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神话从童子功开始 > 第四百九十七章 嘉南关的来客 (求订阅)

第四百九十七章 嘉南关的来客 (求订阅)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一条乌蓬小船之上,吕乐使木浆,孟昭与梁穆秋三女围分立于船头之上,撑着油纸伞,随着荡悠悠的小船,缓缓驶向青雪湖中心。

湖面四周,如孟昭这般泛舟湖上游玩之人还有不少,时不时的就能听到锦瑟琴音,或是渺渺箫声,化作缠缠绵绵的彩蝶,于细雨绵绵,波纹点点的青雪湖上翩翩起舞,醉人心魄。

“真是好美啊,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漂亮的湖泊!”

小姑娘珠儿两手抱在胸前,小小的身子缩成一团,依偎在高挑的梁穆秋身侧,看着这天,这湖,这草,这树,这雾,这雨,生出一股无限感慨。

有些美,是能够震撼人心的,或许换一个时间,这青雪湖,未必能给他们带来这般大的震撼。

孟昭双眸平视远方,一只手掌轻轻按在腰间伪装的幼蛟小九,一手拨弄握着的碧玉佛珠,心思沉重,却不知在想些什么。

梁穆秋却仿佛心有灵犀一般,见孟昭这般心事重重的表现,安慰道,

“多想无益,不论未来如何,好好的把握住现在才是最重要的,难得出来玩一次,就别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了!”

孟昭回过神,心中一暖,冲梁穆秋笑了笑,虽然很赞同她的这番说法,却不得不为自己的未来细细打算,考量。

他现在已经做好万全准备,一切准备就绪,随时可以出府,可是孟继祖与孟弘道一日未归,他便一日被按在孟府之内,不能外出,着实让他郁闷。

之前以为胡蛮退兵,云雾山事毕,孟继祖与孟弘道很快就会回归,却没想到拖了这么长时间的,都没有动静,让他很是担忧。

时间拖得越长,神秘人赵浑发现他存有异心的可能性越大,未来他身份暴露的威胁也就越大,不得不防啊!

突然,一条和他们款式一模一样的乌篷船,如离弦之矢一般,破开层层翻涌的碧波,疾驰而至,很快与孟昭所在慢慢悠悠的小船平齐,随即保持同一个速率,仿佛两条平行的直线,朝着湖中心驶去。

两条小船间隔大约有两丈左右距离,已经是十分靠近,贴近,明显能看出是弄舟之人,刻意为之。

几人便将目光放到相邻的乌篷船上,见到了撑船的船夫。

只见此人穿着简单的粗布衣服,头戴斗笠,身披蓑衣,在细雨之中,古韵古风。

筋肉松松垮垮,看起来没有什么武功在身的样子,然而,他操演小舟,先疾后缓,对于方向的把控,力道的掌握,非精通用力且通晓气功之人不能做到,可见他绝非表现出的这般简单。

还有很能反映出此人不俗的一点,是梁穆秋的表情虽然变得很凝重,同时,孟昭耳边传来一声传音,

“小心,此人应有先天修为,不过练有藏气隐息之术,看不出具体修为,若此人来意不测,我来对付此人,你带着韩露珠儿她们先走。”

此时船上只有三女,以及他和吕乐两人,诸如白师城,韩普等护卫,则在岸边等候,不过因为梁穆秋的存在,安全方面大有保证。

毕竟这可不是被孟昭下毒,弄的真气全无,身体绵软无力的弱女子,而是堪与孟继祖争雄的绝代芳华女刀客,一般先天,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孟昭缓缓点头,同样传音回道,

“放心,我知道轻重,你先不要焦急,看看来人打算再说,我估计他背后还有人。”

他话音刚刚落下,便见到小船船篷的竹帘被人推开,走出一个二十岁许,身着明黄锦衫,头戴绿翡抹额的贵气青年。

双眼如琥珀,散发着幽幽的寒光,肌肤苍白,比起正常的白色,略显病态,唇角泛黑,似是修炼某种武学,又仿佛身中毒素,沉疴宿疾,迁延良久。

不过总的来说,还是一个十分出挑的青年,不如孟昭英俊,没有孟昭那股子强势与霸道,甚至略显孱弱,不过气质独特,让人很容易心生好感。

只见这人撑着伞,漫步来到船头,见到侧面正望向他的孟昭等人,微微一笑,朗声道,

“可是南安伯府的孟昭,孟公子当面?”

声音清脆,带着童子特有纯粹与单纯之感,不过听在人心中,却不会认为说话之人很幼稚,反而散发出另类的魅力。

孟昭虽然对这看起来病恹恹的年轻人感官不错,却绝不会以貌取人,或是以第一印象下结论,闻言,踏前一步,淡淡回道,

“正是孟昭,不知阁下是谁,特意寻孟昭,可是有什么要紧之事要处理吗?”

疑问一问一答之间,两艘乌蓬小船依旧以一个恒定的速度朝着青雪湖中央驶去,且不知何时,四周如线串联的细雨渐渐变大,水雾浓重,四周已经再不见其他船只的影子。

梁穆秋已经将注意力集中,小心防范四周以及水中的情况,她这样一尊大高手坐镇,一般先天高手有所不轨图谋,也不过是来送死罢了。

那年轻人见到孟昭肯定的答复,很是高兴,朝着孟昭微微欠身,行礼道,

“在下况天佑,出身嘉南关况家,此次来南安,正为拜访孟公子,有要事商谈,还请公子上船一晤。”

孟昭闻言,面色一怔,竟然是嘉南关的人,这还真是没有想到。

嘉南关,乃纵略冀,梁,兖,青,卫五州,由大大小小的关卡,山道,湖道,旷野,乃至泥沼之地组成的犯人流放之地。

自大雍开国来,嘉南关,与另外四处流放之地,被誉为最险,最凶,最穷,最恶之处,罪恶,杀戮,死亡,毁灭,是嘉南关的代名词。

生活在其中的,都是被朝廷发配的重犯。

一百多年下来,聚集了各种政治党争的失败者,斗争不利的落魄家族,触犯大雍刑书,被判流放的各种要犯,个中复杂,只怕连朝廷也难以尽数查清。

他本以为这衣着华贵,看起来也有几分贵气的青年,应是某个大家族子弟出身,却没先到他竟来自于嘉南关。

因为,他从未想过,自己会与嘉南关扯上什么关系。

至于况家,他完全没有印象,谁也不会无聊的去统计哪年哪月,哪个家族被打入嘉南关之中。

7017k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