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神话从童子功开始 > 第四百八十五章 施压与两难 (求订阅)

第四百八十五章 施压与两难 (求订阅)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良久,孟昭才道,

“二哥,你觉得,现在在孟家,此代当中,谁最为出挑?”

孟文一愣,他思来想去,几番猜测孟昭会用什么理由说服他,却没料到这人不按常理出牌,竟然虚晃一枪,问起了这件事。

“你觉得是你?是吗?”

孟昭手里拨弄佛珠的动作不停,营造出一种恐怖的压迫感,缓缓点头道,

“我觉得是这样,孟希在鸣花楼一事中,身受重伤,现在到孔家求救,二哥你败在史思明手上,早就不复往昔之势,三哥到现在还在外地游荡,至今不曾见过他,至于五弟,固然天资过人,潜力非凡,但相较之下,也是远不及我。

所以,而今孟家此代当中,以我能力最强,潜力最大,武功最高,想来是没什么异议的,就算你去问外面那些供奉堂的高手,他们想必也会这么认为。”

孟文冷笑一声,

“你还真会给自己脸上贴金,不过就算如此,又能如何?”

孟昭对于孟文的态度,并不恼怒,而是略带深意的一笑,

“要知道,你姓孟,我也姓孟,你和孟希想要争家主的位子,固然有着无比优越的先天条件,但若是差距过大,你们中的一个想要成功上位,怕也不容易!”

咔嚓一声,孟文手中有力,将原本捧在手掌中的瓷质水杯直接捏碎,手心被碎片划出血痕,也不觉痛,反而吃惊无比道,

“你,你,你也想争位?真是胆大包天,不知死活,真当你也姓孟,就能有机会吗?”

“机会自然不大,甚至可以说渺茫,但,我的存在,对你们两个而言,绝对是如鲠在喉,如芒在背,如坐针毡。

想想吧,日后人们提到孟家年轻一代,第一个想到的是我,永远在我的阴影下生存,你们就算想争那个位子,也有能力争,但要耗费多少时间和精力,才能将种种不利的因素和影响祛除呢?

况且,侄儿继承叔伯基业的例子,也不是没有。”

孟文一时无言,虽然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但不得不说,孟昭这几句话,说到了他的心坎里。

孟昭纵然无心,只要愈发瞩目,声望越强,他的存在本就是一种阻碍。

在这一点上,他那个大哥和他一样,有着共同的敌人。

曾经,他也几次三番担心过这一点。

“你说这些是想表明什么?向我示威?”

孟昭连连摇头,

“不不不,小弟并无这种想法,只是想告知二哥,不久之后,我应当要离开孟家,外出新开辟一番基业,此后,我在孟府的存在,应该淡化许多。”

这个消息,孟文是第一次听到,有些欣喜,又有点怀疑,更多的是摸不着头脑,问道,

“什么?你要离开孟家,自己去外面闯荡?莫不是在说笑?”

“小弟不开玩笑,这件事在云雾山时,已经与三叔商议过,等大伯回来,也会争取他的同意,所以,我才急着替岷山七怪求情,将他们收归手下。

如此一来,二哥是否能仔细斟酌,别让一时的仇恨,蒙蔽自己的双眼?”

孟文这次倒没有直接出言开怼,而是垂首沉思,显然很是心动。

没多久,便问道,

“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做?就算你能耐再强,离了孟家,绝不会轻松。”

孟昭看了眼孟文,见他眼神闪烁,笑道,

“二哥何必明知故问,之前所说之事,不正是我要离府的原因吗?”

果然,孟文心中一动,他猜的果然不错,孟昭之所以要离府,就是未雨绸缪,生怕未来有一天,他挡了长房两兄弟的路,遭孟继祖猜忌,因此提前离开,避开这个是非。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远香近臭。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孟昭的确算得上深谋远虑,有这般想法,倒是不足为奇。

但,孟文犹豫的是,就算孟昭离开,暂时来说,对他并没有多少好处。

见孟文若有所思,孟昭趁热打铁,继续显露实力,道,

“二哥,你可还记得,我和三叔前往云雾山,是为了什么?”

孟文猛地抬头,双眸爆发出惊人的光亮,似两道利刃刺去,

“你得手了?”

孟昭不会无缘无故的说这种话,孟昭也不会一点底牌和后手都没有,就急着离开孟家,他一定是得到了巨大的好处。

心念一动,通过心灵烙印,向腰间缠着,扮做腰带的幼蛟小九下了个指令。

便见到这条绝对算是稀世罕有的幼蛟探着自己的小龙头,慢慢游到桌面之上,黑色鳞片仿佛金属,灿然声辉,盘起自己的半条身躯,面对着孟文,龙须飘摆。

尽管处于幼年期,但顶级纯血凶兽的气势已经初现端倪,昂扬间好似丛林霸主巡游一般。

孟文在见到幼蛟小九的刹那,整个人的目光,注意,就都集中在它身上。

这是他第一次,在现实中见到如此夺天地造化的奇物,更是连当今皇室,都求而不得的至宝。

幼蛟一旦成年,便相当于一尊强横宗师战力长成,放眼如今这个大势颓丧,罕寻宗师的武道环境下,一条蛟龙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但,所有的激动,悸动,以及各种心绪,最终都化作深深的嫉妒。

他知道,这条幼蛟,不属于他,也不属于孟继祖,而是属于孟昭的。

“你,以心灵烙印与它缔结了关系?”

孟文的声音有些干涩,听起来像是有人用自己的手指甲,剐蹭感应粗糙的树皮,十分难听。

但,孟昭却觉得十分悦耳,他心胸虽广,却也绝非什么老好人,孟文几次三番挑事,他又怎么会不恨?

对方的嫉妒,不甘,就是他最大的快乐源泉。

“不错,就连三叔也没能做到这一点,所以,我若继续留在孟家,你该知道,对你们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而且我劝你一句,不要打歪主意,幼蛟除了我,当世不会有第二人能得到它的认可。

最后,我向你承诺,若你和孟文两个未来斗到关键时刻,我会助你一臂之力。”

孟文吐出一口浊气,眼神闪烁,依然舍不得将目光从幼蛟身上移开。

这下子,真是两难了。

7017k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