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神话从童子功开始 > 第四百七十九章 通风报信 (求订阅)

第四百七十九章 通风报信 (求订阅)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最后,孟昭还是很开心的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回复,尽管六怪并没没有直接开口,答应替他做事,但至少愿意随他去孟府见梁穆秋,一同商议,这无疑是个很好的信号。

有些事,不必说明白,大家都懂的。

而去孟府,其实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涉及到方方面面。

孟府方面,他此行之前,已经派人去见柳乾坤,将此事向大管家钟涛报备,算是打好预防针,不会因为七怪现身而出现让他难做的场面。

私通外敌,算是家法中极严重之罪,性质特别恶劣者,甚至会被逐出宗谱。

按照之前的表现,七怪无疑是孟家的敌人。

孟昭对孟家子这个身份可是宝贝的很,当然会犯下这种错误,留人把柄。

七怪这边,他也给予六人最大的信任和妥协,不一定要求他们全部前往孟家,只是去几人,见过梁穆秋,已经很好了。

好在,六怪行事很果断,本着共同进退的想法,包括大铁锤,都愿意直接前往孟府,算是投桃报李,没有让他一片苦心白费。

且大铁锤而今身受重伤,外面又大雪飘飞,苦寒冷冽,孟昭便将自己来时乘坐的华丽,温暖,舒适的马车让出,自己随其余五怪一起在外面行走,留老成持重的吕忠在马车内照料这个伤员。

同时,他也承诺会尽快帮大铁锤采购疗伤所必须的药材,这是举手之劳。

这番举动虽然明显有收买人心之嫌,但六怪很吃这一套,相比起孟昭的礼贤下士,雷家的态度可就差多了,说是尊敬,实则还是将他们拿杀人工具利用。

这么一对比,高下立判,至少情感上,会更倾向于对他们富有“感情”的孟昭。

风雪愈大,郡城内到处都是银装素裹,好在有城内清雪工人,时时刻刻保证街道畅通,使得马车可以正常行驶。

一行人走了大约一个多时辰,方才赶回到孟家。

这其中照顾大铁锤,避免马车颠簸使其伤势加重是最主要原因。

因为梁穆秋目前一直在孟昭的房间内休息,孟昭也只打算将六人收归自己手下所有,因此并没有走正门,而是从西苑侧门而入。

而这一切,全被一个早晚盯着孟府二房的人给看得清清楚楚,他恰恰认得岷山七怪,只因当初护卫孟文的侍卫之一,便是他的亲生兄弟。

可惜,他的兄弟武功未入先天,运气也不够好,死在当日孟文作饵,围猎七怪的一战之中……

北苑雅兰亭,白石铸成的亭体与飘落的白雪融为一体,昔日繁花似锦,绿草成茵的雅致秀丽的景色,消失不见,转而变成一派冷清,死寂之相。

时节的变换,似也正应对着孟文的心境,这位长房二公子,此时正独身一人,在风雪之中,于石亭之内,自斟自饮,醉眼惺忪。

他的相貌依旧很清俊,衣着华贵,面料上的一针一线,可能都是普通人一辈子都赚不到的巨资,然而,这样的外表,这样的衣饰,却有着与其不相衬的气质。

一种与过往的他截然不同的气质,充满着颓丧,不堪。

有时候,孟文一度做梦回到那天晚上,他主动出击,意气风发的于此宴请孟昭,同坐相伴的,还有一直被他视为左膀右臂的孟青淮。

言谈之间,豪情万丈,孟昭与孟青淮固然不和睦,但在他弹压之下,尚能保持表面功夫,且随着孟昭隐晦的表态,有二房相助,似乎家主继承人的位置,他唾手可得。

可惜啊可惜,斯人已逝,生者却未能如旧。

他不是过去那沉稳大气,行事周密,有龙凤之姿的二公子,孟昭,也不再是初回孟家,想要急切融于孟家的愣头小子,一切都变了。

一想起这些,孟文就恨得双目发红,杀意充盈内心,好在,用不着他动手,一切的罪魁祸首,火龙洞的史思明,已经死在邪魔道人的算计之下。

这实在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消息。

若不是史思明,他不会一败涂地,不会失去信心,失去气势,若不是史思明,孟昭不会踩着他上位,本该辅佐他的人,也不会如此冷漠,敌对。

但,再如何缅怀,再如何不甘,也改变不了已经发生了的事实:

他在孟家的声威愈弱,大哥因为受伤前往孔家疗养,也不及往昔。

唯有孟昭,表现亮眼,势头激进凶猛,人所共见的受重用,且无论是武功,才智,都胜过他和孟希,难不成有一天,他也会成为南安伯的争夺之人?

不得不说,相比起孟希,孟文更不愿意孟昭成为对手,或许是源自于他败给史思明,而史思明又两败于孟昭,几成他内心深处的一道永不可磨灭的心魔。

更可悲的是,因为史思明的死,唯一打破心魔的机会,就是面对面,将孟昭击败。

但他知道,终其一生,怕也不会有这样的可能。

所以,举杯消愁愁更愁,孟文似也格外喜欢这种醉醺醺,物我两忘,沉醉于自己世界的情绪当中。

恍惚间,听到外面传来一阵争吵声,孟文思绪回转,心中发怒,抓起一瓶由中原腹地徐州特产的火玉酒壶,大步走出石亭。

见到自己护卫正顶着厚厚的积雪,拦着一个想往里面闯的三十岁左右的高瘦男子。

定睛一看,这男子似是他安插在二房的一个眼线,心中不由得一动。

而那男子见到持着酒壶,带着一缕缕酒气的孟文,激动不已,强压着声音,用孟文必能听到的音量道,

“二公子,我有要事禀告,是关于四公子的。”

一听到四公子三个字,孟文似是条件反射的心脏一停,双眼泛光,寒意比空中飘飘而下的大雪还要再冷三分。

思忆归思忆,他却从不会将过往的孟昭,和现在的孟昭画等号,过去是朋友,或者下属?

现在,则是敌人,或许,还是竞争者。

能打击孟昭,他必不会留情,也不会留手。

不过,他不会蛮干,傻干。

真当他不知道孟青淮是死于谁的算计吗?

正因为他知道是孟昭的手笔,却找不到破绽,才更知晓孟昭的心狠手辣,以及心思缜密。

如果没有一定的把握,他宁愿维持现在这种敌对却平静的状态,也不会贸然出手。

或许,这人带来的消息,会是一个机会?

孟文嘴角扯出一丝阴戚戚的笑容。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