题!

真谈异地恋,顾行怕那种新鲜感迟早要被消磨干净,最后归于平静乏味。

他想起丁冉。

室友待在酒店里,平时闲着没事干就去看电影。

丁冉特喜欢刘亦菲,为了表达支持,还敢去看人家主演的爱情片。

里面的男主冲着女主说过一句话你知不知道我最恨你像个石头一样。

看完电影的丁冉失魂落魄,当时顾行问了两句,他翻来覆去就会回答这一句话。

如今反倒是顾行担心自己和沈关山的异地恋会演变成这般状态。

为竭力避免酿成苦果,他决定先尝试解决。

借用厂长的名言套用一下。

顾行还没表白,就已经在研究异地恋的对手了。

沈关山给予的正向反馈令顾行倍感开心。

两人说说笑笑说了十分钟闲话,要不是丁冉回到房间,估计还能再聊上半天。

顾行挂掉电话,乐呵呵哼着歌。

“任何人都猜不到,这是我们的暗号……”

打着饱嗝的丁冉手里攥着一瓶可乐,还在回味今晚的大餐,见顾行在唱《暗号》,还好奇问了一句,“你是想起什么高兴的事了吗?”

“只能说懂得都懂,不懂的也没办法。”顾行躺在床上当起谜语人。

丁冉爬上去给了他一拳,心中隐隐猜到答案。

……

次日顾行起床就陪着家人和沈关山出去玩了一圈,等到晚些时候才按照群里给出的庆功宴地址赶到餐厅。

丁骏确实花了大手笔,光看餐厅布置和装潢,估计花销比之前在沪市吃的本帮菜还要昂贵。

丁骏见到顾行很是热情,见他孤身一人前来,“小顾你家里人呢?”

“出去玩了一天都累的够呛,他们直接回酒店了……”顾行如此回答。

这是真话。

不过没人愿意来也是真的。

父母两人知道自己来吃庆功宴就是凑数的,跟年轻人差着辈分,有话也聊不到一起去。

顾盼是懒得动弹,她好不容易休息放松,参加庆功宴还得应酬。

至于沈关山,本来就是个社恐。

坐在一桌子不熟的人身边,简直就是折磨。

再者两人关系又没确定,顾行领着她来也不太方便。

最后就只剩顾行孤身赴宴。

“也成,以后还有的是机会。”丁骏拍拍他的肩膀,让他坐自己这桌。

顾行总感觉老板话里有话。

还不等他想明白,就被杰克牵扯了注意力。

“老顾你赶快来,等等我这份佛跳墙归你了!”

喻文波这话顾行乐意听,赶紧往他身边凑。

佛跳墙里面带海货,海鲜过敏的杰克肯定没法吃。

赛训部所有成员和几位家属全部到齐落座,丁骏举起盛有可乐的玻璃杯轻咳两声。

“我先讲两句……”

包厢里静悄悄。

丁骏目光扫过房间里的众人。

“今天咱们聚在这里,为了庆祝夏季赛取得的出色成绩,冠军外加赛区一号种子,说实话我做梦都没想到咱们这支刚磨合小半年的队伍,能在夏天盛放开来。”

“敬管理层陆经理和金领队这个夏天的付出,感谢兢兢业业的红米教练,谢谢一如既往稳健扎实的龙哥、来异国他乡证明自己的侯爷……”

丁骏把赛训部所有成员都提了一遍。

最后看向顾行。

“也得衷心感谢小顾,”他目光真诚,“如果没有你,VG夏季赛不会创造如此辉煌的成就。”

顾行笑容爽朗。

他都想来个国际后仰。

你说我一个暑假兼职工,就想赚点零花钱。

怎么打着打着就成LPL冠军了?

“也预祝大家能在10月份的世界赛得偿所愿,”丁骏满怀期待,“到时候我去现场给各位加油助威!”

玻璃杯相互碰撞发出的清脆声响,在密闭包厢里重重回荡。

丁骏讲完话,房间里瞬间热火朝天。

侯爷在跟顾行嘀咕,“小顾你怎么打算的?不去打世界赛吗?”

顾行忘了通知队友,Ey信息滞后,还以为他要放弃扬名立万的大好机会。

“销顾你一定要来啊!”具晟彬嘴里碎碎念,“销顾没有你我可怎么活啊……”

“我想好了,准备休学去打世界赛。”顾行又扭头跟老板说了一声。

丁骏喜形于色。

他原本还想趁这次庆功宴好好劝说一番,实在不行等启程回基地时,半路直奔镇海,晓之以情动之以利,尽一切可能把顾行留住。

没想到顾行自己想通了!

