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神话从童子功开始 > 第四百四十八章 爆发 (求订阅)

第四百四十八章 爆发 (求订阅)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这一刻,曾经卑微,普通,不起眼的跑堂小厮,却爆发出无比强烈的锋芒,压的整个酒馆众人都黯然失色,犹如一颗划破天际的流星。

剧烈的杀气凝聚成一条细长的虚无直线,将小厮与陆浩纯两个人连接在一起。

锐烈的剑啸声,仿佛丧钟敲响,带给人浓浓的枯败与死亡之感。

其剑气之强劲,剑意之深沉,竟都是后天中一等一的水准。

说时迟,那时快,陆浩纯到底也是魔尊殿大佬的亲传弟子,功夫绝对不弱。

对方气势之强,杀气之盛,是陆浩纯在邪魔道也少见的,更不知为何,对方没有受到药力影响,内力充沛,绝不可小觑。

手中铺展开,描山画水的檀香扇被他以精妙柔劲一撇,瞬间脱手,化作一道旋转的齿轮,唰唰唰的斩碎空气,朝着如长虹贯日一般刺来的酒馆小厮飞去。

极快的速度,竟产生极静的效果,旋转的檀香扇在空中每片扇叶都清晰可见,却带着能斩碎金铁的强横力量。

短剑碰到旋转的檀香扇的刹那,只见这酒馆小厮面目沉凝,剑锋一挑,生出一股柔韧卸力,将飞旋而来的香扇直接拍飞,随即没有受到任何阻力一般,继续轻飘飘却又杀机无限的飞向陆浩纯。

毫无疑问,这个普通的小厮,实则是一个后天顶尖的高手,然而,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不同的人却有不同的认识。

譬如武功差一些,或是见识少一些的,只以为这跑堂小厮是个十分犀利高明的剑手,剑法超群,内力也高,若不是流落在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酒馆中,可能早就声名鹊起,乃至名动一方了。

然而,类似暗中窥探的孟昭,直面杀气的陆浩纯,被砍刀压着的大胡子,以及手持砍刀的络腮胡等人,则都清楚,明白,这人压根不是什么正经的武者,而是一个精通刺杀之道的刺客,杀手。

潜伏杀王,血溅五步,刺客,杀手,本就不需要出名。

他那外人眼中看来无比精妙凌厉的剑术,其实更是一种杀人之术,剑可,刀可,或许一根普通的竹筷,也可以。

而且,这种刺客,杀手,绝不是空有名号,以武力压人的假刺客,假杀手,而是真正受过严苛训练,是专业的不能再专业的人士。

尤其是孟昭,杨九便是孟家操盘控制的杀手组织的老大,他身上的那种气质,气息,与此刻的这个小厮,简直惊人的相似,甚至于两人的某种运用力量的法门,也颇有相似之处。

只不过,杨九乃是此道之大成者,武功远远超过这个小厮,但内在的精神内核是骗不了人的。

孟昭有心思猜测这酒馆老板娘的身份,而直面这一剑的陆浩纯,却绝不敢分心。

只见他脚下连踏,步履间,隐隐形成一个八卦图案,移形换影,身法变化,虚实难测,待到小厮持短剑杀来,接连戳破十二道幻影,方才终于来到陆浩纯身前。

剑气冲击震荡之下,陆浩纯险险以一双肉掌将其夹住,手掌之上,摩擦出红色的鲜血,竟是直接被刮出一层血皮来。

且剑身虽被拦住,但如电蛇腾空的剑劲却未曾消弭,错非陆浩纯身如柳絮,柔软富有弹性,将本来笔直的身躯弯折,避开余下的剑劲,只怕躲不过剑劲灌脑的下场。

要知道,这还是他以自身精妙的身法,步法,层层迷惑,化解此人锐气,杀气,剑气后,方才险险逃得一命。

这人的刺杀之术,简直是无解,若不是在这个有心防范的场合,若不是事前泄露了底子,让陆浩纯有所提防,很可能这位邪魔道长老的亲传弟子,便陨落在这个无名小酒馆当中。

当真是惊险无比。

这一剑带来的震撼,还远远不止于此,就算在暗中窥探的孟昭,也不由得为这一剑所震慑,此人全力爆发之下,竟隐隐给他带来威胁,虽不致命,但却极有可能受伤,这已经是了不得的成就了。

“好厉害的杀手,在背后训练他的人,或者组织,一定十分厉害,庞大。”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要训练一个如此厉害的杀手,刺客,所要耗费的精力,资源,是远超同等级的武者的,尤其是杀手,必须要不断的杀人,不断的磨砺自己的杀人术。

不然,将会极大的限制杀手自身的实力进展。

也只有强大的杀手组织,才能有源源不断的目标,供这些杀手,刺客,去积累,蓄养自身的杀气,直到杀人术大成的那一天。

而在冀州,有三大臭名昭著,又令人无比畏惧的杀手组织。

一为流星,二为暗日,三为独狼,都是战绩煊赫,杀孽极重的存在。

其中,流星便是孟家所暗中建立并掌控,如今掌舵者为孟府四管家杨九。

暗日,独狼则都无比神秘,孟昭甚至怀疑,此人可能便是出身这两大组织中的某一个,当然,也可能是外州之人,那么目标可就大了,孟昭可没有一眼就看穿对方,将其身份来历了若指掌的本事。

接下来,这酒馆小厮的表现,更是让人侧目。

短剑剑势已尽,被挫,其之前所凝聚,积蓄的杀气,也中途宣泄,正常来说,应该是立刻退回,整军再战,这也符合刺客一击不中,远遁千里的精髓。

然而,此人在一击无功后,却反其道而行之。

只见他本来平和的双眸骤然爆发出璀璨的光亮,周身腾起无比惨烈的杀气。

脚下一踏,浑身大筋如蟒颤动拉伸,握着短剑的手掌,嗤嗤嗤的冒出血水,显然是用力用劲过猛导致。

他竟是在短剑落于陆浩纯之手的情况下,再度发起袭击,刺杀。

且这一次,与之前长时间凝聚内力,气势,剑意不同,纯粹的靠舍身杀敌的大勇气支撑。

一剑无回,一剑无悔,燃烧自己的生命,也誓要斩杀其人。

这股子强烈无比的精神,念头,竟催使他本身的实力于巅峰之后,再度攀升。

剑光暴涨,仿佛一团燃烧的火球碎裂,四散开来。

随剑光一同爆发的,还有一抹无比凄冷,凄艳的红芒。

那是血的颜色。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