“太好了,”丁骏觉得自己这两天简直像是喝了哈利波特里的福灵剂,自带幸运属性,“等庆功宴结束咱俩详谈!”

几名队友乐开了花。

顾行现在是公认的队内大腿。

要是没他,这次世界赛还真没底。

Wrld6也开心的露出一对小虎牙。

他身为顾行的轮换,要说不想上场打比赛,那也不现实。

顾行要是去读书,他就能成为VG的打野。

看似是个绝佳机会。

但Wrld6知道自己水平不够!

上去被世界各路豪强暴打,观众可不会放过自己。

成千上万名网友会拿他跟顾行做对比,将自己踩进无尽深渊!

世界妹可不傻。

他巴不得顾行一直,自己好好学习一年磨练磨练再寻求上场机会。

顾行冲身边傻乐的Ey问道,“侯爷你吃深井烧鹅不?”

“深井什么?”李知勋一头雾水。

他初次听到这个词,还以为顾行在骂自己神经病。

“烧鹅,鹅鹅鹅!”杰克绘声绘色,两只手在身侧扇动,看上去像是要起飞。

韩国人不兴吃这玩意。

但侯爷看几名队友吃的正欢,还是控制不住好奇心夹了一块。

然后他就停不下来了。

具晟彬则是来者不拒,桌子上的菜他挨个尝一遍,恨不得一秒十夹。

结果就是菜刚上完,Ip都快吃饱了,没人理自己就干脆低头玩手机。

顾行舀了勺佛跳墙入口,抿开厚而不腻的汤汁,再尝一块软嫩柔润海参,神态无比餍足。

“噗噗你看什么呢?”他见具晟彬神情专注便随口询问道。

“L冒泡赛,”Ip目不转睛,“别吵别吵,这里关键嗷……”

顾行侧头过去看。

韩国联赛冒泡赛开启时间比LPL更早一些。

前天便正式打响。

由于老虎队拿到夏季赛冠军,T得以通过全年积分最高的规则拿到赛区二号种子。

剩下的Jiir、F、三星和T进行残酷厮杀。

今天下午,冒泡赛进行到最后一轮。

三星对阵T。

新组建完成的G在夏季赛可谓高开中走,前几周他们还是能和T以及RX掰掰手腕的强队。

进入到联赛后半段,成绩便愈发平庸。

季后赛也不过是殿军,還被T三比零横扫出局颜面尽失。

“T能赢吧?”小段做出合理猜测,“毕竟T可是让二追三T的队伍。”

朱小龙也探過头来赞同该观点,“夏决还跟RX拼到底,要不是eb用船长2滴血抢大龙,冠军指不定就是T的!”

就从夏季赛表现来看,T无疑是全球第一档的强队!

特别是老队长和上单dy,状态好的爆棚,完全就是世界顶尖水准。

顾行也是这么认为的。

Ip却抱有不同观点,“你们懂锤子?相信G,三星是我们韩国人的骄傲!”

冒泡赛已经进行到第四局。

此前T二比一领先。

距离世界赛一步之遥。

除了具晟彬和红米,VG赛训部所有员工都认为T赢定了。

可偏偏T在关键时刻突然拉胯!

以往慢节奏的三星仅仅耗时28分钟便将T斩于马下!

击杀比14:1!

如此夸张的比分配上比场均快足足10分钟的比赛时间。

毋庸置疑的碾压局!

具晟彬蚌埠住了。

“已经结束咯!”他得意洋洋的大喊一声,“T第五局肯定心态崩盘!”

这是Ip身为一名驰骋赛场多年的老将做出的判断。

事实还真按他的剧本走了下去。

T不知道是不是梦回夏决第五局被RX極限翻盘的驚魂一幕。

打野浑浑噩噩完全不在状态,对位被安掌门打爆!

用时34分钟,G拿下第五局通关冒泡赛,成功晋级6全球总决赛!

红米笑嘻了。

他赶紧打电话跟老领导Edgr道贺。

杰克则突然大呼小叫起来。

“卧槽什么情况?!”

顾行正在把佛跳墙的汤底喝光,慢悠悠问道,“杰克你是不是村通网,我们都知道T被翻盘啦。”

“什么T,你们快看LPL的冒泡赛,不知道比L高到哪里去了!”喻文波声音中满是诧异。

什么叫六边形打野啊ttp: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